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七十八章 暴露行踪【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2880 2013-07-10 13:53:04

  第七十八章暴露行踪【求收藏】【求推荐】

忽然白凌一翻身,白凌的手便塞进了萱雪的肚兜里,萱雪顿时“啊”了一声。

晓曼听萱雪喊叫,便立刻坐起身“怎么了?!”

“没事啦,白凌又淘气了。”萱雪娇滴滴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晓曼一听便慢慢躺在床上,打了一个哈欠,柔声道“我们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去水城呢~”

说罢,晓曼、萱雪二人便缓缓入睡。

随着天色越来越亮,萱雪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屋子里洒进的阳光,萱雪便坐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随后双手弯曲,整理了一下穿在胸前的肚兜,转身看着熟睡中的白凌,只见白凌躺在身旁,可晓曼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萱雪四肢撑着床,似乎要越过白凌的身体,就在身体挪动到白凌正上方是时候,萱雪面朝白凌停住了,看着白凌微微张开的嘴唇,萱雪便把头凑了上去,随后嘴唇一动,便在白凌的嘴上吻了一下,紧接着,可爱的笑脸便展露出来,看着萱雪小鸟依人般样子,实在让人有些羡慕不已。

萱雪挪到床边,随后双脚往地面踩去,还未等接触到地面,就感觉脚下软绵绵的,萱雪纳闷的歪着头,随后脚一用力,只听晓曼“啊~”的一声惨叫,萱雪连忙抬起脚,只见晓曼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怎么睡在地上了?”萱雪疑问道。

晓曼站在地上,一手扶着腰,一手掐着后脖颈“我睡在地上了么?”晓曼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坐在床上的萱雪,便恍然大悟“唉?是啊,我怎么睡地上了?”

萱雪穿上地上的鞋子,便站了起来“是不是白凌给你挤下去了?不过幸亏床不是很高,要不然得可疼了!”说罢,萱雪便拿起雪白的长裙,往身上套去。

“哎~都是床太小了,三个人完全睡不开啊~”萱雪弯曲着手臂,系着肩上的扣子。

穿上衣服,萱雪便走出正屋,来到院子里的灶台旁,用布兜装上包子,向木桌走去,就在这时,只见铭豪慌慌张张的从院外跑了进来,萱雪看着铭豪慌张的样子便疑问道“这大早上的你去哪了?一会你准备准备咱们就可以出……”

还未等萱雪说完,铭豪便慌忙道“咱们没时间了,快把大家叫到一块,咱们赶紧走!!”

“这么着急干嘛?白凌还在睡觉呢,让他多睡一会吧。”能感觉出来善解人意的萱雪不忍吵醒白凌的美梦。

铭豪一听,便焦急的拍了拍手“李府离咱们不远吧?!海天就在李府呢!他还带了一支军队!”说罢,铭豪便向木屋走去。

萱雪听闻铭豪此说,便立刻放下手中的布兜,仓惶跑进正屋,看着晓曼坐在床上睡意未醒的样子“快起来!海天带着军队向这边来了!”

晓曼一听,顿时惊醒,连忙伸手摇晃身旁的白凌。

忽然,铭豪跑进正屋,随后祭祀系着衣扣,也冲了进来,铭豪注视着萱雪“咱们动身吧!”

白凌坐在床边,穿上鞋随后便站了起来,跟随白凌的脚步,萱雪等人便紧随其后。

“有用的东西都拿上了么?我们这一去不是多长时间才能回来!”白凌走在众人的前面大声问道。

“哎呀!我的香囊还在木屋里呢!”说罢,林玲刚要往木屋跑去,铭豪便一把拉住林玲“到了水城在买一个吧!”

“我想改变一下我们的路线。”白凌叙说道。

铭豪一听便快步走到白凌身旁“不是都定好了么?为什么要改呢?”

白凌随着双臂比划“在清溪军营有一尊金像,我打算去拿那尊雕像,随后咱们在下山,下来的时候正好是咱们原定路线。”

“那山那么高,上去在下去会耽误不少时间啊!”萱雪担忧的样子注视着走在身前的白凌。

林玲向前急走,来到铭豪身旁“海天军营就在清河湾,清溪军营就在清河湾的旁边,离海天军营不过百里,咱们去清溪军营太危险了!”

“铭豪!你今天早上看见海天在哪?”白凌转过头注视着铭豪。

“李府!”

