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测的旅程

水洞

莫测的旅程 言措 6097 2013-08-19 09:48:14

  闲话少叙,我们选了一条路,继续前行,我的内心里满是空荡荡的感觉,没有指引在千奇百怪的洞里左突右撞,确实很难找到前进的方向。

“快看,前面”大元兴奋的大叫了一声,我顺势向前看去,居然有光亮从地下钻出来,我们兴奋异常,赶紧快步跑到那光亮前面,原来是一个三米见方的洞下面是倾斜的斜坡,可以清晰的看到光从下面反射进来,很刺眼,可能是在洞穴里呆得时间太长了,遇到强光之后眼睛被刺激得睁不开。

“不管了,我先下去了”景文喊了一声便顺着那倾斜的滑坡滑了下去,我和大元相视一眼也迈步到斜坡上想顺着顺着坡走下去,可是那坡滑的厉害,我一下子摔倒在斜面上,然后顺着那个斜坡滑了下去,一屁股蹲坐在地上。我揉揉屁股站了起来,向四周看去,原来这是一个洞口,前面是外面的山林,阳光分外耀眼,看起来现在已经是下午两三钟的样子,原来我们在这洞穴里已经跌跌撞撞的走了大半天,在向身后看去,仍旧是与刚才相似的溶洞,只不过潺潺水声让我们明白这里是一个天然的水洞。

我伸了伸身体,向着外面走去,当我来到洞口的一刹那我忽然想起来,这里是不是就是四大爷说的那个洞口呢?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向后看了看,这里看起来一切很安静,为什么跟四大爷一起来的那个人会死在这里呢?我内心里充满了疑惑。

“阿晨,这是不就是你和我俩说的,你四大爷说的那个水洞啊”大元喘着粗气问着我,这几天来的折腾,让大元看起来明显清瘦了许多。

“我也不知道啊,或许不是这个地方吧哈”我慢吞吞的回答他

“那,咱们就进去看看吧?”景文在一旁插话

我显得有些犹豫,但是景文却已经迈开了大步向着洞里走去,我想阻拦可是景文的脚步太快,我不由得不小跑着跟上景文走进这个充满着谜题的水洞。我们顺着洞口一直走进去大概沿着斜坡向下走了走了几米之后,前面的地下暗河已经在手电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清晰,我们并没有看见什么令人恐怖的东西,难道不是这个洞?我心中有些疑虑,走过这段类似于小码头的地方,整条河水就在我们的眼前横向的流淌。

“估计个洞口可是是被什么腐蚀出来的,并不像是这条地下暗河真正的洞口”大元在一旁扶了扶眼睛斯文的说道

我和景文惊讶的看着大元“你怎么知道,这么博学”

“笨啊?哪有洞口在水的横侧的,所以这里应该是被什么腐蚀的”

“那看来四大爷所说的地方不一定是这里喽”景文转头问我

“我觉得也不是这里,那人是被吓死在这的,不会是这里的,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吓人的地方”说着我用手电看了看四周。

“哎呀,不管了,麻烦的,到底向那边走呀?”景文朝我喊道,我有些措手不及随口回到“那就逆着水流的方向走走看?”

“妥了,走起”景文说着便贴着岩壁旁边一侧一段突起的地方走了起来,我和大元紧紧的跟在景文的身后这里的空间,大概有三米高,四五米宽的一个圆顶的洞穴一直向前后延伸着,四周到处都是长长短短的石笋和石柱,仿佛是一把把锋利的刺刀,笔直的指向下面,用手触摸周围的石笋光滑而圆润,我不由得得低下身体去触摸近在脚下的河水,这条地下暗河似乎贯穿着整个山脉,手触碰到河水便会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冰冷,河水缓缓的向下流动,四下弥漫着湿润冰凉的气息。

我们刚刚走出不远,忽然在后面有人喊道“别向那个方向走”声音很微弱但是分外清晰,我赶紧回过头用手电照看,可是什么也没看到。

“等等,后面是谁在喊叫呢?”我喊住了他俩

大元有点惊愕“没听到什么声音啊”此时那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浑身打一个冷战,这里没有人可是哪里来的女声呢?

