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三十五章 呃?我妈!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34 2013-07-10 13:53:04

  第三十五章呃?我妈!

祭祀幽暗的靠在院门口,双手相握放在腹前,头微微低下,嘴里不停的说着“李家村..大灾难...大灾难..”

在欢声笑语中的白凌等人,并没有听见祭祀低沉的话语,白凌加了状态后便向树林里跑去了。

而这时萱雪走到祭祀身边,拉着祭祀在院子的台阶上坐下,萱雪低着头,回想着白凌玄武幻体进阶时候光芒的变化,便问向祭祀“祭祀,那天我们在清溪军营打清溪的时候,白凌的玄武幻体眼看就要消失了,为什么却突然从金黄色光芒变成了红色呢?”

祭祀转过头,一脸绝望的表情看着萱雪“所有的幻体都是可以进阶的,进阶之后幻体的颜色会产生变化,据我所知目前最强大的阶级是掉光芒的金黄色光芒的黄金阶级。”

萱雪双手撑着头“白凌就是由黄色变成红色的呢。”祭祀摇摇头“黄色和掉光芒的金黄色相差很多阶级,我说的最高阶级是身旁有金黄色的光芒像引火虫一样围绕着身体,而白凌的幻体现在应该处于最低的阶级甲级。”萱雪似懂非懂,便又向祭祀问起自己的法术,祭祀拿起一根小木棍,在地上画了一个图“幻体的等级目前只知道己阶,而法术的阶级则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幻体的阶级又叫做天干,而法术的阶级就叫做地支,如果天干过高而地支不高的话,一样不够强大,而天干过低而地支过高也会一样,随着携带元素的数量越来越多,法术的阶级也会越来越强大。”祭祀清了清嗓子便继续说“每个幻体都有他特定的特性,比如说朱雀的幻体,朱雀血统的人都是祭祀候选人,而祭祀候选人又缺乏爱情,所以只要朱雀血幻体看见自己中意的人饱受折磨,便会突然壮大,这便是爱情,而四个神兽幻体中的玄武则是恩情,青龙是友情,白虎是亲情,虽然是神兽幻体,但也会被人与人之间的情义所触动。”

萱雪低着头回想着跟清溪交战的时候,眼看清溪就要一拳打过来,就在这时候玄武幻体的白凌却突然发光进阶,想必是萱雪因为救了白凌一命,使白凌认为萱雪对他有恩,从而激发玄武幻体突然进化的原因吧。

这时晓曼从一旁走来,站在祭祀的面前“祭祀,我背上什么标志都没有,有什么方法能够获得幻体么?”祭祀抬头看着晓曼,嘴角歪了歪,似乎在想些什么,随后祭祀轻轻的点点头“怎么解释呢,幻体是天给的,有些平民百姓没有血统,但是在某种事态下,突然就获得幻体了,人的身体本来就蕴藏着很多奥秘,而人的潜能也是不可估量的。”

这时萱雪红着脸,害羞的样子站起身,把祭祀拉到一边“祭祀姐姐,我能问你点问题么?”在萱雪拉着祭祀向一边走的时候,晓曼却认为萱雪在故意躲着自己“萱雪!你丫有什么说什么!有本事别背着姑奶奶我!”萱雪听到这句话并没有生气,回过头一脸羞涩的对晓曼嗲声嗲气的说“我问问我和白凌的私人问题,你别多想嘛~”萱雪拉着祭祀走到一旁,害羞的萱雪双手捂着脸站在原地呆呆的笑着,祭祀似乎看出点什么,便催促萱雪“萱雪,你有什么问题就说吧,我知道的话就告诉你。”萱雪害羞扭着身子“人家,不好意思说啦~”

“没关系,我不告诉别人。”

萱雪抖了抖肩膀,双手相握弯曲在胸前,羞涩低着头,小脸歪向一旁“人家,喜欢白凌,不知道可不可以跟白凌在一起。”

祭祀用手拍拍萱雪肩膀“可以在一起,但是不能生小孩,就算怀孕之后打掉也不行,因为孩子会让母体元气大伤,从而使母体失去长生的能力。”

萱雪一听立刻惊呆住,张着嘴睁着大大的眼睛,这时祭祀也随着萱雪的表情站在那里,两人便目瞪口呆的站了一小会,萱雪慢慢开口问道“那你跟村长……”祭祀立刻扭捏的摇着头“不是,没有你想像的那样,我跟村长什么都没有。”萱雪立刻表情邪恶“我还没有问,你自己就坦白了!”祭祀连忙摇头摆手“没有,不是你幻想的那样,其实我还很单纯的呢!”萱雪邪恶脸凑到祭祀耳边,对着祭祀的耳朵低声说“难道你和历代村长……”祭祀的脸瞬间红扑扑的,双手握在一起,垂到腹前,低着头害羞的说“每个人都是有需求的嘛……”萱雪一脸鄙视“李家村的村长太无能了!八百年都没让你中过奖~怪不得铭豪被白凌打成这样,软骨头~切!”萱雪似乎在为祭祀打抱不平,说完便向屋子里走去,只剩下祭祀留在那里,低着头,搓着手心。

