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奄奄一息【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26 2013-07-10 13:53:04

  只见白屹手持利刀在身前滑动一圈,破喉道“弑龙刀罡!”

白屹话音刚落,只见利刀的刀罡便向剑气一般,一把巨大的刀影向海天劈去。

海天挥动巨剑与刀罡抗衡,但脚步仍未停留,海天挥动巨剑直向白屹逼去。

“这孙贼,居然不知道逃跑,那我就让你死在这吧!”白屹放声怒吼,迈腿便向海天冲去。

只见白屹与海天距离越逼越近,海天停住脚步,随着惯力双脚在地面滑动,随之左手向身后一甩,身体便侧过身,紧接着右手紧握巨剑由下而上向白屹挥了挥去,顿时一道弯曲的剑气便飞了出来。

白屹单腿在地上一弹,身体便犹如箭矢一般跃到一旁,只见海天强大的剑气在桥梁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印记,紧贴白屹身体擦肩而过,白屹横握利刀,用力一挥,顿时刀罡便冲向海天。

此时海天高举巨剑,再次由上而下劈去,在二人的中间,白屹的刀罡与海天的剑气便撞到一起,只听桥梁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似乎要断裂一般,就在刀罡与剑气碰撞的一刹那,顿时桥梁上的尘土被震了起来。

白屹依然疾步紧逼海天,而海天却用双手握住巨剑剑柄,把巨剑举在身前,带白屹与海天的距离越逼越近,海天横眉怒目“烈焰狂潮!”。

随着海天的话音,只见恶魔实体瞬间被火焰包围,而这炙热的火焰急速膨胀,把白屹与海天二人同时包裹在里面。

忽然火焰被一声巨响爆开,只见利刀支撑着白屹的身体腾浮在海天的头顶,而海天用巨剑顶住利刀,使白屹无法近身。

白屹双脚在巨剑剑面上一弹,顿时向高空飞了出去,而海天毫不示弱,左手握着巨剑,右手与双脚支撑地面,趴伏在地上,随着“轰”的一声,海天便被爆开的火焰带上了天空。

在高空中,白屹冰冷的眼神显得格外自信,似乎高空如果不是海天的缺点,那必定就是白屹的优势,只见海天双手使巨剑向后一收,紧接着推动巨剑向白屹刺去,顿时剑气便犹如箭矢一般,直射白屹而去。

白屹嘴角冷冷一笑“流星斩!”随着白屹的话音,白屹便不断挥舞利刀,向身下的海天坠去。

“不好!上当了!”海天连忙双手举起巨剑遮挡住身体。

只见白屹挥动利刀的速度实在惊人,随着利刀的挥动,刀罡不断从刀尖冲出。

几十道刀罡不断击打在海天的巨剑之上,火光四溅。

白屹不断坠落,眼看就要落到海天的头顶,白屹挥动利刀便向海天砍去,海天连忙用巨剑与利刀碰撞,抵抗白屹的攻击。

“你只会用武器么?”白屹冷冷一笑,随后双脚便生生踹在海天的胸膛至上,顿时白屹双脚踩着海天向桥梁坠落下来。

海天的后背碰撞到桥梁之时,只见桥梁瞬间塌陷,铸盖桥梁用的砖块瞬间漫天横飞,随着沙土把白屹与海天二人周围变得乌烟瘴气。

只听“咔咔咔”的声音不断传出,白屹与海天身下的桥梁立刻裂开,幸亏这百年桥梁结实,要不然此时定然已经塌陷。

忽然,白屹从漫天的沙土中跃了出来,双腿扎下马步,双手高举利刀,似乎在这个架势在凝气一般。

沙石掉落地面发出“砰砰砰”的声响,此时只见弥漫在海天身旁的沙土渐渐散去。

只见海天蹲伏在桥梁之上,似乎已然身负重伤,而就在渐渐能看见海天身影的时刻,白屹双手紧握利刀奋力向下挥去“裂地刀罡!”

随着白屹的话音刚落,只见一把巨大的刀罡向海天劈去,就在刀罡与桥梁接触的一刻,桥梁深深被划出一道印记,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海天立刻双手顶住巨剑,刀罡便挥砍落在巨剑的剑面之上,透过沙土的迷雾,看见海天的巨剑顿时破碎。

白屹扎着马步站在地上,双手握着利刀,刀尖垂于地面,随着急促的呼吸,身体便晃动不停,虽然“裂地刀罡”威力惊人,但想必也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再者,刀罡劈下之前,白屹已经凝气很长时间,想必白屹定是想给海天一个致命一击,把大部分的体力都消耗到这一奋力挥砍之中。

“潋滟狂潮!”只听海天的声音从沙石中传了出来,瞬间沙石便被火焰吹散,随着火焰慢慢消失,海天手中竟然拿着一把纤细的利剑。

海天慢慢向白屹缓走两步,狂笑道“终于知道圣帝为什么要把玄铁巨剑起名为破茧,原来这玄铁巨剑中还藏有另一把剑啊!!”

