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测的旅程

那个男人又出现了

莫测的旅程 言措 3779 2013-08-19 09:48:14

  我没有过问林美美什么,只是在她哭到最后没有眼泪的时候,我把她搀扶了起来。

“我背你吧?”我说道,林美美有些迟疑,但是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我晚下身子林美美爬到我的背上,我背起她来感觉很有斯毫不吃力,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给我吃了什么东西,但是我感觉身体状态很好,我心想:或许是他觉得欺负了我的女人,对我表示愧疚才给力吃了些好东西。

我背起林美美顺着墙角的一条通道向前走,我发现这条通道居然跟我之前见过的很类似,也是缓缓的向上盘旋的,只不过四壁上的壁画却不尽相同,我健步如飞丝毫没有了之前的疲惫感,林美美在我的背上安静的呼吸,她气息的芬芳从我的脖颈一直绵绕到我的鼻间让我感到一种冲破束缚的力量。

我们顺着这条通道向上一直到走了很远。

“你累么?”林美美在我的耳边耳语道

“还好吧!有你我就不觉得累”

“嘿嘿”她笑的很甜蜜

“你以后就这么被我一辈子吧,我不想离开你了”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却感觉到很坚决

我感到有一种要保护她一辈子的感觉“好啊!那你就嫁给我吧”

“嗯…”她稍作迟疑“你不嫌弃我?”

我知道她指的是刚才的那个男人的事情,我把她放下来,面对面的看着她,摸摸她的脑袋,冰冰凉凉的“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林美美,我想这个世界上,我会是你最值得依赖的男人”

林美美看了看我,眼泪“唰”的一下子就全部流了下来,她没说什么,只是抽噎着紧紧地抱住我,一个劲拼命的往我身上挤,我也伸出双手给她一个大大的、死死的熊抱。

幸福是不分时刻、不分地点、不分贫贱与富贵的,只是一种感觉,有爱就拥有幸福。

“哼…哼”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用嗓子发出声音,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林美美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我松开了林美美,贴住墙壁,没发出声音,一道昏黄的手电光,闪了过来,顺着那个盘旋的通道,慢慢的从石壁后面走出来一个人,我紧紧地贴在石壁边上没有发出声音,当那个人的面庞逐渐清晰了之后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略微有点胖的身影,留着的八字胡,对就是之前把我们捆住的那个男人,他忽然停住了用手电照向我们,我猜他一定是发现我了,他直直的站在那里手电的光打在我们脸上,忽然他冲我们冲了过来,我并没有害怕,就在他快接近我的一瞬间,我猫下身一把把住他的腰,一个扭身狠狠的把他摔在地上,我感觉身体状态很好浑身充满了力量,于是顺势把他的一只手别在他身后,膝盖顶在他的后脖颈上面,他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呸!”他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你他娘的!放开我”他冲我喊道,似乎情绪很激动

“你他娘的又是谁”我呵斥道

他歪了歪脖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忽然他那支没被我按住的手趁我不注意“啪”的一下子狠狠的拍在了我的脸上,我脑袋一阵混乱:“你个贱人,还敢打我,你不想活了”我说着狠狠的别住他的手,他疼得赤牙咧嘴,边挣扎边大声辱骂着,我顺势把他的另一只手也按住他的背后。

我后头想去看林美美,奇怪这个时候林美美又一次不见了,我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估计这个人和刚才那个人一定是一伙的,这个时候我脑袋里飞快的思索着,之前进山的几个男人,和我看到的那个山谷里那个被欺凌的女子,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林美美一定又被他们给带走了。

我越想越气,我握紧拳头,一拳砸在他的腰上,我大声嘶喊:“林美美呢?你他妈的告诉我”

男人转过头:“林你妹的美美”随即我觉得头晕晕的只听到他一直在说话却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我觉得有一滴水一样的东西落在我的脖颈,我用手一摸,却没有摸到什么,紧接着我的肩膀冰冰冷冷的,似乎被什么东西缠绕着,我忙着一回头,一张恐怖的女人的脸紧紧地盯着我,没有眼睛,是的!是一张没有眼睛的女人的脸,慢慢的仇怨和丑陋,我心里一惊,伸出手下意识的向打去,可是没有用的,就像是投在水里的人影一样,我打过去,她的脸掀起一阵涟漪却又快速的回复原状,而且还在一点点的向我靠近。

我慌忙抓起那个男人身边的手电从他身上站起来,我转身就要跑,可是那个男人却狠狠的抓住了我的脚踝,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我伸出另一脚狠狠的踹在那男人的脸上,那男人终于松开了手,可是那个鬼魅凄冷的女人的脸却仍然在我身边,我似乎听见她在说“不要跑”

