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八十二章 去吧尤鑫【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71 2013-07-10 13:53:04

  第八十二章去吧尤鑫【求收藏】【求推荐】

面对疾驰而来的巨斧,尤鑫迈开弓步,抬手一抓便握住飞来的巨斧,一脸奸笑。

“凭你这种雕虫小技,我还真想不明白,清河、清溪二人是怎么败在你手下的!”说罢,尤鑫全身运力,把巨斧向白凌扔了回去。

只见巨斧飞驰而至,白凌躲闪不及,便立刻唤出坚盾挡在身前,只听“咣”的一声巨响,巨斧便砸在白凌的盾牌之上,虽然白凌的双脚并未移动,但白凌的身体已然被向后逼退了数十米,而地上却划出两道深深的脚印。

白凌收起坚盾,双手握住巨斧向尤鑫跑去,跑到尤鑫身旁挥斧便砍,尤鑫向后一跃便弹跳出数十米,稳稳的站在地上,随后向白凌一伸手便说道“你现在的幻体当真是玄武?”

白凌站直身体,把巨斧竖立在身旁,拍了拍胸脯“那还有假?”

看着包裹着白凌的红色玄武幻体,尤鑫心里一颤,‘如果把白凌杀死了的话,圣帝要是知道了,定会追究,到那时想必海天也救不了我,但海天下令,命我抓活的回去,莫非是有何用意?但这小子实在强大,方才接下巨斧的时候,险些被巨斧的惯力带了出去,如果不全力与他抗衡,想必死的就不是他了,但刀剑无眼,若是一不小心要了他的性命,别说诛九族了,就连认识我的人也会被牵连,海天啊海天,你给我的这个任务可还不真简单啊!’

“你可知道玄武幻体是贵族才有的?!”白凌质问道。

面对白凌的问题,尤鑫脸颊略显冷汗流出‘那根本不叫贵族,而是叫做皇族,虽然之前也有人用赑屃的幻体冒充玄武,但是赑屃幻体我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可这小子的幻体根本就和赑屃不一样,莫非海天误以为他也是冒充皇族的无名鼠辈?拥有皇族血统的人不倒百人,这数量跟水域的人口相比,也只是万分之一,再者说皇族每个人都在族谱上有着记载,别说少了一个皇族的人,就只要有一个皇族的人少了一根手指,圣帝要是怪罪下来,就是连水域王也带担待不起,可现在我明知道他是皇族,还与他搏斗,那如同死罪啊!’直至现在,尤鑫仍然一言不发。

白凌看着身前呆滞的尤鑫疑问道“你要是不打,我可就走了!”

尤鑫微微垂下手中的钢刀,紧张的气氛便包裹住尤鑫的周围‘如果抓不回去白凌,在海天那里不好交代,如果伤了他,我就是死罪,但如果我要是把他抓回去,海天杀了他那我也是从犯,一样是死罪,两弊相权取其轻,我还是放白凌走吧!’想到这,尤鑫便皱了邹眉头“你走吧,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唉?你这孙贼!一会儿说要我命,一会儿又要放我走,你到底想什么呢?”白凌微微向前屈身,讪笑道。

尤鑫摇了摇头,便叹出一口长气“你走吧,就当没见过我!”很显然尤鑫这是以退为进以求自保。

白凌站直身躯,缓步走到尤鑫身前,见尤鑫没有任何动作,白凌便俯身拿过尤鑫手中的钢刀,随后甩手仍在地上,而尤鑫此时仍然呆滞的站在原地,对白凌此番举动没有任何回应,白凌低声道“是不是海天让你来追杀我的?”

尤鑫点点头,面对皇室成员,也只能苟且偷生。

白凌憨憨一笑,好奇道“那你为什么不杀我?”

尤鑫微微抬起头,双眼直视白凌“你是皇权贵族,杀你就等于是自杀。”

“难道你就不怕海天找你麻烦?”白凌也真是奇怪,尤鑫已经让白凌安全离开,但白凌却喋喋不休的盘问原由。

尤鑫眉头一皱“你快走吧!一会儿海天带着军队过来,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白凌一听,便顿时一惊,收回玄武幻体,便迈步沿着大道向东走去。

尤鑫转身看着白凌离去的背影显得十分沮丧,但可以理解尤鑫的心情,尤鑫与海天两人是从小的玩伴,由于尤鑫母亲忽然病重,虽然尤鑫不想与官宦来往,但不得已向海天求助,谁知海天慷慨解囊,还为尤鑫的母亲找来水域最好的郎中为她治病,从那时起尤鑫便追随海天鞠躬尽瘁,以报海天的大恩大德,虽然目前尤鑫的母亲仍然重病卧床尚未断气,但已经是病入膏肓,看着白凌渐行渐远,尤鑫便迈步向水城大门走去。

