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四十九章已阶朱雀之力!暴力狂潮!!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67 2013-07-10 13:53:04

  有支持有收藏!,有收藏有动力,有动力了和支持,才有日更3章毅力啊亲们~

第四十九章已阶朱雀之力!暴力狂潮!!

这时铭豪突然从梦境醒来,用力瞪开双眼,仰起头声嘶力竭的对天空高喊“妈!!!”而后白虎之力从兜里浮了出来,停留在铭豪头顶,白虎之力顿时光芒万丈。

封印着白虎之力的珠子在铭豪头顶不断的颤抖着,散发着白色的光芒,而此时的铭豪却紧闭双眼,并未看见白虎之力的变化,此时站在一旁的晓曼,就像看见希望一般,水灵灵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发光的圆球“难道这是祭祀所说的....感化....?”

就在此时,忽然圆球外层破裂,白虎之力便掉落在仰头的铭豪头上,随后白虎之力瞬间在铭豪身上消失不见,铭豪慢慢睁开双眼,疑惑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晓曼撇着嘴,惊喜的看着铭豪“他姥姥的!白虎之力附在你身上了!!”

铭豪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满是疑问的眼光看着晓曼,忽然从远方传来了萱雪的哀叫声。

转眼望去,恶魔用他仅剩的左手依然和白凌搏斗着,而萱雪倒在白凌身后,双手撑着地面,回头向白凌遥望,祭祀趴在另一边一动不动。

白凌面目狰狞,抽剑向恶魔砍去“孙贼!我去你祖宗的!”

恶魔左脚蹬地,躲闪白凌的攻击,随后身体一转,右脚猛的向后一蹬,瓷瓷实实的踹在白凌的腹部“你他吗就这点实力么!”被踢中的白凌瞬间向后跃去,恶魔随着白凌纵身起跃,伸出左手的利爪。

就在这时,晓曼的箭矢呼啸而过,箭矢泛着白光,把恶魔从白凌的面前带了回去,恶魔右脚在前,左脚在后迈开弓步顶住地面,只见穿透箭在恶魔的胸前的鳞片上不断旋转。

此时白凌倒在地上,双手吃力的撑住地面,对晓曼喊道“晓曼!那孙贼没有多少体力了!去干掉他!”

白凌的这句话使晓曼回想起在清溪军营攻打清溪的时候,那时清溪的一番话在晓曼的心里种下根深蒂固的阴影,晓曼颤抖着双手,站在原地,一脸恐惧的样子。

就在这时恶魔左手扔出火球,把晓曼炸倒在地,晓曼满脸是血的趴在地上,双眼注视着铭豪。

恶魔慢慢挺起身,左手一抹脸上的血液“哈哈哈哈,准备好向死亡打招呼吧!”

萱雪听到恶魔这般话语,支撑地面的双手便慢慢弯曲,像是失去希望一样趴伏在地面上,而祭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满脸是血的晓曼也慢慢闭上眼睛,呼吸均匀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白凌缓缓站起身“孙贼!你不可能打败我们的团队,杀死我们的家人!!!”白凌迟缓的向恶魔走去。

恶魔表情一惊,随后藐视着嘲笑白凌,看着白凌弯曲着身体缓缓走来,恶魔狂笑一阵之后,左手伸向白凌“这么着急死?赶着第一个投胎是吧?”随后恶魔左手便射出火球,火球飞来的时刻,白凌并没有抬起坚盾,似乎此时白凌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拿起那厚重的盾牌,白凌抬起右手的缘素剑,笔直的指着恶魔“砍你吗的!”随着白凌的话音刚落,火焰便包围住白凌的身体。

此时铭豪站在地上,双手握紧拳头,眼巴巴的看着被烈火所折磨的白凌,然后看看躺在地上的晓曼、萱雪、祭祀,表情瞬间变得沮丧,随后铭豪注视着旁边死去的母亲,眼泪再次划过脸颊,心里不是一番滋味,但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铭豪似乎无能为力。

白凌挣脱开身旁的火焰,左手垂向地面,右手握着缘素剑,用缘素剑的剑刃横向恶魔的方向“如果连家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说着白凌似乎回光返照一般,向恶魔慢跑而去。

与此同时,萱雪用双手撑住地面,慢慢站起身“作为家庭的一员,我们必须保护家人!”说着萱雪双手合在一起,十指张开,掌心向恶魔伸去。

晓曼吃力的坐在地上,后背靠着树干,左腿弯曲,撑着左臂,左手握弓,右手拿出箭矢放在弓弦上,头发一甩,一脸坚定的表情“姑奶奶还从来没碰见过对手!区区一个恶魔就想把姑奶奶干掉吗?”

祭祀趴在地上右臂贴着地面向恶魔伸去“为了坐落在水域里的李家村!为了荣誉!为了自由!!”

