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测的旅程

通道

莫测的旅程 言措 4226 2013-08-19 09:48:14

  “阿晨,阿晨,阿晨”正当我叫着火腿肠的时候,忽然听见山洞里隐约的传来低微的呼喊声,听得出来是那个姑娘的喊声,我扔下火腿肠,背起背包便向着她去的那个方向奔去。

景文在后面喊道“你着啥急啊?等会我俩”我顾不上他的喊声,大步奔上前去,下水向前跑了大概有十几米的距离,便发现前面是一个巨大的转角,等转过这个转角,前面的水洞越来越低,用手电可以清晰地看见,水最后都汇集到一个缝隙不知道流向何方,而在我的左手边,一个两米见方的洞口,高高的石阶,直接通向里面,而她的喊声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很清晰,很透彻,我抬起腿,买上第一阶高约半米多的石阶,向上便像是普通的楼梯,只不过这些楼梯似乎是在山体的岩石中一点点砸出来的,质地很粗糙,但是周围的岩壁却很精致,凸凹有致。我踏上几节台阶,用手电向上看去,她就在前面坐在地方,瞪大眼睛焦急的看着我,我赶忙快步向前,原来她的脚踩进了一阶破损石阶的缝隙里卡进去,无法拔出来。

“还傻愣着干嘛,快帮我把脚弄出来”

我赶紧低下身子,把她脚边上的一块巨大的石头尽力移开,不过石头重的很,我使出吃奶的劲也没搬动。

“怎么这么沉啊?”我抬头看她问道

“废话,要是轻巧的话,我还至于喊你吗?”

“也对哈”

“你能不能先帮我把这块石头半开再说话”她怒气冲冲的冲我说道

我赶忙俯下身子,用脚踩住一旁,双手紧紧扣在石头的两侧,使出全身的气力,终于把石头移开了一个角度,她抽出了脚,我在放下石头的一刹那,却觉得指尖一疼,我迅速的缩回来,可是还是慢了一步,鲜血从我指甲的缝隙里缓缓的流了出来。

“我去”我狠狠的骂了一句

“还好吗”她直起了正在揉脚的身子,挪上前来问我

“还不错吧,至少没把指甲留在下面”

她从背包里拿出一贴防水创可贴递给我“贴上吧,省的血流的更多”

我看了看那个创可贴“干嘛要我自己贴上,为啥不是你,我可是为了帮你搬石头才受伤的,至少该你把创可贴包上吧”她迟疑了片刻,慢慢的动手,把创可贴包在我的手指上。

“嘿!你们两个人这是干嘛呢”忽然在下面传来了景文的喊声,只见景文和大元两个人挤着正向上面迈步走来。她一下子松开了手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我手指出血了,你们不说问候一下,反而在那说风凉话,能不能有点通风清新和责任感?”

“咋啦?怎么见红了,我可是只看见你们亲昵了,没看见其他的”景文一脸坏笑的对我说,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说点正经的,这是什么地方啊”大元在一旁揉着胖胖的肚子问道

还未等我说话,她却先开了口“密道”

“密道?”我们三个人把目光祛痘聚集在了她的身上“什么..密道?”我有点疑惑的问道

“你们要找什么?”她转头看着我

“额…”我有点支支吾吾

“就是在山洞中有一条阶梯密道通向那个辽代古墓,难道你们不知道?”她环顾着我们三个人,我们纷纷摇头。

“看来,你们还真不是太专业的,很业余”

“我压根就说我们是业余的嘛”我回击到

“算了,既然找到这里了,那你们跟着我走吧,我之前还救过你们的命呢,你们就当是偿还,进了这里一切都听我的,怎么样?”说完她便转身起步向上走去

“呀呵!”景文很不服气的样子,捏起拳头想要冲上去,我一把抱住景文“她对这里的了解显然比我们多,不如听她的,免得陷入麻烦,要不然我们可能不太好过,等找到了古墓到时候再说”景文看了看我,整理整理了衣领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该怎么称呼你才好呢?”我加快了几步走上去问她”

“林美,大家都叫我美美,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或者直接叫我美姐也好啊”她扬起嘴角边走边说

“美姐。不错,那你得叫我晨哥”

“想得美”

“哎,你对这个洞很了解吗?”