此时白凌已经砍伐了数根木头,突然一只野鹿从白凌眼前跑过,白凌看着奔跑中的野鹿,手里依然在给木头系着绳子,白凌忽然想到萱雪答应他的肉包子,便站起身,拔腿就像野鹿跑去“孙贼!站住!让哥吃了你。”看见美味的白凌,在奔跑中甩着舌头,右手拿着缘素剑,不停的挥舞,一脸阴森的表情把野鹿吓得一边跑一边“啧啧啧”的惨叫着,而白凌绝对不会甘心放跑野鹿,就算追出水域地盘,白凌也会在所不惜,而因豹之祝福使白凌跑的飞快,追出没多远就把缘素剑深深的插在野鹿身体里,白凌走到野鹿身边拔出缘素剑,只见鹿血就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

而蹲在地上的白凌并没有注意到,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一只手拍打着白凌肩膀,随后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从白凌身后传来“麻烦您,问一下,知道李家村怎么走么?”似乎这句话打扰到了正在兴致勃勃杀鹿中的白凌,此时白凌满脸鹿血,苦着脸突然回过头,阴历怪气的吼叫到“你不会……”没等白凌说完,这么女性便大喊一声,随后到底人事不醒,白凌蹲到她的身边,用手拍了拍她的脸,似乎这人让自己吓昏了过去。

白凌低着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扭头又看看一旁的野鹿,随后转身瞄了一眼身后的木头堆,摇晃着双手心想“这荒郊野岭的,如果把这女的仍在这,晚上的时候肯定便宜了野狼,如果扛着这个女人在扛着野鹿回去就能救她一命,顺便吃上肉包子,那如果不把木头拿回去,晓曼又该骂街了,如果只把这女人和木头带回去,那我就吃不到肉包子了,唉~好难决定啊!”

就在白凌蹲在地上左看右看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白凌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用绳子把木头拴在腰上,随后拖着木头走到女人身边,把她抗在左肩,把野鹿抗在右肩,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小院走去。

这个时候天色渐渐暗沉下来,晓曼、萱雪、铭豪、祭祀四人在院子里吃着萱雪刚刚做出来的热腾腾的包子,晓曼突然一拍大腿,一脸烦躁的表情“他姥姥的!白凌这二货肯定迷路了!”萱雪一脸淡定“放心啦晓曼,白凌一会儿就能回来咯。”祭祀呆呆的坐着,双膝撑着双臂,两只手拿着包子咀嚼着,待四个人即将吃饱,只见白凌左肩扛着女人,右肩扛着野鹿,身后还拖着一大捆木头,一步艰难的从院门口走进来。

晓曼看到这,指着白凌就一顿嘲笑“白凌啊白凌,上外面找女人居然还带家里来了,不怕萱雪让你下半身不能自理啊?嘿嘿嘿”此时萱雪看着白凌并没有说话。

白凌吃力的走着,用尽力气说“晓曼你少得意!我可抓到一只野鹿,现在你讨好我,个就份半个肉包子给你!”

晓曼一抹嘴“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吃蜜也不甜,姑奶奶我现在吃饱了!再说了,萱雪不给你做肉包子你吃什么?”

白凌一怔,停住脚步,放下肩上野鹿,指了指“大不了哥吃烤肉!”

此时祭祀似乎眼前又闪现出一段片段,双手捂着头,十指死死的扣着头皮,头发瞬间乱作一团,这时的祭祀就像疯子一样,不停的甩着头发,不时还发出“呃~呃~”的呻吟声,萱雪连忙扶着身边的祭祀“怎么啦?不舒服么?”晓曼看见如此情形,惊呆的说不出话来,白凌连忙放下左肩上的女人,解开系在腰上的绳子,跑到萱雪身边“是不是吃野菜馅中毒了?”铭豪在一旁镇定的看着祭祀,向白凌摆摆手“没事,她一会就好了。”

果然祭祀按着头折腾了一会之后便平静了下来,双手扶着白凌两肩“这个女人,是不是在树林里找到的?”

白凌便诉说起树林里的经历,祭祀听完后,只对铭豪说了一句话“去看看,这个女人你认识不认识!”

铭豪听后便走到这个女人身旁,探过身一看,只听见铭豪说了一句“呃~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