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测的旅程

群蛇的盛宴

莫测的旅程 言措 4460 2013-08-19 09:48:14

  我们在原地坐了短暂的停留,决定继续先前前进,由于昨晚的迷路,我们又只能重新确定方向,继续向上攀爬,终于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到了第二段山峦的山顶,这是很高的一个山顶,站在山顶上向着下面看去,果真有一览众山下的感觉,前后左右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给人一种特别的神秘感,山顶上的风很强硬,狠狠的吹着人的面颊,冰冷冰冷的,让我瞬加清醒了很多。我说:“干脆别走了,今晚就睡在山顶吧”可是他俩坚决不同意说是晚上山风大,容易着凉感冒的,就这样我们在山顶上坐了片刻停留之后继续前进。

向着山下行进大概有几十米的距离,我体力有点透支了,身体虚弱的厉害,我实在有点支撑不住了所以我们三个商议之后决定今晚就在这休息了,这已经是我们出来的第三天了,我们得尽快抓紧时间进到塔山里面去。我一屁股坐在地面的石块上,吃了些东西又喝了点水,他们两个也坐在了我的四周

“这地方,晚上睡也不错哈,四周挺平整的,也没什么树,就是草多了点”景文边说边向着四周看

“挺好,那就在这睡吧”我有气没力的回答

“呦呵!这把肌肉男累的,你健身时候不挺猛嘛”大元调侃我

我斜楞他一眼“都是蘑菇惹的祸”

“哈哈哈哈”他们两人爆发出一阵笑声

“那就在这儿睡了,今晚上,收拾收拾四周”景文一边说一边起身去草丛间上厕所

“看看,快看看,这个”忽然我听见景文在后面喊了起来,等我回头看他时,只见景文用手拎着一条大概长约半米的蛇,跑来回来,我平生最怕见蛇,尽管身体颇为不适但是我还是“嗖”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你拎它干啥啊”我惶恐的问着景文,只见那条蛇在景文的手里还在不停地蠕动

“没事儿,没毒的,我小舅家总吃这个,一会弄点火烤蛇吃啊”景文笑嘻嘻的回答

“我是不吃,大元你和他吃”

大元摇摇头“我也吃不起,这玩意渗得慌”

“看你俩孬的,你们不吃我自己吃”说着景文拎着蛇的尾巴用力的抖动了几下,然后在地上“啪、啪”的摔了两下,只见那蛇已经一动不动,想必是被景文折腾死了。只见景文从背包里拿出了匕首,将那条不动弹的蛇宰杀了,熟练的挂在树上用到豁开又割掉了蛇头,我看的实在恶心有点反胃想吐的感觉,随后景文又把蛇的尾巴以及内脏去掉。

“太他妈血腥了”大元也有点忍不住了

“你这是到底要干嘛呀,恶心死了”我扭曲着表情问道

“烤啊”说着,景文麻利的从旁边找到了一些枯的树枝,清理出一块地方,架起火,用一根长长的树枝串起蛇身,放在火焰上烤了起来,那蛇的身体在火焰的炙烤下吱吱作响听的人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四周弥漫着一种烤焦的味道,我和大元都看的有点麻爪了,中国人是世界上饮食文化最丰富的民族什么都敢吃,果真不假啊。我和大元都侧着脸离景文远远的,不愿正视。景文自兀自的拿起烤的差不多的蛇肉,狠狠的咬着,貌似很好吃的样子。

我和大元在一旁准备搭起帐篷,就在我们准备忙碌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景文发出一声大叫,我们快速站起身来,只见景文已经离开了刚才他坐着的地方,非常紧张的看着前面,我和大元快步上去,我的天呐!只见在刚才景文生起的火焰旁约有五六条蛇不断地蠕动着。

“从哪来的?”我紧张的问道

“不知道啊,我在这吃蛇呢,就觉得左边有东西在晃动,开始没注意后来猛地一回头发现有条蛇正看着我呢,我去他妈,吓死我了”景文紧紧地盯着那蛇群说道

“会不会是你吃蛇了,他们一家来报复你来了”我问道

景文一边挠着脑袋一边说“不至于吧,我吃的难道是母蛇,要不也不至于出动这么多人力啊”