“不,只是资料上了解的,我又没进来过,我要是都了解的话,早把你们三个甩了”

“资料?你还有资料啊,什么资料”我很好奇的问道

她转过头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话那么多呢?问题那么多呢,跟上我自然就好了,行不行?”

“好的,好的”

“嫂子,发啥脾气啊”我身后的景文冲着她喊道

“别喊我嫂子,听见了吗?毁坏我名誉,要是再喊我嫂子,有你们好看”

“行行行,不喊,就不喊,那嫂子你慢点走,我都快跟不上了”

“你…”

“好了好了,别闹了,赶快赶路”大元在一旁劝说着,景文这才停歇下来。

我们顺着石阶一路向上,但是石阶都很平缓,坡度很小,而在四周慢慢的可以清晰地看到岩壁上雕刻的壁画,祭祀、狩猎应有尽有。大概向上走了十几分钟,忽然,前面的空间一下子看的硕大起来,我们几个人走进一个宽阔的房间,足足有百十平米大小,四周什么也没有,这有雕刻着各种图腾的墙壁,我我们来时的这条通道,我们四下打量着,用手按着墙壁希望可以找到继续走下去的通道,但是最后是徒劳的,一无所获。

我靠着石壁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林美,她还在认真的在墙壁上搜寻着什么。

“哎,美姐,我们难不成要原路折回了?”

她看也没看我“随你便”

景文、大元我们三个人,对视了一下显得异常尴尬,只好默不作声,我从背包里拿出吃的东西,放在嘴里补充一下体能,最近几天对自己的身体消耗太大,我都明显感觉到自己瘦了。我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四周的墙壁花纹、点茶图、温酒图、备弓箭图、牵马持马球杆图、侍女图、孝义故事图及奇石花革屏风图,画面线条流畅,色彩鲜艳,人物生动。而就在我专注于看墙上的壁画的时候,忽然后面的墙壁忽然“砰”的一声挪动了一下,我差一点仰过去,我“嗖”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扑棱掉身上的尘土,向后看去令人惊讶,我身后原本结实的巨大墙壁居然出现了一扇高约两米多,宽有将近两米的门,石门两侧对开,我惊讶的看着一旁的林美,她丝毫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看了看我们,示意跟上她,她便走进那门里,我赶快跟上,景文还在一旁傻愣的没缓过神来,被大元掖着衣角跟了上来,这条通道,与刚才的无异,用手电前面照去,却发现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一个更大的空间,就在我的手电照着前面看的时候,后面忽然翁的一声,我的耳朵被狠狠的震了一下,当我回头再看的时候,一扇巨大的石门实实在在的砸在了离我脚后跟不远的地方,我惊慌的浑身冷汗,当我再向前面的看去的时候,居然在离我三米多的地方另一扇石板也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和林美被困在两块石板中间的区域,而景文和大元却被隔在了石板之外,我用力的敲击着身后的石板喊着景文和大元的名字,可是只能听到轻微的敲击声,其余什么也听不见。

“这是什么啊?”我略带怒气的质问林美美

她转头看看我“机关,刚才我们一定踩到什么机关了”她显得异常的冷静

“那我们怎么出去啊”我有点崩溃的问道

她看了看我,偷偷的一笑“傻样吧你,看你吓的,没关系会出去的,等我想一想”

我死死的盯着她。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苦想着什么,我狠狠的把背包摔在地上,气呼呼的坐在地上,她瞥了我一眼“发什么脾气啊你”

“你看看,把我们带进这个地方,现在景文和大元怎么办,要是出不去了,我怎么办啊,难道在这里面呆一辈子?”

