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莫测的旅程

醒来

莫测的旅程 言措 6243 2013-08-19 09:48:14

  等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已经是一天的黄昏了,后来听他们告诉我,我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我勉强着支撑住身体从我身下的火炕上坐起身来,我觉得头晕的不行,但是意识还算是清醒,肚子咕咕的叫着,我看了看身上已经被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身上也没有汗臭味,想必是有人给我擦过身子了。

这是一件平房的屋子里,除了一铺炕之外便是墙角的桌子和炕下面的火炉了,整个房间很整洁也很干净,头顶是木质的棚顶,底下是光亮的白色地砖。我四下张望着却不见林美美的身影,我心中满满的疑惑。

我在炕下面看到一双拖鞋,于是我勉强的爬到炕边上,费力的穿上拖鞋,我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甚至一度险些跌倒,幸好我扶住了旁边的窗台,我扶住窗台来到了门边,门虚掩着,我打开门“吱呀”一声刺眼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觉得眼睛一阵酸疼,我探出身子向外张望,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宫殿,上面写着大雄殿三个烫金色的大字,大殿呈平面长方形,前面设有月台,月台上的左侧有钟亭、右侧有碑亭,两旁还有几件小禅房,四周都是青翠的松柏,看来这里是一个佛家寺庙。

我扭头看了看,我住的这个房间是一行平房中的一间,前面有一房间的门是打开的,我扶着窗台慢慢的向着前面的那个房间走去,我感觉全身的胳膊和腿就像是断了一般每挪动一下都倍感艰难,我慢慢的额向前挪动着清凉的风吹拂着我的面庞,我觉得好久都没有吹过这种自然的风了,我抬起头远远的望去,是高高的山顶和青翠的树木,看来这座寺庙是在半山腰上。

我快要挪到那个房间的门口时候,忽然觉得嗓子一阵不适,我强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感到身体沉沉的,不自觉的晕倒在了地上。

等我在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四我去多岁的憨厚女人,满脸微笑的看着我,见到我睁开眼睛,冲着后面喊道:“醒了,醒了”我揉揉眼睛只见一个弯着腰的男人从桌子上给我端过来一个碗,那个女人来到我身后把我扶起来,那个男人在我面前摆上一张小方桌,把那个碗放在桌子上,我这才看清楚那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汤。

“吃吧,多吃点,锅里还有呢,你这是饿晕的”那个男人憨厚的嗓音我一耳就听出来是我们的家乡话,看来我走了很远但是还离家很近的。

我盯着那个男人看了一会,我觉得这么憨厚的家乡人是不会害我的,我想说些什么但是实在没有说话的力气。“吃吧,没事儿的”那个女人也在后面说着,于是我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拿起汤匙,低下头喝起了香喷喷的面汤,这是我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吃到真正的事物,一口、两口、我吃下去的速度越来越开,旁白的那个男人在一旁嘿嘿的笑着,我吃完了一碗,那个男人又为我打了一碗,我放开了我的胃又狠狠的饱吃了一碗。

“老陈,你看看这儿咋样”忽热外面有人喊道,“哎,好嘞,马上出来!”那男人在屋子里爽快的回答道。

“还吃么?”那女人问了我一句,我没力气的摇了摇头。她接着说:“那就倒着歇一会,估计待会你的体力就恢复过来了”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男人先走出来房间,女人收拾了桌子和碗也走了出去,门被虚掩着,我躺在他们的炕上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毫无困意,我心里在想林美美到底去哪里了,她应该跟我一起出来的才对,怎么现在却不见人影呢?

我躺在那里居然浑然不知的又昏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我睁开眼睛,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气,忽然我看到我身边坐着一个人跟那男人在聊着天,这身影有点像…等他回过头,一惊问我一句:“终于睡醒了?”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人居然是大元。

见到大元我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想到我第一句居然说了句:“你还活着啊?”屋子里的几个人一阵失笑的不行,那男人站在地上喊道:“既然醒了,咱们就先吃晚饭吧”

大元看来我是一眼:“能起来不,吃点饭吧”我点了点头,手撑起了身体,我挪到炕沿边上穿上鞋子,感觉身体很轻松,还不错,我来到地上的圆桌前面三个菜一个汤,做的香喷喷的。

