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七十九章 鱼目混珠【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2944 2013-07-10 13:53:04

  第七十九章鱼目混珠【求收藏】【求推荐】

忽然,从对面山腰飞出一道光芒,“嗖”的一声,飞到白凌等人的上方,随后“啪”的一声便炸了开来。

白凌等人连忙爬出灌木准备逃跑,这时晓曼却冷静的把两名斥候手中的信号拿了过来。

“晓曼我们快跑吧!”白凌催促的声音略显恐惧。

晓曼微微转过身“跑?现在跑根本就来不及了!倒不如给他来个鱼目混珠!”说罢,晓曼便颠着手中的两枚信号弹。

随后,晓曼把信号弹向萱雪一扔,萱雪便随手接住,萱雪随着晓曼,信号弹对准对面山上,两人便心有灵犀一般同时拉响,顿时两颗圆珠拖着长长的尾巴,向对面山上飞去,随后“啪,啪”两声,便立刻炸开。

这时只听一人高呼喊道“你们发现敌人了么?”

随着声音渐渐消失,白凌便灵机一动,回答道“敌人就在对面山上!快放信号弹!”

白凌话音刚落,只见数十颗信号弹顿时飞向对面山顶,随后向节日庆典的礼花一般,不断炸出声响。

铭豪惊呆的注视着白凌,只听白凌催促道“快去看看军队向哪边移动了!”

铭豪快速向山腰奔跑,随后一俯身便趴在草地上滑行一段,只见山腰下的将士乱成一团,这时海天慢慢的走了过来,伸手一指对面山间,随手数千名将士,顿时向高山蜂拥而上。

铭豪赶到白凌身旁,焦急道“快!我们趁现在赶紧走!”说罢,众人便随着铭豪的脚步,白凌等人便下了山,上了大路,小跑奔东而去。

话说这水城真是阔气,高耸的门楼下开着两扇大红色的城门,走进水城,便看见街边上的小摊上,卖着各种小吃,布匹,衣物,简直就是应有尽有,顺着水城大道往里走去,便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在大道北侧便是客栈,此时以是下午,白凌等人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乱叫。

看着客栈里坐满食客的木桌上摆放着一盘盘美味的菜肴,白凌便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闻了闻美食传出来的香气,白凌便转身面向晓曼“我想进去吃饭~!”

萱雪拍了拍跨在腰间的布兜“这有包子可以吃啊~”

铭豪留着口水恳求道“我们就在这吃一顿吧~”

白凌等人站在客栈前,往客栈里面看去,往着如狼似虎一般的食客,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晓曼便不自觉的咽了咽嘴里的口水,疑问道“不知道这里贵不贵,咱们身上是有一百五十两,不知道够不够啊!”

“没关系啊!咱们这还有一尊金像呢!”白凌指了指贴在手臂上阴珠。

林玲含蓄一笑,便晃了晃身子“一百五十两已经很多了,就算咱们五个人在最好的客栈里吃最好的山珍海味,连二两金子都用不了,更何况这种地方,咱们能吃十两就已经是很丰盛了!”

听闻林玲此说,众人便随着晓曼的步伐走进客栈,晓曼刚刚跨进门槛,店小二便用肩膀上的抹布向晓曼挥动“去,去,去,别脏了我地方!”

晓曼一听,横眉怒目“你特么说谁呢?!”

“我说你呢!怎么了?!你们这帮臭要饭的!看你们脏成那样!也好意思迈进来!”店小二尖酸刻薄的口气让白凌等人十分不爽。

晓曼低头看了看满是泥泞的衣服,还未等晓曼开口,白凌身体往前一上,伸手便是一个大嘴巴,生生抽在店小二脸上,习武的白凌力大无比,店小二瞬间向陀螺一样,转着圈向摔向门口的柜台上。

此时一个年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衣衫革履像是个书生,走到白凌身前,双手抱拳腰一恭“小二不识抬举,顶撞了英雄,还望英雄多多赎罪啊!”说罢,这名中年男子便站直身子,面带笑容对着白凌。

听这人说话,这名中年男子似乎便是这家客栈的老板,白凌右手一摆“我不跟他一般见识!我来这里是吃饭的!不是来这找气受的!”说罢,白凌便迈步往里走。

老板伸手拦住白凌,讪笑道“英雄留步,您看您打伤了我家小二,是不是应该掏出点银子让他请个郎中?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惊动了官差老爷可就不好了。”不愧是客栈的老板,从这句话就能听出此人必定见多识广。

林玲听闻老板此话,便立刻走到晓曼身旁,耳语道“估计今天能碰上海天,是因为海天知道是我们杀了他的两大副手,而且还毁了他的修身之所,如果这个老板报官,我们恐怕是都要杀头了!倒不如赔点钱,人不知鬼不觉,海天也不至于知道我们的下落。”

晓曼微微点了点头,开口便问道“要多少啊?!”