“一辈子?您发烧了吧?谁和你在这呆一辈子,一天我都不想”她没好气的撇着我说着,说完便蹲在地上照着什么,我才发现原来地上已经由原来整块的石阶变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石砖。

“机关就在这石砖上,你看看那一块是能动的”她便用手摸着地面,便对我说道,我半信半疑的也蹲起来,用手按着身边的一块块青色的石砖,就在我转身按到身边的第五行青砖的其中一块时候,我发现周围的几块和它是连在一起的被我稍微一用力便按了下去,我有些好奇的抬起头,刚要喊林美的一瞬间手指却无意间松开了,青砖立刻弹了起来,而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身体忽然一倾,不,确切的说是脚下的地面忽然向下倾斜,以我这边为轴,林美那一侧的地面与石板居然分开了,仿佛是一扇门被打开一般,林美惊叫了一声,而我也顺着倾斜的地面便向下滑去我奋力的用手去抓周围的东西,可是什么也没有抓到,好在地面倾斜的角度不是很大,可是这下面却是一段长长的倾斜甬道,我们原来的地面倾斜下来之后直接和甬道挨在一起,划过地面的青砖,便又顺着甬道向下滑去,那甬道全部是用极其光滑的理石制成,我见不妙拼命的想停下来,可是那甬道却越来越陡,而四周的避免也都光滑的不行,我用手向两侧撑去,却还是阻止不了下滑的身体,林美在我前面一边滑,一边大声呼喊着,看得出来她有些害怕,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扑通一下我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地上,我手里的手电还亮着,我赶紧向四周看去,这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大概有五十平米大小的地方,四周均是结实巨大的岩壁,我用手电向上看去,那条甬道并不是直的儿时存在一定弧度的,我完全看不见我们刚才下来的那个石室。

林美在一旁气喘吁吁地站了起来,我关切的走到她身边“没事儿吧,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那块砖是机关”

她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没关系,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出乎我的意料,现在我们该想法设法出去”

“嗯,你摔疼没,用不用我帮你揉揉”

“想占我便宜?没门”她微微一笑让我有些绝望的心立刻温暖了起来,此时此刻,这么危急的时候,我看了看周围的空间,却对眼前的林美产生了很的下流的想法,我用力晃了晃脑袋赶紧缓了缓神经。林美试图顺着甬道爬上去,可是甬道四周都太光了,而且下面的坡度也太大,完全用不上力。我在林美身边也试图向上攀爬,甬道左右两侧大概有两米的间距没办法用双手支撑住,而且都是完全光滑的大理石,是干脆从下面助跑一段路然后全力冲上去,可是只冲上去两三米便滑了下来,这些都是徒劳的。

“看来,古人真是煞费苦心”她看着我摇摇头说

“嗯,是啊,我们两个人不会在这终老吧?”

她看了看我“你想和我终老?”

我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起来“可以想吗…?”

她笑的前仰后合“我尽力出去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看来我是自讨没趣了。

林美转过身去,查看着四周,忽然她喊道我用手电照了照墙角的一排整齐的坛子,我和她走上前去,酒香开始变浓,那些坛子都细致的密封着,大概有十几个,其中有两个已经被打开了,四周还有未干的酒渍。

“难道这里有人”林美仔细的看了看

“不知道啊,好像是不久前有人动过这个酒,这酒得有几百年了吧,要是拿出去肯定能卖很多钱”

她哼了一声“小农意识”

我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看那酒坛,很有诱惑力的香味,不由得便抱起旁边的一坛未开封的酒,酒坛被封的很严,我拿出匕首到撬开了酒坛,清香瞬间侵占了我的身体,我刚要抱起来到嘴边,林美的手忽然打在了我的胳膊上。

“不要喝”

我看了看她“为什么啊”

“这里简直太诡异了,不要喝这酒,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把微凉的双手放在我的两颊,温声说道“相信我,我可不想你有事”她的魅力抵抗住了诱人的仿佛大麻一般的酒香,我把酒坛放回原地。就在我起身的一刻,忽然身后的那扇墙如一扇门般轰然打开,我慌忙用手电向里面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