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测的旅程

行尸

莫测的旅程 言措 3575 2013-08-19 09:48:14

  我战战兢兢的走在林美的前面,墙壁开启的力量真得四周都是灰尘,我心里颇有些害怕,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这门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开了呢。我用手电照着,试探着探过那道石门,向里面看去,是一条狭窄的通道,两米高大概有半米宽,一直通的很长我回头看了林美一眼,林美示意我继续向前走,我想了想倒也没什么有这么一个美女陪着我倒是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我迈开步子大步向前走了起来,约莫走了有几十米,前面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空间,我用手电照向四周,四壁之下到处都是怒目的金刚雕塑,或手持兵器,或怒目相视,林美的手不由得抓住了我的手晃了晃“看左面”她轻声冲我说道,我用手电照相左面,那里站着的仿佛是人,只是铁青色的脸,黑褐色的嘴唇和呆滞的表情,死死的盯着我们看,我有点害怕,就在那一刹那,我看到了其中有一个人的手缓缓地抬了起来

“向回走吧”林美轻声在我耳边耳语,说着便抓起我的手,转过身向后沿着通道狂跑,可是我们跑了很久很久却一直在那漆黑的通道里,似乎没有一个尽头,林美的体力有些不支我们停了下来,我转头问道“这些看起来好像不是人?”

“不知道,反正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我怕是什么不详的东西”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这里好像有鬼打墙吧,为什么一直跑不出去”

“鬼打墙?我猜是有什么机关,在我们来的时候被触动了,这显然不是我们来时的通道,这根本就不是一条直的通道”

“不是直的?”我瞬间感觉到头皮有点发麻,用手电向前后看去,果真这是一个缓缓地曲线,我的天呐,难道我们跑进了一个无限循环的圆圈里?

我们在地上小坐了一会换缓了缓体力,林美说必须得继续走下去,坐在原地就是等死,我只好跟上她继续向前走,四周的通道完全没有变化,似乎所有的避免都是一样的,就这样我们又大概走了二十几分钟,借助手电的光忽然我们看到,前面的通道变得很大我和林美欣喜若狂,加快了脚步向前冲去。

等我们跑到那个开阔的硕大空间,我们惊奇的发现这是一个椭圆形的空间而当我用手电照向左侧时仍然看到了一些怒目的金刚却没有看到那些站立的人,我心里的紧绷感骤然松弛下来,看来我们来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地方,向前看去,前面居然有着一个和这里差不多的通道,“我们在这歇会吧?”我转头问林美,她喘着粗气向身后看了看,点了点头,我们走到了这个椭圆形大厅的中间,我忽然感觉到哪里似乎有点不对劲,便用手电向着右侧照了照,发现右侧的金刚石像后面似乎藏了什么东西,就在我出神的看着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后面有些声响,我迅速的用手电照向身后,天呐!那张铁青色的完全没有血色的脸,空洞洞的眼睛就在我们身后大概半米的距离,他还在向着我们缓慢的迈着脚步,我不能让身边的林美受到伤害,我握紧了拳头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打开了他的眉骨和鼻梁,鲜血顺着他的面颊流淌下来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奇怪他却仍然迈着步子,向我们靠近,我不由得退后了几步,他伸出双手,冲我抓了过来,我顺势顶住他的腋窝,抓住他的胳膊背身将他从肩头摔在地上,一拳、两拳、三拳、四拳,拳拳打在他的要害,可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仍然不停地伸着手向我捕抓着。我惊讶的松开手,向后退了几步,似乎他完全不是人,以我的力量被打了这么夺拳不死也差不多了,可他却橡皮人一般坚韧。我看了看林美,忽然见她拿出手中的匕首刀,冲着那正要慢慢站起来的人的头部狠狠的刺去,那人倒在了地方,不再动弹,我很惊讶的看着林美,她显然很害怕匆忙的松开到,向后退到我的身边,靠在我的身边,她的呼吸很急促,看来是吓坏了,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手只能慢慢的搭在她的肩膀上,平复一下她的情绪。