“你还有闲心开玩笑啊,我觉得肯定是因为现在是晚上气温低了,蛇在气温偏低的时候有向火源趋近的习惯,着附近肯定有蛇洞”大元扶了扶眼睛框说道。

“等会我”大元说着,跑向后面,从背包里去取出了,我们带着的驱蛇虫的药粉,打开一包向前面撒去,那些药粉在空中弥漫开来,雪花般降落在蛇的前面和身上,那些蛇忽然蠕动的厉害,居然神奇的都转身向着身后的草丛中游走而去,景文一阵兴奋。

“他妈的,原来这么胆子小的蛇”说着景文向后退了两步,嘴里骂咧咧的把手中窜着蛇的木棍用力一撇,可能是没有站稳,景文的脚不自觉的向后探了一步。

“我日,什么玩意啊”景文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咋啦,咋啦”当我和大元来到他的跟前的时候,只见景文的脚后面一条粗大的野鸡脖子蛇在那里警觉的抬着头吐着信子,这条蛇大概有一米长,体背呈现草绿色,身体前面两侧有粗大的黑色与桔红色斑块相间排列的,这种蛇学名叫做虎斑游蛇,我们通常俗称为“野鸡脖子”是一种毒蛇,刚才那几条都是锦蛇是无毒的,这下子居然碰见了毒蛇。

“你俩还看啥啊,我被咬了”我们光注意蛇,却忽略了一旁的景文,只见景文跳开了那里,卷起裤腿,我和大元迅速上前去看景文的伤口,一旁的野鸡脖子蛇不时的吐着信子似乎是还要再次发动进攻,我怕再被蛇咬,于是我捡起旁边一块硕大的菱形石块远远的向着那蛇头砸去,没想到那蛇居然没有躲开,高抬的舌头被砸在石块下,蛇身激烈的扭动着,我又捡起一块更大的石头,稍微走进一点“啪”的一下压在蛇沈阳,石块四周溅出一圈蛇血来,我确定危险已经解除,便赶快回到景文身边。大元已经在景文的腿上部快速的用纱布勒紧,然后用手用力的把血从被咬伤的周围挤出来,那伤口的周围显然已经开始红肿起来。

“不会有事儿吧?”我问道

“不会吧,这蛇又不是剧毒,况且是隔着厚牛仔裤咬的,咬的不重,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肿起来是难免的了”大元便揉捏着边说

“草,咋这背运啊,我往后一趔趄就踩它身上了,今天跟蛇干上了这是”景文愤愤不平。

大元一边往景文腿上抹消肿的药膏,一边叨叨着“点背不能赖社会,命苦不能怨政府,谁让你闲的烤蛇呢是不”

景文叹着气,我在一边暗自发笑着,走向火旁用手电警惕的照着四周,把火打灭,回过头时景文已经在大元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了,我们商议着往下继续走一点,离着远点,找一个草丛少点,干净点的地方过一晚上。

于是,我们继续向下走了大概有二三十米的距离,看到一处相对来说比较平坦,草丛也比较低矮的地方,我们把驱蛇虫的药粉撒向四周,这么的一天也是够累的,不仅是我有点疲惫不堪,景文也被蛇咬了,不过看到头顶,今晚的月色倒是很美,淡淡的、清清的、宛若玉盘般悬在头顶硕大的带着那柔柔的、暖暖的光芒,忽然我很想回家了,这三天的行走已经使我的积极性被磨灭的够呛,可是既然把景文和大元都忽悠过来了我也不好先说放弃,所以只好自己咬牙坚持。

我们铺好帐篷,大元坚持说要守到后半夜,让我们先睡,先休息好再起来接替他,我们同意了。我和景文一头扎进了帐篷里,景文慵懒的躺下,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

“哎,晨哥,我想回了”景文没有瞅我,冲着棚顶懒懒的说了一句,我可以听出他言语间的懈怠。

“得啦吧,坚持坚持,不都是有着发家致富的梦想,坚持坚持呗,这对于人生也都是一段宝贵的经历嘛”我转头对他说着,其实我的心里真的已经开始有点崩溃,人生从没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我也无法确定其后的旅程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我的心里一阵总不免会有些发慌。

“景文?景文”当我再喊他的时候,他已经鼾声四起,沉沉的睡去。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背对着景文,还没来得及思考问题,就已经被昏睡打败…

