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测的旅程

你是谁?

莫测的旅程 言措 4362 2013-08-19 09:48:14

  “你是谁啊?”他用手点着我的脑袋问道,我的手被绳子反绑在身后,眼前这个男人留着八字胡子大概三我去五六岁的样子,长得有点胖,但是很健壮。我没有管他说什么,我四下扭着头寻找着美美的影子,好在她在我的身后,同样被绑着,只是还没有苏醒。

“这妞,长得不赖,你媳妇儿?这么漂亮的媳妇儿是你的福气啊”他歪着头说着,吹着胡子。

“你干嘛绑我?”我质问道

“绑你算轻的了,要是你对我有危害,我可能杀了你,甚至你们两个”他头都不抬的说道

“呵…什么算是对你有危害?”我一边问着,一边试图挣脱手腕的束缚,可是绳子太粗,被绑的又太紧,我一时根本无法挣脱。

“有没有危害,不是你说的算的,那得我说的算”说完,他背起一个硕大的背包,扭身走远了,这时我才注意到这是一个山洞,头顶是一个很高很高的圆形洞口,似乎是一个井口,我扭着身子靠近到林美美的身边,用肩膀撞她,想要把她弄醒,可是我发现是徒劳的,林美美一直昏沉着,我在她身边一边叹着气一边安静的盯着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是感觉到过了很长时间,林美美忽然抽搐般的动了一下身体,然后迷迷胧胧的睁开了眼睛,朦胧的想要伸手去揉眼睛,可是却发现自己被绑住了,她大叫了一声。

“嘘!不要叫,你可算醒了,我的姑奶奶,我盯着你看这么长时间了,你才醒过来”

林美美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来,她焦躁的看着四周“这是哪里啊,我们怎么被绑住了”

“哎…”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下去“我们在主墓室被人迷晕了,然后就被绑到了这里,我看见绑我们的那个人了,不过他已经走了”

“那个人是谁呢?啊?你认识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会饿死在这里的”林美美显然情绪很激动

“我不认识,不过,听我说,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有问题,相信我,好吗?”我盯着林美美的脸说着,她躁动的情绪慢慢的平和了下来,向我靠过来,靠在我身上,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良久,她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把绳子弄开,然后我们去去找出去的路”

“怎么弄啊?”

“我包里有刀,你用手掏出来,然后帮我把绳子弄断,不过这似乎得需要一点时间”

“好!”说着林美美背对着我,我的背包还在后背上背着,她蹲了起来背对着拉开拉链,然后用手在我的包里摸索着我的匕首刀,好在她很快的就找到了。

她兴奋的喊道“我找到了”

“恭喜你,那就继续工作吧”随即她欣喜的拉开刀鞘,放到我手腕的绳子上,一点点的动手用匕首割着绳子,不过这样用不上力,所以进行的很缓慢。

等到我都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她忽然惊叫起来“弄开了,弄开了”这是我感觉手掌剧烈的一疼,我赶紧缩了一下手,绳子居然真的被她弄断了,只不过是由于她一时兴奋不小心把刀划到了我的手上,我的手掌被她划出了鲜血,但我还是忍痛帮她把绳子弄开,她赶紧从背包里翻出了止血药给我敷上并用纱布缠好,满脸愧疚和心疼的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当然没有埋怨她,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我们得赶紧出去了,我在这山里快到半个月了,我爸妈快要回家了,如果他们回家却找不到我,肯定很着急”我回头看看她,可她却一脸的不高兴,嘟起嘴“哎…我出来多久都没人管我,我就像是没家的孩子一样,多余的人”

我笑了“很快就有人管你了,而且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三个爱你的人,也多了一个四口之家,你说是不”

她拧了拧眉头,噗的笑了一下“坏死了,赶紧走吧”

