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鸣轩侦探事务所

第十一话

鸣轩侦探事务所 13868100592 3124 2013-07-23 10:48:36

  第十一话

眼前的情景不断变化,耳边只有“嗖嗖”的声音,不知道多久,眼前出现了一道亮光,只听“砰,砰”两声,我和boss摔倒在了一片草地上。我晃了晃脑袋,让头脑保持清醒。这时,我抬头一看,眼前的太阳有点晃眼,却让人十分温暖。然后我反应过来,“不好”我喊了一声,回头寻找着boss,看见了boss,发现boss好像一点也不怕这个太阳,安然无恙的站了起来。

“欢迎来到未来村”,我立马回过头,原来,一个人站着我们眼前,他穿着一套类似cosplay服一样的衣服,和我想象中的村民的衣服完全不一样。

眼前这个人穿着黑红相间且纹绣精致的武术短打装,外面是一件黑色的长外套,从他脸上可以看出他那刚毅的性格。只听那人说:“鄙人是该村的村长夏侯文山,欢迎来到未来村。”

我愤怒的说:“你就是那个在我们的世界设置屏障的人,是你害死了那架直升机的人,不可饶恕”。

村长说:“哈哈,就算没有直升机,你们不还是过来了吗!”

我说;“你个混蛋,要是坠毁的直升机里牺牲的人员有队长傅天宇的话,你死定了。”

村长说:“哈哈哈,放心,只有你们解决了这里的案件,那架直升机可以复原,里面的人也可以复活,就不存在牺牲了。”

我说:“人复活?呵,怎么可能?”

村长走过来,把手放在我肩膀上说:“只要你们把案件破了,奇迹就会发生。”

这时,鸣轩过来,迅速拍掉了那只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说:“什么案子,别吊胃口了,带我们去看看吧。”

村长转过身说:“走吧,马上要进村庄了。”

走着走着,走出了森林,看见一个繁华的城市,这个村庄与我想象中的有天壤之别。这哪是一个村庄,这简直就是一个繁华的大城市。走进了城市,村长说:“这就是未来村,怎样,繁华吧。”说着带我们去了村长屋。

一路上,村民都像村长一样年轻,男子穿着短打装,女子穿着华丽的裙子,路上有武器铺,各种机械器材,甚至还有各种战斗服,精致的短打装卖,路上,没有一辆汽车,来往的人的交通工具只有美丽的,帅气的山地车,公路自行车,和死飞。路则是各种专业的赛道,抬头一看,天空上还有在我们社会上不可能出现的大型飞空巡航机器人。

很快到了村长家,我说:“你们这里怎么各个穿着短打装?”

村长说:“因为村庄充满灵气,依靠这灵气,每个人都在修炼,短打装更方便,为了不污染这份灵气,我们都是单车出行,即使是天上的机器人,也不使用一滴燃油,靠着灵气压缩棒运行。”

我说:“村长,这次是什么案件?”

村长说:“先骑车过去,等到了那边再说。”

我选了一辆很轻的山地车,适合多地形运动,boss选了一辆亮红色的公路车,接下来boss先教我如何骑自行车。双手略微弯曲,控制平衡与转向,座包略微向前倾斜,座管高度调整到合适位置,脚拼命踩,保持圆周和踏频。刚上车,没骑几下就摔倒,如何一遍遍练习,一遍遍摔倒,后来掌握了技巧,已经可以顺利上路了,村长在前面骑着死飞领骑,我在中间,boss垫后保护我,随着踏频的越来越快,我们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到了,前方是一片森林,走了段时间,前面一片迷雾,boss通过意念告诉我:“小心,雾有毒。”我赶快捂住口鼻,可是还是吸入了一些,眼前开始出现幻觉。

