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五十九章 我师傅不在这?!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309 2013-07-10 13:53:04

  前几天热伤风,今天刚刚好,鼻涕交加,断更两天,对不住了亲们

第五十九章我师傅不在这?!

晓曼便疑问道“你们看见铭豪去哪了么?”

白凌左右张望一番,随后眯缝着小眼,紧接着肩膀跟着一耸“我猜铭豪应该是去找他师傅去了吧。”

萱雪调皮的向晓曼嘟了嘟粉嫩的嘴唇便说道“你在不去找银票,一会铭豪全部都拿走了哦~!”

晓曼一听顿时心如火燎,疾风一般的速度便向身后的那最高的帐篷跑去,看着晓曼奔跑中的身影,还真有一点森林中猩猩的韵味。

白凌回过身一手拉起萱雪,呆滞中带着那么一点羞涩“我们一起去找找清河的秘籍吧,好么?”

一向对白凌唯命是从的萱雪此时不知道是犯了什么毛病,摇了摇头便挣开白凌的手,指着身旁祭祀便说道“你自己去找找吧,我想问祭祀点问题。”

一直对白凌百依百顺的萱雪,如此一说让白凌心里很不是滋味,白凌一怔,便没有在说些什么,如果多说也只是热脸贴冷屁股,白凌低声“嗯”了一声便转身走去。

从白凌迟缓的脚步可以看出萱雪的拒绝给白凌的背影增添不少的沮丧,萱雪嘴角微微一笑便转身面朝祭祀“我想跟白凌住在一起。”

听闻萱雪此话,本来正在发呆无聊中的祭祀顿时尴尬起来,似乎祭祀并没阻止萱雪和白凌睡在一起,可萱雪忽然这么说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如果孤男寡女住在一起时间长了,肌肤接触是肯定避免不了的,而且像白凌和萱雪这样的暧昧关系,定会发生男欢女爱之事,祭祀想到着便担忧的说道“你们做什么我阻止不了,如果你不想让自己的后半生痛苦的活下去,我只能劝你千万不要让自己怀孕!”

上次祭祀在胜利屋的一番话似乎让萱雪思考了很久,萱雪抿了抿粉嫩的嘴唇,瞪着水灵灵的眼睛便反驳道“我知道朱雀血统的人可以一直活下去,可是这样也会慢慢看着白凌老死,倒不如亲手建立一个家,快快乐乐的过上几十年。”

萱雪的这番话让祭祀顿时醒悟,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快乐的活着,想必这是女人最大的满足,可是对于祭祀这种不敢面对痛苦的女性,祭祀却是把心死死的锁在心底永远不去触及,不过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但从祭祀的考虑角度去想的话,这个问题坚决不会有丝毫改变,祭祀长吸一口起停顿了一下,随后缓缓呼出鼻腔,似乎祭祀能够想象到,萱雪的瞳憬是众多妙龄少女所期盼的,祭祀微微摇了摇头“我能理解你的想法,当初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曾向你一样这么想过,但是现在白凌还年经,而你们也刚刚认识没多长时间,不如在等个几年,等彼此了解之后,在有这种想法也不迟。”

萱雪红着脸,似乎有什么问题让她难以启齿,祭祀双目注视着萱雪,只见萱雪微微低下头,一副少女害羞般的样子磕巴的说道“你和村长...光着身子..做的那事....什么..感觉..”

萱雪的这个问题让祭祀尴尬不已,只因为当初没把门关严才使铭豪偷偷看见,不过祭祀并没有逃避萱雪的提问,而是坦率答道“不管我们是什么血统终究是人,是人就会有需求这很正常,你早就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可以体验体验。”说完祭祀便从衣服里拿出一个香囊递向萱雪,这块木头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萱雪扭捏的接过祭祀手中的香囊,还未等萱雪询问祭祀便指着香囊说道“这个是麝香,你随身带在身上就不会怀孕了。”说到这,祭祀的身体有些怪异的扭动,这也难怪,已经快一个月没有碰过男人的祭祀被萱雪问道这种话题,身体难免会有些微微发烫。

与此同时,晓曼正在帐篷里努力的四处翻找着她最爱的银票,帐篷虽然空间很小,但整齐的放着五个书架,而书架上码放着各种书籍,晓曼绕道书架后面,桌子上便放着一个木质箱子,箱子上锁着一把铜锁,晓曼走到箱子前用手抬了抬,箱子并不是很重。

晓曼看着这个木箱子纳闷的说道“这破帐篷里放的都是破书,而这个破盒子为什么要单独放着,难道……有秘密?”说完晓曼欣喜一笑,便拿着箱子走出帐篷,刚刚迈出帐篷便看见白凌此时正在帐篷外东张西望的似乎在寻找什么,晓曼随手便把箱子仍在地上喊道“喂,白凌!你过来。”

白凌听见晓曼的呼唤,便慢慢移步走去“我看这军营里什么都没有,我转了几十个帐篷,帐篷里除了是床和桌子以外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说道这白凌便站在了晓曼身旁。

晓曼双手叉腰伸脚踢了踢身旁的箱子,歪着头看着白凌“这破军营里除了破帐篷就是破书,再有就是这破箱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清河他们跟这破地方活什么劲!!!”

