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七十四章 玄凌破天哮,麒麟傲海游。【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50 2013-07-10 13:53:04

  第七十四章玄凌破天哮,麒麟傲海游。【故事正式开始】

白凌看着书页上所画的弓,便立刻抬起头,一副惊讶的样子质问道“这玩意也叫弓么?!”

看着书上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白凌疑惑的目光注视着晓曼,晓曼微微一笑,便把书拿了回来“这个叫弩,比起弓来要强力很多,虽然木材已经切割好了,但是拼装起来很麻烦的。”

白凌看着晓曼手中捧着的书籍,便回想到祭祀在清河军营所递给他的秘籍,随后转身对炉灶旁的萱雪大声喊道“小雪,你把祭祀给我的那本书找出来~~!”

随后萱雪从正屋拿着秘籍递给白凌,白凌接过书,就把秘籍放到桌子上“晓曼,你帮我看看那小字写的是什么。”

晓曼随身坐在木桌旁的椅子上,眨了眨眼睛,便把书翻开“嗯?杀气?呃..体力可以运成一道光,从而变成杀气,击杀对手?”

“什么意思?”白凌皱了皱眉,疑惑道。

只见晓曼眉头一皱,随后咬着嘴唇,顿了顿,说道“这招叫流光斩,好像是要把体力换成杀气,然后释放出去。”

“这本书只写这些了?”白凌追问道。

晓曼听闻白凌此说,便向后翻开几页,顿了顿,低声道“好像..好像流光斩是基础的,比如说后面的流云斩,解释说,凝聚全身杀气,用极快的速度冲向敌人,还有...还有,剑气旋风,解释说,把杀气凝聚成一股旋风,随着利剑挥向敌人,从而使多个敌人受伤,这招似乎跟你的剑刃龙卷风很相似。”

白凌微微抬起头,随后眉头一皱,如果我把这两个招式学会的话,先对敌人用一个剑气旋风,然后流云斩冲到敌人身边,在用剑刃龙卷风,这样的似乎能造成极大伤害,白凌想到这便摇了摇头,随后道“书上写着怎么学这两个招式了么?”

“嗯,写着呢,说是把体力换成杀气。”晓曼点点头。

“这个你刚才说过了,我的意思是怎么把体力换成杀气。”

晓曼一听,便再次翻阅书籍“说是靠意念。”

“什么意思?”白凌追问道。

晓曼坐在椅子上挪了挪身子“就是想,比如说你对着木桌,拿着剑,注意力集中,全身运力,就能做到吧。”

白凌歪着头思考着晓曼所说的话,随后微微点了点头“你在家陪萱雪,我去树林里练练,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喊我,我不会走远的。”说罢,白凌站起身,就要往门口走去。

萱雪一声大喊,便叫住白凌“喂~白凌你要去哪?”

“我出去耍剑啊~”

萱雪快步走到白凌身旁,担忧道“我老觉得铭豪和祭祀出什么事了,要不你去找找他们吧?”

白凌轻蔑一笑,随后抬起手摸了摸萱雪的头,柔声道“你别再担心他们了,他们俩离开我们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你要是尊重他们,就同样要尊重他们的选择。”

萱雪双手相扣,放在身前,如果此时就算白凌把铭豪、祭祀二人抓回来,想必他二人也会另寻时机跑掉,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萱雪微微低下头,随着白凌憨憨一笑,便开口说道“你去准备准备,我们明天就要向圣域出发了。”说罢,白凌便转身出了院子。

随着脚步不断迈进,白凌便来到了门口的林子里,白凌站在一片空地上,双手紧握缘素剑,嘴里喃喃道“把体力换成杀气,击中注意力。”白凌缓缓的闭上双眼,顿了顿,随后猛地张开眼睛,右手手持利剑,运尽全身力量向前挥去,随着挥动,剑身发出“嗖,嗖”的呼啸声,只见利剑化成一道白光,在白凌身前一闪而过。

“难道不对么?”白凌自问道,随手举起利剑,看了看剑身,难道注意力还不够集中,清河当时用出流光斩的时候,好像是睁着眼睛的,算了试一试吧,想到这,白凌双眼便直视前方,由于长时间不眨眼睛,眼睛难免有些酸痛,就在此时,白凌握紧利剑向外挥去,但并未奏效。

随着利剑挥动,剑尖便垂与地面,由于连续两次运尽气力,白凌便气喘吁吁的站在地上喘着粗气。这个破招式练起来还真是累人啊!不仅要运力,还要集中精力,怪不得堂堂水域副手的清河,也只会这书里最基础的招式,想到这,白凌便挺直身躯,随手使剑一挥,想不到这一挥,一道微弱的红光便在剑尖上闪了一下,随后消失不见。