在幻觉中,我来到了一个城堡里,附近有人在进行壁垒争夺战,随着时间流逝,我看见了一个人被俘辱了,在一个地堡里,对方对他进行严刑拷打,听到对话后,原来他是我方的俘辱,而拷打他的人,正是我方的人,而这次争夺战是因为对方进攻我们的城堡,我看见那个俘辱被打的皮开肉绽,右小臂与胳膊连接的地方被打断,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心痛,我立刻跑过去,大喊一声:“住手”,我方拷打人员对我说:“公主殿下”。我说:“别打了。”我方士兵甲说:“不行,他一直没有说出情报,否则对我方防守不利。”我说:“住手,不可以打了,再打就打死了,有医疗箱吗?”甲说:“有”说着把医疗箱递给了我,我看见旁边有只动物,把它解剖了,取出这只动物关节的连接部分,开始对俘辱进行手术,用那块连接骨头,把俘辱断掉的骨头接好,把开裂的皮肤缝合完,然后就把俘辱放走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年后,我学习各种知识、武术、剑术与箭道。有一天,我伪装成了一个弓箭手,逃过宫廷教师在闹市里行走,东看看西瞧瞧,在寻找一个人,突然,只听“砰”的一声,我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我忙说:“对不起”,可是那个人一眼认出来我,他说:“公主,你还认识我吗?”我仔细看了一遍,想起来了,我说:“我记得,你就是那个被我医治好的人。”他说:“殿下,你为什么当时要放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哭着抱住了他,说:“对不起,这一年我很忙,明天都有学习各种知识,学习武术,剑术,箭道等,为了继承我父王的位置,每天时不时的想起你,可是父王和宫廷教师很严,前几个月父王过世了,我继承了王位,现在我逃过宫廷教师的监视,来找你,对不起。”

突然眼前一变,这天是我的生日宴会,很多人都来了,他也来了,可是他旁边多出了一个抚媚的女人,情景一变,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我在火庙门口等你。”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开口说:“为什么又是哪里,马上来。”我来到庙前,很多人围过来,我以为灰头发是他,走过去看他,一不小心左手被火烫了一下,烫起了一块黑褐色的皮,我身后有人一把拉过我说:“我在这里。”只见他的头发又黑又长,他用左手对我烫伤的手发动了治疗魔法,很快愈合了。他说:“我一臂还你一臂,以后别再见我了。”他转身离开了。

我眼前的情景一变,我居然听见了他脑科检查仪器的声音,原来,那天,他知道他得了绝症,为了让我放下他,才特地演了这么一场戏。

情景再一变,我来到了现代,我看见除我以外的二女一男在打斗,不分上下,突然其中一个男的一抖,战斗风格大变,一下子杀了两个女的,他突然到我眼前,我觉得这个人很熟悉,我说:“是你,终于找到你了。”他说:“过二十五年后再来找我,然后自杀了,我感觉一个灵魂跑了出来。

然后我醒了,发现我已经出了雾林,躺在鸣轩怀里,boss在照顾我,我一算,我来到事务所与鸣轩相遇正好二十五年,那么,我幻觉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一个是我上三世的记忆,一个是我上一世的记忆。我转过头,正好,鸣轩的唇碰到了我的额头,我说:“鸣轩,我在幻觉中看见了我以前的记忆,显然,那个雾的主要作用是人人记起过去。”我看见远处雾林里有三具尸体,我说:“这恐怕就是村长说的案件,那片雾还有保持尸体的效果,所以尸体才那么完美,我没有想错的话,那就是我上一世最后的情景,尸体已经死亡了二十五年。而村长的目的是因为他认出了我,让我我就是二十五年前那位,因为二十五年前那位死亡后尸体化成光芒消失了,所以他才带我们过来。而boss你就是造成二十五年前拿起案子的元凶,而你只为了见我一面并通知我,我说的对吗?”鸣轩说:“是的,那个人的身体一抖,是因为我夺了他的身体,对,那次,我是为了见你,因为各种原因,和你进行约定,其实我也一直在找你,我的alina的转世。”我说:“ok,事件解决,我们回事务所吧,村长呢?”

我抬头发现不见村长的人影,鸣轩说:“为什么不逮捕我,是我杀的人。”我说:“不,是你的灵魂,但是真正杀人的人是那个被你占据身体的那个人,那个人为了把你赶出来,才杀了别人的吧,那么凶手已死,就不存在真凶了,鸣轩,我们走吧。”

说着,我凭空召唤出了一把弓,引弓弦,一支能量箭出现了,我找到了一个结界漏洞,瞄准,放开弓弦,一击射中,一个能量漩涡出现。我抬头,看准那个是真的鸣轩,拉着他的双手,跳进了漩涡,一遍想着目的地“鸣轩侦探事务所”,过了一会儿,一个漩涡在天空中出现,只听“砰”的一声,原来,boss在半空中感觉到危险,在空中,一把抱住了我,以他自己为肉垫,给我做缓冲,保护我,我们落在了事务所的停机坪上,漩涡很快不见了,还好现在天很黑,我扶起鸣轩,赶快走进事务所室内,对他进行了疗伤,伤口一下子就复原了,我一直照顾鸣轩,直到他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