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一百零四章 不凡的缘素剑【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121 2013-07-10 13:53:04

  老铁匠伸手接过缘素剑,眉头一皱,惊恐的注视着白凌,质问道“这把剑你是从何得来?!!”

火结晶都未让老铁匠有丝毫的吃惊,白凌的利剑却让老铁匠如此惊讶,想必白凌的利剑中定有玄虚。

“这是我师傅给我的啊,有什么问题么?”白凌疑惑的问道。

老铁匠双膝弯曲,双手捧着白凌的利剑,颤抖到“老朽花甲六十载,经过我手的武器种类过百,数量早已过万,可老朽从未见过工艺如此精密的武器,能为此剑熔炼,是我的修来的福分啊!!”听老铁匠此说,想必这位铁匠定是一个剑痴。

白凌听闻老铁匠此说便一脸疑惑的注视着老铁匠双手捧着的缘素剑“这剑哪好了?”

虽然白凌只是呆呆一问,但对于老铁匠来说,白凌的此问便是对缘素剑的无视与藐视,虽然白凌是这缘素剑的主人,但老铁匠表情立刻愤怒,吼道“这剑,剑身总长一米,不管是重量的配比还是剑锋的工艺,那都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你根本就不懂剑,跟你这种人谈论剑的精华,那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白凌一听顿时一惊,反驳道“这剑是我的,你要是不管熔炼我就把剑拿走了。”

“这剑是你的没错,但你一点都不懂这剑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你根本就不知道要制出这么一把剑需要耗费多长时间!”老铁匠双手拖着缘素剑怒骂道。

白凌眉头一皱“你他妈哪那么多事!把剑还给我!”

“不!让我多触摸它一会儿!”老铁匠双手拖着缘素剑,立刻侧身。

白凌抬起左臂,目光注视阴珠“小黑!收缘素剑,火结晶!”

白凌话音刚落,只见阴珠光芒一闪,便把铁匠手中的缘素剑与火结晶收了回去。

老铁匠弯曲着手臂,看着双手,声音居然有些颤抖“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出的这把剑,你根本不知道这把剑需要几代铁匠耗费毕生精力才能铸成,你空有一身本领,你根本就不会用剑!根本就不懂剑!”说罢,老铁匠便瘫在地上。

这时铁匠铺里的学徒便立刻冲到老铁匠身旁,一人搀扶着老铁匠,另一人便立刻拿药丸往老铁匠嘴里塞,随后曲臂一指“滚!滚出去!”

“你他妈说话文明点!”晓曼怒骂道。

只见这名学徒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还未按上刀柄的猎刀便要与晓曼一争雌雄,晓曼毫不示弱,虽然裂空弓被白凌的阴珠保管,但女汉子一般的晓曼抄起身旁用来铲煤的铁锹便要与学徒肉搏。

白凌一把攥住晓曼高举的铁锹,低声道“我们走,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这逼崽子说话一点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操!”晓曼扔下铁锹便要随白凌的脚步离开。

就在此时,老铁匠连忙咽下嘴中的药丸,吃力道“壮士,请留步,就让老朽为那把利剑熔炼吧。”

白凌停住脚步,回头向坐在地上的老铁匠望去,一言不发。

“壮士求求你了,就让老朽为那把利剑熔炼吧!!”老铁匠虽然年已六十,但仍然双膝跪地,双手抱拳向白凌作揖。

看着老铁匠如此哀求,白凌心里一阵酸楚,随后命小黑唤出缘素剑,转身便“啪”的一声插在地上,虽然铁匠铺里地面全部都使用大理石铺垫,但利剑丝毫并未停顿,深深插入大理石中。

缘素剑正竖立在老铁匠身前,只见老铁匠跪在地上,皱着眉头双手抚摸着剑身,随后双手紧握剑柄,随着两位学徒的搀扶,老铁匠便站起身来,双臂运力,试图把利剑从大理石中拔出来,可老铁匠毕竟已过半百尚余十年,力气根本无法使缘素剑在大理石中动弹丝毫。

见老铁匠与两名学徒始终无法拔出利剑,白凌走上前去,伸手便把缘素剑拔了出来,当老铁匠接过缘素剑之时,目光便立刻注视剑尖,喃喃道“不愧是陨铁制成,利剑穿进石头,剑尖连一丝划痕都没有。”说罢,老铁匠便双手托着缘素剑走到熔炉旁。

看着缘素剑放入熔炉,老铁匠便带上厚厚的手套,紧接着学徒便递过夹火钳,老铁匠接过夹火钳,夹着缘素剑的剑柄,盘问道“这把剑有没有名字?”

“叫缘素。”白凌手里拿着挂在柱子上的铁片,转头答道。

老铁匠嘴角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便显得格外清晰“缘素?缘素!好名字!想必你师傅把所有本领都交给你了吧?”

