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三章 李家村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2853 2013-07-10 13:53:04

  第三章李家村

“什么人?!”白凌问道。

“唉,小弟弟不要害怕,姐姐不是坏人,姐姐看你骨骼奇特,天生聪慧,是练武的奇才啊,正好我这有三本秘籍便宜卖你了。”这名女子单手叉腰,抚媚的微笑着。

白凌咧嘴微微一笑,便疑问道“你看见我的盾牌了么?”

“小弟弟,问路也是要收费的哟。”这位女子扭动着妖娆的身躯,温柔道。

随着几声咳声,那名半百老人从房后走来。

白凌走到盾牌旁,捡起盾牌朝老人喊道:“老人家,这是你闺女吧,赶紧领回家吧。”

“这位壮士,我是李家村村长,这位是村里的祭祀,首先要多谢小壮士为李家村除害。”只见自称村长的这位老人,伸手向那名女子一指,随后便双手抱拳向白凌作揖。

白凌憨憨一笑讪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一开始我在远处听见吵闹声,过来就看到几个官兵在凌辱一个小姑娘,想救下这个姑娘,谁知道她还自尽了。”

村长微微点了点头,右手屡屡胡须,试问道:“还未曾问壮士尊姓大名,出师那里,请壮士告知姓名,我们好以报将士的大恩大德。”

白凌背起盾牌,伸手便拍了拍胸脯“我叫白凌,我师傅叫白秋……”

还未等白凌说完,此时听见一位母亲抽泣声音传来“闺女啊,都怪妈不好,没有看好你,现在你去了,在那边要好好生活啊。”

“姐,让孩子安心的去吧,等我回去给她做一身好衣服,让她高高兴兴的走。”想必说话的人是这位母亲的姐妹。

白凌转眼向那名母亲望去,回想到刚才被玷污的姑娘和两位泣不成声的妇女,心里阵阵酸楚。

“村长,这伙儿官兵从哪来阿?”白凌盘问道。

“他们是李府的人,年年来这里征粮抓人,村里有很多女人都被抓走了,然而也有很多壮丁也被杀死”接着村长站到白凌身边继续向说道“壮士到寒舍多呆些时日,我也好尽感恩之礼啊。”

白凌用疑惑的眼光,目光在村长身上扫视一番,开口道“您能不能说一些简单易懂的话?”

只见祭祀在村长身后笑个不停“村长的,意思哈哈就是嘿嘿嘿嘿……”

村长见祭祀如此失态,便立刻横眉怒目,训斥道“在恩人面前好好说话!”

祭祀被村长这么一说,想笑又不敢笑,于是祭祀强忍着笑意喃喃道:“村长的意思就是让你去他们家,然后他好好招待你,给你大肉吃,报答你救村庄于水火的恩情。”说罢,祭祀便随着一阵狂笑,东斜西歪的向一旁跑去。

白凌歪着头,目光斜视到一旁的地面上‘师傅只告诉我到李家村,现在到李家村又不知道去哪,还是先在这呆几天,等想好目的地在出发吧。’随后白凌点了点头喃喃道:“我就现在这里呆上两天,两天之后我还要去别的地方.”

村长听闻白凌此说,就立刻把白凌安排在了村长院的一间旁屋子让白凌住下。

晚上白凌吃过饭,躺在床上,回想着李家村的经过,嘴里喃喃说道:“今天…。”等还没说完白凌便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睡梦中的白凌被议论声吵醒,白凌揉揉眼睛,看看窗户。

“好多南瓜啊!”白凌自言自语道。

随后白凌伸手揉了揉眼睛,目光再次向窗户望去,顿时精神起来。

“你们在趴在窗户上干嘛?”白凌立刻坐起身,质问道。

“壮士,俺家闺女让李府的人抓走现在没有消息啊壮士。”

“俺家闺女也被抓走了!”

“壮士俺家就剩下俺咧,人都让李府的人抓走咧,壮士,壮士你帮俺们去李府要人呗!”

白凌起身穿好盔甲,随后便把把房门打开,走了出去。

只见村长站在台阶上,无奈道“我说不让他们来,可是没人听,唉!”

白凌低头看了看乡亲们,乡亲们的表情如此痛苦,白凌实在不好意思推脱便应了他们“好,那我就去一趟李府,给村里人讨个说法!”

村长听闻白凌此话,便向白凌招了招手“壮士进屋。”这一切似乎像预谋好了一样。

白凌慢步走到村长身旁,歪着头双目注视着村长:“村长,到李府找谁?”

