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118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89 2013-07-10 13:53:04

  只听白凌此话话音刚落,刹那间缘素剑顿时发出光亮。

“难道这把剑真的像林玲所说,有灵性吗?”晓曼连忙后退两步,离开床边,双目呆滞的注视着缘素剑。

而铭豪也瞬间从椅子上站起身,看着缘素剑伴随着不停的抖动,微微发亮,铭豪顿时惊愕失色。

只见缘素剑的光芒,随着白凌紧握的手,向白凌的身体里钻进,而躺在床上白凌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只见白凌与缘素剑不停的摆动片刻后,渐渐才平息下来。

白凌双眼的光芒略显微弱,稍隔片刻,只见光芒消失在白凌双眼,白凌瞬间便晕厥过去。

“这,这剑是把白凌的性命给夺走了吗?”铭豪惊恐的伸出左手,屈指向白凌一指。

晓曼紧张的用手指在白凌的鼻孔下探了探,顿了一会,晓曼便微低下头摇了摇头“莫非这剑真的有灵性,白凌的呼吸比起刚刚平稳多了。”

听闻晓曼此说,铭豪心里的石头便落了地,铭豪身子向后一倾,便坐在椅子上“白凌现在睡着了?”

“嗯,让他睡一会吧,你看着白凌,我去找点吃的回来。”说罢,晓曼便迈步向帐篷外走去。

铭豪侧过身,目光注视着晓曼的背影,嘱咐道“水壶里没水了,你在弄点水回来。”

“知道了。”晓曼头也没回便伸手撩开布帘迈步走了出去。

时隔半日,此时以是傍晚,吃过晚饭的晓曼与铭豪两人坐在桌子旁聊着天,而白凌依然还在昏睡,忽然,布帘被掀开,只见林玲从帐篷外走了进来。

“唉?萱雪呢?”晓曼的目光注视这林玲,疑问道。

只见林玲身着干净的长裙,脸上浓妆艳抹,似乎精心打扮过一番,林玲侧身向帐篷外指了指“萱雪被圣帝留在金宫了,不知道萱雪用了什么办法,圣帝居然赏赐给我们两颗灵药。”说罢,林玲便右手举起一个红色盒子放在了木桌之上。

看着这盒子真是极为精美,盒子见方,盒面上用绸缎包裹着,而红色的绸缎上还缝有金丝,铭豪伸手便把盒子打开,只见盒子里放着两颗白色药丸,从药丸的颜色看去,一眼就能断定此药必是灵药,铭豪伸手便从盒子中拿起一颗灵药,疑惑道“听白屹说,就连他在向圣帝讨要这灵药都十分困难,萱雪是怎么要到这两颗灵药的?”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就记得萱雪跟圣帝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圣帝就赏赐了两颗灵药给我,让我带回来。”说罢,林玲便坐在木桌旁,端起水壶往水杯中倒水。

铭豪双臂支撑着桌面,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面前的两颗灵药,一脸疑惑的样子,晓曼伸手便捏了捏鼻子,喃喃道“萱雪说她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没说,不过听圣帝的意思,势必要把白凌医好,等白凌伤势痊愈了,就命白凌去见他。”说罢,林玲便端起水杯饮水。

听闻林玲此话,铭豪与晓曼两人都纷纷陷入沉思,这时林玲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荷包,随后便从荷包中拿出一块金子放到桌子上“这是圣帝给咱们的生活费,圣帝怕咱们不习惯军队中的生活,要让咱们搬到水关门西边的客栈里,而且明天会有仆人和郎中去客栈里服侍我们。”

“哇,想不到待遇这么好!”铭豪吃惊的把嘴巴张的极大,双目直勾勾的注视着林玲。

晓曼拿起桌子上的金块,开心的问道“这,这金子有多少两啊?!”

“这金锭足足有五两,这够咱们在圣域生活很长很长时间的。”林玲伸手向金锭一指,开口道。

晓曼拿着金锭,转身便回头看了看白凌,林玲见晓曼此状,便连忙问道“他现在的状况还好吧?”

“唉,自从你和萱雪离开了之后,他的伤势好转了很多,但是缘素剑居然突然发光,那光就像你的治愈术一样钻进白凌身体,后来白凌就像现在这样一直昏睡呢。”晓曼转过身,便把手中的金锭放到了桌子上。

“缘素剑会发光?!”林玲吃惊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快步走到白凌床边,目光扫视着缘素剑。

铭豪随着林玲脚步走到白凌床边,只见林玲伸手便要把缘素剑拿起来,虽然林玲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握住剑柄,但不论林玲如何拉扯,始终拿不起缘素剑,林玲松开双手,转身面朝晓曼,疑问道“这缘素剑很重吗?”

