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一百一十一章 皇族成员白屹 【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49 2013-07-10 13:53:04

  只见海天缓神向桥梁一段望去,双眼立刻睁得极大,呆滞道“怎么会是你!”

海天双目呆滞,微微张开嘴唇,似乎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人物一般。

“孙贼!看见我很惊讶吗?”

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体健壮,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中年男子左手握着利刀,刀背架在肩上,右手插进裤兜侧身站在大桥的另一端。

莫非刚才的刀罡便是此人施展出来的?话说这刀罡真是强力,海天身为水域将军可想而知实力了得,方才白凌与海天对抗,白凌用尽浑身解数也未能伤及海天丝毫,而此人的刀罡却使海天双手抵抗不住,居然被压制的单膝跪地。

“白屹!你少管闲事!”恶魔实体的海天双手握着巨剑,剑尖垂于地面,随之伸出左手指向名为白屹的男子,吼叫道。

白凌听闻海天此话,面色顿时一惊,虽然白凌已身负重伤,但听说把海天打的单膝跪地的人叫白屹,白凌便双手撑地陷入沉思。

如果这个人叫白屹的话,那与白凌则是同一姓氏,但此人开口便叫海天孙贼,这与白凌的口头禅完全一样,廖眼望去,只见此人的相貌也与白凌行同一人,一双快要闭上的小眼睛,简直与白凌一摸一样,看着此人歪着身子懒散的站姿,若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是白凌站在那里。

若非要挑出白凌与白屹的不同之处,那也只能说白屹的年龄比白凌年长许多,除此之外,二人便再也挑不出丝毫差别。

白屹嘴角微微一笑,垂下手中的利刀便向海天慢走两步,不屑道“其他的事我可以不管,但这件事我一定要插手管管!”

“水域的通缉犯没必要让你们圣域的人来插手!”海天歪仰起头,斜眼注视着白屹。

此时只见萱雪等人随着晓曼的脚步赶了回来。

萱雪与晓曼两人跑到白凌身旁,双手搀扶白凌的双臂,便把白凌从地上服了起来。

“动作别太大!恐怕白凌的内脏受伤了!”林玲担忧道。

不过林玲说的一点都没错,只见白凌脸色发青,额头上已经有青筋显露出来,而青筋布满血丝,想必白凌的身体里已经遭受到极大的震伤。

林玲慢步走向白凌,只见白凌喘着虚气,微弱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幸亏林玲急中生智,把你身为玄武血统的事告诉了把守通往水域的看门人,我们这才搬来救兵。”晓曼歪着头注视着白凌,低声道。

萱雪满脸担忧的表情,看着白凌这般模样,萱雪水灵灵的眼睛含满泪水“玲玲姐,白凌这伤能治愈吗?”

林玲眉头一皱,担忧道“这不好说,白凌,你先把盔甲让阴珠收起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此时白凌陷入极度虚弱,只见白凌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收,收……”说到这白凌双眼便紧紧闭上,随之身体滑落萱雪与晓曼的双手,瘫软在地上。

而就在这时,阴珠似乎有灵性一般,虽然白凌还未说完让阴珠收起什么,只见白凌身上盔甲一亮,便被阴珠收了回去。

林玲双手在白凌身上按了按,面色顿时一惊,哀声道“可能白凌的生命只有这么长了。”

“不要!玲玲姐我求求你,你快点救救白凌吧!”萱雪一脸痛苦的表情,泪水滑落脸颊,滴在衣衫之上。

听闻林玲此说,晓曼瞬间呆滞,双膝跪在地上,双手便扶着白凌的头,使白凌的头部枕到晓曼双腿上,然后用手擦拭着白凌嘴角的血液,一向女汉子一般的晓曼,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滴,抽泣道“白凌不会有事的,白凌只要在这里睡一会儿就会在从新站起来的。”很显然,晓曼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宁愿自己欺骗自己。

林玲长长叹出一口气,站起身转身面朝白凌,似乎不忍在继续看下去“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吗?好不容易逃出水域,现在却变成这样!!!”随着林玲的声音越发颤抖,林玲眼角变得湿润,活了八百余年的时间,想必林玲的心早已空空如也,但看见白凌此时这般模样,林玲却显得如此情深意重。

只听白凌轻咳两声,一口浓浓的鲜血便喷了出来,溅到晓曼的腿上,铭豪盘腿坐在白凌身边,拉起白凌的手,讪笑道“你们太小看白凌了,以为白凌受到这点小伤就小命玩完了?”说到这铭豪便停顿一会儿,随后开口继续道“不会!白凌的命硬,这种小伤养几天就好了。”铭豪这是在安慰萱雪等人吗?当然不是,铭豪这是和晓曼同样的自欺欺人。