白凌微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在李府,咱们就没什么好怕的了,过了这片林子,咱们就能走上正东的那条路。”

说罢,白凌等人便拿到清河军营中的金像,准备下山,当众人刚刚走到山腰上,走在最前方的铭豪便俯身蹲了下来“快藏起来!”听铭豪的口气似乎铭豪发现了什么。

白凌俯下身低声问道“前面有情况么?”

铭豪蹲在地上,身体一转,便面朝白凌“海天的部队就在下面的路上,看这队伍很长应该有数千人啊!”

白凌一听数千人,顿时脸色苍白起来,这部队中,就算只有海天一人,想必也是极难对付的,更何况海天的身旁还拥有着庞大的军队,白凌眉头一皱,便叹出长长一口气“有没有什么主意?我们可不能被他们发现啊!”

铭豪转过身,遥望着山下行军的部队,低声道“如果他们没有斥候在军队两侧盘查的话,我们不可能被发现,但要是有人盘查,虽然我们在暗处,但是敌人也在暗处,我们很容易暴露的!”

“还是看看铭豪有什么好的想法吧,毕竟铭豪对于这点还是很在行的!”林玲蹲在地上侧着头,目光穿过前方的植物,注视着山脚下。

铭豪俯着身移动到白凌身旁“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片茂密的灌木丛,咱们几个人藏在里面,等海天军队走了,咱们在向水城前进。”

白凌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藏在哪?”

铭豪伸手便指了指白凌身后茂密的草丛,随后白凌等人便藏匿起来,而铭豪却独身向山腰走去。

白凌低声叫住铭豪“你要干嘛去?”

“我去盯着他们,等他们全都走了,我在回来叫你们。”说罢铭豪便转身欲走。

“你还是别去了,要是被发现,你必死无疑啊!”白凌担忧道。

只见铭豪嘴角微微笑“放心吧,我一个人行动的话,暴露的目标小,不容易被发现的,你们在这里可千万不要吵闹,斥候的耳朵可是很灵光的!”说罢,铭豪便纵身一跃,便消失在白凌等人的视线中。

铭豪小心翼翼的来到距离军队不到百米的地方,躲在石头后面,看着军队整齐的行走着,随后铭豪左右观望,果然不出铭豪的所料,在部队行军中果然有斥候在两边的山腰上不断盘查,随后铭豪向部队尾部移动,只见部队尚有数百米军队尚未经过。

忽然铭豪趴在地上,只见一名将士,弯着腰,俯低身子从铭豪眼前经过,从这名将士的穿衣打扮中就能判断,这名将士定是问路的斥候,这名将士手里并未拿着武器,而是手里紧握信号弹,看着他稳重的步伐,想必只要有人攻击他,他就会随手放出信号。

斥候慢慢走了过去,这时铭豪便蹲在地上,向白凌等人的位置移动,来到白凌等人藏匿的地方。

这时只见,三个斥候围着白凌等人所藏匿的灌木,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些什么,而如果此时白凌等人若是被发现,想必这三个斥候定会放出信号,若信号在天空爆裂,想必海天定会命部队包围整个山谷,到那时,想必就算是插翅,也在劫难逃了。

铭豪屏住呼吸,看着斥候围着灌木左右徘徊,只见一名将士走到灌木丛后方,微微俯下身,身体便向灌木贴去,而另一名斥候背朝灌木,不断向前方挥手,铭豪顺着挥手的方向看去,只见对面的山腰上,有一个身着同样衣物的人不断伸手向这里摆动,似乎他们在交流什么。

不过若此时白凌冲出灌木丛把斥候杀个一干二净,就算斥候没能放出信号,但定会与对面山上的斥候失去联系,到那时,想必站在另一座山上的斥候也同样会拉响信号。

就在这紧张万分的时刻,面冲灌木丛的斥候,不断向灌木张望,而背朝灌木的斥候却依然摆手示意,杀或不杀都有可能让白凌等人暴露,此时进退两难的铭豪无比焦急。

‘算了,还是杀出去吧!用我自己的命能换回大家的命,值了!’想到这铭豪便要站起身来。

就在此时,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箭矢便从挥手的斥候头上穿了进去,紧接着铭豪转头望向灌木,只见盘查灌木的斥候早已躺在血泊之中。

忽然,从对面山腰飞出一道光芒,“嗖”的一声,飞到白凌等人的上方,随后“啪”的一声便炸了开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