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四十八章 现身!白虎之力!!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118 2013-07-10 13:53:04

  第四十八章现身!白虎之力!!

白凌立刻回过头,当白凌看见眼前一幕的时候,白凌的表情瞬间紧张起来,白凌目不转睛的看着远方。

萱雪随着白凌看去,只见祭祀倒在一旁的地面的上,身上的朱雀幻体的光芒似乎有些微弱,而向另一边望去,恶魔全身布满鳞片,白凌等人痴呆的站在原地,注视着恶魔。

恶魔向前缓走两步,抬起左手,左手五指长着尖利细长的指甲,恶魔转动着手掌,左看右看“进化之后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拥有这样的实体,不仅可以为我的三个儿子报仇,顺便也能完成海天所交给我的任务了~哈哈哈!”

白凌骤紧眉头心想,祭祀不是说恶魔是不能进阶的么?可是恶魔刚刚说他自己进化?进化?进阶?难道不会是像人类一样从猿人慢慢进化成人类的吧?如果这样的话,不知道现在大力力的恶魔实体是不是更厉害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干掉他!

萱雪凑到白凌身旁,打断正在沉思中的白凌,怯声怯语的在白凌身旁说道“白凌,你看他身上长的好像都是那种卡诺龙的鳞片呢!咱们要不然就先撤退吧!”

白凌摇摇头,镇定的说道“我们现在是六个人,铭豪的母亲,铭豪,晓曼,祭祀,小雪你,和我,能和恶魔对打的似乎也只有你、我、和祭祀,如果咱们冒然逃跑,我怕晓曼他们有危险!”这时候的白凌似乎并不知道铭豪的母亲已经被恶魔杀死,反而在白凌的忧虑中铭豪的母亲还占了一部分。

祭祀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准备扑打双臂和白凌、萱雪两人会合,便开始等候时机,此时恶魔双臂微微弯曲,随后又向上高举,似乎是在伸个懒腰,祭祀见此机会便立刻扑打双臂,只见祭祀立刻飞离恶魔,恶魔见祭祀离自己越来越远,两只手向下一挥,空中便出现红**法阵,祭祀刚刚在白凌身旁站稳脚步,随后魔法阵中便涌出大量火球,而萱雪立刻带着白凌飞离原地,祭祀也紧随萱雪飞翔的路线离开。

在祭祀飞的过程中,突然回头对地面的晓曼喊道“晓曼!快带铭豪他们离开那里!”祭祀话音刚落,只见晓曼拉扯着铭豪,铭豪死死的跪在地上,始终也不肯离开母亲。

晓曼眉头一皱,挥手便打在铭豪的脸上“你吗死了!你也想跟着赔死是不是!”

铭豪哭泣着抬起头,左手拉着母亲的手,右手捂着脸,停顿一下,随后一把拉起母亲的遗体,便背在身后,逃离而去,随着铭豪逃离的步伐,只见火球把地面砸的坑坑洼洼,火球落地后并未爆炸,只是把地面燃烧成一片火海。

祭祀漂浮在空中,释放暴雨冰雹,把火焰熄灭,只见恶魔站在原地,黝黑的皮肤变的通红,恶魔抬起头看着天空上的白凌三人,阴冷一笑“呵呵呵!以为飞得高我就抓不住你们了么?!”说着恶魔被火柱带上高空,距离白凌等人有一段很近的距离,恶魔瞬间抬起双手,不断向白凌三人发出火球。

火球宛如防空炮一般,在白凌三人身旁不断炸开,祭祀被逼无奈,只好带领萱雪飞向地面。

只见白凌双脚刚刚站在地上,唤出玄武幻体,便向恶魔的正下方跑去“孙贼!哥今天要弄死你!!”

白凌站在恶魔的正下方,准备迎接坠落的恶魔,谁知恶魔双手伸向地面,不断对白凌周围轰炸,而白凌立刻退开,恶魔落地后,白凌迅速突进,左手紧握盾牌,右手的缘素剑笔直对准恶魔,向恶魔冲去。

恶魔刚刚站稳,白凌便来到恶魔身前,恶魔连忙躲开,白凌挥手便砍,拥有玄武之力的白凌,这时的白凌不像在小溪旁攻打卡诺龙的时候一样。

只见恶魔立刻伸开右手手臂遮挡,只见缘素剑砍穿恶魔鳞片瞬间划过恶魔手臂,随后白凌向后一跳,弓步向前,再次一次用突进的姿势向恶魔进攻。

恶魔只是以为右手手臂受伤,并未感觉已经被白凌砍穿,于是恶魔便伸出双手,身体瞬间向外扩散高热火焰,白凌双臂顶住盾牌,被火焰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突然火焰顿时消失,只见恶魔左手抓住右臂,一道恶魔黝黑的血印出现在小手臂上,随后右手居然掉落下来,恶魔的鲜血瞬间从伤口喷涌而出,此时恶魔立刻抬头不断的哀叫。