我被吓得魂不守舍,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向前离弦的箭一般飞奔出去,我不敢回头看,只是顺着这长长的盘旋的通道一直向上冲。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是我感觉这个又跑到了刚才我醒来的那个地方,我走进了这个大厅,这里的情景跟刚才出奇的想象,我感觉有些异样,便又走到了一侧的边缘,果不其然这里一个巨大的斜面一直通到下面,我深深的吸了口凉气,跑了这么长时间居然又跑回来了,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向四下看去,还好那个惨白脸的女人竟然不在身边,我慢慢的踱步回到这个地方的中心位置,我用手电照向四周,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我满心狐疑的走向了一侧的石壁,借助手电的光芒的我才看清,那是光滑的如钟乳石一般的墙壁,只不过那墙壁上慢慢的在动,逐渐清晰的呈现出一张女人惨白的恐怖的女人脸,是她!只是这一次她在墙壁里大约几毫米的样子,似乎是被囚禁一般无法出来,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她的样子,我进而向旁边看去,令人惊讶的是旁边不远的地方石壁上竟然也有一张女人的脸,我心里有点惊慌,我忙乱的在这一周的所有地方都看了一遍,天呐!除了有巨大斜面的一侧墙壁无法接近其他三处石壁居然满满的有几百张惨白的女人脸,我慢慢的退到中间,我的头皮有点发麻,脊梁骨凉飕飕的,我想顺着那条通道跑出去,可是我刚刚就是从那里跑出去又跑了回来的。我

我战战栗栗的僵立在原地不知所从,这时在手电昏暗的光照下,我清晰地看到那些石壁上的女人的脸一点点的已经移了出来,慢慢的露出诡异的笑容,那黑如暗夜的眼睛开始渐渐的露出萤火虫般的光芒,是啊,几百只萤火虫一般的眼睛在我四周飘动缓缓地向我靠近,我的呼吸开始感觉局促,我有点被定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感觉,四周都是惨白的女人诡异的脸,我的汗水哗啦啦的顺着额头流了下来,那些人脸离我越来越近,像一个球似得紧紧的包裹在我的四周。

这时,忽然一个身影从那些人脸中窜出像是在映满人脸的水面上撇下了一粒石子,顿时那一侧的人脸变得粉碎,我惊讶的注意到那是林美美,她抓住我的手“跑啊!”说着便拉住我冲破另一侧的人脸,我下意识的被她拉了起来,还没有从刚才的混沌中苏醒。

她拉住我跑到那个斜坡的一侧,冲我喊到:“下去吧!”说着林美美率先顺着斜坡滑了下去,我回过头看去那一张张凄冷的脸正在向我飘来,我别我选择,只好硬着头皮顺着那个巨大斜坡向下滑,这个下坡的大概有60度的倾斜角度,好在上面很湿滑屁股在上面滑的时候才不会感觉很疼。

我滑到了底部,下面居然是松软是沙子,我的两只脚深深的插进沙子里,可见滑下来的速度是很快的,林美美已经在一旁站了起来。

我看到这里是一个密闭的圆形大空间,四周可以看到一些陪葬品,似乎是一个墓室。

“你刚才怎么被那么多虫子包围着?”林美美抬头问我

“虫子?你看到的只是虫子?”我质问道,林美美的疑问让我倍感困惑,难道那些女人的脸只有我能看到吗?

“对,就是一些虫子,像是蜜蜂一样似乎想去蛰你,所以我才拼命把你带走的”

我思考了一会,觉得有些难以解释,忽然我想起来什么:“对了,之前你去哪里了?一直没有见到你,我们走失了?”我问道。

我本以为和林美美走失了,可是她的回答令我震惊:“没呀,我一直在跟着你啊”

“一直在跟着我?”我觉得有点精神快要崩溃的感觉,林美美怎么会一直跟着我呢?我都没有看见她啊。

“你确定,一直在我身边?”我继续追问道

“恩恩,就是!”林美美肯定的回答道。

我感觉头要炸开了,我不敢再去思考什么,就慢慢的蹲坐在沙子上,双手抱着头。

“你怎么了?”林美美关切的俯下身抱住我

“我没事儿,就是想缓缓,我感觉有点累”林美美紧紧的抱住我,把头贴在我的后背上。

我感觉肚子有点饿,顺手在口袋里摸出两个小锡纸包的东西,我打开看了看竟然是一种类似药丸的东西,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我转身问道林美美

她看了看“不知道啊!你从哪里找到的?”

“口袋里”我继续回答

我也感觉很奇怪,我从来没有拿过类似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呢?林美美忽然起身说内急想去上厕所,于是她便跑到这个墓室的一角。

我感觉肚子实在是太饿了,这东西闻起来似乎是压缩饼干,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管了,于是我就直接把这两个药丸般的东西放在嘴里吃了下去,酸酸的味道很涩,但是吃到肚子里似乎很顶饿。

林美美在那个角落里上过厕所,起身向我走来,可是我头有点晕觉得林美美的影子越来越模糊,我想要起身却一屁股坐在地上,睁不开眼睛。

过了好一会,我感觉意识清醒了很多,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向四周看去,奇怪居然没有林美美的影子“美美,美美”我着急的大喊道,可是四周却无人应答,林美美怎么又消失了,我忽然想到是不是之前我推下掉到这里的那个男人,既然下面是沙子,那他也一定没有什么事情,我的天,我简直太笨了,对一定是他,他一定没有死,林美美恐怕又撞见他了。

我感觉精神状态还不错,便慢慢起身我活动活动四肢,有点麻麻的感觉,我双手撑在膝盖上好一会,慢慢的身体状态也恢复了,我开始慢慢的起身,不过却看不见这周围有什么陪葬品,也没有见到刚才我所看见的那个古棺,我绕着这个圆形的空间缓缓的走着,四壁是用巨石堆砌起来的,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我内心忽然感觉有点怀疑,我忽然觉得似乎是空间的调转,让原本我看到的那个房间和我现在所在的房间发生了偏移,况且我在网上也见到过这样的说话,想着想着我的疑惑越来越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