景文狡猾的看了看我“是不是那个妹子,又回来找你了啊”

“一边去,说点正经的”我无意识地在脑海里一阵恍惚,这声音很熟悉,是那种无助,很脆弱的的女声,想到这里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

我稍作迟疑但是最后还是没有理会后面的喊声,继续先前走,大概走出去能有一二百米的距离,我们转过一个转角,前面的路不宽,没有可以继续踩着前行的地方了,所以我们只好下水前行,而前面分外清晰的可以看见一个大大的的洞口和明晃晃的光亮,可就在我们向前面继续走的时候,洞口的光却渐渐暗了下来“难道这么快就到黑天了?”景文打趣道

“你们不要再向前走了”忽然后面有人喊住了我们

“怎么了,是谁?”就在我回头的一刻,看见那个在山洞中救我的那个女孩在后面踏着水跑来过来,“是她啊!阿晨,你的小妹子果真在后面啊”景文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我迎了两步“你怎么过到这来了,怎么了?”

“别管了,快向回走啊,出来了?”她撕心裂肺的喊道

“什么啊?”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不知所云

“后面,后面”她慌张的用手指了指我的身后

我赶紧转头看去,那洞口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而借助手电的光亮,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在这洞口的四周慢慢的悬挂着各种扭曲的人形,有个没有头颅,有的没有四肢,有的面部仿若是被硫酸烧过一般,那些人死死的堵住了洞口,那前行百状的人形仿佛组成一个巨大的圆环悬在离地面大约一米多空中,或者倒挂或者直立慢慢的四处移动着,我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后脊骨感觉到一阵凉气,不由得把口水咽了一口,而此刻水洞里也慢慢的凉了起来,在那一群人中间发出明晃晃的光芒,不断地闪烁映照着一张张似人非人的和干瘪,枯黑光着的身躯,光芒逐渐的变强似乎要爆炸一般。

“快跑啊”大元喊了一声,便是“啪啪啪”的水声在脚下响起,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却注意到那些悬挂着的人似乎已经注意到我们了,尽管离得很远却有种向着我们一点点移动的趋势,我顾不得疲惫拉起那个姑娘撒开了跑了起来。

等到我们已经跑过了最开始那个横着的洞口时,我们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我转头向后看,什么也没有

“看来他们没追上来”大元喘着粗气说

“太吓人了,这要是走到他们中间,不被弄死也被吓死了”景文看来刚刚也是被吓得不轻“哎!姑娘,你咋知道前面有东西,让我们停下来呢?”

那姑娘瞥了景文一眼“你管呢,不告诉你”我在一旁暗暗的发笑,他忽然转头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我显然有点不知所措“笑什么笑,你干嘛还牵着我的手不放”我下意识的低头才看见我的手一直在牵着他的手,手心已经渗出来汗珠,我赶忙松开

“阿晨啊!你到底是要闹哪出啊?要不你们就在这表白吧”景文一扫刚才的恐惧,哈哈大笑着说

“滚蛋!你们俩才表白呢”那姑娘很气氛的说

我赶紧转移话题“说真的,要不你就跟着我们一起走好了,你一个人怪危险的呢”

“不要”

“你的事情还没办完?”

“早就完了”她嘟着嘴有点不高兴

“那你,还干嘛啊,这样吧,你跟着我们想什么时候走也行,主要是我们都比较胆子小,你胆子大可以给我们壮胆是不,要是我们遇到什么危险你还能就我们一命,你先前救了我一命,现在又救了我们三个一命,所以你是幸运星,我们倒是很需要一颗星的对不?”我转头问了问景文和大元

“嗯嗯嗯嗯嗯嗯”大元和景文的头点的都快磕破下巴了。

她皱着眉毛沉思了一会“那好吧,那就先跟你们走吧,不过一旦我有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时,我就离开”

“嗯,好的”

“嗯,那就走吧,顺着这水走下去吧”她在前面开始走了起来,我跟在后面,而我后面的他俩早已笑的前仰后合却不敢出声。

我们尽量加快脚步向前走着,刚才的那个场景确实让人感觉到万般的恐惧,四周到处都是圆润的石柱既有细小麦杆状钟乳石又有巨大是石笋和石盾高高的悬在头顶,我们在水里趟着走,大元一路上不断的抱怨但是景文对此却乐此不疲,我们走了很长时间水洞里寒气有点逼人,我不确定前面是否有出路,而传说中的塔山宝藏是否真的存在,若是存在是否跟这条水洞有关系呢?

