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一百零五章 莫非是海天?!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58 2013-07-10 13:53:04

  随着老铁匠的呼唤,白凌便走到铁桌旁,看着铁桌上平躺的缘素剑,白凌双眼顿时一亮。

“哇,这,这居然还有颜色了!”白凌惊愕失色。

看着缘素剑的剑身,剑刃被一层金黄色包裹,在剑面当中有一个红色的菱形,在这红色菱形的下方,依然保留着缘素剑本身的颜色,白凌伸手便要拿起缘素剑,老铁匠伸手便拦住白凌“不要碰,现在还很热,会把手烫伤的!”

看着桌子上的缘素剑,并无被烧的发红的样子,白凌疑问道“也没烧红怎么会烫?”

“你要知道,是陨铁锻造出这把剑的,烧红它至少需要一百年!”说罢,老铁匠便转身伸手一指,大声道“去把水缸中的清水盛出来一盆!”

“师傅,咱们水缸里没有多少水了,要是都用了就没的喝了啊!”学徒低声道。

老铁匠眉头一皱,怒吼道“让你去拿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快点!!!”

老铁匠话音刚落,学徒便再次向内阁走去,铁匠目光注视着白凌,嘴角微微一笑“我把我年轻时候找到的金结晶也熔炼在这把缘素剑上了。”

“什么?不会吧,那这要多少钱?我,我身上的钱不够啊!”白凌惊讶道。

老铁匠摇了摇头,和蔼的说道“金结晶不要你钱,熔炼的费用也不用你出,想我有生之年能亲手触摸到如此精致的利刃,不枉我此生啊!”

此时,只见学徒端来一盆清水,老铁匠接过清水便泼在缘素剑上,紧接着白烟四起。

待白烟散去,老铁匠摘下双手厚实的手套,便拿起铁桌上的缘素剑,此时的缘素便像上了颜色一般,格外漂亮。

老铁匠双手紧握利剑问道“我能试试这把缘素剑有多锋利么?”

白凌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吱声,老铁匠便挥剑向屋子中的圆柱砍去,虽然老铁匠已花甲六十有余,力气不比从前,但老铁匠这微弱般的挥动,却瞬间砍断圆柱,而房顶也顿时塌陷一块。

“不愧是好剑,不知道这把剑与我毕生锻造的刀比起来,哪一个更锋利一些。”说罢,老铁匠便用湿布抱住一把放在熔炉中的刀柄,随后炙红色的刀身便从熔炉中出现。

老铁匠左手拿着缘素剑,右手拿着烧的通红的长刀,挥手便要使两把武器砍到一起,就在这时,两位学徒一惊,便立刻拉住老铁匠的双臂“师傅,这可是您花费一生精力锻造的刀啊!”

“师傅,万一有点闪失,您这一辈子不就全白忙活了吗?!”

老铁匠左右看了看身旁的学徒,垂手便放下长刀,随后双手托着缘素剑递向白凌“壮士,老朽已经为此剑熔炼完毕,请壮士查看。”想必双手托剑定是铁匠这一行的行规,虽然老铁匠现已高龄,但仍不忘此规矩。

白凌伸手接过缘素剑,看了看剑身,颠了颠重量,随后便命阴珠把缘素剑收了回去,伸手掏出碎银磕巴道“我,我只有这么多银子,我知道肯定不够,但,但是,如果以后我有钱,我一定会回来还给你的。”

看着白凌递来的银子,老铁匠连忙摆动双手“这些钱你留着用吧,能看见那么精致的利剑,我此生无憾了!”说罢,老铁匠便要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晓曼站在白凌身旁,低声道“看着老铁匠还听见多识广,你让老铁匠看看我那把弓怎么样呗?”

“老人家,再麻烦您一下,您看看这把弓。”说罢白凌便命阴珠唤出裂空弓,右手紧握弓骨向老铁匠递去。

老铁匠转身便看到白凌手上的强弓,顿时一惊,双手接过强弓仔细打量一番,颤抖道“这等长弓在加上缘素剑,两把旷世武器都在你们手中,今天老朽真是大开眼界了啊!”