那女人给我打上一大碗稀粥,就着菜我狼吞虎咽的一分钟吃下一大碗,随即又打上一碗,不到一分钟又被我消灭掉了,我放下筷子,摸摸肚子。

“这下吃饱没”女人问道

“吃饱了,再不吃饱,就真成猪了”我说完屋子里便一片笑声。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李叔也是咱们堡子的人,这是李婶”我点头向二位致意。

大元接着说:“我前几天从也是从那口井里和几个问爬出来的,这里是留龙台镇,离家里也也有段距离,看来我们从山底下走的够远的,景文伤的不轻,李叔就开车把他送进了镇上的医院,这寺在山上,倒是很出名的一座寺,叫个奉朝寺,咱们那挺多人也多来着拜呢,不过这两个月修缮寺庙不对外开放了,你是没出去看,门口那都是施工的,这二位就是住在这寺里的”

李叔接过话茬:“对,我们两口子就在这照看着这寺,平时也不咋下山,都在这呆了我去多年了,习惯了在山上的生活挺好,清静,自己在山上种点菜啥的,晚上看个电视,这寺里平时也有保卫,不过我们两口子在这住习惯了,最后托托人就一直留在这儿,寺里还给发工资,这不是挺好么”

我点了点头:“倒是真不错的差事呢”

忽然,我问道:“林美美呢?还有景文”

“景文?你还好意思说,被你打到医院去了,被缝了几针,现在在医院住院呢”

“被我打得?”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打他来着”

那女人忽然接话“你看看是忘了吧,我就说对了,听我的没错”

我越听越不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接着问:“那林美美呢?”

“林美美?那是谁啊?”大元这么一问让我感觉很震惊。

“就是咱们在山洞遇见的那个女孩啊,挺苗条的穿着运动装那个姑娘”

“没有啊!一直就景文咱们三个啊?”大元很平静的说道。

“你在开我的玩笑吧?”我略带着怒气追问着

“开你的玩笑,我哪有那个闲心啊,你妈打电话都找你找疯了,我给你编了多少个谎话你知道不”大元越说越严肃。

我觉得有点不对,之前明明是我们三个人一起遇见的林美美呀,况且还一起有说有笑走了那么长的时间呢,怎么这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我满心的困惑无法解开。

我刚想开口继续问,那女人忽然笑着看我说:“有点困惑吧,小伙子”

我转头看了看她,那是一个穿戴很朴素的女人,但是看起来却与常人有那么一点的不同,我冲着她点了点头,她继续说:“大元呐,你也不要怪你弟弟,我之前想说但是一直瞒着你们没说,我现在已经猜出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她接着又看向我:“来吧,跟我们讲讲你在这山里所经历的一切吧”。

我看了看他们三个人,我想了想决定把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说出来,我从我们进山我遇见那个倒挂的奇异女子,一直到我们进到山洞中我碰见了林美美,进而在我们遇见一群巨大的倒挂鬼影,再到我们触碰机关与他俩分开,紧接着我冲着他们娓娓道来我和林美美所经历的一切。

当我讲完的时候,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屋子里静静的没有声音,只有屋顶棚上那盏昏暗的白炽灯映照着大家的脸。

“我听得有点冷”大元对着那个男人说道。

大元紧接着看着我:“我一直就觉得你很奇怪,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奇怪?那是什么意思?”我追问道

“你一路上都在胡言乱语,你知道么?我和景文曾经一度想把你抬出山去,就在你和我俩分开的前几分钟我和景文已经决定把你绑上,然后把你抬出去,但是谁想到你却触碰了机关,让我们分开了,而且一分开就是这么长时间”大元略带不安的说着。

“那是…怎么回事儿?”我迷惑的问大元。

大元盯着我看了看,进而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只是微微的笑着,默而不语。

“大婶子,这到底是咋回事啊?”大元紧跟着问道

那女人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有没有见到过什么东西?有可能是圆的,有可能是方的”

“什么东西?圆的?”我听起来很纳闷,一路上我也记不起来到底有没有捡到过什么。

“没关系,你仔细想想,不要着急”大婶子安慰着我说

我仔细的搜罗着记忆,忽然在某个时间点上我想了起来,就在我遇到林美美之前钻进那个低矮的洞口的时候:“我之前捡过一类似于玻璃珠似得东西,但是后来被我扔掉了”

