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117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40 2013-07-10 13:53:04

  白屹撇了撇嘴,喃喃道“在皇族中与白凌年纪相仿的人屈指可数,我从来不记得有叫白凌的这个晚辈,如果你们冒充皇族的话,那可要杀头的哦!”

“不,不是,白凌真是玄武幻体。”听闻白屹此说,铭豪变得立刻激动起来。

白屹嘴角微微一笑“我亲眼看见过白凌的幻体,我知道白凌确实是乙阶玄武幻体,但是皇族成员中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叫白凌的小子?”

“你是怀疑白凌不是皇族的成员了?”晓曼歪着头反问道。

白屹伸手便向晓曼摆了摆“我不是怀疑,我只是觉得贵族成员中突然莫名其妙冒出一个人,这事让我感觉有些蹊跷。”

“蹊跷?”只见晓曼满脸疑惑的样子。

白屹双臂交叉放于胸前“没错,就是让我感觉蹊跷,就算白凌是皇族成员,但从白凌的年龄看上去,白凌应该是我的晚辈,但是皇族成员中所有的晚辈都会留住在圣域,我奇怪是这白凌怎么会从水域过来。”

“我,我是被,师,师傅捡回来,养大的,我来圣域,是寻找,我爸爸,妈妈的。”白凌听闻白屹如此怀疑,便虚弱道。

白屹听闻白凌此话便歪低着头沉思了一会,稍隔片刻,白屹喃喃道“莫非你是某个人的私生子?”

“我不知,道。”只听白凌虚弱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休息吧!”晓曼伸手便指着白凌鼻子命令道。

白屹嘴角微微一笑,便双眼凝滞着白凌“从你的幻体和背后的印记看,你的确是皇族的人,虽然不知道是谁把你偷偷生出来的,但是我敢肯定,如果把这个人查出来之后,他肯定会被关进大牢。”说罢,白屹便右臂弯曲,右手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关进大牢?”铭豪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注视着白屹,疑问道。

白屹歪低着头看了看坐在身旁的铭豪,讪笑到“偷偷生下皇族成员,又把皇族成员丢在荒郊野岭,而且还不向圣帝禀报,这就是欺瞒之罪啊!本来是要杀头的,但是鉴于白凌的爸爸是皇族成员,那么处罚的时候肯定会从轻,能关进大牢那已经是最坏的估计了,也有可能会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说不定还能把白凌封为某个地方的官呢!”说罢,白屹便把双臂垂与身体两侧。

“啊?这不是护犊子吗?”只见铭豪满脸惊讶的表情,高声道。

白屹撇着摇了摇头,随手曲臂向铭豪一指,讪笑道“你居然敢说皇室的人护犊子?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

听闻白屹此说,铭豪顿时惊愕失色,似乎白屹的话吓住了铭豪,使铭豪一声不吭,只是双眼睁得极大,害怕的目光注视着白屹。

“你犯的可是死罪!现在就要把你的头砍下来!挂在市集的杆子上,以儆效尤!!”白屹愤怒的伸手向铭豪一指,严厉道。

铭豪被白屹吓得顿时浑身发抖。

白屹看着铭豪的样子,便捂着嘴笑出声来,随后一脸坏样的讪笑道“别这么紧张,我跟你开玩笑的,我这人吧,比较奇怪,虽然是皇族成员,但是我还是喜欢跟百姓待在一起,虽然我那几位哥哥都不理解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过我感觉跟百姓在一起的时候很随和,不用像跟我那几个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就连说话都要句句小心,那种勾心斗角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说罢,白屹的目光便再次望向铭豪,随手伸手拍了拍铭豪的肩膀,讪笑道“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你不别这么紧张,我刚才只是吓唬你的。”说罢,白屹便笑出声来。

“怎么才能找到白凌的爸妈?”晓曼双眼凝视着白屹,疑问道。

白屹听闻晓曼此问,只见白屹侧过头双目注视着晓曼,低声道“皇族的人本来就不多,只要圣帝肯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在来一个滴血认亲,估计就能找到白凌的爸妈了。”

晓曼听闻白屹此说,顿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那就跟圣帝说,让圣帝把所有皇室成员召集起来啊,这样一来,不仅白凌能找到他爸妈,而且还能确定白凌是不是皇室成员,万一白凌要是皇室成员的话,像白凌这么厉害的人,肯定能为皇室出一份力啊!再说白凌那么正直,肯定能把一方百姓管理的条例有序的,而且……”

