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三十二章 狂暴中的萱雪!白凌!(下)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125 2013-07-10 13:53:04

  第三十二章狂暴中的萱雪!白凌!(下)

清溪一抹嘴角的鲜血,向白凌二人跑去“那你们俩就躺在同一个棺材里吧!”

白凌站起身,向清溪跑去,随后二人撞在一起,清溪一拳打在白凌脸上,白凌身体倾侧,迅速右手一拳反击,清溪用手一挡,便截住白凌的攻击,白凌左手紧握向清溪追击,清溪身体一侧,抬脚一蹬,便把白凌踹到一边,这时萱雪召唤的冰锥向清溪飞去,清溪向后一仰,冰锥从清溪胸前飞了过去,清溪连忙转身向他的弓跑去,白凌一拳打在清溪脸上,随后白凌接着又是一拳,把清溪打着直晃,接着萱雪从地面招出冰针,清溪被冰针扎中右脚脚心,鲜血直流。

清溪站在原地看着被扎的脚“你们居然把我弄伤了!简直不可饶恕!”说完便单腿一跃向弓箭方向跃去,萱雪见此机会飞到清溪身旁,左手抓着清溪左臂,右手拽着清溪右臂,呈十字形向高空飞去,这时白凌站在地上,左手直指天空,右手握拳放在身体一侧。此时飞到高空的萱雪,转身带着清溪向下飞,而在地面上的白凌看着坠落的清溪,稳了稳地上的双脚。眼看萱雪离地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萱雪瞬间扔下清溪,贴着地皮转变飞行方向,而掉下的来的清溪,坠落的速度极快,看眼就要撞在地上,白凌瞬间伸出右手拳头,打在清溪的腹部,拳头的力量加上清溪的冲击力,把清溪打的一口鲜血涌出胸腔,而白凌强大的力量使清溪再次飞到天上,此时萱雪迅速飞到清溪正下方,双手靠在一起,十指张开,嘴里不停的念着法咒,清溪向上的惯力刚刚消失,正要准备向下坠落,随着萱雪的一声“冰锥的突刺”,便又被冰锥继续带上了天,而萱雪这时,指着清溪上方的天空,右手张开朝向清溪,随着一句“陨落冰球”,清溪上方的魔法阵便落下一个巨大的冰球,冰球压着清溪迅速下降,下降的速度比刚才还快,此时萱雪闪到一边,萱雪闪开的时候只见身后的白凌,单膝跪地双臂交叉呈X形,举过头顶,准备迎接这一次巨大的冲击力。

在坠落中的清溪来不及躲闪,便被冰球压着撞到白凌身上,冰球瞬间粉碎,冰球在两人身边形成一层浓密的冰雾,冰雾散去,只见白凌下半身早已陷在地里,地面上只能看见白凌头部和高举的双臂,双臂上却什么都没有,白凌缓缓爬出坑内左右张望,只见清溪双脚留着鲜血,拿着弓箭站在一旁。

清溪抖抖双腿,一脸不屑“呵!配合的还算紧密,但你们还是破绽百出!”说着清溪开弓便向天空中的萱雪射击,萱雪见铁箭射来便不在扑扇双臂,迅速的落到地上,险些被铁箭射到,清溪拉着弓弦,轻蔑的说“知道么,绒射箭是一流的,被射中的十有九死,就算能活下来,不是残废就是生活不能自理!”

白凌歪着头想了想,呆呆的问“残废和生活不能自理不是一种状态么?”

“我这是在表达严重性!!!!”清溪吼完便用铁箭对白凌速射,白凌连忙转身,用身后的盾牌遮挡身体,白凌的身体外层则是玄武幻体坚壳在遮挡。铁箭的力道不可小视,铁箭穿过玄武坚壳,直接打在白凌身后的盾牌上,而白凌似乎能感受到玄武的痛苦,不停的哀嚎着。

此时萱雪飞到空中,双手靠拢随后向前一推,掌心的魔法阵便射出冰锥,清溪连忙闪避,白凌站起身来,拔腿向清溪跑去,清溪还没来得及站稳,白凌便跑到清溪身前“不知道对于弓箭手来说,近身是最致命的么?”随着白凌的话音刚落,一个力道十足的拳头便砸在清溪的身上,清溪被这一拳打的向后退去,可清溪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痛苦。

清溪拿起弓,便向萱雪射去,萱雪停止飞翔落在地上,随后白凌一个勾拳便把清溪打到空中,清溪腾空便射,铁箭在一次向萱雪射去,萱雪连忙起飞召唤魔法阵,清溪落地后便跪在地上,拉弓便对飞在空中的萱雪再一次射击,可正在空中专心召唤魔法阵的萱雪并未察觉,箭矢嗖的呼啸而过,笔直的向萱雪飞去,就在离萱雪不到一米处,一只冒着白光的箭矢改变了铁箭的方向,只见两只箭矢横着飞了出去。