看着海天手中的细剑,此剑造型非常简单,似乎与唐刀类似,剑柄上没有任何护手,只是一把笔直的细剑,看上去剑长不到一米,而剑宽也区区只有一寸左右(约合四厘米),为何把如此纤细的一把利剑藏于如此沉重的玄铁巨剑之中,莫非此剑的锋利程度远远高于巨剑。

海天挥动着手中的细剑“这重量还真是轻啊!随便怎么挥动,一点都不费力。”

海天此话说的没错,一直使用巨剑的海天想必早已熟悉巨剑的重量,忽然换成这把细剑,想必挥剑的速度也会变得快了很多。

白屹似乎体力即将耗尽,微微转过头双目注视着铭豪“先带着他们离开这座桥!”说罢白屹便再次调转目光向海天望去。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还想跑?没那么容易!”只见海天顿时迈开双腿向白屹冲去。

白屹丝毫没有退缩,双手紧握利刀向海天的方向迎了上去,只见白屹与海天的距离不到半米的时候,白屹立刻不断挥舞利刀向海天砍去,而海天握着细剑毫不费力便把白屹的次次砍杀给拦了下来。

随着二人不断的挥砍,剑气与刀罡四处乱窜,只见不断飞出的剑气和刀罡使桥梁被砍的满是伤痕。

“这种速度好快!”白屹以攻为守,脚步微微向后退去,吃力抵抗着海天的击杀。

而海天却步步紧逼,眼看次次挥剑都未能伤到白屹,海天便弹腿向一旁飞跃与白屹拉开距离,随后海天的恶魔实体便带着烈焰狂潮的炙热火焰向白屹席卷而来。

刹那间白屹立刻用利刀护住身体,生生被海天击出数米远,白屹站在地上稳了稳身体,不屑道“看来我不唤出玄武幻体还真杀不了你了!”

听闻白屹此说,白凌便虚弱的命阴珠唤出缘素剑,随后伸手向铭豪示意,只见铭豪微微点了点头,便拿着缘素剑向白屹走去。

走到白屹身边,只见白屹双手握拳站在地上,身上的玄武幻体已经快要形成,就在此时,铭豪双手拖着缘素剑向白屹一伸。

“走开!别打扰我!”白屹怒斥道。

铭豪晃了晃双手拖着的缘素剑,喃喃道“白凌让你用这个。”

“滚!”白屹横眉怒目,双眼直勾勾的瞪着铭豪。

听白屹如此冰冷,铭豪便眉头微微一皱“你就用这个怎么了!”

只见白屹牙齿咬了咬嘴唇,马上就要形成的玄武幻体瞬间消失。

白屹晃了晃肩膀,双眼怒视铭豪,一把抓起铭豪手中的缘素剑“你他妈……”白屹话没说完便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手中的缘素剑说不出话来,白屹眉头一皱,便侧身回过头看了看白凌。

只见白凌的头枕在晓曼的腿上,慢慢的伸出右手,右手微微攥着拳头伸出大拇指。

白屹嘴角微微一笑,似乎明白了什么。

“呵哼!你的敌人不在那边!而是在这里!”海天双脚弹地,宛如箭矢一般向白屹飞去。

“靠边!”白屹伸手便把铭豪推向一旁,拔腿便向海天迎了过去。

只见白屹与海天聚集在一起,瞬间两人的剑气便乱飞出来,二人实力不分上下,谁都无法伤到对方。

海天挥动细剑接住白屹的攻击,随后白屹的拳头便重重的打在海天的脸上,海天身体轻轻一侧,立刻挥动左手,便又打了回去,白屹见海天的拳头挥来,连忙伸脚踢向海天,海天被白屹这一踹便双脚蹬地向后滑行数米。

随后海天由左向右横挥细剑直奔白屹,而白屹也随海天由右向左横挥缘素剑直砍海天,就在两把利剑交错的一刹那。

海天的细剑顿时被缘素剑砍成两半,转眼向缘素剑看去,只见缘素剑连丝毫擦伤都没有。

“烈焰狂潮!”海天的顿时爆出火焰,借助白屹躲闪的分秒时间,海天便向水域一关逃去。

白屹此时还未站稳身躯,只见海天要跑,恐怕等站稳身体之后在去追逐海天已然是来不及了,白屹双脚刚刚落地,立刻挥手便把缘素剑向海天扔了出去。

虽然白屹的力道足够,但却没有任何准度,只见缘素剑还未飞出多远,便插在桥梁一旁的石护栏上,看着海天的身影渐行渐远,白屹便微微摇了摇头“犯了两条死罪还想跑,别以为我抓不住你。”

“白凌?!白凌!!白凌你要坚持住!现在不许睡觉啊啊啊啊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