只见村长摇了摇头随后伸手便屡屡胡须“谁也不用找,只能杀进去,把李府李老爷杀了就行了。”

白凌顿时惊讶道:“不跟他们说理么?”

“说理?你看他们干的这些事儿,是说理的事儿吗?以前村子里也有去李府讨说法的乡亲,但是最后,李府派人送回来的是去说理乡亲的人头,真是惨无人睹啊!”村长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倒进杯子里:“这几年,李府的人变本加厉的来村庄打砸枪烧,这不是逼民反吗?可是他有水域两大副手撑腰,我们只是平常百姓……这真是没办法啊!”

白凌一拍桌子,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怒斥道:“李府在哪?我现在就去!”

村长边拿起茶壶往白凌的茶杯里倒茶边讲诉道:“顺着李家村向南走,穿过树林就能看见李府。”

白凌端起茶杯“我今天休整一下,明天动身李府!”说完起身离去。

就在这天晚上,村长在村中摆宴招待白凌。

“壮士,过来坐过来坐。”村长和蔼的拍打着他身旁的椅子。

“壮士~俺从小就想当~英雄~~呃~俺们干一杯吧~”一位醉酒的村民手中端着两碗酒,一碗递给白凌。

“我以前跟师傅喝过酒,但是我喝不多,只能喝两碗。”说着白凌端起碗,一股脑的干了。

“壮士~来让俺也跟你喝一碗。”说罢,村民便往白凌的碗中倒酒。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乐乐不如一起乐乐,来我们一起喝。”说罢白凌又干一碗。

就这样你一碗我一碗,喝了许久,醉醺醺的白凌左摇右晃的搂着村长的脖子“我跟你说啊,李府人,呃,不行,呃,我过去,把他们全都,呃,秒杀,克欧知道啥意思不~呃~就是我赢了,呃~”白凌不停的打着酒嗝。

村长怪异的眼光注视白凌“壮士还好吧,是不是有点喝多了?”

白凌拍拍胸脯“哥这酒量,再来一坛也一点事儿都没有!”

在祭祀的吩咐下,来了两个村民把白凌扶回房间休息,此时以是深夜,祭祀看着白凌回房后,就拿出笛子吹着那小时候的乐曲,吹着吹着就听见白凌房内传来了呕吐的声音,祭祀开门走进房里,抚摸着白凌的头,随后便在白凌的额头上深深的亲吻了一口,月光透过窗户打在祭祀的脸颊和身上,透过月光,那雪嫩肌肤格外柔滑,祭祀脱下自己的衣服,坐在白凌的身边,用纤细的双手解开白凌的衣扣,而后双手又贴在白凌的胸前,慢慢的趴在了白凌的身上,祭祀拿起白凌的手放在自己柳腰上,白凌的手掌似乎有些知觉,摸了摸之后又停下了,过了一会白凌有些清醒。

“你在干嘛!”白凌呆滞的问道。

“给你解酒。”祭祀嘴角微微一笑。

“解酒用脱衣服吗!”

祭祀一散秀发,开口便说道“听说过状态转换么?”

白凌“呃。”了一声并在没说词

只见祭祀醉醺醺的拿起床边的衣物“小伙子够能喝啊~,呃~老娘要回去睡觉了,哈哈哈哈哈~”说着祭祀站起身来向屋外走去。

白凌看着就要走出屋门的祭祀,大声喊道“大姐!走路不用不穿衣服的吧!”

只见祭祀并未理会白凌,出了屋子后猛跑,白凌起身穿好衣服就追出去,此时祭祀早没了踪影,白凌也只好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中午,白凌洗漱完毕,和村长祭祀一起吃过饭后,白凌便动身踏上了去往李府的路上,沿路中,一排一排的苍天大树,密密麻麻的耸立在道路两旁,时不时天上还有几只小鸟飞过。

“照这么走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白凌喃喃自语。

但谁知在不远处就是李府的宅邸,李府有三个门可以进去,分别是大门和东西两侧的旁门,南边靠海,前院十步一岗,守卫格外森严,进了大门就是前院,前院乃是众将士居住之所,若想通往后院,那只能经过前院,但三米高的围墙,若想翻过去,直达后院那是绝不可能的,但若从前院拼杀进去,单凭白凌一人也是极为危险,南面悬岩峭壁,东西旁门也直抵前院,像这堡垒一样的府邸平常人有入无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