尽管上面看起来是一口井,但是这下面的空间倒也不错我们顺着前面有些光亮的的通道走去,为了安全我们没有打手电筒,沿着这条低矮阴湿的通道我们一直走下去,走了大概有几我去米,前面忽然是一个开阔的圆形空间,似乎是一个储藏室,里面亮着一盏油灯,很古老的油灯,林美美在我的身后紧紧的拉着我的衣襟,我刚刚迈进这个小房间一步,却忽然感觉有点不对,一股潮湿晦涩的气息冲我扑来,我猛地一转身,只见一个身上捆着铁链,湿漉漉肮脏的头发,满脸淤泥仿佛是在早则地里泡了我去几年的被打捞出来的人一般,冲我迟钝的走来,林美美喊了一句“注意身后”我已经感觉到了身后想必也有一个,我捏紧拳头“轰”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他向后顿了一下,却没有倒下去,我有点感到惊讶毕竟我的卧推可是有100公斤的,“去他妈的”我心里一合计豁出去了,我双手用力,霸主他的头,那种湿湿的感觉就像是,把手伸进女人刚从水里拿出来的头发一般,我压了咬牙,用膝盖狠狠的顶了他的腹部一下,他向后一退,双手向我抓来,我狠心用尽力气双手一扭“咔嚓”一声拗断了这怪物的脖颈。

我已经感觉到我身后那股湿湿的气息离我很近很近,我下意识的松开手,向下一弯腰,转过身用肩头顶住身后那怪物的身体,一个过肩摔,将他仍在地上,这货起码有三百斤,因为最近体力消耗很大,我觉得自己头晕眼花,眼前都是小星星,幸好在帮美美弄绳子的时候,我把匕首放在了身上,我从口袋拿出匕首,冲着他的额头,狠狠的扎去,那怪我没有动弹,也没有反应,微张着嘴露出了几近腐烂的黑黑的牙齿,齿间还趴着小小的虫子,我看的想要呕吐,赶紧转身拉起林美美快步向前跑去。

跑到中间位置的时候,我看到放油灯的桌子下面摆着七八个硕大的箱子,我和美美面面相觑,打开几个箱子,天呐里面居然都是一些金质的饰品,还有的放着精巧的玉器,还有瓷器等等。

忽然顺着前面的通道传来了些许轻微的脚步声音,美美赶紧暗示我,我们猫下腰悄悄的躲到了旁边的墙角,油灯的光亮是昏暗的,在角落里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就是他”我轻声跟美美耳语道,从昏暗的油灯照应下,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男人就是之前我们捆绑起来的那个人。只见那男人进到这个房间之后走到那几个箱子前面,搬起其中的一个吃力的向着外面移动,忽然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警觉的直起了身子,冲着那两个被我打倒的怪物大步流星的走去。我觉得形势不妙,但还是按时美美要冷静。

那男人迅速抽出随身携带的手电,向着四周照看,我知道我们肯定躲不开了,因为不清楚他的底细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人,所以我不敢冒险只能走为上策,我拉紧林美美的手“跑”林美美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我拉了出去,飞似得跑了起来,就当我刚跑出去几步的时候,我觉得手掌背什么缠了一下,我管也没管拼命的一拉,奇怪后面居然“叮”的响了一声,我完全顾不得那么多。

我们顺着前面的通道直直的跑了出去,我向后斜视一眼就见那人跑的也很快,而且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拉着林美美拼命的跑当我们绕过一个石柱之后我们拐到了一条弯弯的、窄窄的通道之中,通道越来越矮、越来越窄,到最后我已经没办法和林美美并排直着身子跑起来了,林美美跑不动了,拉住我停下来喘着粗气,我回头向后看,刚才还紧紧跟在我们后面的那个男人,居然消失不见了,完全找不到影子。只是,后面的通道变得笔直笔直,我隐约记得刚刚来的时候那条通道的是弯的,怎么会变成直的了,我正在疑惑之际,美美似乎也看透了我的心思“我们是不是又向上次一样啊?”我看了看她“我想是的,我们又诡异的跑到了一个我们完全不知道的地方”

“哎…”林美美叹了口气“麻烦死了”说着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喂!离我远点呗?”

我惊异的回头“怎么了,难道…我做出什么了?为什么要离你远点”

林美美一脸无辜的表情“我憋不住了,要炸了,内急,快躲远点,前面是死通道,我们过不去的,还是返回吧哈!”