“是不是你把它摔破了”大婶子追问着

我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破了,味道还特别臭”

大婶子微笑着看了看我,稍等一会,他接着说:“这件事其实已经差不多明了了,我要睡说出来,你们不要害怕,其实小伙子呀,你叔把你救出来的时候你已经虚脱晕倒了,你哥正好就在我们这寺里,他着急说去镇上给你找大夫就跑了出去,我给你号了号脉,看了看,然后给你治了治,你哥出去找了大夫来,大夫说是累的,给挂了两瓶葡萄糖。其实呢”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呢,事情也很简单,我帮你驱了驱邪你自然就好了”

“驱邪?”我长大嘴巴问道“难道我身上有邪?”

“不是邪,是着了女鬼了”

那女人一说完,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有点不自觉得抖了抖,“真的?”我问道

大元显得也有些恐惧。

“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的,我和我老头子上山之前,我就是在民间给你看风水,帮人避邪驱魔的,就是跳大神的,哈哈哈”那女人憨厚的笑了几声“然后到了这寺里,这寺里有几个懂这些东西的人,我也跟着学了不好,自然这方面还是比较精通的”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那个女人。

她紧接着问:“你之前说的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

“林…美美”我战战栗栗的回答。

“对了,就是她”

“她?她?她是…”我下巴简直快要掉到地上了,我怎么能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呢。

“不可能,不可能”我否决道。

“你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你再做定夺,看我说的对不对。”

她喝了口水然后整了整衣襟,继续说下去:“我之前和大元也交流了一些关于你们进山之后的事情,当我老头子把你救到屋子里来的第一时间我就感觉到了你身上强烈的幽怨气息,你面色很难看我,我帮你做了把那女鬼从你身上给请走了,然后我仔细的想了想,我觉得事情的过程应该是这样的:你们进山以后阿晨你说你所看见的那个白衣服的女子,其实就是附在你身上的女鬼,可能是因为你最近有些体虚的原因,她找到了你,然后附在了你的身上,所以你总能看见她,但是当时你的情况并不严重,严重的是等你们进了山洞以后。”

“进了山洞以后?”我和大元面面相觑,彼此看着对方

那女人接过话茬接着说:“对,知道为什么吗?其实跟你捡到的那一个玻璃珠有关”

“你是说,我摔破的那个”

“对,就是它”

“那叫塞外迷香”沉默了半天的那个男人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对,你大叔说得对,那是一颗塞外迷香,如果不把它摔破它是一种很好的香味剂,但是一旦它被摔破它散发出的气味是一种麻痹神经的毒素,加之你之前就已经被那个女鬼附到了身体上,所以你才会出现这一系列幻觉。其实那个把你绑起来的男人就是大元,而被你从那个斜坡上推下去和被你打的人是景文”

我点了点头“怪不得我听见他喊我的名字但是很微弱”

“对,这就说明当时迷香的药效有点要消退了,所以你才能感知到外面真实的世界,但是它的药效却依然强大”

“我…”我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欲言又止

那女人一愣“怎么了?”

我摇摇头:“我不太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我不太愿意承认林美美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你说那么…一个…大的人…怎么…怎么就成为虚幻的了呢?”

“孩子,你不承认也得承认,其实你所说的在山谷里所看到的那个女子被强奸的事情倒是真实的,但是却是在几年前,大概是三年前吧,就有一伙人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是这山里有古墓于是他们几个人便相约进到这山里来盗墓,结果这几个禽兽在半路上碰见了这个在山上的姑娘然后…想必我不说你们也知道,只是这姑娘的怨念或许一直没有散去吧?”

“那林美美就是她?”我追问一句

“我想应该是的,当然也不排除你自己凭空想象出一个美女的可能,不过你还是忘掉这一切吧,就像是做梦一样,都是假的”

“那我是怎么出来的?”

