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一章 初生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4145 2013-07-10 13:53:04

  第一章初生

在祖尼古老的界碑旁,只要穿过蜿蜒曲折的小路,再走过山溪上的木桥,就能看到那一片耳熟能详的杨树林,而透过几排屹立的杨树,就能找到隐居在祖尼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的老铁匠。

现在正好是炎热的夏天,杨树上的杨树絮,宛如冬季的雪花一般在天空中飞舞,山溪旁的野花成群结队的排在溪水旁玩耍。透过知了“吱吱”的叫声,隐约的可以听到山溪的歌声,炎热的阳光晒在杨树上,然而树荫却懒散的轻抚在全身,遇到这种宁静祥和的下午,哪怕就算是刚刚从熟睡中醒来的我也很难再努力的睁开眼睛,心里也只能想着……好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熟睡中的我被一次接一次的“叮叮”声吵醒,这个声音很独特,仔细一听就能清楚辨别出是铁与铁的磕碰的声音,拖着这懒散的身体站起身来,看到远处的被绿草覆盖的小山坡上有两人正在打斗,时不时还发出那宛如小孩子一样天真的笑声、吵闹声。

“哈哈,师傅你刚刚向后动咯~”只见一位年轻的男青年,手中不断挥舞着长剑,讪笑道,而说话的这名青年便是与师傅一起生活在这祖尼之中的白凌。

“你这傻小子进步还真挺快的,这招教了你没几天,你就能用的融会贯通了。”而说这句话的便是他的师傅白秋。

听到师傅这番话,喜悦中的白凌憨笑道:“师傅,我现在这么厉害了,什么时候可以出师下山啊?是不是山下的人也像我们这样,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白秋师傅摇摇头,理了理那一撮雪白的胡须,满脸洋溢着微笑“傻徒儿,外面的世界哪有这里好!”

白凌嘴角微微一瞥,从白凌的表情可以看出,白凌定不是第一次向师傅提出下山,随后白凌用手摸了摸肚子,愁眉苦脸的往着师傅,喃喃道“师傅,我饿了,我们回家吃饭吧。”

白秋微微仰起头,憨憨一笑“走,回家,今天晚上师傅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烤肉。”说罢,白秋师傅便与白凌摇头晃脑的向家走去,二人一路有说有笑。

夏天的太阳总是很调皮的在早晨,早早升起,却在傍晚,晚晚落下,晚饭过后天空渐渐昏暗下来,熔炉旁的师傅白秋手中拿着铁锤。

“傻小子,制作一把好剑,是火重要还是水重要?”

白凌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似乎在沉思着师傅这个极难的问题,只见白凌右手握拳打向左手手掌“师傅~是铁!”

白秋听闻白凌如此回答,便一脸失望,紧接着长长的探出一口气训斥道“我也知道是铁。”说罢,白秋便用铁钳夹着烧的通红的剑身举在面前继续开口道“要想锻造一把值得传承下去的武器,最重要的是铁石的来源和水与火的结合,在配上锻造师几年的汗水和心血,与万物的精华才能成功铸造出一把绝世武器!”说着师傅拿起手中的铁剑放在了身旁的水缸中,只听“呲”的一声,一股白烟便从水中冒出来,随后为剑身按上剑柄,进行抛光。