看着晓曼如此抱怨,白凌也没多说什么,晓曼身旁的箱子确实破旧不堪,晓曼斜着眼看着箱子,一脸好奇的表情“要不我们把这箱子给砸开,看看里面有什么?”

白凌俯下身,伸手便把箱子拿了起来,抬起胳膊把箱子举到面前看了看,随后眉头一皱便说道“开这箱子你还用得着我费劲?”说完白凌便把箱子用力往地上一摔,箱子便顿时变成两半。

随着箱子破裂,晓曼瞬间眼睛发亮,注视着箱子里散落出来的一张张银票,晓曼立刻蹲在地上捡着银票,而白凌却从地上捡起四本书,不识字的白凌也看不懂书里写的是什么,于是白凌便疑惑的说道“你看看这书里写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晓曼依然低头捡着银票,而白凌这时的要求对于晓曼来说那便是可耻的打扰,晓曼一腔不耐烦的口吻说道“祭祀不是认字么,你去让她看看,别打扰姑奶奶的闲情雅致!”

“敛财叫闲情雅致?!你这爱好也太广泛了吧!!”

晓曼微微抬起头,嘴角一瞥“去去去一边玩去,姐这正忙着呢!”

白凌手里捧着书轻蔑的“切”了一声,便转身向祭祀走去,白凌一边走一边翻书,打开第二本书的时候,书上画着奇怪的画像,而第三本也是画像,但是第四本的画像旁却又密密麻麻的一排小字,白凌加快脚步走到祭祀身旁,手里捧着书伸向祭祀“你看看这个是秘籍么。”

祭祀接过白凌手里的书便开始翻阅,而萱雪此时把白凌拉到一旁“咱们回胜利屋之后我要跟你一起睡!”

听闻萱雪这句话白凌怪异的笑着“你不会逗我吧?”

萱雪红着脸羞涩的摇了摇头“等你把上次没盖完的那间房盖好之后再多盖一间,咱们就睡在一起。”

看着萱雪如此坚定,白凌欣喜的笑个不停,不过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似乎是萱雪做的第一个决定“你怎么突然想跟我住一起了?”

白凌居然敢这么问,这样会让萱雪心里感到不安,而这个问题似乎就像在拒绝萱雪的好意,萱雪抬着头沮丧的看着白凌“你要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白凌伸出手抚摸着萱雪的头,温柔的语气让人浑身一麻“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其实我早就想跟你一起睡了!”

听闻白凌此话,萱雪便一把抱住白凌的腰,扑在白凌身上,而白凌顿时一惊,随后双臂搂住萱雪,伸出手抚着萱雪修长的秀发,欣喜若狂。

晓曼左手拿着银票右手叉腰,失望两字便牢牢的写在晓曼的脸上“他妈的,清河居然穷成这样!区区几十两竟然能养活这么多将士!真是奇迹啊!!!”

萱雪缓缓从白凌身上移开身子,而后白凌的目光便转向祭祀,只见祭祀满脸是汗,忽然祭祀似乎察觉到自己正被白凌注视着,便立刻合上书“这四本书,其中两本对你和晓曼有用,其他两本对你们没用。”说完祭祀便拿着一本书递向白凌“你拿着这本书练练,这本书里记着比清河哪招流光斩更厉害的技能。”

白凌还没接过书,萱雪便抢了过去放进了布兜里“我帮你收着,等回去了你在练。”

白凌憨憨一笑“我也不认识字啊~”

祭祀双臂交叉,双手握着书贴在胸前“那书上最多的就是画,文字很少,你看不懂可以问我。”说完祭祀便拿起另一本书递向烦躁中的晓曼“这本是制弓的书,清溪的弓就记载在书上。”

“你们找到小gay了么?”白凌一脸疑惑的问道。

晓曼接过书,随后手拿着书向白凌摆了摆“谁知道那小子去哪了,一会看不见就到处乱跑,太不让人省心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赶紧找到铭豪,然后赶紧离开这里,说不定一会海天就回来了!”萱雪一副担心的样子,说完便又长叹一口气。

谁知这时,铭豪缓缓的走到祭祀身边,一副沮丧的样子面朝晓曼,铭豪弓着背,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海天明明说让清河关好我师傅,但是我怎么也找不到。”

晓曼斜着头看着铭豪“你师傅没准不在这,我刚才找了好几个帐篷也没看见一个活人。”

白凌点了点头,随后“嗯”了一声“我刚才找书的时候也没看见你师傅,倒不如我们先会胜利屋,免得海天回来我们就跑不了了!”

“你们先回去,我想在找找”铭豪沮丧的样子真是叫人一阵心酸。

祭祀微微一笑,精致的脸上显得格外漂亮“倒不如我们先回去,过几天你在来监视这里,如果海天来了,看看他到底在这都做了什么。”

铭豪低着头长长叹出一口气,转过身,随着铭豪的脚步离开了清河军营,向胜利屋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