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十八章 哥的盾牌哪!!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2743 2013-07-10 13:53:04

  第十八章哥的盾牌哪!!

萱雪随后也站起身走进了东屋,萱雪进了东屋之后,关上门,在床边站了一会,接着又躺在了白凌身边。

这时白凌又慢慢的睁开双眼,睡意朦胧的说道“肯跟我睡一张床上啦?”

萱雪准备起身下床,白凌便一把搂住萱雪“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发发牢骚,别生气嘛。”

萱雪听完白凌话,便又躺了下来“如果你不情愿,我可以去找晓曼睡去。”

白凌动了动萱雪身上的胳膊,温柔的语气差点让萱雪睡着“我们在树林里的时候,我就想抱着你睡觉了,只是你一直不让我在床上睡。”

“那时候你失血过多,你在床上整整睡了十三天,我一直趴在桌子上睡的!你伤好后我们自然要换过来!”

白凌笑了笑“你为什么救我?是不是因为我张的太帅了,把我治好后让我当你的……”

萱雪没等白凌说完,便把话抢了过来“你别乱想,我不是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了么?”

两个人说着便又昏睡过去。

第二天上午,充足的阳光洒在院子里,熟睡中的萱雪和白凌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

睡意朦胧的萱雪起身开门,看见晓曼站在门外“怎么了晓曼?”

“铭豪好像很疼,一只在那里吱吱唔唔的!”

“啊?!快去射响箭叫祭祀!”

晓曼回到屋里拿到响箭后,站在院中,向天空拉弓,随后响天空射去,两人呆呆的站在站在院中。

“怎么不响?”萱雪疑问道

“对啊,怎么不响?”

“怎么知道怎么不响!”

“蔫儿箭?”说着晓曼从地上捡起第二根响箭,拉弓瞄向天空。

站在晓曼身后的萱雪对晓曼说“用穿透箭技能试试。”

只见晓曼继续绷弓,右手聚集的光环越来越亮,瞬间右手的光环转移到箭头上,晓曼立即放开右手,只听“嗖”一阵长音,破天而去。

这时白凌突然从东屋跑了出来“哥的盾牌呢!哥的盾牌呢!!!”

萱雪指了指李府的方位“在李府呢,再说你盾牌那么重,一般人也拿不动,你不用着急。”

“哦,对啊!”说完,白凌又回屋去了。

萱雪和晓曼两人坐在院中等候祭祀的到来,而这个时候听见响箭的祭祀却被一帮村民挡在了村长家里。

一个村民用手指着身旁的村民说“村长,俺们在村口打牌,他出四个儿带俩王,他正反悔,准备收回出了的牌,从天上“啪”一声就飞来一支箭扎在牌桌上,给我们吓的那是东倒西歪的,后来我们还嘲笑他,是老天爷惩罚他呢,之后又一支箭矢“嗷嗷嗷”的就掉下来,啪的一声把桌子都扎穿了!”

祭祀一看村民手里的箭矢心想“这不是我给萱雪的么”随后祭祀故意转移话题“你们骗人!”

只见村民拉扯着裤子“俺没骗人,俺都吓尿咧!”

祭祀“呃...”

村民乙从后面走出来也拉扯着裤子说道“俺也尿咧!”

祭祀“袄...”

村民丙也从后面走出来拉扯着裤子“俺们都尿咧!”

祭祀一拍脑门“袄!我次奥~~”

村长的目光连忙转向祭祀“什么?”

祭祀立刻变得嬉皮笑脸“是咒语啦~~~”

这时晓曼和萱雪从门口跑进来,看到村庄和祭祀站在一起,晓曼连忙走到村长跟前“李大人被我们杀死了!”晓曼边说边用手在身后向萱雪比划,萱雪一看便跟祭祀说“我有几个咒语没弄明白,我们出去探讨一下?”随后祭祀“嗯”的一声,便和萱雪走出村长屋,萱雪和祭祀绕过村长的院子,在院墙旁谈起“我们放了响箭你怎么还不去啊?”

“这不被村民挡家门口了么,铭豪怎么样啊?”

“你肯定会恢复技能吧,铭豪肋骨折了,目前就需要你为他恢复。”萱雪拉着祭祀。

“恢复没问题啊,你们射的响箭吓坏村民了,现在村长正在处理呢,要是咱们走了,村长会起疑心的。”祭祀焦虑的说。

萱雪忽然侧过头,看见三个村们正向村长院大门走去,于是让祭祀看“你看村民走了,我们能出发了吧?”