“不重啊,我都能把它拿起来。”说罢,晓曼便走到白凌床边,伸手便要把缘素剑拿起来,虽然晓曼是个女性,但晓曼的力气也不小,只见随着晓曼的拽动,就是抬不起缘素剑,忽然晓曼一个不小心,双手便滑离剑柄,随着晓曼“哎呦!”一声,只见晓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随后晓曼双手撑着地面慢慢站起身“这缘素剑怎么突然那么重,昨天在大桥上我还能拿着它跑呢。”

“可能这剑真的有灵性,估计它是不想离开白凌,所以才让咱们拿不动的吧。”林玲双手相握放在腹前,低着头俯视着放在床上的缘素剑。

“啊?小雪呢?”白凌微微张开双眼,双目呆滞的注视着床边的林玲,疑问道。

林玲听白凌开口说话,连忙凑过身去“圣帝说找萱雪有事,就让萱雪留在圣帝他们家了,你不用担心,萱雪过几天就回来了。”说吧,林玲便转身走到木桌旁,拿起一颗灵药便要喂白凌吃药。

“我看白凌现在的气色好多了,你说明天白凌能下地行走吗?”铭豪双臂交叉放在胸腔,歪侧着头疑问道。

林玲把灵药捏扁,随后便掰成四块,伸手便把一块灵药塞进白凌嘴里“这不好说,你看白凌受了这么重的伤,才一天功夫中气就比较足了,要是在服用灵药的同时在加上我的治愈术,想必白凌不出几日就能自由走动了。”

“明天白凌要是能有些好转,我们就去客栈吧。”晓曼走到桌子旁,伸手便抓起桌子上的金锭和灵药。

铭豪微微点点头,随后“嗯。”了一声,铭豪便开口继续道“这样也好,估计圣帝派来的郎中绝不是等闲之辈。”

只见林玲喂白凌服下灵药,随后双手搓动,紧接着搓动的双手略显光亮,随后林玲立刻用双手贴在白凌胸前,只见林玲双手的光芒不断钻进白凌的体内,时隔片刻,林玲便像精疲力尽一般,东倒西歪的在桌子旁坐下,随后便立刻趴在桌面上。

转眼之间,已是第二天清晨,晓曼独自一人在帐篷中守候着白凌,而此时铭豪与林玲两人已经早早出去了。

现在白凌的气色已经好转了很多,虽然中气还有些不足,但白凌此时已经可以自己吃东西了,只见晓曼双手托着碗,白凌右手用勺子在整碗的面片汤中不停的搅和着。

“你到是吃啊!自从你吃了第一口到现在,这勺子在这碗里都搅和半天了!”晓曼双眼直勾勾的注视着白凌,严厉训斥道。

白凌微微歪过头,瞥了晓曼一眼,喃喃道“吃一口的时候差点没烫死我,现在你又催个不停,你还真想让我死是不是?!”

“那你用勺子在碗里搅和不一样还是烫吗?!”说罢晓曼便抢过白凌手中的勺子,随后便用勺子在碗中挽起一勺面片,只见晓曼的脸凑近勺子吹了吹,随后便把勺子举向白凌,柔声道“吃吧,现在不烫了!”

“我可不吃,你的口水都喷在面片上了!”白凌咧着嘴便摆出一副恶心的表情。

晓曼一听,便把勺子扔到碗里,右手拖着碗便放在了帐篷中的木桌上,怒骂道“你就装吧你!你跟我嘴对嘴,亲嘴儿的时候你怎么不嫌我恶心啊!”

“你,你至于吗?我跟你开个玩笑就把你气成这样了?”白凌双手轻搭在膝盖上,微微歪着头坏笑的注视着晓曼。

晓曼听白凌此说,便又端起桌子上的碗,走向白凌“你这是玩笑么?明明是在嫌我脏。”

这时,只见林玲随着铭豪的脚步走了进来,走进帐篷第一眼便看见晓曼左手拖着碗,右手拿着勺子在喂白凌吃饭。

“你们这俩小夫妻到是还挺恩爱的。”林玲一腔阴历怪气的语气说道。

铭豪撅着嘴,满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啊,什么时候我要是也能娶到像萱雪和晓曼这样的两个老婆,就算死!我做鬼也风流啊~。”铭豪挥动着双手,扭着腰便向白凌走去。

“你胆子还不真不小,跟了老娘你还想找别人?!”林玲一脸愤怒的表情,一把抓起起桌子上的水杯便向铭豪扔了过去。

铭豪见杯子飞来,连忙伸手接住水杯,讪笑道“我就算想这么干,我也没白凌那桃花运啊~”铭豪的语气明显是在向林玲示弱。

林玲听闻铭豪此说,便伸手捂着嘴偷笑起来,只见铭豪坐在白凌身旁,伸手抓起白凌胳膊低声道“我们俩给你找了一个轿子,现在骄子已经停在帐篷门口了,等你把这碗面片吃完,咱们就去客栈吧。”

铭豪话音刚落,只见白屹身披战甲手持长剑气冲冲的走进帐篷,怒骂道“是他妈谁把轿子抬进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