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鸣轩侦探事务所

鸣轩侦探事务所

13868100592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7-22上架
  • 4028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话

鸣轩侦探事务所 13868100592 3074 2013-07-23 10:48:36

  作品相关

  诸葛鸣轩:

  鸣轩侦探事务所的创始人,一个纯种吸血鬼,上官杉木的上司,一个侦探,白天很少去凶案现场,只有晚上才会去,住在事务所。

  上官杉木:

  在鸣轩侦探事务所工作,一个侦探,偶尔也去兼职占星师,经常被boss使唤去现场跑腿。

  白优璇:

  在警局工作,是一个警察,上官杉木的好友,一有案件发生会立刻通知上官杉木。

  傅天宇:

  在国际刑警大队担任队长,是上官杉木的好友,经常被上官杉木使唤。

  鸣轩侦探事务所:

  坐落于A市中心,是一幢古老的大楼,由诸葛鸣轩购入该地,并创办了事务所,已有百年历史。

  吸血鬼的来历:

  吸血鬼的祖先是该隐。亚当与妻子夏娃,生下该隐(Cain)和亚伯。亚伯是个牧人,该隐则是个耕田人。到了向上帝供奉的日子,该隐贡献土地产品,亚伯则献出一些精选的乳羊。上帝看中了亚伯的贡品,没看中该隐的贡品。该隐很生气。就邀弟弟亚伯到野外去。当他们到了那里,该隐就把亚伯杀死。后来,上帝知道了这个事情,很是愤怒。上帝惩罚他终生流浪,只能以吸血为生,该隐担心因为自己罪过太重,别人见到他必会杀死他,于是上帝给了他一个记号,免得人们一见到他就会置他于死地。该隐的后代就形成了现今的吸血鬼家族。长而尖利的犬牙:吸血鬼通常通过牙齿切入被害人脖子来吸取鲜血,有些在平时状态能隐藏该特征——这已经变成了吸血鬼最主要的特征之一。同时,吸血鬼有着冰冷苍白的皮肤。它们往往有着自己的城堡,而且本身是贵族。身体没有温度,没有心跳,不用呼吸。有极快的速度,并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力量极大,除了致命弱点外不怕任何攻击,拥有不死之身。有着很高的智慧。它们通常自称为bloodline(血族)。血族是异于人类的生物,身体组织发生全然的变化。血族的牙齿可以任意抽长,虽然大部份的时候为了掩饰身份会隐藏起来。当血族吸血之后,会用自己的办法令伤口愈合以掩盖痕迹。体内的血液以扩散的方式流动,由于微血管已不再饱含血液,因此血族的皮肤特别苍白。有时候,甚至会在哭泣时流出血泪。血族可利用体内的血来治愈自己,当受到伤害时,体内的血液会集中到伤处,伤口附近泛出紫红色,很快即能痊愈。

  每当黑夜降临时,会对鲜血产生强烈的渴望,这种欲望的强烈程度,要比人类的饥饿感还要难受,咽喉就像撕裂般疼痛,逼迫自己不得不去吸食人类的血液。

  占星师:

  占星术英文名称astrology,它是根据天象来预卜人间吉、凶、祸、福的一种方术。在中国古代主要是根据各种罕见的或不合“正常”规律的天象来预卜国家大事及帝王将相的命运,推动了天象观测。西方则主要根据日、月、五星在星空中的位置来预卜个人的命运。

  楔子

  叮铃铃,闹钟响了,我迷迷糊糊的关掉了闹钟,起了床。是的,我的名字是上官杉木,在一家侦探事务所工作,是一名侦探,我有一个上司,这个上司和别人不太一样,因为他是一个纯种血族,每次有案件发生时,我都帮他带回被害者的照片,并且拍摄下死亡现场,并带上少许受害者血液交给他。

  而我也并非正常人,我拥有预知能力,有时还去兼职占星师。我和我的上司已屡次侦破无数疑难案件。

  第一话

  这是新的一天,我来到了这家名为“鸣轩侦探事务所”的地方,继续着忙碌的工作,我倒了一杯咖啡,端起来正准备喝的时候,我晕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咖啡杯,也落在了地上。脑海里闪过不少片段。过来一会儿,我醒来了,我看见了一张帅气的脸,那正是我的上司,我告诉他发生了案件他把他的手放在我的手心上,我把画面从脑海里传给了他,他看完后说他知道了。果然,手机铃声响了,我在警局的一个好友白优璇打电话来告诉我发生了命案。