清溪吃惊的左右张望“难道那个弓箭没逃跑么?”白凌轻蔑一笑“我们是都是朋友,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人都不会放弃彼此,哪怕只有那么亿分之一的希望!”清溪“呃”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萱雪降落到白凌身旁,拍了拍白凌的肩膀“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祭祀候选,但是这个男人让我有一种不能失去的感觉,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清溪听后瞪目结舌,磕磕巴巴的吼道“别...别傻了...任何人...本来就是有利益关系的!”说完清溪的攻击变得更加猛烈,一口气向萱雪射完全部铁箭,而白凌却为了保护萱雪,不惜用玄武背后的坚壳,挡住铁箭,而被铁箭刺痛苦苦哀嚎。

玄武幻体背上插着铁箭转过身“这就我刚刚说的,只要他有亿分之一的希望活下来,我们绝对不会放弃!”说完白凌单腿跪地喘息着。

而清溪幻体是绒,绒自古一来就是怨气极重的妖孽,是那些孤孤单单的人类死后,聚集极大的怨气所形成,而绒头上的角便是操纵人类肉体的工具,当然绒这种妖孽由于常年孤单一人,渴望拥有朋友,但就是他头上的角,却让别人远离他,这样的一只妖孽幻体,听到如此真挚的友情,变得更加狂躁,似乎为何别人都有的他没有,别人都没有的而他却有了,清溪再也无法控制幻体,而是被绒的幻体所控制。

清溪扔下手中的弓便向白凌跑去,此时重伤的白凌怕是敌不过清溪了,这时一支冒着白光的箭矢便又再次射来,清溪头也没转,一手接住飞驰的箭矢,向回一甩,穿透箭便向躲在岩石后的晓曼飞去。清溪两眼发着黑光“我擅长的就是弓箭,用弓箭打我?简直就是找死!”说着清溪跑到白凌身旁,一拳打在白凌胸前,清溪力量似乎强大了,白凌被击中后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萱雪连忙向高空飞去,清溪的脚依然留着血,但清溪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跃身拽着萱雪的脚,便把萱雪仍了出去,此时站起身的白凌双手抱拳向清溪砸去,清溪不慌不忙,向后一躲,随后一脚便把白凌踹到萱雪身旁。

白凌坐在地上,左手扶着地,右手擦着嘴角的鲜血,对萱雪说“小雪,我怕我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以后就没机会跟你说了。”萱雪肿着脸,坐在那里喘着粗气“白凌你说吧,我听着呢。”白凌害羞的低着头,温柔的说“小雪,我喜欢你!”萱雪转过头看着白凌“等我们打赢清溪之后,我给你做肉馅的包子!”说完萱雪微微一笑,白凌左手拉起萱雪的右手“下辈子,你不是朱雀血统,我不是玄武血统,我们要当农夫,一起种地,一起...一起哺育孩子。”

此时清溪走到白凌、萱雪两人身旁,刚要挥拳对萱雪致命一击,白凌身上的玄武幻体便发出耀眼的光芒,清溪连忙挡住眼睛,光芒消失之后,白凌站在那里,身上玄武幻体背上没有一根铁箭,而且颜色也从青色变成红色,清溪看到白凌的变化,瞬间呆滞,白凌便一拳打在清溪身上,清溪迅速向后飞跃,落地后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最终撞在了晓曼躲藏的岩石上停了下来,清溪惊愕失色“怎么会!这小子玄武幻体居然进阶了!”清溪转身就要逃跑,白凌瞬间移动到清溪身旁,一把抓住清溪“想跑?呵!没那么容易!”白凌左手把清溪摔在岩石上右手握紧,一拳打在清溪身上,透过清溪的身体生生的把岩石打个粉碎,躲在岩石后面晓曼用双手护住脸“我的妈呀!……”随后就是目瞪口呆的对着白凌一顿膜拜,白凌依然左手抓着清溪,左臂一挥,便把清溪摔在地上,随后右手巨力的一拳,把清溪打进地面。

这时候控制不住幻体的并不是清溪一人,而白凌似乎也控制不住玄武幻体,一拳接着一拳的打在清溪身上,随后地面越陷越深,就像放在碗里的蒜瓣,用石头砸碎。

当白凌手臂全部伸入地里打不到清溪的时候,白凌才停了下来,白凌慢慢的走到萱雪身旁拉起萱雪“小雪,你可要履行承诺哟!”萱雪挽着白凌的胳膊,一脸喜悦的说“白凌,你想吃什么肉的?尽管告诉我!”白凌嘴角微微一笑“我最喜欢吃牛肉。”萱雪忽然就像家庭主妇一般“用不用加蔬菜?还是纯牛肉?”白凌并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可萱雪却不依不饶的问“你到底想吃什么陷的啊!”白凌听萱雪语气有些强硬,便应付的说道“牛肉大葱的就好,嘿嘿。”

就在白凌萱雪往山下走到时候,晓曼站在岩石边上指着白凌两人大喊“他还没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