“白凌,我知道你想去探索这片土地,为师把这锻造了一生的剑送给你,你要好好珍惜啊!”说着师傅转身吧剑递向白凌。

白凌接过剑犹如得到稀世珍宝一般,用袖口擦抚着剑身,随后跟随着师傅的脚步来到院中与师傅一起坐在了碾盘上。

“师傅这把剑叫什么名字?”白凌把剑托在手上,疑问道。

师傅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袋,看着漫天的星辰,语重心长道:“二十年前的夏末,那时候隐居在这里的为师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能锻造出一把无法媲美的武器,随后便决定上山寻找自然之火,在上山的当天下午天色很沉,而我当时有在山里,于是我便想找个地方准备避雨,就在那时我却听到了婴儿阵阵的哭声,于是为师就去寻找哭声的来源,待为师扒开一丛灌木之后,发现了用绸缎裹的严严实实的你,从样子看上去也只有几个月大,可是眼看就要下雨了,为师便把你一把抱起来,放到怀里往家跑,快到家的时候,瓢泼般的大雨倾盆而来,为师把你放进屋之后,只听你哭声不停,想必你是饿坏了,准备去厢房给你拿点吃的,等把你喂饱之后,就想用布把你身上的雨水擦干,当拿开裹着的绸缎时为师发现,你的后背有一个玄武的刺青,心想是谁对这么小的孩子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忽然外面的雨停了,只见天空一亮,随后又伴随着一声巨响,我敢肯定,一定是雷劈在院子里了,我出去一看门口的柿子树被雷劈的着起火来,看着柿子树上火,为师心中一阵狂喜,这就是我寻找的自然之火,第二天为师就开始用自然之火继续铸剑,随着时间的推移,为师发现苍天似乎为你分配了某种任务,如果没有你也不会有雷劈到柿子树,而柿子树起火才能把这把剑锻造的接近完美,之前铸剑的时候困难重重,但你来到这个家之后,不管铸剑的材料多么惜珍,都能找到,最奇怪的是,居然有一头牛把铸剑的所有材料都背了过来,这把剑就要炼制完成,可能你也是要出师去完成你的使命了,所以为师决定把这把剑送给你,这也算是一种天缘吧,那么这把剑就叫做缘素吧。”说罢师傅在磨盘上磕了嗑手中的烟袋。

白凌疑惑的问道:“你不是我爸爸吗?你不是还跟我说妈妈去世了吗?!”泪水充盈着白凌的眼眶,双眼泪汪汪的白凌凝视着师傅。

白秋嘴角微微一笑,便摇了摇头“那些都是骗你的,怕你的童年遭受负面影响,不过没有人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如果你要想寻找你的父母,你可以从背后的刺青开始,那个刺青也许是家族的一种标志吧。”

白凌看看手中的剑随后抬头看了看师傅的脸,低声道“那以后白凌做你儿子吧,你看你姓白我也姓白,这么巧。”

师傅歪着头伸出右手摸着白凌头顶,宛如父爱一般:“不知道你的姓氏,所以白凌这个名字是我起的,其次我不能认你当儿子,因为这里面另有一些缘故,姑且不能告诉你,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冒充你父亲的我,却一直只让你叫我师傅的原因。”

白凌刚要张口刚要说话,只见师傅便长叹一声,喃喃道:“回屋睡觉,明天到为师房里拿东西。”说罢师傅白秋便起身回房了。白凌默默的看着师傅离去的背影,握着手中的利剑回到自己房中,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师傅跟他说的每一句话“难道我真不是……”白凌心里还没想完,便憨憨入睡。

第二天清晨,还未睡醒的白凌听见师傅阵阵的喊叫:“白凌,太阳晒屁股了,起床亮被窝咯~~!”

白凌懒散伸着懒腰走出房门,只见院中放着一套盔甲和一个盾牌,师傅坐在院中的摇椅上,左手拿着烟袋右手拿着茶壶,闭着眼睛在那里摇晃不停,不时最终还哼着小曲。

白凌走到师傅的身边询问着院中的盔甲,师傅嘴角微微一笑,左手拿着烟袋向盔甲一指“这是我年轻时候的行头。”师傅端起手中的茶壶喝了口手中茶“现在为师年龄大了,把这身盔甲送给你,去穿上让为师看看有没有为师当年为师那么潇洒中透着英俊,英俊中透着霸气。”

睡意朦胧的白凌走到盔甲旁边,把盔甲披在身上,可是怎么也穿不进去,只见师傅白秋无奈的皱着眉慢慢走了过来,看着与盔甲较劲的白凌,便摇了摇头无奈道“盔甲不是这么穿的,直接套怎么可能穿上,要先把盔甲左右两边的扣打开。”只见师傅把盔甲、头盔、护手、腿甲掰开。

“来伸胳膊。”师傅一双慈祥目光注视着白凌。

白凌憨憨一笑,便把胳膊伸了进去。

全身穿好盔甲的白凌站在地上挥舞着双臂“师傅,我帅不~?”

师傅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吱声。

白凌伸手指了指自己,疑问道“师傅我是不是比您年轻的时候还帅~!”