  我放下了手机,穿上外衣,来到了案发现场,我找到了我的好友优璇姐,她给了我死者的资料。死者万俟智渊,男,尸体头上有被重物击打痕迹,心脏上插着一把刀,解剖后发现胃里有酒精成分,这两次伤口都足以致命,所以无法知道是如何死亡的,我拿着一只单反相机拍下了死亡现场。

  尸体现场无血迹,也就是并非第一案发现场,尸体被丢弃在一处草地上,被一名园艺工人发现。死亡时间约为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尸体发现时间在凌晨五点,优璇姐知道我的习惯,心领神会地交给了我一点被害者的血液样本。

  告别了优璇姐,回到了事务所,把所以线索和血液样本交给了我的上司,我把我的手放在了上司肩膀上,我的上司鸣轩喝下了被害者的血液,他脑海里闪过的片段通过我的手传到了我的脑海里,当片段结束后,我和boss都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因为上司喝下死者血液所承受的痛苦在传片段的时候,同时也传给了我。

  过了一会儿,我走到桌子前整理了一下这个案子的线索和我脑子里的片段,我发现了第一案发现场一个有一只冰箱,而死者在未死亡的时候应该在冰箱中呆过,也就是意味着,死亡时间被推迟了。在片段中我发现了一个重点,死者曾经在第一案发现场向窗户外看过,隐约可以看见一块路牌,上面写着人和路,周边有两幢相连的写字楼。我顺着这个线索来到了人和路,找到了这个相连的写字楼。我联络了一下我的另一个好友傅天宇,他是国际刑警大队的队长,他带着另外两个队员来到了这里,我要求他协助我完成这个案子,根据线索,我锁定了一幢居民楼,我猜这里应该是死者家,我找到了报箱,看了一下信箱中的信,发现这里没有死者的信,也就是说这里可能是凶手的家。

  我听过耳机告诉了我的boss,他调查了一下发现死者的手机里那曾经最后一次打过电话的人的名字,告诉了我,我在信箱里看见了这个人的名字,我和傅天宇以及他的队员上了楼,路上刚好遇到了送快递的人,天宇问快递要了他的制服和这个疑犯的包裹我做好了其他伪装,来到了疑凶家门口,敲了一下疑凶家的门,疑凶开了门,我跟疑凶说:“先生,你好,有你的包裹,请签收。”疑凶从我手上接过了包裹,他签字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手上的伤痕,我看了房间内部构造一眼,发现现场所有的陈设除了少了四处飞溅的血迹和那件关键性的冰箱为何我在片段里看到的一模一样。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刑警天宇哥,他击晕了疑凶,我通知了boss让他过来一下,boss来了,我带他进入了疑凶房间,我示意天宇哥带着其他队员守在门外,boss拉着我的手,通过boss我看见了房间四处有血迹的痕迹,那浓烈的血腥味让我觉得好似自己是吸血鬼,我拿出手机打给了优璇姐,她带着鉴定科的人过来了,果然在先进的设备中那些被凶手查过的地方,还有微小的物质残留,而疑凶手上的抓痕正式死者临死前抓的,凶手被抓进了警局,但是我还有些不明白的地方,那重要的证据还在冰箱里,但在凶手家并未发现冰箱,那个冰箱到底在哪里。

  没过多久,凶手因证据不足被放了出来,我跟踪着凶手来到了死者的家中,在哪里我看见了在那个片段中所看见的冰箱,我用电击棒击晕了凶手后,走进了房间打开了冰箱,发现了冰箱里已经凝固的血迹和各种痕迹,我通知了优璇姐过来,她带着鉴定科的人,来到了现场,检验出死者的血迹和凶手的皮屑。在审讯大厅中,凶手发现证据确凿后,娓娓说出来真相。原来凶手名字叫尹浩,他和死者是同事关系,那天尹浩约死者见面,在尹浩家死者喝了许多酒后,说出来一件让尹浩生气的事实,尹浩的妹妹尹乐是被死者万俟智渊开车撞死的,尹浩一怒之下,用红酒瓶砸向了死者智渊的头,尹浩发现他还没有死亡,就把它放在了冰箱的冰冻箱中,冰冻了一会儿,他为了混淆警察的视线又补上了一刀,然后带着冰箱,把死者带到了郊外草地上,并且把死者放在了草地上,带着冰箱来到了死者家中,发下冰箱,回到了自己家中白痕迹擦的一干二净,当死者身上的冰化的时候,死者才真正的死亡。

  终于,凶手捉拿归案了,我也回到了事务所,告诉boss案件解决了,我整理了一下东西,走出了事务所,在回家的路上,我因为又破了一件案子兴奋着,并未察觉有如何不对劲,很快我被人击晕了,绑到了一个充满黑暗的地方。绑匪拍了张我的照片,发给了我的上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