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鸣轩侦探事务所

第十三话

鸣轩侦探事务所 13868100592 2500 2013-07-23 10:48:36

  第二天,醒过来时已经是大晚上了,轩正在办公室工作,我走到客厅,轩抬起头说:“杉木,你醒了,冰箱里有人造血液,喝一点再吃食物吧,毕竟现在你的身体里融合了一颗血灵珠。”我说:“好的,轩。”

我从冰箱里取出一瓶装有人造血液的瓶子,从橱柜里取出一支高脚杯,倒满整个高脚杯,然后盖好瓶盖,放回冰箱。端起杯子,开始慢慢品尝,刚喝了一半,我的脑袋中出现了影像,‘啪,哐’随着我身体倒在了客厅地板上的同时,高脚杯也落到了地上。

我脑海中不断出现着影像,画面中显现着我手里有一张纸,然后看见有人在争吵。

过了一会儿,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客厅的天花板,环顾四周,发现我正躺在沙发上,轩正握着我的手,我说:“轩,影像你都看见了吧?”轩说:“我就看见了一半。”

我说:“这次可能不是什么凶杀案,可能只是我对未来的预知。”

叮铃铃,电话响了,我走过去接起来,打开免提说:“你好,这里是鸣轩侦探事务所,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对方说:“我是李静,是W国A市市长的秘书,这里有一份重要的文件要交给K先生签字,他是W国的国务大臣,请问可以在哪里与你们见面?”

我说:“请问有那么多公务员,为什么单委托我们事务所呢?”对方说:“因为这份文件比较特殊,只有你们事务所可以完成这项工作。”我说:“请稍等一下,我让我们事务所的老板来接电话。”我说:“Boss,有委托,这个委托比较重要,我不知道该不该接,所以电话给你,判断一下,轩。”

轩接过我手中的电话,我听见轩说:“我是这间事务所的负责人,你的委托我已经知道了,请容许我们进行慎重的考虑,再进行答复,请报下你的联系方式。”

对方说:“我的号码是XXXX-XXXXXXXX,考虑完后请给我回电话,再见。”说着挂断了电话。

我对Boss说:“轩,这个任务我们要不要接?”

轩说:“小木,现在你是我的老婆,相当于是这间事务所的半个负责人了,怎么说,也要做一些决定了。”

我说:“轩,这个任务由于涉及W国的重要人员,确实需要慎重考虑。”轩说:“小木,如果这份文件真的那么特殊,我们就接下来看看究竟是什么,你前面不是预知过,没有什么太糟糕的事发生吗,那么就接下吧。”

我说:“好的,轩,那约在哪里见面,如果这份文件那么特殊,最好不要告知事务所的具体位置。”

轩说:“恩,让我想想,约在XX废工厂,怎么样,那里人少又安全。”我说:“恩,可以,就那里吧。”

我拿起电话,拨打对方给我们的电话号码,说:“这里是鸣轩侦探事务所,请问李静在吗?”

对方说:“我就是李静,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说:“我们答应你的委托,不过请在XX废工厂见面,可以吗?”

对方说:“好的,今天晚上我下班后,再到那里见面,到时候再把文件给你们,可以吗?”

我说:“可以,就这么定了。”

我挂断电话,对轩说:“轩,已经交涉完成了,对方下班后,在XX废工厂见面,到时候对方再打电话过来,我们再过去。”

轩说:“好的,等下我们一起过去。”

我说:“我先打电话给父母,与他们说我们有委托,推迟一下见面。”

我拿起手机,拨通父亲电话,按下免提钮,说:“父亲大人,不好意思,明天我们有任务,要推迟过来,可以吗?”

父亲说:“好的,女儿,那你忙吧,注意身体。”

我说:“恩,好的,你也是保重,改天联络,拜。”说着由父亲挂断了电话。

我和轩回卧室更换完衣服,我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皮裙,外面披着一件轩的黑色的斗篷,穿着一双黑色的长靴,靴子里隐藏着两条黑色的皮鞭,由于皮鞭上没有一点金属,可以安心的过安检了,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外面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好像什么武器也没有带,整个人英俊潇洒。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天慢慢的黑了下来。

叮铃铃,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说:“你好,这里是鸣轩侦探事务所,请问你是谁?”

对方说:“我是李静,我这里刚下班,正在去XX废工厂的路上。”我说:“好的,我们这就过来。”我挂断电话对鸣轩说:“轩,我们出发吧,委托人已经在过去的路上了。”

鸣轩说:“好的,这就过去。”我们锁上了事务所的窗,拉上了窗帘,关好并且锁上了除了大门以外的门,我们下了一楼,各种拿了一把黑色的大伞,走出了大门,并且锁上了大门。走出事务所,我说:“轩,我不认识去XX废工厂的路,你可以带路吗?”轩说:“好吧,小木”,说着便牵着我的手,在马路上走着,随着左拐右拐,终于到了XX废工厂门口,环顾四周,我看见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一个女子正在车边等着。

她看见我们来,对我们说:“你们是鸣轩侦探事务所的人吧?”

我说:“是的,请问你是李静女士吗?”

她点了点头,我说:“我们进去谈委托吧。”她说:“好的”,说着她便走在了前面,我牵着鸣轩的手,跟着走进了XX废工厂。

走到工厂比较亮的地方站定,我说:“就这里说吧?”她说:“好的”

李静说:“这次委托给你们的是一份XX重大比赛的嘉宾邀请名单,由于一点的保密性,请不要拆封,直接交于国务大臣手中签字。”

我说:“好的,完成后再联系你”,说着我便伸出了右手,握了下李静女士的手,通过她的手,我看见了A市市长把文件打印好,交给这个秘书李静,让她封装的场景,通过她的记忆,我看见了整份的内容,原来,因为为了防止出现腐败现象,A市长特地举办了这场比赛。这场比赛是一场关于传统文化的比赛,名单上邀请了许多W国权威人士、政府领导和来自其他国家的著名运动员,由于这份文件的特殊性,才不得不委托我们事务所,将其递交并且签字认同。

我松开了握着李静手的右手,和李静告别,拉着鸣轩的手,召唤出‘ILDemoneDrage·Gentile’,御剑飞行,前往目的地。一路上,我一边控制着剑一边对鸣轩说:“轩,我看过李静的记忆了,文件没有问题。”

到了W国国务院所在城市C市,我们找了个偏僻的位置降落,找了个旅店,只要了一个房间就住下了。早上,到了C市上班的时间,天已经大亮,我对轩说:“轩,外面太阳很猛烈,你还是在房间里休息吧,我去国务院。”鸣轩说:“好的,小木,注意安全。”

我来到旅店前台对老板说:“老板,我们再住一个晚上,请不要过去收拾房间,我的丈夫还在休息。”旅店老板说:“好的”。我便拿着文件去了W国国务院。

我打开手机地图,搜索了一下去W国国务院的路线,坐上了一班公交车,过了一会儿,公交车正好停在了W国国务院的对面。

我下了车,穿过了天桥,来到了W国国务院的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