“额~”我暗自发笑转身向后走去边走边喊着“要走多远啊?够不够?够不够”

良久,后面后没有回音,我拿起手电,猛地回头看,后面空荡荡的,完全不见林美美的身影,我疯了似得跑回原处,地上还有一滩水迹,看来林美美就在这里方便过,可是人呢?人到底去哪里了?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慌乱,四处看去,却不见有什么异样,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这是一滴水砸在我的额头,我猛然抬头,只见头顶是一个圆圆的笔直的洞,用手电照去,却昏昏暗暗仿佛没有边际,一阵阴风从上面刮下来。

我赶紧打开手电,该死!这个时候偏偏又没有电了,我手忙脚乱的换好电池,向上照去,是一个笔直的通道,在这个圆形通道的四壁一个木质的楼梯盘旋而上。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楼梯看起来好多年了,走在上面晃晃悠悠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断掉,我跑着跑着脚下忽然咔嚓一声,一段木板从被我踩了下去,我一个趔趄差一点也跟着掉下去,行亏了旁边的扶手,我仔细一看那半块厚实的木板还嵌在石壁上,我心有余悸,只好贴着石壁向上走,越向上走越觉得楼梯抖得厉害,而且我感到我的腿似乎也紧张得发抖,我心想要不是为了林美美就算是大元和景文我也不会上去找他们的,想到这里我却感觉到莫名的悲伤,是啊!大元和景文两个人跟我走开这么久了,我真的挺担心他们的,我边想边走着,不觉间竟然已经走到了最上面,当我刚刚探头看到上面的时候,手电筒的光正好照到了林美美,只见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四肢被青色的蔓藤似得东西紧紧的绑住,她拼命地挣脱喊着“阿晨,救我!”英雄往往就是在美人面前诞生的,脚下还有十级楼梯,可是几乎是只用了一大步便冲了上去,我拿出匕首,狠狠的隔断那些蔓藤,那些蔓藤似乎是有知觉一般,抽搐一般的缩了回去,伴随着流淌着的暗绿色的液体,我用最快的速度,割断了所有的蔓藤,当最后一根被我割断的时候,林美美一下子冲到我的跟前,嘴唇狠狠的吻在了我的嘴上,她放肆的咬着我的嘴嘟囔着“别离开了,我怕”

我安慰道“宝贝,不会了,我不会在离开你了,不会了”

我紧紧的抱着林美美好一会,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碰到了我的腿,我用手电一照,居然是一根粗大的青色的蔓藤,我抽出匕首,用力的扎了上去,那根蔓藤“嗖”的一下子缩走了,似乎是在试探我一般,我刚才光顾着抱林美美居然忘了这里的蔓藤,我拿起手电向它缩回去的方向照去,天呐!一株巨大的植物,在我的眼前,粗略的估算一下大概有几米高,顶部一直钻到上面的岩石里不知去向何方,它的四周伸出大大小小或长或断的蔓藤,不停地蠕动着,但是离我们很远,我用手电照向一个地方,那边的蔓藤就会向后缩一下,似乎很怕光,这株巨大的植物仿佛长着无数支爪的章鱼般,令人窒息般,毛骨悚然。

我用手暗示了一下林美美,她也会意的给力我一个答复,我把手电光调到最大的发散光然后一边照着它的蔓藤,一边向后退去,等我觉得距离差不多的时候,我喊了一声“跑”我拉紧林美美发疯似得向身后莫名的黑暗中跑去,脚下是“啪啪”的水声,可是却丝毫没有身上被水溅到的感觉。我觉得跑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拉住了林美美

“等等,你有听到脚下的水声吗?”

“有呀”

听到了林美美的回答,我觉得不是我的听觉出来错,我猫下腰去抚摸地面,可是干干的什么也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此同时我觉得我身后有一个人在跟着我,而他的呼吸也越来越近,甚至就在我的耳边,我能感觉到他的热度,我猛地一回头,一张惨白的脸,萤火般的眼睛,就在我的身边,我惊吓的向后退了两步慌忙用手电去看,可是四周什么也没有。

“怎么了?”林美美慌张的问道

“哦,没什么,有点错觉,估计是一直没怎么吃东西,饿得吧,我们赶紧走吧”我可以避开了林美美的提问,拉住她飞快的向前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