白凌来到水城东城的城墙下,看着高耸的城墙,白凌实在想不出如何翻越过去,城墙被砖块盖得十分高大雄厚,左右看看围墙的尽头的拐角处,白凌便发起愁来‘难不成水城就一个门么?我又不会飞,这让我怎么过去啊!’白凌低下头看了看地面,发现一颗椭圆形的石子,,便随脚一踢,石子便不停的向前移动,随后撞到马车的轱辘上,停了下来,看着马车上的绳子,白凌灵机一动,拿起绳子便系到缘素剑剑柄之上,随后右臂运力,便把缘素剑丢上城墙,紧接着双手往下拽了拽,见缘素剑卡在城墙之上十分牢靠,白凌便扯着绳子,爬了上去。

白凌站在城墙上,回头向水城俯视过去,只见海天带着大堆人马向尤鑫走去,看着海天的身影像是十分焦躁一般,不停挥舞着双臂,似乎在漫骂尤鑫,而尤鑫微微低着头,随着海天伸手一指,尤鑫便跪在了地上。

此时海天正站在尤鑫身前,看着跪倒在地的尤鑫,海天破口大骂道“废物!真是废物!凭你的实力你怎么能让那小子给跑了?!”

尤鑫低着头跪在地上不言不语,而海天却不依不饶“幸亏这客栈的老板拿着军队的银票到处炫耀,才让我们知道白凌等人的下落,你知不知道你来之前是下了军令状的!”

尤鑫微微点了点头,他自己深知如果把白凌杀死,圣帝追查下来,连住在海天军营多年的老母也会受此牵连,倒不如放走白凌,如果海天要杀要刮就冲他自己一人来好了。

海天伸手在脑门上挠了挠,质问道“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罪么?”

“死罪。”尤鑫微微低着头低声道。

“看在你我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我怎么能眼看你被杀死?!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海天说到这,尤鑫便抬起头注视着海天,谁知海天之后的决定却让尤鑫生不如死“如果你能把白凌给我带回来,我就放你和你母亲离开海天军营,如果带不回来,你们二人都以军法处置!”说罢,海天便转身要往水城大门走去。

尤鑫一听海天此说,便跪在地上,双臂抱住海天大腿,哀求道“将军!将军!!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吧!千万别罚我妈啊!我求求您了!”虽然是儿时一起长大的玩伴,但尤鑫为了保住老母亲的性命,紧紧的抱住海天的大腿,苦苦哀求。

海天停住脚步,随后用脚猛地一踹,尤鑫便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停了下来,海天双手背后,侧过身“我主意已决!如果你不照办,就等着给你母亲收尸吧!”说罢,海天便转身走进军队之中。

不过也难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海天能想到这一招也必定是煞费苦心,让尤鑫去招惹白凌,但凡有人追查下来,只要把所有责任全部推在尤鑫身上,便可保全自身,虽然不知道海天抓住白凌之后要对白凌做些什么,但敢肯定,白凌杀了他两大副手,又毁了他的家,海天定不会轻易放过白凌,所以才出此下策。

白凌看着海天消失在水域城门,随后俯身便把身子拽了上来,随后从围墙另一边扔了下去,紧接着便下了围墙,围墙外便是一大片草地,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白凌一路小跑向东,急着与萱雪等人回合。

可谁知就在此时,早已到达水城向东五十里的萱雪等人却乱成一团。

萱雪忧心忡忡的样子看着晓曼,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微微紧皱眉头“要不然我们往回走走,也许能碰上白凌。”

“万一白凌不直接从水城往这边走,反而绕道而行,等他来到这时,岂不是找不到我们了么!”虽然晓曼有些急躁,但晓曼此说的确有些道理。

林玲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后深深吸了一口空气,哀声道“我们啊,还是在这等着白凌吧!”

萱雪的泪水充盈整个眼眶,哽咽道“我们都等了一整天了,现在都要天黑了,白凌还没找到我们,是不是白凌出事了。”说罢晶莹剔透的泪珠便顺着萱雪脸庞滑落。

“喂!有没有人迎接我一下啊~~”随着众人目光转向声音的来源,只见白凌一边跳一边挥舞着双手,乐滋滋的向萱雪等人跑来。

萱雪一抹眼角泪水,微微笑了起来“快看!是白凌!!”说罢,萱雪立刻迎着白凌方向跑去,紧接着双手便紧抱白凌,随后二人便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可谁知白凌转身之际,却顿时呆滞,随着白凌的目光,萱雪便回头望去。

只见尤鑫手里紧握钢刀,向白凌飞跑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