晓曼话还没说完,白屹便打断晓曼,只见白屹眉头一皱,一脸苦相,喃喃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不能实现的,我们兄弟一共是六兄弟,只有我和圣帝在圣域,其他的都分到其他王都去做域王了,虽然其他地域都奴属于圣域,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全部都赶过来,再者说,他们根本就不肯为这种小事到圣域来,就算他们好奇心重,但是欺瞒圣帝可是要治罪的,他们绝不可能万里迢迢的跑到圣域来自寻苦吃。”说罢,白屹便转身再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白凌听白屹此说便慢慢睁开双眼,目光在帐篷里扫视一番,此时白凌或许已经知道,寻找亲生父母之事,并不是他想像的那么简单,白凌缓缓眨了眨双眼,目光注视着蹲在身旁的晓曼,随后又看了看坐在木桌旁的铭豪与白屹两人,想必此时白凌心里,定是空空如也,白凌不惧千难万阻,从水域万里迢迢来到圣域,可谁知,要想在圣域中找到父母,那简直是难上加难。

“唉,圣帝过一段时间之后,肯定会派人来找白凌,让白凌去金宫面见圣帝,你就在这好好修养身体吧,我明天还要去水域讨伐海天。”说罢,白屹便要转身走出帐篷。

晓曼见白屹伸手要撩开布帘走出去,连忙叫住白屹,疑问道“你回来之后能帮白凌,找到他爸妈吗?”

“到时候再说吧,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等白凌面见了圣帝,没准圣帝就帮白凌找了。”白屹侧着身,嘴角微微一笑。

铭豪转过头,目光注视着白屹,疑问道“你抓住海天之后,打算怎么处决他?”

“刚刚宣命的时候我们不是都在吗,当然是就地处置了,不过话说回来,海天真是难逃此劫了,堂堂一个水域将军,连赑屃和玄武都不分,真是死有余辜。”说罢,白屹便随着一阵憨笑走出了帐篷。

看着白屹的身影走出帐篷,随后便时隔片刻,晓曼双手一拍。

“你看白屹肯定跟海天有仇!”晓曼肯定道。

铭豪伸出左臂撑着桌面,歪着头靠在左手手掌,低声道“只要海天死了,我们就算再回水域,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晓曼一撇嘴,便一脸苦相,随着“咦。”了一声,晓曼便质问道“要是让你单独去鬼城,你怕不怕?”

“你,你!你老说这没用的,想起鬼城里面的那个无头尸我就害怕,当初要不是我和白凌,我估计你还没进鬼城就死在那了。”铭豪伸出右手,便向晓曼一指。

晓曼一听铭豪此说,便疑惑道“有人进鬼城死里面了?”

“对啊!你晕倒之后又来了一个叫沙明的人,是海天的护卫,他实力特别强,眼看我们就要被他杀了,可偏偏这个时候他却看到鬼城里的那个无头尸,突然就像中邪了一样,迈步就进去了,刚一进去,就被无头尸给弄死了。”铭豪站起身,用双臂比划着当时沙明进鬼城时候的场景,只见铭豪说完,便伸出左手,在脖子上一抹,随后便顿时像瘫了一样,坐回椅子上。

听闻铭豪此说,晓曼立即咧了咧嘴“照你这么说,幸亏当时把我拦住了,要不然你今天就看不见我了。”

“不过我还真想问问你,你为什么突然像中邪一样,非要进鬼城?”铭豪一脸疑惑的样子注视着晓曼。

晓曼抬起头想了想,喃喃道“我记得我当时看见了一大块金子,然后又看见了我把金子变成了好几大箱金砖,我拿着金砖在集市里买这各种东西,在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见铭豪脖子向晓曼一探,低声道“可能无头尸看穿了你爱财如命的性格,所以把头变成金子来诱惑你。”

“你们,吃点东西,去吧。”白凌伸手便握了握放在身旁的缘素剑,喃喃道。

“你现在都这么虚弱了,你还关心这把剑。”晓曼指着白凌身旁的缘素剑疑问道。

白凌嘴角微微一笑,便用微微点了点头“这把剑,自从下山之后就一直跟着我,从来没离开过我,时间长了,当然就有感情了。”

“那是我和萱雪重要,还是这剑重要?”晓曼站起身双臂交叉放于胸前,一脸不屑的表情质问道。

白凌的目光望着似乎醋意浓重的晓曼,微笑道“你们都重要。”

“你必须选择一个!”晓曼追问道。

白凌慢慢闭上双眼,似乎在沉思者晓曼的这个问题,只见白凌嘴唇微微张开,低声道“对你们,如同对待我的生命一样珍惜。”

只听白凌此话话音刚落,刹那间缘素剑顿时发出光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