白凌见此便顿时一惊“卧槽,我练会了?!”随后白凌便再次挥动利剑,可此时红光却在没出现过。

“到底怎么样才能学会流光斩啊啊啊啊!”显然白凌在树林里已经度过了一个时辰,想必耐心已经耗尽,白凌顿时暴躁,手舞足蹈在地上跳来跳去,时而在地上跺脚,时而用脚踢踹身旁的树干。

“他姥姥的,大不了老子不练了!”想到这,白凌便闭上眼睛,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利剑,可就在此时,只见数道红光瞬间脱离剑尖,向外飞去,只见红光飞过树干,顿时数十年老树便被拦腰砍断,树干随之倒在地上“轰”的一声闷音,白凌立刻睁开眼睛面色一惊,看着倒塌的大树,自问道“难道,我刚才用出流云斩了?”

白凌微微低下头“刚才明明是很生气,莫非发脾气就是所说的注意力?”白凌随后眉头一皱,破喉大喊“小gay!我草你大爷!”说罢白凌运力猛烈挥剑,红光瞬间向前方疾驰而去,光芒与土地的连接处,被深深划出一道小沟,只见红光瞬间从树干的一端消失,随后从另一端钻出,俯身向树干看去,流光斩便把树干生生穿开一个洞,只见树干的切口处,似乎像是被点燃的样子,泛着火星冒着白烟。

“虽然在别人背后说坏话是不对的,但是这招还真管用啊!”随后白凌回忆着晓曼的话‘运力全身,用极快的速度冲向敌人。’想到这,白凌便唤出坚盾,摆出突进的姿势,随后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铭豪的不辞而别,忽然白凌全身泛起红光,随着红光越发明亮,白凌便迈步向前跑去,只见随着白凌的奔跑,擦身而过的植物,瞬间向两边倒去,白凌向前移动数十米后,便停了下来,回头望去,看着乱成一片的植物,白凌瞬间便得意起来。

看来师傅说的没错,虽然我笨了点,但是我是练武的奇才,如果我不练武,想必这个世界上就会损失一个决定高手了!想到这白凌便得意的憨笑起来。

记得晓曼说过,书上写着把剑气凝聚在剑尖之后,就能用出剑气旋风。白凌便举起利剑,随后运足力气,顿时剑尖微弱泛着红光,待红光越发明亮,白凌便抽手一挥,把红光从剑尖甩了出去,可就在这时,红光还未落地便在空中消失了。

白凌随后连续尝试几次,但依然是同样的效果,估计这个招式白凌是学不会了。

白凌把缘素剑插在地上,随后便盘腿坐了下来,虽然此时白凌很是疲惫,但白凌已经把书中的三个招式学会了两个。

就在怎么也钻研不透第三个招式的时候,暴躁的白凌用手拍打着地面,此时白凌身旁便传来奇怪的声音“怎么不练了?”

白凌听身旁有人说话,便立刻站起身,问道“谁?!”

只听这个声音哈哈一笑,答道“你不用问我是谁,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什么?!你一直都在我身边?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谁?”白凌疑问道。

“我很早很早之前就想问你三个问题,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说罢,这个奇怪的声音便停顿了一会儿“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能问你三个问题么?”

白凌站在地上,东张西望四周扫视一番,却看不见一个人影,莫非这个人藏匿在植物后面,白凌歪着头斜眼在周围不停寻找“有什么问题?”

“第一个问题,你相信天命吗?”诡异的声音再度传来。

白凌俯着身,不断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人算不如天算,胳膊扭不过大腿!”

“你肯不肯效忠于某个帝王?”

白凌站在灌木丛旁,伸手扒开灌木,向后看去“我只想和萱雪、晓曼一起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诡异的声音传来一阵狂笑,随后便继续说道“如果萱雪和晓曼被人杀了,你会不会为她们报仇?”

白凌一听,顿时一惊,怒斥道“你要是敢碰她们一根手指头!我就算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你的反映还真激烈啊!看来她们二人对你很重要,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久就会再见的!但是你要记住一句话,玄凌破天哮,麒麟傲海游,哈哈哈哈哈哈哈”诡异的声音说完,便随着笑声消失。

‘如果萱雪和晓曼被杀了,你会不会为她们报仇?’刚才的问题,顿时闪现在白凌脑海。

白凌拿起缘素剑,便向木屋跑去‘小雪,你们可不要出事啊!我现在就剩下你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