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鸣轩侦探事务所

第十二话

鸣轩侦探事务所 13868100592 2051 2013-07-23 10:48:36

  第十二话

  自从那次从未来村回来,我都尽心尽力的照顾boss,累了休息会,然后接着照顾他,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现在离未来村回来已经大半个月了,可是鸣轩一直没有醒来。我请了了各种医生,可没有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夜,我给优璇姐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直升机来了,我抱着他上了直升机,飞向目的地,那个位于意大利首都的古堡,差不多到了,直升机在空中悬停。位抱着他,背着降落伞,从直升机跳下,在空中打开降落伞,落在古堡附近的街道上。

  我飞奔向城堡,来到城堡大门,我拿着boss给我的族徽,出示在城堡门口的监视器,门打开了,我进入了城堡,来到了大厅,发现很多人在城堡一楼的大厅等我,我看见了我的前世的弟弟allen和其他人。

  我说:“弟弟,能不能帮帮我怀里的人。”听我说话时,他们看见了被我抱在怀里,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Ventrue的族长Spencer,也就是鸣轩,弟弟说:“怎么回事?”我把去未来村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不一会儿,血族的医生来了。这个医生说:“这位先生只是能量和精神力消耗过多,进入假死状态。”

  我说:“怎么办,求求你,救救他。”医生说:“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说:“我是spencer认定的人,我的前世是他的妻子alina,这一世我也爱着他,拜托你救救他。”医生说:“有一种方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试,这个方法风险很高,如果出错,你可能会失去性命。”我说:“没关系,只要能救他,什么办法我都愿意试。”医生说:“好吧,这个方法需要把你的血液传输给他。我说:“知道了,谢谢。”然后抱着他去了我前世的房间。

  进入卧室,我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用匕首割破手掌,血液流出,我用急救的方法,压头抬起他的下巴,使他的头部后仰,我把手掌放在他的唇边,血液顺着手掌流入他的嘴中,我时不时的口对口的向他吹气,使我的血液能够顺利的流入他的身体里,时间流逝,我随着我血液的流逝,头开始晕晕的,我拼命支撑着,终于支撑不住头脑的晕眩,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鸣轩醒了,他看见我还在流血的手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小心翼翼的帮我止血,抱着我,放在床上,满脸温柔的帮我理着头发,一点点的以口对口的方式,慢慢的在我晕倒的时候喂给我液体营养品。

  一天一夜过去了,我醒了过来,看见鸣轩一脸温柔的照顾着我,我心理又开心又幸福。他看见我醒了,对着我温柔的笑了。我想下床走走,脚刚下地,头一阵晕,我闭了下眼,睁开眼,头不晕了,boss说:“怎么了?”我说:“没事,只是头晕了下。”

  我走进卫生间,洗漱了下,换了身衣服,走了出来后,他也走进去洗刷了下,换了身衣服帅气的出来了。原来他醒来,发现我晕倒了,连忙照顾我,连衣服也顾不上换。boss拉着我的手去了大厅,大厅中我的弟弟,包括医生他们正在焦急的等待着。看着我们走了下去,都松了一口气。我对医生说:“医生,谢谢你,让我能够把他救回来。”

  鸣轩说:“谢谢大家的关心,作为现任的Ventrue族长,我想与各位说一件事,我身边这位是上官杉木,她的前世是alinatzimisce,我希望在你们的见证下与她结为夫妻。”alina的弟弟allen说:“不可以,就算她的前世是我的姐姐alina,但她是一个人类,随着岁月流逝,她会很快死亡的。”

  这时,我说:“allen,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已经经过血灵珠的改造,现在我只能勉强算个办人类了。”说着,我快速召唤出了‘恶魔的温柔‘,他们看见这把剑后,知道反对也没有用了,因为这把剑正是Ventrue一直封印在地下室的镇族宝和禁止别人使用的剑。我收起了剑,召唤出了那把弓,这次allen无语了,因为那把弓是Tzimisce族的镇族之宝‘恶魔的守护‘,我收起了弓。

  他们从震惊中醒悟过来,默默地点了点头,说:“这件事,我们无法反对了,上官杉木,你太强大了。”得到了长老们与我弟弟的同意,我开心的亲了下鸣轩。就这样,我们商量了下,定在了两天后,在大厅里举办隆重的结婚仪式。

   allen帮我们请来了见证人,并帮我们注册了一张意大利的结婚证书。终于那天到了,我穿着白色的婚纱,他穿着帅气的西装,我们在满满一大厅人的见证下,成为了夫妻。入夜,我和鸣轩进入了房间,经过一天的忙碌,我卸了妆,换了身衣服,倒在床上就睡着了。鸣轩看着我很快进入了睡眠,温柔的帮我理了理头发和被子,也更换了衣服,躺在我身边睡着了,我感觉了他睡着了,就像章鱼一样,抱着他的细腰,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我们休息完后,用完了晚餐,来到了大厅,与众人告别,来到了罗马大街上,打了个电话,不久,优璇姐所在的警局的直升机很快了接我们了。回到了事务所,我对鸣轩说:“轩,我们过两天去趟我父母家,行吗?我想与他们说一下关于我们结婚的事。可以吗?”鸣轩说:“好的,过两天晚些去和你父母聚一聚。”我说:“轩,谢谢你。”

  我打了个电话给父母,接电话的是我父亲:“爸爸,我是杉木,后天晚上有时间吗?”上官致远说:“女儿,那天我们都有时间,什么事?”我说:“爸爸,后天晚上我和boss回来吃晚饭,有事情和你们商量。”上官致远说:“行,那就那天见,拜拜”,我说:“老爸,拜拜”,然后,挂了电话。

  我对鸣轩说:“轩,我和爸妈约好了,后天晚饭时,在我父母家见面。”鸣轩说:“恩,今天好好休息吧。”说着,抱着我回卧室睡觉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