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后事 【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86 2013-07-10 13:53:04

  “白凌?!白凌!!白凌你要坚持住!现在不许睡觉啊啊啊啊啊!”

只见白凌瘫软在桥梁上一动不动,似乎呼吸也显得十分微弱,此时白屹手拿缘素剑便走到白凌身旁,随手在裤兜里掏出一块牌子“你们先带着他去前面的关门休息,我去找圣帝要一颗灵药,在这期间如果白凌断了气,就算神仙也救不回来他了。”

白屹手里拿着令牌顿了一会,见萱雪等人无人伸手接过令牌,白屹便随手一甩,便把令牌和缘素剑一并扔在地上,转身向圣域关门走去。

铭豪慢慢站起身,背朝白凌,双手向身后伸去,随后歪过头低声道“来,我背着白凌。”

晓曼仰起头注视这铭豪,随后双手便托着白凌的腋下,见晓曼要把白凌架扶起来,萱雪便立刻搀扶着白凌的胳膊与晓曼一同用力,虽然林玲方才为白凌治愈时已经消耗大量的体力,可林玲见萱雪与晓曼两人抬不起白凌,林玲便双手撑地缓缓的站起身来,双臂盘住白凌的腰,三人同时用力才把白凌拉了起来。

随后林玲侧过身,白凌便趴在铭豪身后,铭豪双腿屈膝便把白凌背了起来,就在背起白凌的一刹那,一口浓郁的鲜血便顺着铭豪的肩膀流了下来。

“我们快走吧,说不定白凌还能救活。”铭豪迈开脚步,向圣域关门走去。

随着铭豪的脚步,萱雪等人紧随其后,看着骨瘦如柴的铭豪背着白凌,心头便涌上一股酸楚。

随着铭豪的脚步,太阳微弱的最后一道光芒便消失在圣域旁的水面上,此时天色一黑,对于夏天来说,天黑的通常都会很晚,想必此时住在圣域的居民已经纷纷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通往水域的桥梁即宽广又修长,铭豪吃力的迈着脚步,一步一步向水域关门移动。

透过月色,萱雪手中死死的攥着白屹留给他们的令牌,宛如令牌就是白凌的救命稻草一般,萱雪水灵灵的双眼哭的又红又肿,不时用手腕在眼角擦拭,看到这便可想而知,萱雪已经不想在继续哭泣下去,而泪水总是那么不听话,静静的,悄悄的不停流淌。

林玲拍了拍铭豪的手臂,低声道“快走两步吧,我看白凌的情况有点糟啊!”

铭豪眉头一皱,并无吱声,想来铭豪必定知道如果把林玲所说的这个消息让萱雪与晓曼俩人知道,那萱雪与晓曼二人定会再次撕声痛哭。

铭豪背着白凌已经走了许久时间,回头向走过来的路望去,只见水域一关透过朦胧的月色屹立在远方,虽然铭豪很是疲惫,但铭豪却依然在坚持着,只见他咬了咬牙,身体向上一颠,随后迈着快步向水域关门走去。

随着脚步不断前进,只见前方隐约有几盏灯火,想必那里便是水域关门。

“我怕我是不行了,让我在看看我的缘素剑吧。”白凌虚弱的趴在铭豪耳边低声道。

铭豪嘴角微微一笑,尴尬中带着一丝失落“别瞎说,你的身体硬朗着呢,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让我看看我的缘素剑吧,我怕缘素剑被刚才那孙贼给拿走了。”听闻白凌此话,可想而知,白凌此时如此重伤依然担心缘素剑。

还记得露城的铁匠对白凌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要妄想去驾驭这把缘素剑,要尝试着让缘素剑去信任你。’

“快,快把缘素剑拿过来。”铭豪并没有回头,只是高声喊道。

听闻铭豪此说,晓曼立刻走到铭豪身旁,双手拿着剑身,把剑柄向铭豪伸去,只见白凌慢慢侧过头,看着晓曼手中的缘素剑,白凌便咧嘴笑了出来。

白凌吃力的伸出左手,握住缘素剑剑柄“这,这剑柄,怎么这么湿?”

“林玲,你快来看看!白凌出现幻觉了!”晓曼立刻转过头,双目注视着林玲。

林玲听见晓曼的呼喊,便立刻走到铭豪身旁,伸手摸了摸白凌头,随后有摸了摸剑柄,低声道“白凌没出现幻觉,这剑柄的确很湿。”

透过月光晓曼的目光便凝视着剑柄,只见剑柄不仅很湿而且还不时有水滴滴下。

看到这,林玲便张口说到“其实没把武器都有灵性,就像黄鼠狼会拜月亮一样,更何况这把剑是陨铁打造,经历了那么长时间,想必这把剑也早已有了灵性。”

晓曼伸出手,只见水滴滴在晓曼的手指上,随后晓曼便把沾着水滴的手指在嘴里尝了尝“咸的,这是泪,这把剑居然会哭。”

“可能是缘素剑看白凌如此虚脱,也伤心的哭了。”看到这一幕,眼泪刮过林玲的脸颊,从林玲的下巴滴了下去。

随着铭豪等人的步伐,前方的道路被桥梁两旁的灯笼照的昏昏暗暗,只见铭豪双目注视着前方,高声道“我们到了,前面就应该是圣域关门了!”

