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九章 相见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2902 2013-07-10 13:53:04

  第九章相见

村长忽然面目狰狞,语气格外冰冷的对祭祀命令到:“速去把村口萱氏两人找来!”

祭祀的表情有些惊恐,和蔼的村长从来没有过如此态度,祭祀惊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还不快去!”村长催促道。

祭祀一听,连忙向门口小跑而去,这时候的白凌萱雪二人,诧异的看着村长,在白凌的印象里,村长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者,然而刚刚见面的萱雪,也认为村长的随和让她有一种家的幻觉,白凌和萱雪在茶桌旁静静的坐着。

村长拿起桌上茶杯,暗暗说道:“本来不应该告诉你们这件事,但是,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也不得不说,萱雪和萱雪的姐姐萱雨,以及二人的妈妈,都是候选祭祀,水域的祭祀象征着地位,一个村子可以什么都没有,但绝对不能没有祭祀!”村长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面冲大门,背冲着白凌二人继续说道:“而对祭祀不公的一点就是不能结婚,如果结婚生子,那便失去任选祭祀的资格,萱雨的妈妈不顾任何人的反对,结婚生子,生下萱雨,萱雨出生后,萱雪的妈妈就像着魔一样,随后结婚,生下萱雪。”

萱雪目光呆滞,双手死死的窝在一起“那我姐姐萱雨还活着么?”

“白凌,你还记得在你第一次来到李家村的时候,你极力挽救的那个咬舌自尽的女孩么?”村长说的很隐晦,显然不想让萱雪知道,萱雨是因为被将士侮辱后才咬舌自尽的。

“哦,你说那个没穿衣服,咬舌自尽的女孩啊?”白凌似乎没听出村长的意思,直白的开口就说。

萱雪顿时面目诧异“什...什么?..我姐咬舌自尽?.而且没穿衣服?”

这时候屋外传来哭哭啼啼的女人的声音:“萱雨太惨了,呜~呜~,被李府将士糟践,最后咬舌自尽!呜呜呜”

说话的这位正是萱雨的母亲,旁边跟着萱雪的母亲,白凌看见这二人之后,立刻回忆起白凌打败将士后,抱着自尽后萱雨尸体的两个大娘。

两位大娘走进屋门,另一个大娘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萱雪:“你是萱雪么!你是萱雪么?我的好孩子……”

“我是萱雪,您是……?”

“萱雪是我啊!我是你妈妈!我的好闺女,终于见到你了……”大娘立刻失声痛哭,一把搂住萱雪,萱雪呆滞一下,用力推开大娘。

“你为什么丢下我不管?还有你为什么丢下萱雨不管!”萱雪恶狠狠的看着他们,并且用手指着萱雨母亲质问道。

萱雨的母亲擦擦眼角的泪水讲述道:“你出生的时候,李府时常派人来李家村杀男丁,抓少女,抢粮食,我和你母亲商量把你们送走,要不迟早有一天被抓走,无奈,只好让把你们送到树林里,就算你们自生自灭,那也总比被抓走侮辱强。”

此时白凌听到这番话,再也听不下去,对祭祀说:“祭祀姐姐,把你刚才说的弓箭手找来,我们连夜出发,誓灭李府!!!!”

祭祀在一旁擦擦眼泪,向门外走去。

白凌看着萱雪抽泣不停,气的浑身哆嗦,握紧拳头的双手不停的敲打着桌子,村长立刻上前阻止白凌“壮士,休要激动,待想出对策,在杀他个李府片甲不留!”

疯了一样的白凌起身就要往门外走去“哥现在就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壮士,息怒啊!这样只会白白送命啊!”

倒在母亲怀里的萱雪,抽泣的说道:“是啊,等祭祀把弓箭手找来我们在想想有什么办法。”

白凌气急败坏,拔出缘素剑“我要让李大人如同此桌!”说着白凌迅速挥舞着手中的利剑,把桌子劈成十块,收起缘素剑,气冲冲的坐在椅子上。

村长顿时面色发黑,心想“这黄花梨桌子传了两代,就算生气也不用这么干吧~~~~~天哪~!!~”

萱雪立刻拍手叫好“白凌!就算你把李大人杀死,我也要把他大卸四四……四四……四四,十一块!”

村长心想“你数学是青春期心理导师教的吧~~~~天哪!!!”

白凌抬头看看又低头看看,摸摸头又握握手“四成四好像是十二吧……?”