“对啊,十几年来,不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始终日复一日不停的教我。”白凌放下手中的铁片,转身便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老铁匠微微歪过头,从老铁匠的背影,可以清楚的看到半张脸“你师傅不是人类吧?”

“怎么会,我和我师傅十几年形影不离,他肯定是人。”白凌左肘支撑着大腿,左手拖着下巴。

老铁匠从身旁拿起一个瓶子,随后便把瓶子里的液体洒在了熔炉里“制作这把剑的材料是陨铁,单单把陨铁溶化成铁水就需要上百年时间,在把铁水倒在模具中,把剑坯锤炼成利剑至少也需要三百年之久,而再把利剑打磨、抛光,直接跟你说吧,粗糙的把陨铁做成利剑就最少要耗费五百年,更何况这种做工精致的缘素剑。”

“你什么意思?”白凌质问道。

老铁匠微微摇了摇头,讪笑到“陨铁本来就是天外来物,不管是把陨铁做成粗糙的武器,还是把陨铁制成精致的利剑,最后都要用自然之火来为利剑封上一层独特植物的汁液,不论陨铁与自然之火是如何珍贵,就单单说这种植物的汁液来说,这种植物早在六百年前就已经消失了。”说罢,老铁匠便笑出声来。

“六百年的事你都知道?”白凌疑惑道。

老铁匠用手中的夹火钳把缘素剑夹出熔炉,随后便在桌子上拿出一块木头擦拭剑身,遗憾的说道“我家世世代代身为铁匠,家中的族谱明确写到陨铁的工艺,但由于那种特殊植物的消失,这种把陨铁做成武器的手艺也就此失传了。”

“您说的可是封钢草?”林玲身体倚靠着身旁的柱子疑问道。

老铁匠再次把缘素剑放回熔炉“你知道这种植物?想必你也不是简单之辈吧?”

“我是朱雀血统。”说罢,林玲便憨憨一笑。

老铁匠轻咳两声“壮士,你身边的人还真是人才济济啊!”

白凌歪着头双目直视老铁匠,质问道“有什么话你直说把,别拐弯抹角的!”

“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什么血统?”老铁匠把缘素剑放到铁桌上,随手便拿起一盆清水。

“玄武。”白凌的语气显得格外冷淡。

听闻白凌此说,老铁匠顿时一惊,但并未停止手中的工作,惊愕道“你是皇族的人?”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皇族,我只是想去圣域找我的父母,他们把我遗弃在水域的杨树林里,是我师傅把我一手带大的。”白凌身子向前一倾便站起身来。

“你相信神么?”老铁匠用双手捧着清水洒在剑身上,瞬间便冒起一股白烟。

白凌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信不信神,有时候老是有奇怪的感觉。”

“壮士,你此命不凡,将来定会有惊天地泣鬼神的作为,但也有可能死于非命。”说到这老铁匠便顿了顿,随后继续道“来,把火结晶给我吧,我要为利剑熔炼进去。”

白凌听从老铁匠的吩咐,命阴珠唤出火结晶,随后便递给老铁匠,可老铁匠并未伸手去接火结晶,而是让白凌把火结晶放在身前的铁桌上,随后老铁匠便低着头依然专注的在为缘素剑熔炼,头也没抬一下,低声道“小毅,去把我房里的金结晶拿出来。”

只见一名学徒听闻老铁匠此说,立刻转身向铁匠铺的内阁跑去,可为何老铁匠要把他自己的金结晶拿出来呢,莫非另有他意。

“壮士,稍微退后几步,为老朽腾出个地方,老朽要为这把缘素剑完成最后的熔炼了!”老铁匠端起那盆清水,就要往缘素剑上泼洒。

就在此时,另一名学徒连忙走到老铁匠身旁,低声道“师傅,这种体力活让我来吧!”

“走开!让我独立完成熔炼,这种利剑岂是你这种泛泛之辈所能触碰的!”老铁匠的话虽然带着藐视,但藐视中却深深的透出严厉。

紧接着,老铁匠便把清水泼在缘素剑上,就从这点可以看出缘素剑是多么珍贵,平常锻造只要把剑随便放进一盆水中冷却,不管水是否干净,但缘素剑受到的却是老铁匠用宛如引用的清水来泼洒剑身。

只见学徒手中拿着金结晶走了出来,老铁匠便把火结晶和金结晶分别放进两个铁碗中,从铁碗的干净程度可以看出,这碗定是他们用来盛饭的工具。

铁匠用两个夹火钳夹住两只铁碗放进熔炉,带结晶溶化成液体后便拿了出来,还未等液体冷却,便把液体涂在剑身之上,随后便又把利剑放回熔炉。

等候少许片刻,老铁匠把熔炼好的缘素剑放到铁桌之上“壮士,来看看我的手艺。”

随着老铁匠的呼唤,白凌便走到铁桌旁,看着铁桌上平躺的缘素剑,白凌双眼顿时一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