听闻铭豪此说,林玲立刻向关门跑去,似乎要去关门前敲门,可还未等晓曼靠近关门,只听城楼上便有人喊话“站住!你们干什么的!”

“快开门啊!我们有白屹给的令牌!这里有人受了伤啊!”林玲抢过萱雪手中令牌,高举过头顶,向城楼上的将士伸去。

将士并未应答,只见城楼上乱成一片,停隔片刻,只见厚重的关门慢慢打开,数十名将士手里拿着兵器跑了出来“让我看看你的令牌!”

听闻将士此说,林玲立刻递过令牌,只见将士仔细看了看令牌,便挥手一摆“开城门!放他们进去!”说罢,将士便转过身,目光注视着林玲“白屹大人已经跟我们吩咐好了,等你们来了之后先把你们安排在帐篷里,帐篷里有食物和水,郎中和药品已经在路上了,稍等一会儿就会到这里了。”说罢将士便侧身把林玲等人往城门里让。

“郎中什么时候来?我们这个同伴的伤势越来越重了!”铭豪满连焦急的盘问道。

将士微笑着点了点了“您先别着急,白屹大人已经命我们这里跑的最快的信差去请给圣帝看病的郎中了,这个郎中一直住在圣域金宫里,随时伺候圣帝,而金宫又离这里稍远,估计再有半个时辰郎中肯定会到。”

随着将士的脚步,铭豪等人便进了圣域关门,将士连忙走在铭豪等人最前方引路“帐篷已经搭好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您直接叫门口的卫兵就可以了,不管有什么事他都会立刻去办。”

铭豪背着白凌进了帐篷,随着铭豪的脚步萱雪等人紧随其后,只见帐篷中放着一张十分干净柔软的床铺,铭豪慢慢对下身,便把白凌放在床铺之上。

“白凌的手不松开,这缘素剑就拿不走啊!”晓曼双手扶着缘素剑蹲在白凌床边。

萱雪立刻走到白凌身旁,扶着白凌躺在床上,林玲接过晓曼手中缘素剑,便把利剑放到白凌身旁,只见白凌的右手死死的攥着剑柄,而白凌的脸色却青得发紫。

“白凌!白凌你一定要挺过来啊!”铭豪双手攥着白凌的胳膊,喘息道。

而就在这时,只见林玲转身从帐篷的桌子上拿起准备好的食物,递向萱雪等人“看来咱们要在这看守白凌一晚了,来吃点东西,别让自己的身体太虚弱了。”

晓曼与萱雪两人纷纷接过林玲递来的食物,坐在木桌旁,面朝白凌,林玲转身便从桌子上拿起一块饼,走到铭豪身旁递向铭豪。

铭豪歪仰着头接过林玲手中的饼,随手便把饼伸向白凌的鼻子,似乎是想让白凌闻闻饼的香味“白凌~?白凌!白凌起床吃饭啦,再不吃饭,,饭就,,凉了,,!”说到这只见铭豪左手死死的攥着饼,右臂支撑的膝盖,右手顶住额头,失声痛哭。

“你不起来我就把饼全部都吃光,一点也不给你留!”说罢,铭豪便拿起左手的饼不停的往嘴里赛,伴随着泪滴,咀嚼着嘴里的食物。

嚼了嚼嘴中的饼,铭豪便吱吱唔唔道“上次在胜利屋你不分我红烧肉吃!这次我也不把饼分给你吃!”随着铭豪说话,嘴里的饼渣便喷了出来。

“白凌!起来啊!起来吃饼啊!”铭豪嘴里咀嚼着食物,伸手便把咬的剩一半的饼举到白凌面前“这个特别特别特别...特..别..”铭豪话没说完便把手中还有一半的饼死死的攥成一团,右臂弯曲打在白凌床边垫着额头,把嘴中的病全部吐在地上,顿时泣不成声。

林玲走到铭豪身旁,慢慢蹲下身子,双手扶着铭豪的肩膀训斥道“铭豪!你给我冷静一点!白凌还没死那!白凌不可能死的!”

萱雪与晓曼两人手中拿着一口未吃的食物,坐在桌子旁的凳子上,凝视着白凌,默默的流着眼泪。

“快!就在这里,那个人已经不行了!”只听帐篷外传来声音,紧接着一个衣着郎中衣服的六十多岁老人走进帐篷,随后双眼在帐篷中扫视一番,立刻走到白凌床边,伸手便把铭豪推到一旁,紧接着解开白凌的衣服,伸手在白凌身上按个不停。

稍候片刻,只见郎中眉头紧皱摇了摇头,随后长长叹出一口气“你们准备后事吧!老夫无能为力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