我们继续行走了一段路,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水洞逐渐变得窄小而便到最小处竟然只有大概两米见方的洞穴,伸手就可以碰到头顶垂下的石柱,我把头稍微低下一点行走,防止脑袋被石柱撞到。而在穿过这个狭窄的一段之后,水洞忽然一转在前面竟然是一个偌大的空间,呈厅堂状的洞道,高约二十几米,宽四五十米。如此宏伟的洞道好像是是洞顶的岩层崩塌,形成的巨大空间,而在这个巨大空间内水流沿着一侧横向延展开蜿蜒而过在水流边上是一个巨大的钟乳石形成的光滑的平台。

“呦!今晚有住的地方了”景文兴高采烈的踏上到那个平整的石台上面去,我们三个人也紧跟着爬到了上面去,这上面也并非全是钟乳石也有裸露的岩石,只是在钟乳石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些图腾的花纹。

“这里难道有人住过?”大元看着前面的类似于床的石块发出疑问,确实在这么一块稍微有些倾斜但是却很平整的石块上忽然出现一块像床一般的岩石让人有些奇怪,而就在这床的一侧居然还有一个类似于古代灯盏的东西,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然而除了这个就再也又没有其他的了。

“嘿!兄弟们,快来这儿有温泉呐”景文忽然在另一侧喊了起来,我们纷纷来到这一边,果真在岩石的另一侧有着一块约有直径三米的一个圆形池子,池子中央一眼清泉不断的涌出,池水看起来差不多有一米半的深度,而在池水的一边的岩壁上则有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缝,温暖的泉水顺着裂缝不知道流向了何方,温泉的四周是相对比较粗糙的岩石,与那些溶岩不太一样,而且质地也比较干燥,尽管整个山洞的气温很低但是温泉的旁边还是很温暖的。

“这敢情好啊,还能泡个澡,我这脚丫子可是被凉水扎了半天了,赶紧的暖和暖和”景文边说边脱去了鞋子,把裤腿向上一卷,一屁股蹲坐在温泉的旁边,把双脚伸到水里一脸惬意的表情。

“咱们今天就不走了啊,就在这睡吧,我得泡一晚上脚,哈哈”景文很活跃的把双脚在水里来回的拨弄,溅的水花四处都是。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看来今晚在这睡下也是不错的选择,大元对景文的看法表示很赞同,也脱掉了鞋袜放进了散着热气的水里,说实话,我也不想继续走下去了,走了大半天脚被冰凉的水泡的已经有点麻木了,我也赶紧脱下鞋袜,泡在水里,温暖的感觉从脚心一直跑升到我的脖颈,瞬间占据了我的全身,好几天没有脱袜子了,袜子走的已经走的坏了洞,要不是一直被水浸泡着我估计脚臭的味道会把整个山洞都占满。

“我应该脱光了,洗个澡”景文冲着我和大元喊道

我转头看了看在后面坐在地上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的那个姑娘,我冲景文努了努嘴“不合适吧”

景文斜着眼睛看了看“哎呀!那就算了,我就泡着脚睡觉觉啊!”说着景文顺势躺了下来。

“哎呀!我也得睡会了,走不动了,再走脚就烂掉了”大元说着躺在了景文的边上

我看了看那个姑娘,她有点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东张西望,不知如何是好,从背包里拿出一双崭新的袜子,我背包里大概带来有三双袜子,我怕走的时间长了袜子磨破了,好有个换的,没想到一直没想起来换袜子。我起身赤脚走向那个女孩,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她显然有些惊愕。

我赤着脚走到哪女孩的身边,一屁股坐下,她显然有些惊愕。

“喏,给你,换上吧,走了那么长时间的水了,脚也冻着了吧”她把那双大大的男袜拿在手里,反复的看了看,“噗”的一双笑了

“你个大男人,进山还带备用袜子呀”

我看了看她“为你带的嘛,我觉得得遇见你这么一个姑娘,就带上几双新袜子”

“呵呵呵呵呵呵…好冷的笑话,那你想的和我相差的多不”

我沉思了一会“不多,就是这样的,完美的”

“丸美?那是化妆品吧”

“哈哈,嗯,不过你倒是不用化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过奖了您呐!”

“好了不开你玩笑了,你为什么会自己进山啊?”我一本正经的问她。

她皱了皱眉眉头看了看我,好长时间迸出两个字:“秘密!”

“额,啧啧,既然您老人家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嗯,我觉得你也不要问了的好,还是好好休息休息,想想明天是出着水洞呀,还是继续在这水洞里呢?”