“你是谁啊?”忽然我发现在我前面的帐篷已经被掀了起来,前面隐隐约约的有个人影,我朦胧着双眼无法看清,我转头看向周围,奇怪,却看不到景文的身影。我费力我起身,向外看去,奇怪,连大元都不在了,帐篷外面的火焰也熄灭了,我的视觉开始慢慢恢复清晰,借助依稀的月光,我看到一个人缓缓的向我走来,我四下摸着手电,终于在背包中将手电拿了出来,我手忙脚乱的打开手电,没想到那人已经走到了帐篷前面。啪,手电筒的光亮了,前面的这个人,居然是陈迪迪。

“陈迪迪?”我惊诧的问道,只见她的穿着居然与昨天我在迷乱之中所见的一样,只是盘起了头发。

“怎么了,不想见到啊?”陈迪迪有点生气的问道

“没有呀,只是有点奇怪,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用奇怪,也不要管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只是想让你带我离开这里,可以吗”陈迪迪的身体已经进到了帐篷里,慢慢的蹲在我的面前,透过她薄薄的外衣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事业线,我彻底被她打败了,那一刻我似乎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和分辨力。

“好,那我们走吧”说着,我便起身,牵起迪迪的手,向着外面走去,奇怪我感觉迪迪的手冰凉冰凉的,犹如一块塞北的冰雕般,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但是,我觉得自己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我就一直拉着迪迪向回跑,一直跑,一直跑。

我已经无法记得我们跑了有多久了,只是觉得这个地方我很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咦,这不是那条两山之间的山谷嘛,后面的迪迪忽然停了下来。我转过身去看她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我温柔的问道,他似乎有些不开心

“我想让你带我离开这个地方,我想出去,我想回家”迪迪嘟囔着说

“我这不是正带着你走呢嘛”我疑惑的问道

“你跟我来”说着迪迪那只冰冷的手继续抓住了我,沿着山谷向着西面跑去,我满心的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喏,带我走吧”就在迪迪说完话的一瞬间,我感觉她的手瞬间从我的手里消失了,我准过头看她,我的天呐!她…她…的盘起来的头发已经散落开来,上半身裸露着,惨白惨白的完全不是陈迪迪的那张脸,深深凹陷的眼眶,空洞洞的眼神凝望着我

“带我走”她没有张嘴,但是她的声音却在四周弥漫,我不寒而栗,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你他妈是谁”我战栗的问道,就在那一瞬间,就仿佛是魔法般她瞬间到了我的身前,离我的脸只有两三厘米的距离,我丝毫感觉不到她的问道和她的呼吸,我清晰地看到她的脸没有一丝血色,而且皮肤很差,但是我确定她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她盯着我,充分着委屈的盯着我,我的心有点失去了控制,满脑子都是要抱起她带她离开这里的冲动。

慢慢的我被她那双空洞洞的眼睛打动了,我轻轻抱起她,她很轻,轻的就像是一页纸张,我抱起她丝毫不费力气,我抱着她快步向着山谷外面走去,当时当我快要走出山谷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脚步异常的艰难,而且怀抱里的她也变得很重很重,她紧紧的盯着我,她那双冰冷的手放在我的胸上,我似乎听见她在对我说“加油!不要放弃”。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在身后被什么人推了一下,我抱着她倒在地上,又是一下。我的意识有点恍惚,但我清晰地看到躺在我前面的她看着我,那双空洞洞的眼睛里流淌出的仿佛是泪水。

“快醒醒”我费力的睁开眼睛,原来是景文在喊我,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到你值班了,快出去,都几点了,我都为你挨了一个多小时了,赶紧的,我得睡觉了”说着景文躺在我的身边,我看到大元居然也在我身边,我想想说些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沉沉的,原来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但是却那么真实,我钻出帐篷,外面的火焰烧的很高,地面上尽是一些干柴,我用手电警惕的照了照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我的心瞬间感到安稳了一些。我真的想不明白,我梦里的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陈迪迪会变成她,为什么在山谷里她倒挂在树上,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我的心里感到一丝难以解释的难过,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似乎是为了那么一个没有完结的梦,那女人似乎一直在我的身边紧紧的跟着不曾离去。我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冰凉,我赶紧回头看去,然而,什么也没有,那么一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她到底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