白凌立刻借此机会向恶魔跑去,而萱雪和祭祀似乎也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立刻召唤魔法阵对准恶魔,只见白凌即将贴近恶魔的身体,恶魔突然伸出左手,随后左手张向天空,白凌纵身便砍,谁知恶魔和白凌顿时让火焰包围起来。

祭祀看着远方的那团火焰,对身旁的萱雪说道“别再灌输魔力了,先把火给熄灭!”随着祭祀的话音,萱雪便和祭祀一并释放冰锥,由于灌输魔力的时间短暂,又细又小的冰锥便从魔法阵涌出,可谁知,冰锥还未接近火焰,就被火焰的高温溶化,化作一滩冰水。

这时白凌从火焰里冲了出来,在地上又蹦又跳“呼呼~要是师傅不在盔甲上设计冰晶,我简直就要被烧糊了,呼呼~~”

萱雪二人见白凌平安无事,于是再次召唤魔法阵,谁知就在这时,十几个火球从火焰中崩了出来,向天空飞去,随后向萱雪和祭祀二人坠落,祭祀连忙把魔法阵对准空中的火球射出冰锥,可是火球的数量太多,当祭祀准备拉起萱雪逃跑的时候,火球已然掉落在二人身边,随后“轰”的一声,同时爆炸,火焰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与此同时恶魔冲出火焰,瞬间腾空,双脚踹在白凌身后,白凌被这有力的一击,打的立刻趴倒在地,由于力量十足,白凌在地面上滑行一段时间后才停止下来。

恶魔纵身一跃沉重的双脚便再次踩在白凌的后背,愤怒的恶魔慢慢俯下身,左手张开按住白凌身体“准备死把你!”恶魔话音刚落,手掌便涌出火焰,顿时把按在地上的白凌包围住。

而这时萱雪、祭祀两人身旁的火焰奄奄熄灭,祭祀双臂张开,顶住冰层,但似乎祭祀体力已经耗尽,祭祀见火焰熄灭之后,便一头栽倒在地,而萱雪此时双手前的魔法阵已经蓄力已久,瞬间冰锥便破开冰层,向恶魔飞去。

恶魔并未理会飞来的冰锥,只见冰锥击中恶魔,恶魔身体微微一倾,随后冰锥便被恶魔的鳞片挡在了体外,恶魔收起左手的火焰,反而向萱雪张开,此时白凌的缘素剑从火焰中冒了出来,便再一次把恶魔的右臂砍掉一截。

恶魔身体似乎失去平衡,左手的掌心恰巧对准了铭豪等人,顿时火焰便飞离手心,向铭豪飞去。

这时铭豪还未把背上的母亲放下,而晓曼也正在全神贯注的搀扶着铭豪行走,突然铭豪身体向前一侧,随后的火焰便把望向铭豪等人的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

白凌见此机会便和萱雪同时对恶魔不断进攻,而回过头看去铭豪那里。

铭豪慢慢放下背在身后的母亲,看着母亲烧焦的皮肤,痛哭的哀嚎嘶声裂肺,晓曼一把搂住铭豪“铭豪,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铭豪一声痛嚎,脑海中不断涌出母亲生前的画面,和母亲慈祥的片段,铭豪顿时用双手捂住胸口,似乎有某种疼痛在不断的折磨着他,忽然铭豪的呼吸变得稍稍有些微弱,眼角含着泪水歪倒在地上。

铭豪似乎睡着了,而梦里出现的,却是母亲在昏暗的灯火下,为铭豪缝补衣裳的场面,儿时的铭豪,母亲手里拿着破了的上衣,在烛火旁一针一针的缝补,而身材矮小的铭豪站在母亲身旁,母亲全神贯注的缝着衣服,慈祥的语气对铭豪说道“晚上不许在出去玩了,早点睡觉知道了么?”

铭豪微微一笑,随后母亲又再次说道“小柜,妈妈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铭豪嘟嘟小嘴不耐烦的语气说道“听见啦!”

母亲放下手中的针线,转过头双手扶住铭豪的肩膀“听到了就要去做到,你上次答应妈妈不在爬树,可是你今天又爬树,还把衣服给弄破了……”

母亲没有说完,铭豪便打断母亲的话“我知道啦,知道啦,以后什么都听您还不行吗?”

母亲眯着眼睛浅浅一笑“妈妈不是要把你当木偶一样拴在腰上,有时候小柜你做的事情太危险了,妈妈怕你出事而已。”母亲说完便起身向门外走去,而打开门,门外漆黑一片什么也不见,铭豪见母亲越走越远,便追了出去,谁知就在这时门却死死的关上,看着周围漆黑一片的小铭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就在这时,母亲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铭豪抬头望去,只见母亲手提一盏油灯,站在前方不远处,母亲左手高举油灯,右手弯曲放在腹前,一脸和蔼的笑容“小柜,不要怕迷路,妈妈是你永远的明灯…………”

这时铭豪突然从梦境醒来,用力瞪开双眼,仰起头声嘶力竭的对天空高喊“妈!!!”而后白虎之力从兜里浮了出来,停留在铭豪头顶,白虎之力顿时光芒万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