师傅摇摇头不屑的冷冷一笑:“你现在应该算的上是最帅的了,但是跟当年的我比就差了那么一丁点。”

白凌顿时一脸苦相,喃喃道“师傅这盔甲太重了!”

“对啊不重怎么叫盔甲,穿上之后热不热?”

白凌双手举起盾牌,摇了摇头“一点也不热,反而凉凉的,只不过这盾牌也重的过分。”

师傅嘴角微微一笑“这是为师当年在盔甲改良上加入了冰晶的缘故,在锻造的时候用文武火反复煅烧,随后加入清漆使冰晶牢固沾黏在盔甲里层,天才的想法!经典绝非偶然,恐怕也只有为师这么聪明帅气的大师级人物才能想到这绝妙的工艺!”

白凌热烈的掌声使师傅更加得意,头抬四十五度角向往天空。

“师傅,您刚说是什么工艺?”白凌依然摆着手,呆滞着疑问道。

师傅听到这句话便勃然大怒,训斥白凌:“你这小兔崽子是习武中的奇才,可惜苍天把一个猪的脑子放在了你的脑子里,造化弄人啊!”说罢,师傅便伸手拍了拍大腿。

师傅一边感慨着一边转身坐回摇椅,伸手指着南方:“这片土地叫水域,四面环水,虽然土地很大,但是为师没有马只有牛,但是牛要留下来耕地用,所以不能送给你。”说完师傅的便放下了手“你沿着我刚才指的南方一直走,有一个村落叫李家村,那是离这里最近的村落,你可以先到那里去体验探索的乐趣!”

白凌一听便一脸疑惑的样子,疑问道:“师傅你刚刚指的是那个方向?”

师傅再次把手抬起来指了指南方:“去吧!等你回来之际就是你强大之时!”

此时穿着师傅当年的盔甲的白凌,立刻双膝跪在师傅面前,满脑回忆起和师傅在一起的种种经历,眼泪止不住在脸上滑落:“师傅,我跟您生活了这么多年,您对我那么好,我不想走了!”

师傅伸手摸着白凌的头,微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出去吗?让你走你又不想走了?!现在不走也得走!去完成上天为你安排的任务,待完成之后在回来找我!”

“师傅,我不知道几年才能再见到您,这些年如果徒儿想念师傅可怎么办。”白凌趴伏在师傅的腿上,泣不成声。

“徒儿,当你想念师傅的时候就把师傅化作你的力量,早些完成早些回来,为师会一直在这里等你。”说罢,白秋便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

听着白凌哭泣声,师傅白秋也湿润了眼眶,时隔片刻,师傅白秋见白凌不再哭泣,便擦了擦眼眶中的泪水训斥道:“你这小兔崽子是不是又睡着了,怎么还不走!”

白凌起头眼泪默默流淌着,师傅用袖口擦拭着白凌的泪水“时间过的很快的,几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白凌随之抽泣两声,苦闷道“师傅盔甲太重了,我腿压麻了,站不起来啊。”说罢,白凌便再次趴在白秋腿上哭了起来。

白秋把白凌搀扶到院子门口,嘱咐道“有三句话一定要记住,一必须每天穿盔甲,二见义勇为,三为人正直,去把,下山去吧!”

随着师傅把白凌送出院子,看着白凌离去的背影,白秋双手背后,喃喃道:“陪伴了我这么多年,我也不人心看着你走,但你有你的人生,去完成你的使命吧!”

看着白凌渐行渐远,忽然白凌转过身大喊道:“师傅!等我回来啊啊啊啊!”

师傅白秋靠在门框上向远方的白凌挥了挥手,心中暗想“三个月后,你就会带着同伴回来找我的!”

——————————————————————————————————————————————————

历经一年的构思,希望大家喜欢,今天第一次发表,十连载。

喜欢混沌魔界的亲友,请收藏~一来方便第二次阅读,二来再次阅读时不用在麻烦的寻找。

记住我,我叫一品添香,如果名字太长就叫我呆品好了!

另外如果觉得这书有看头,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奉上扣扣群号一组,83835785。

“嘿!说你呢!快到群里来!”偷笑。

把缘素抱回家的亲友,要好好疼爱书中的萱雪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