“您的意思是?”晓曼疑问道。

老铁匠双手竖起弓在身前比划两下,开口道“弓长一米二,重量三十斤,弓弦为……为……”

“嗯?”晓曼闷声一脸疑惑。

老铁匠眉头一皱,随后便眯了眯眼睛,伸手触摸着弓弦“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弓弦!又像蚕丝又像兽筋,莫非是流传的夜煞的筋?”说罢老铁匠便握住弓弦,似乎试图要把弓弦拉开。

汗珠划过老铁匠的脸颊,老铁匠缓缓放下长弓,低声无奈道“看来老朽不服老真是不行了。”随后老铁匠便看了看弓骨,喃喃道“裂空弓?不错是个好名字,造型也很独特,想必制造这把弓的人定是用心良苦。”说罢,老铁匠便摇了摇头,转身便要向内阁走去,走到内阁门口,老铁匠转过身面朝白凌等人,伸出右手指了指白凌“虽然不知道你的实力如何,老朽冒昧说一句,不要妄想去控制这把利剑,要试图让这把利剑去信任你。”说罢,老铁匠便转身进了内阁。

看着老铁匠离去的身影,白凌、晓曼、林玲三人与两位学徒便站在熔炉旁。

白凌把手中的银子塞到学徒手中,低声道“我只有这么多钱,去给你们师傅买点好吃的吧。”虽然白凌已经二十岁的人,对于吃来说,虽然白凌不是最忠诚的吃货,但也是吃货中比较忠诚的一个。

看着学徒攥了攥手中的银两,白凌等人便转身离开铁匠铺,沿着胡同中的小路原路返回。

“刚才那个老铁匠为什么不说说我这弓是怎么做的?”晓曼疑问道。

林玲憨憨一笑,眯缝着细长的眼睛低声道“可能连他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吧。”

“说真的,我觉得你这弓的伤害力度可不小。”白凌手里拿着裂空弓,嘴角便随之一瞥。

晓曼伸手推了推弓骨“你快收起来吧,这么好的宝贝一会儿别弄丢了。”

“这么大的东西我都能弄丢?!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说罢,白凌便命阴珠收起裂空弓。

随着林玲“喂。”了一声,白凌与晓曼二人的目光便注视着林玲,林玲微微张着嘴,柔声道“你师傅这个人还真挺神秘的,不仅我一个人这么感觉,就连和咱们素不相识的老铁匠也说他并非人类,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见见你的师傅。”

“你们只不过把我师傅想的神秘罢了,我师傅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和蔼可亲的老人,非常非常非常的平易近人。”白凌眯着那双都快要闭上了的眼睛,咧着嘴说道。

晓曼眉头一皱,玩笑道“白凌,你结巴啦?!”

“你才结巴了!”白凌反驳道。

晓曼用手一扶肚子,一阵狂笑“那,那你还非常非常非常的?”

“你不会明白的,这个是比喻!”白凌瞟了一眼晓曼,便转过头去。

林玲目光直勾勾的注视着白凌,疑问道“你那把剑真的是你师傅送你的?”

“对啊。”白凌肯定道。

林玲微微抬起头沉思一会,顿了顿,便继续问道“是你师傅锻造出来的?”

“对啊!”白凌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听闻白凌此说,林玲便倒吸一口凉气,随着目光的扫视,林玲便惊讶道“哎?晓曼,你看那边有买胭脂的,我们过去买点啊?”

晓曼“嗯。”了一声后,便随着林玲的脚步向胭脂摊走去。

白凌停住脚步,望着林玲与晓曼急走的背影,自语道“胭脂?胭脂跟我师傅有什么关系?”

“老板,这个怎么卖啊?”林玲拿起小摊上的一盒胭脂问道。

这老板年龄三十出头,似乎是女性,但又不完全肯定,说是男性,但行为举止却像女人所为,只见这老板听见林玲的问话便慢慢抬起头,林玲顿时一惊,这胭脂摊的老板满脸抹着胭脂,并未开口,只是竖起三根手指头,比划比划。

“什么意思。”林玲疑问道。

只见这老板眨了眨眼睛,满脸的胭脂便随之不停的掉落“三钱银子啦~”老板这声音一听便知道是个男性,而且说话还是掐着嗓子说的。

晓曼听闻老板说话,便咬着牙咧着嘴“我们还是走吧,不买胭脂了。”

“我都好长时间没用过胭脂了,正好现在有钱,我想买一盒。”林玲手里死死攥着胭脂,不管晓曼怎么拉扯,就是不放手。

晓曼双手拉着林玲的胳膊,回头大喊道“白凌,快把林玲拉走啊!”

此时只见白凌站在大路上,向茶馆望去,并未理会晓曼,随后白凌快步走到林玲身旁,指着茶楼的方向低声道“是不是清溪被发现了?你看茶楼为了那么多人。”

随着白凌指去的方向,林玲遥眼望去,只见茶楼下被围了个人山人海,随着林玲的一句“坏了!”林玲便放下手中的胭脂,迈腿便要向茶楼跑去。

晓曼一把拉住林玲“现在别去啊!咱们三个还没被发现,先绕道茶楼后面听听动静,如果是海天的话可就糟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林玲宛如心如火燎一般,焦急的跺起脚来。

白凌眉头一皱“我跟你一样着急啊!没准萱雪也在里面!你可别忘了,萱雪是和铭豪一起出去买干粮的!”

-----------------

亲耐的书友们,中秋快乐

2013年9月19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