这时眼看着白凌向村长屋冲去,嘴里还喊着“萱雪,晓曼,铭豪不行啦!!要玩儿完咯!”

屋里的村长一听,连忙把站在身前的晓曼推到一旁,向白凌走去。

躲在一边的萱雪、祭祀互相对视着,异口同声的说道“完了!”

村长走出屋子“白凌,你刚才说什么?”

白凌停住脚步“你的儿子铭豪要嗝儿屁了!”

村长一惊,缕缕胡须“奥?那铭豪现在身在何处呢?”

晓曼在村长身后猛的摇头,但傻乎乎的白凌却看不出一星半点“在村里废墟的杂院!”

村长迈步就要往门口走,晓曼连忙挡在村长身前“村长,你要冷静啊!”

“你别管!!!”村长一把,把晓曼推到一旁。

萱雪和祭祀连忙从角落里冲出来挡在村长面前“村长,不要动怒啊!”

“你们让开!!”说着村长走出大门。

一路上晓曼、萱雪、祭祀三人轮流阻拦村长,随着吵闹上,一路上聚集了很多村民。

“村长,你要想想他可是你亲生儿子啊!”祭祀小跑在村长身后说道。

村长一句话也不说,直奔杂院而去。

而白凌却紧紧拉着萱雪的胳膊“小雪,还有包子么?我饿啊!”

萱雪一把甩开白凌的手“笨样儿,吃吃吃就知道吃!”说着萱雪从布包里拿出两个包子,递给白凌后,又向村长跑去。

村长五人来到了杂院,询问晓曼“铭豪在那?”

“铭豪不在这里啊!”

“休要骗我,我自己找!”

只见村长一头奔向东屋,随后从东屋出来进入西屋,西屋正是铭豪的房间,站在院中的白凌四人连忙随着村长跑进西屋。

进了西屋,只见铭豪窗旁放着一把椅子,村长坐在椅子上,双手拉着深度昏迷的铭豪,眼泪一滴一滴的顺着村长的脸颊滴在衣服上。

“儿啊!能看见你还活着,实在是太好了!”村长抽泣的说着。

萱雪看见村长年过六十的高龄,如此伤心欲绝,眼看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便一头栽进白凌的怀里,抱头痛哭。

祭祀走到村长的身旁,拉扯着村长的衣角“村长,让我来为铭豪恢复吧!再拖就来不及了!”

于是晓曼走到村长旁,扶起村长,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便站在原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铭豪。

祭祀挪开床边椅子,站在地上,双手交叉向上,慢慢的双手略显红光,随后祭祀双手按在铭豪身上,红光便不断的涌入铭豪体内。

站在一旁的晓曼红着眼眶问“村长,你当年不是说,把铭豪和他妈妈关猪笼,沉湖底了么?”

村长擦擦脸上的泪水“为人父母,那个舍得杀害自己的孩子,当年他妈妈背着我,偷偷的把铭豪送去学艺,没跟我说,就是怕我舍不得铭豪离开我身边,所以才三天四夜没回家,他妈妈也是顾及到了李家村才做出如此决定。”

听完晓曼又问“那铭豪的妈妈现在还活着么?”

“不知道是死是活,那天连夜我把她送出村外,如果我不这样做,第二天早上就是要进猪笼的啊~。”

“好了,在静静的修养几天,吃点大补的东西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祭祀擦擦脸上的汗水说道。

听完祭祀的话,村长连忙走到铭豪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铭豪,伸出苍老的双手拉起铭豪的右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好儿子,你要活下来,不管怎么样,都要坚持住啊。”村长说完便面向祭祀“家里有山参、灵芝,哦对了,还有祖辈留下的千年淮参,你看把那个给他吃?”

祭祀摇摇头“这些我就不懂了,萱雪应该知道。”

萱雪从白凌身上抬起头,清了清嗓子“用山参加灵芝加党参枸杞红枣熬制应该就可以了。”

村长听完打开西屋大门向村长家走去,当打开杂院大门的时候却发现,外面围着一层一层的村民,村民平静的看着村长,站在原地,不说话,也不吭声,有的手里还拿着农具,有的抱着小孩,就死死的站在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