村长脸上微笑着,背在身后的手早已死死的握在了一起,心想“白凌萱雪~你们俩是同班同学啊~~~~天啊~~~~!”

萱雪的母亲望着和蔼的村长,痛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眼睛哭的肿肿的,村长见萱雪母亲看着他,便和蔼的看着萱雪的母亲并点着头,萱雪母亲也有礼的注视着村长,慢慢的点着头,微笑着,真诚的说:“是

~十~五~。”

村长顿时石化,脸部肌肉瞬间抽出,身体麻木没有任何知觉,手脚冰冷眼冒金星,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下,犹如漫天白云朗朗晴空的早晨,刚刚起床的村长,蹲在厕所大便的他,被万里晴空的一道白光劈中,忘记了呼吸,村长立即浑身抽搐,电流在他身体不断徘徊,继续保持下蹲状态的村长慢慢的缓了过来,微弱的呼吸着,不顾任何地点,不顾任何时间,瘫在地上,他老人家心中的心声荡漾在蔚蓝的天际“窝~次奥~~啊~~~”

就在这时,祭祀带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走进来,还没等祭祀介绍,姑娘便看着白凌,不屑的说道:“你就是白凌?看你也就十七八,没有战斗经验,没有生存能力,还成天妄想着杀李大人,一天到晚别老不干正经事儿,回家种种田,收收菜不也挺好么~。”姑娘一脸包租婆的死相。

“姑娘,白凌是要杀李大人没错,不过请不要用你那双沙金冒充九九九千足金的漆金狗眼,顺带着把人看扁了。”听不过去的萱雪立刻反驳。

“不是我把人看扁了,老话儿说过没有金刚钻儿您就甭拦吶瓷器活儿,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土豆都能做成薯片儿的,不是所有的烂木头都能做成沙发出售一样!你们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品质低就说品质低,别一天到晚贴个(去死的)标志在高档架子上转悠!”

“你什么意思!”萱雪显然说不过这位弓箭手。

“李大人!只有我能杀,你们乖乖的回家,看好你们那一亩三分地儿,再练个一两年,甭说一个李大人,三个李大人我都把他给解决咯!”弓箭手抬着头,不屑的说着。

“你…你…你…!”

“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服,到不咱们比试比试,看看谁更厉害,怎么样?”白凌挑衅的说道

“好啊,不过咱们有言在先,输了别哭!”

村长瞬间想起了他那张黄花梨的桌子“二位,你看这地方小,不如去村中间的花坛比试,正好也让村里人看看二位的身手。”

随后白凌和弓箭手来到村中的花坛,村民把村中的花盆搬走后展漏出一大片空土地,围观的村民细声细语的说着白凌和弓箭手。

“姑娘咱们有话先说,你要是输了你就嘚听我的,我要是输了我就听你的。”白凌信誓旦旦的说道

“唉~我也没指望什么,等你输了之后叫一声姐姐就嘚了,我这要求也不过分!”弓箭手一边拆着铁制箭头一边说道。

只见白凌拔出缘素剑俯下身缓慢的移动着,弓箭手却站在一旁手里拿着弓箭,白凌顿时向前跃起,向弓箭手砍击,弓箭手连忙向后躲避,拿起弓随后就是一箭,眼看就要击中白凌,白凌立刻在地上打个滚,箭步飞快的向弓箭手跑去,弓箭手拉起弓,一只箭矢向白凌再次飞去,白凌停住脚步向一旁跳去,弓箭手右手拿起三支箭同是发射,躲闪不及的白凌立刻趴在地上“小子,这要是战场,死八百回都算少的,呵呵呵!”白凌立刻站起身,向弓箭手跑去“别太自大!”弓箭手弓一拉一只箭矢向白凌飞去,白凌只好向外躲闪,就算这么一直打下去,白凌和弓箭手的距离也会一直相隔白米。

“小子,选我做对手,是你最大的错误啊!”说着弓箭手立刻射出一只箭矢,白凌向右跳去,还没等落地又是一只箭矢,白凌幸运的用缘素剑把飞来的箭矢劈成两半,没等剑收回来,又是一只箭矢,白凌只好躲在身旁的树后,只听一声接一声的箭矢打在树上。

“这射速也太快了吧!”

“这叫速射,呵呵呵”说着弓箭手立刻向白凌移动过去,呆呆的白凌依然躲在树后,弓箭手绕过大树,同是拉起十只箭矢,瞄准白凌的后背,松开右手,十只箭矢立即挣脱弓弦,如同闪电般向白凌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