“我救你的啊?”那大叔突然的一句让大家不禁大笑。

笑罢,我问道:“我是说,我是怎么在失去自我的情况下,从山洞里走出来的”

“你并没有失去自己,你觉得自己是真实的,但是你看周围的一切都是假的,其实你能走出来确实是很万幸,就像你所说你所走的那些盘旋的还有迂回的通道,其实都是你在里面迷失了方向的结果”

我苦苦一笑,不停的点头,忽然我想起来转头问向大元:“我和你们分开的时候是否是真的被那一扇门隔离开了”

大元点了点头:“是啊,你自己在前面走着,我和景文在后面,景文的背包带开了,我用手电给他照着光亮,他弄着背包,结果等我们在用手电看向前面的时候,你居然消失了,前面由通道变成了一堵墙,这确确实实是古墓里的一个机关,我和景文在那里等了一天,后来,我们在旁边发现了一条其他的通道,绕着向前走,我们一直在山洞里找你,山洞里有很多岔路,我们怕与你走错了路,甚至有几次我们都快要到了洞口,但始终都没有遇到你,后来我们决定分头找你再沿路返回到分开的地方汇合,结果我率先找到你了,那个时候你已经有点癫狂到不受控制了,我只好把你绑起来可是你后来却挣脱了,小伙子我一直觉得你不简单,确实不简单,我绑的那么紧都被你挣脱了”大元笑了笑接着说下去“后来,我和景文一起继续找你,在路上发现你晕倒了,那个时候你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你把很多东西都仍在了地上而不是选择自己吃”

“仍在地上?为什么啊”我问道

大元抿嘴一笑:“还不都是你的林美美,之后呢我和景文喂你吃了些东西,感觉你有点发烧,给你找到一个玩,我们给你泡上了包里背的感冒药,谁想到就在我出去准备再给你找点火取取暖的时候,你却把景文退了下去,我和景文好不容易遇到了一起,你可把景文气坏了,再往后就是我们找到了这个洞口,然后来到了这个古寺,休息了几天我们下去找了你几次都没找见,后来一次景文说是自己下去再找找你结果被你一拳轰倒了,看来你还是比他厉害额。”

我尴尬的冲着大元一笑。

大元接着说:“随后,你也大概有些印象了吧,你跑到了洞口,李叔把你救了出来,安顿好,我给你去镇上找来了大夫,可是还不见景文回来,我就下到了洞里去看,没想到刚刚没走出多远,便看见在洞口不远处斜靠在一旁的景文,满脸的血,他已经虚弱到连继续爬的力气都没有了,我问他这是怎么了,碰见什么了,他支支吾吾的说着你的名字,我就已经明白了一定是丧心病狂的你把他打得,如果你要是清醒的,我想景文非得把你打出屁来”

我听到这里忽然觉得很对不起景文和大元,尤其是景文为了找我还被我打成了那样,还被我从斜坡上推下去了。

我站起身来:“我想去医院看看景文”

大元示意我坐下:“这都几点了,你先修养两天,后天咱们一起去医院,如果都没什么问题,我们就赶紧回家吧,你回家还得跟你爸妈好好解释解释,我可是跟他们撒了很多谎话的”

我勉强一笑,想起身却感觉身体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四肢没有力气。

这一晚,我睡得很晚,我和大元在我之前躺的那个屋子里,睡在一个炕上,他刚沾上枕头就睡着了,这些天也难为了我这两个兄弟为了我付出的确实很多。而我自己呢,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满脑袋都是这些天发生的一切,这些天里我所经历的故事还有那个挥散不去的林美美的影子,我抬起头看着外面树影婆娑,我静静地躺在炕上无法安睡。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升的很高,我懒懒的伸了伸懒腰,从一边拿来自己的衣服穿上,大元早就已经起来了,我拿起脸盆从旁边的水缸里舀上一本水,洗了把脸,我感觉身体状态比以前好多了,我来到外面,李婶在洗衣服:“起来了?屋子里有早上做的包子,吃点吧”李婶热情的招呼着我。

“恩恩,婶子早起就忙着洗衣服啊”

“不早了,还早,都快我去点了,哈哈,对了你哥去县城医院看你弟弟去了,你今天不能出去就在这呆着好好休养”

我忙着点头,我并没有去屋子里吃饭,而是顺着路走到前面的一条上下的主道上,我向下走去,穿过一段四周中满花草的长廊,在转过一个转角就到了正门,正门的地方几个工人正在进行着整修,高高大大的门显得很气派,向门外望去一条笔直的下山的柏油路对于好久没有接触外面世界的我充满了诱惑,我在门口转了转最后还是踱着步向回走,毕竟我已经答应李婶今天不出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