恶魔看着斗志昂扬的白凌等人,不屑一笑“用认真的态度去注视你们的实力!这般柔弱的人类!我一只手就能搞定你们!”说着,恶魔左臂弯曲,放在胸前。

白凌还未跑到恶魔身旁,祭祀单手的冰锥便向恶魔飞去,随后晓曼的箭矢也挣脱开弓弦,从另一边向恶魔疾驰,恶魔左手一伸便把冰锥溶化,随后左摇右晃的转身,便躲开了晓曼的箭矢,萱雪的陨落冰球露出魔法阵,恶魔左手向天空张开喷出火焰溶化冰球,白凌见此机会,双手紧握缘素剑,用尽全身力气向恶魔疾奔,恶魔还未溶化冰球,白凌的缘素剑便有力的刺进恶魔腹腔,此时包裹着白凌的玄武幻体渐渐变得微弱,随后便消失在白凌身上,恶魔左手握着插在腹部的利剑,随后天上仅剩的半个冰球便把白凌和恶魔两人掩埋。

祭祀和萱雪已经耗尽体力,失去朱雀幻体倒在地上,双眼注视着冰堆,晓曼头部靠向树干,长叹一口气,随后左手便握着弓,垂在地上。

忽然白凌从冰堆飞出,失去玄武幻体的白凌如此不堪一击,白凌极快的速度飞跃,随后落地滚落,随着白凌的转动沙石四起,最终白凌侧躺在地上,在铭豪脚下停住。

白凌随着转过头,身体也一并翻过,躺在地上,白凌紧闭双眼,虚弱的说道“团队...朋友....家人...”

铭豪听见白凌这句话,痛苦不已,双膝瘫软的跪在地上,双手捂住脸,眼泪顺着指缝流淌“如果我不叫你们陪我一起来救师傅,你们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该死的是我一个人,不是你们!!”铭豪抽泣的哭个不停。

恶魔体力似乎也要耗尽,扶着冰堆的缺口,缓缓走出冰堆,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铭豪放下双手,看着面前的白凌“虽然你总是叫我小gay,一开始我还是以为是外号,后来才知道是骂我,这我不怪你,没有朋友之间不对骂的,你虽然在李府把打成那样,让我受了一个月的罪,我也不怪你,我就是恨我自己,为什么自己寻死也要把你们拉上!!”

白凌慢慢睁开双眼,嘴角一瞥“为..为..朋友...两肋插..刀!...你要是..碰..萱雪...我插...你....万刀....!”铭豪听见白凌此番话,用力点点头,泪水便随之落在地面上,白凌喘喘粗气继续说道“小...gay...我们..都会..平安的回..回家!!”说着白凌嘴角微微一笑,一脸坚定的表情注视着哭泣的铭豪。

铭豪听闻白凌此话,哭泣便更加激烈,更加自责,铭豪看了看靠在树干上的晓曼,随后注视着趴在地上的萱雪、祭祀二人,随后向恶魔大喊“恶魔!你要杀就杀我一个吧!!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妈妈!不想失去他们!”

恶魔并没有理会铭豪所说的话,而白凌斜眼看了看躺在铭豪一旁的那位母亲,随后对铭豪说道“为了你..母亲,为...了..我,去..杀了..恶魔!为..我们..报仇!”铭豪似乎有些惧怕恶魔,虽然恶魔如此疲惫,铭豪也十分胆怯。

恶魔缓缓站起身,走到萱雪身旁,随后用左脚站在地上,右脚踩在萱雪身上,向萱雪说道“小丫头,准备好死了么?”,萱雪要紧牙关,一向可爱的脸上挂满仇恨“白凌早晚会杀了你的!”恶魔冷冷一笑,伸出左手的利爪就要刺向萱雪,就在此时,祭祀召唤出又细又小的冰锥敲在恶魔身上,恶魔回头看着祭祀“原来你还有体力啊?!”说着恶魔向祭祀走去,祭祀皱着眉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而铭豪此时看着恶魔,恶魔走到祭祀身旁,一脚便踹在祭祀的腰间,祭祀痛苦的双手捂着腰,侧躺在地上,随后恶魔接二连三的踢着祭祀的肚子,虽然铭豪和祭祀的距离很远,但铭豪能清楚的听到,一向温柔的祭祀所发出的哀嚎声。

铭豪再次低头看着母亲,随后转头看着饱受折磨的祭祀,顿时面无表情,而此时铭豪的耳旁便出现白凌的声音“如果连家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随后白凌的话音刚刚消失,母亲的声音便再次回荡在脑海“小柜,不要怕迷路,妈妈是你永远的明灯…………”随后晓曼、萱雪、祭祀的声音不断在脑海回放,突然铭豪眼睛的瞳孔缩小。

铭豪慢慢弯曲下身体,双手拿出匕首向外伸去,随后一只巨大的白虎便向捕猎事物一般,包裹着铭豪的身体,铭豪左脚一蹬便向恶魔方向疾奔而去。

白凌歪着头,看着奔跑中铭豪的背影,吃力的说道“砍他...砍..他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