“那你觉得哪个更好”

“我觉得…额,这水洞里应该好些,我感觉从这里或许能找到我想要找的东西”

“你想要找的东西?是什么?”她忽然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有点迟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嗯…”我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只能尴尬的一笑,没有说出来。

“是那个古墓?”她竟然这样问道我,我感到很吃惊,我心里万般的疑惑,难道她也是来找那个古墓的?她自己一个人?那她又是谁?

“回答我”她的眼神变得有点犀利

“我,也不完全是,就算是进山里来玩”

“呵呵”她笑了“我早就猜出来了,不用骗我,自从网上前段时间爆料这里存在辽代古墓之后,很多人都此很感兴趣,我猜你就是其中之一”

“那你呢?”我问道

她盯着我看了半天,半晌冷冷的一笑“你管我呢”

“阿嚏!阿嚏!阿嚏!”她连打了三个喷嚏,赶紧揉了揉鼻子

“这水洞里,湿气太大,女孩子容易着凉”我看着她说“要不你去温泉边上暖暖吧”

她回头看了那边睡熟的景文和大元“才不要呢,不去…”

“怎么呀?你怕他们非礼你?”

“就凭你们三个?”她有点不屑的说道,我一听瞬间感觉到眼前这个漂亮文静的姑娘非同一般。

“额,我们三个才没那么下流”

她又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几粒药放在嘴里咽了下去,看起来很不舒服样子,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就在她身边慢慢的沉下头有点眼皮开始打起架来…

等我睁开眼睛看看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她在我的身边也睡着了,倚在她的背包上,满头大汗,这么冷的水洞里怎么能出租这么多汗呢?我有点疑惑,迷迷糊糊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热,看来这个姑娘是发高烧了。

我一时来了勇气,索性把她整个暴力起来,她没什么反应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了两句什么也听不清,在我的怀里,她的身体很轻也很热,我把她轻轻地抱到温泉边上,放下来,看她没什么反应,我脱去了她的鞋子,里面她那双黑色的棉袜,已经被水浸透,我把她的袜子褪去,触摸到她的双脚,被冰的冰冷冰冷的,我内心里开始怜惜起这样一个姑娘,我把她的双脚放进温水里,她扑腾了一下,随后便没有了什么反应。我坐在她的身边,把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看着她有些微红满额头是汗水的脸,微微低下的感觉,让我想起了那样的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就这样,我看着她,看着、看着,然后便睡着了。

忽然我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脸“呀!你干嘛”等我醒来只见她已经从我的肩膀挣脱,狠狠的看着我。

“看来,你已经不发烧了?”我调侃道

她喘着粗气“你干嘛把我弄到这边来”

“你发烧了自己不知道吗?要不是我,我估计你都烧成小火儿人了”

她摸了摸额头,没说什么,把双脚从水里拿出来,指着脚丫对我喊道“你看,脚都泡白了”

“喊什么喊,我脚也泡白了呢”我抬头看去,原来是景文在说话,他和大元看来早已经起来了,和大元拿着东西边吃边从这这边喊道。

“管你什么事儿”她转头从景文吼道

“呦,嫂子脾气还挺大”景文裂开嘴说道

“嫂子?谁是你嫂子”

“哎!别不承认,昨晚你依偎在阿晨的肩上那叫一个甜蜜的依靠啊,我和大元可都拍下来存在相机里了,不信你看”

“你…你…你们三个变态”

“他俩变态可别带上我啊”大元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说

“哼!”她气闷的不说一句话,穿好一边的袜子,穿上鞋子,背上背包,起身就要走

我也慌忙起身问“你要去哪啊?”

“你管我”她转头便向另一边走去

“你不是说要和我们一起走的嘛?说话不算话啊”、

她不说话,已经下到水里“哗啦,哗啦”淌起水。

“赶紧追去啊,嫂子都跑来”景文在一边焦急的推着我

“我去厕所啊!你们别过来”她边淌着水,边回头冲我们喊了一句。

我转头对景文笑笑“煮熟的鸭子,咋能飞呢,哈哈”

“呦!瞅瞅你那损色”景文一脸鄙夷的看着我。我起身穿好鞋子,在水洞里这么长时间我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适,喉咙有点疼,而且腰酸背痛的,我在温泉后面的地方方便了一下,然后回到这边吃了些东西,等了很久那个姑娘还不见回来,我内心有点疑惑,就在这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