就在这时,我把手电光从聚光调到了面积更大的分散光,向着右面照去,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事崩溃的感觉,只见右侧有五个如同刚才那人一样行尸般的人,向我们扑过来,与刚才那人不同的是,这五个人个个体型健硕而步伐也快了很多,他们微微张着嘴,就像是看见了落单羚羊的狮群一般向我们扑过来,越来越近。我拉起林美的手便转身向后跑,可是刚刚跑出来几步却愕然发现刚才我们出来的那个洞口居然神奇的消失了,只剩下对面那个我们最开始进来的洞口,可就在我们转身想要向着那个洞口奔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我们面前我用一只手把林美掩在身后,另一只手从背包里摸出短刀,心想“来吧,看看你狠还是老子狠”他们就在我的面前大概有三米的位置,好在他们不是一起扑过来的最后一个还相距很远,我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林美的手背,我不能让这些东西伤害到我身后的这个女人,忽然我觉得我自己有保护她的责任,我一个箭步冲向最前面的那个男人,他的怒气和怨气都在脸上,伸直了手张开十指冲向我,我毫不犹豫的把短刀一下子刺进他的前额,他没有丝毫反应,我拔出短刀他便顷然倒地。紧接着在他身后的那一个,我上前一脚踢在了他的腹部,本以为他会被我踢倒,没想到他却丝毫没有反应已然向我扑来,我反握着短刀,目标依然是面门,“噗呲”腥臭的血液在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我觉得剩下的三个也一样容易搞定,于是我紧跟着冲向了后面的第三个,一刀刺过去,正好扎在他的左侧脸颊上,可是刀却死死的卡在他的脸上拔不出来,他的双手冲着我的脖子掐了过来,我机敏的低下身,用肩头顶起他的腹部,本想过肩摔把他摔倒可是他却似乎有千百斤重,他的手抓住了我的衣襟,似乎要冲着我咬过来,我只好用尽全身的力气顶住他的膝盖,还真奏效他一个趔趄,我顺势把他放倒在地,紧跟着双手拍在他的头部两侧,用尽力气向一侧扭曲,伴随着清脆的一声他失去的反抗的能力。可是就在这时我却忽视了身后的那两个人…

我觉得后面被人抓住了肩膀,我瞬间机警的回过头,只见那人张开了青色的口向我咬了过来,我下意识的一个躲闪,让他咬了个空,却也失去了重心一下子躺在了地上,我顺势狠狠掐住他的脖子不让他的头靠近我,本想推开他却发现他异常的沉重,而且力气特别大,我腾出一只手狠狠地冲着他的脸部打上了三拳,可是丝毫没有效果,他反而更加凶悍的向我扑咬着,我只能用双手去撑住他的脖子,这个时候另一个行尸般的人在他的头顶低下身子冲我扑了过来,我心想完了,这下肯定废了,我赶紧把头扭向一侧,却感觉有什么液体迸溅在了我的手上,我抬头一看,头顶那个人已经倒下,身边是握着短刀,手有些颤抖的林美。

“林美,刀给我”我冲林美喊了一嗓子,林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把到颤颤巍巍的递给我,我掐着脖子的那人,抬起手冲着林美抓去,林美惊叫了一声退后了好几步,我接过林美手中的短刀,直接刺进了那人的额头,恶臭的血水喷到我的脸上恶心得我想吐出来,他停止了挣扎,我用尽气力将他推开,赶紧用衣服擦干净脸,起身我走到林美的身边,她的瞳孔看起来有些呆滞,想必真的是被吓坏了,我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把她顺势揽在怀里,看着堆在地上的几个被我们杀掉的人,我轻声的在她耳边安慰道“没事儿,有我在,一切都没事儿我会保护你的”她没有回答只是双手放在我的胸前,把头深埋着…

等她的情绪终于平稳下来,我们决定离开这里,可是现在墙上却只有一个我们刚开始进来时候的洞口完全找不到其他的地方,但是林美坚信那条路可以走出去,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们便小心翼翼慢慢的摸着两侧的墙壁走进那条通道,林美说只要一直摸着墙壁走就不能走错等到我们快走出七八米的时候,林美忽然停了下来“别动,你感觉到脚下是不是在动”若不是林美提醒我还真没有注意到,我们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只感觉脚下的通道在缓缓移动,而眼前的洞口一点点的向右侧一去紧挨着它的一个洞口缓缓的出现,借助手电的光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条新通道是弯曲的而不是笔直的,我和林美面面相觑,我决定迈出第一步,所以当这条笔直的通道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踏了上去,林美美紧跟着我走了过来。

然后一切却都不是如想象中的简单,这条看似笔直的通道却在我们走了大概有一百米之后忽然呈现一个直直的转角,我知道这是一条全然不同的路,尽管我的内心有点恐慌但是我仍旧故作镇定的走在前面,林美美冰凉的小手死死的抓住我。这条路的转角很多,我们也不记得拐了多少个或大或小的角,只是慢慢的石壁上呈现出一些恐怖的壁画,尽是一些魔鬼,鲜血之类的东西。随后我们又走到了一处比较开阔的地方,说是开阔其实也比较局促,也就是四米见方的一个空间,在这里直直的横着很多木棍,抬起头看去一直耸立到很高,每一根木棍都有手腕粗两端插在两侧的避免上,上下两根木棍相聚大约有半米左右。除了这一根根紧紧向上的木棍这里其余什么也没有,我用手电向上照去,貌似有四五十米高,我走上前去看看这些木棍,上面都漆着厚厚的漆这里面很干燥这些木棍保持的也很好,用手摸一摸,使劲的拽一下,感觉很结实。

“你要爬上去吗?”林美美忽然轻声的问我

我回头看看那条通道“或者,这是个最好的办法”

我以为她会反驳,没想到她只是点了点头“那我先爬,你在下面托住点我”

我很惊讶于她的勇气,还没等我说什么话,她便拉住上面的第三根木棍,一只脚已经踏在第一根木棍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