白凌似乎听见铭豪此话,微微张开眼睛,随后便笑了笑,再次看见白凌的笑脸,萱雪顿时哭出声来,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直至最后撕心裂肺一般泣不成声。

“让开一点,让我为白凌治愈试试,事情走到这一步,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林玲蹲在白凌身旁,满脸泪痕。

林玲掌心相对双手并拢,反复搓动,似乎林玲把所有的体力都集中在手上,只见林玲合拢的双手,微微发亮,林玲的额头满是汗珠,汗珠伴随着泪滴一起留下。

只见林玲双手五指分开,随后便按在白凌的胸堂之上,林玲双手的光芒顺着白凌的皮肤钻进白凌的身体,只见林玲双手的光芒越来越暗,随后林玲见手上的光芒越来越弱,仰头对着天空一声高喊,似乎林玲用尽全身力量,只见双手的变得光亮起来。

“白凌一定会好起来!”晓曼双手扶着白凌的头,低声道。

只见萱雪此时似要说话,但萱雪抽泣的声音使萱雪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铭豪拉着白凌手,轻轻用力攥了攥“上次你在李府把我打成那样我都活过来了,你现在才被海天碰了一下就倒地不起,我看你这分明是在演戏!一会儿林玲陪你演完戏你就赶紧给我起来!少赖在地上!”说罢,只见铭豪伸手用袖口在眼角擦了一下。

“你这小gay!哥都受伤了你还嘲笑我!”白凌双目凝滞着铭豪,虚弱的语气使白凌喘息着。

晓曼听白凌开口说话,立刻欣喜道“白凌有救啦?!”

只见林玲双手失去光亮,随后林玲便双手扶着地面坐在地上,汗珠随着林玲的脸颊滑落下来,林玲似乎为了挽回白凌的性命,用尽了全身的体力,林玲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已经尽力了,白凌现在这样是回光返照。”

听闻林玲此说,晓曼便一只手扶着白凌头,另一只手捂着嘴,随着萱雪的哭声,晓曼便与萱雪二人放声痛哭,而铭豪此时也同样的抽泣起来。

“哭!哭什么哭!一会儿去找圣帝要一颗灵药就能救了这小子的命!”白屹微微歪过头,冷语道。

听闻白屹此说,铭豪立刻仰起头凝视白屹“真的能救白凌?”

白屹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吱声,此时晓曼宛如心急如焚一般,焦急道“那我们赶紧去找圣帝要一颗灵药吧!”

“着什么急啊!先等我弄死海天这孙贼!”白屹手举利刀向海天一指。

“为什么要杀我?!”听海天这话,明显是惧怕白屹,很显然海天现在处于弱势。

白屹嘴角微微一笑,双手握着刀柄,随之颠了颠手中的利刀“虽然你只有两条罪,但这两条中的每一条都可以灭了你全家!”

海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恶魔实体,连忙哀求道“我,我与恶魔签下的契约也是一时糊涂啊!”

“还知道与恶魔签契约是死罪啊?!不过就算不把这条罪名加进去,你一样也是灭门之罪!”白屹右手紧握钢刀,左手伸臂一指,冷言道。

听闻白屹此说,海天顿时一惊“为什么!”

“哼呵!白凌拥有玄武血统,身为皇室成员,你又是水域将军,行刺皇室成员本身就是灭门之罪,而你又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光凭这一条就够杀你一百次的了!”白屹挥动手中的利刀,高声道。

“玄武血统?!不可能!他的幻体分明是赑屃!”海天眉头微微一皱,反驳道。

白屹轻蔑一笑,微微低着头,挑眼注视着海天“你听说过除了皇室成员以外,还有人姓白吗?而且,你连皇室的幻体和赑屃都分不清楚,还居然当上水域的将军,等解决掉你之后,我在去水域王都向木枫那孙贼问罪!”

不愧是皇族,虽然只是一个水域的看门人,居然也敢管水域王木枫叫孙贼,而且还叫的那么理直气壮,丝毫没有一丝犹豫,声音洪亮清脆。

“你别太高看你自己了,之前败在你手里是因为我疏忽大意!时间过了这么久,我也是有所成长的!”海天双手挥动巨剑,剑尖直指白屹。

白屹弓步向前,左手紧握拳头,随着右手的钢刀一并向海天伸去“上回没有借口杀你,这回杀你一百次都够了!”

“再怎么说,我海天在恶魔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说罢,海天便挥动巨剑向白屹冲去。

只见白屹手持利刀在身前滑动一圈,破喉道“弑龙刀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