“不多,给了二两银子就够了!”老板双手抱拳,面朝晓曼,一脸贱笑的样子。

随着晓曼“哼呵”的一声冷笑,便从腰间拿出一摞银票,数出十两银子便拍在老板手上,老板拿起银票看了看,顿时恐慌的看着白凌等人“军爷?军爷!您看我这狗眼不识抬举,居然让军爷为小二拿医药费。”说罢,老板便把手中的银票硬塞回晓曼手里“军奶奶您收好,您能上小人这一亩三分地吃饭,是小的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您想吃什么您随便点,楼上有客房,一会我准备出几个雅间来孝敬军爷、军奶奶们。”莫非银票上写着什么,为何老板看到银票之后忽然变成这番下贱的样子。

晓曼打开手中的银票仔细端详,只见银票最下方盖着章,清清楚楚的写着两个字,晓曼把手中的银票递给林玲,指了指章印,林玲眉头一皱,似乎在向晓曼示意,只见晓曼傲慢道“姑奶奶我饿了,好酒好菜端上来,晚上准备两间客房,客房里的床必须是最大的!”说罢,晓曼便身体倾侧,指了指白凌,随后便又指了指铭豪,耳语道“这两人便是水域大名鼎鼎的两大副手,这次来水城有秘密任务,你要是敢泄露出去,小心你全家人的脑袋!!”说罢,晓曼便站直了身子。

只见老板双手抱拳,双腿不断颤抖,似乎都要跪在地上了,挨个给白凌等人作揖“好,好,各位军爷,军奶奶,您吩咐什么,小的我就做什么,为您办事,那简直就是我多年行善修来的福分呐。”虽然老板惧怕成这个样子,但也没忘记溜须拍马。

只见老板叫来一名店小二,在店小二的引路下,白凌等人上了二楼,在一间包房里坐了下来。

白凌眉头一皱便疑问道“你刚才都跟那个老板说什么了?给他吓成那个样子。”

晓曼伸出食指,靠在嘴边“嘘”了一声“咱们今晚在这休息一晚,明天赶快出发去寻找地精,此地不宜久留。”

“为什么?”白凌再次追问道。

晓曼皱了皱眉,便向白凌摆了摆手“等明天在出发的路上跟你解释,小心隔墙有耳!”说罢,晓曼便转向林玲疑问道“你知道地精的具体位置么?”

林玲抿了抿嘴唇,便摇摇头“具体位置不知道,但是大概位置知道,只要咱们去那找,肯定能找到地精的栖身之所。”

“唉?地精都长成什么样子?”萱雪好奇的目光便洒在林玲身上。

“呃..这个...”林玲双臂放在桌子上,随后双手顶着下巴“我也没见过地精,据说个头矮矮的,但个个都是能工巧匠,他们能把任何东西组装起来,然后变成武器。”

“他们也会铸剑么?”白凌疑问道。

林冷双手顶着下巴摇了摇头“只是说他们是能工巧匠,但是能不能铸剑就不知道了。”

“我们去抢元素珠是要杀了他们么?”萱雪一副担心重重的样子。

随着林玲“嗯”一声便继续说道“如果他们不情愿交出来,咱们就直接杀了他们。”

“啊?!这样做岂不是和海天的那两个副手一样么?”萱雪惊讶的微微张开嘴。

林玲摇了摇头“萱雪,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吃肉么?”

“吃啊。”

“那你吃肉的时候也考虑过家禽的感受么?”林玲的问题似乎有些刻薄,不过也有些道理。

萱雪摇了摇头,便一言不吭,林玲双手摊在桌子上“因为我们的种族不一样,就像是老虎和小鹿与嫩草,小鹿吃草,长大后被老虎吃,老虎死后被草吃,但是海天是同胞相残,就像是老虎吃老虎,把这拿出来做比较,你是讨厌老虎吃小鹿,还是讨厌老虎吃老虎?”不愧是活了八百多岁的人,说话的不仅不慌不忙,而且还能巧妙的避开令人烦感的尖锐词语。

就在众人随着林玲的思想去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只听“咣”的一声,众人的目光便向门口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