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123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015 2013-07-10 13:53:04

  只见可欣立刻从窗外窜了进来,而可欣的身后却深深的插着一支箭矢。

“啊?!这可怎么办啊?!”铭豪立刻担忧道。

林玲眉头一皱,便把可欣身上的夜行衣撕开“这姑娘的后背怎么这么多道伤疤?”

看着可欣的后背,明显的一道道伤痕又红又肿的长在细腻白滑的皮肤上。

“这伤很浅,稍微做一下简单的处理就行了。”林玲用手捏了捏箭头旁的皮肤,低声道。

此时白凌见可欣后背流淌着鲜血,便不搓眼珠的注视着可欣的后背暗想道‘如果可欣死了,那我在金宫中就没有打探消息的人了,可千万不能让可欣死。’

“需要用什么?”晓曼注视林玲,疑问道。

只见林玲伸手指了指可欣背后的伤口,低声道“先找点金创药,然后在用干净的布把可欣的伤口包住。”

“金创药?这可上哪找去?”说罢,铭豪便一脸疑惑的样子。

只见晓曼唤出一支箭矢,随后右手拿着箭矢,喃喃道“顾不了那么多了,要是让可欣被守在客栈里的卫兵抓到,就没人帮咱们在金宫里打探萱雪的下落了。”说罢,晓曼便用箭尖在手指上划出一道伤口。

忽然,只听杂乱的脚步声从门外传开,白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连忙拿起床上的薄被就要往可欣身上盖,林玲连忙阻止白凌“被子会把可欣背后的箭矢压到啊!”

可林玲此话还是说完了,只见白凌双手一挥,被子便盖在可欣身上,随之可欣后背的箭矢便深深的扎进身体之中,瞬间“啊”的一声惨叫便穿了出来。

可欣的尖叫不要紧,但只听门外脚步声越来越快,白凌连忙冲到门口,只见卫兵便在白凌身前停了下。

“皇爷,你看没看见有可疑的人?”

白凌横眉怒目,张口破骂道“我刚睡着你们就给我吵醒了,现在我跟我老婆做游戏你们还要看吗?!”

“小人不敢!”只见为首的将士说完,立刻跪了下去,数十名将士便跟着纷纷担心跪地,看也不敢看白凌一眼。

白凌伸手一指“还不快滚!”

白凌的话音刚落,只见将士便纷纷向楼下退去,此时晓曼从房间走了出来,走到白凌身旁耳语道“楼下不是有两个郎中吗,我去问问他们,看看那两个郎中有没有金创药。”

听闻晓曼此说,白凌便双目注视着晓曼,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晓曼便移步向楼下走去。

随后白凌便转身进了房间,只见盖着可欣的薄被,被掀到一旁,而林玲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可欣的后背的箭伤,铭豪蹲在林玲身旁,随着林玲的目光注视着可欣。

“你们别看了,后背的伤疤不好看。”可欣趴在地上,喃喃道。

白凌慢步走到可欣身旁,疑问道“你后背这么多伤疤是怎么弄的啊?”

白凌话音刚落,只见可欣双瞳似水的眼睛瞬间变得湿润了起来,随之哽咽了两声,泪滴便随着可欣的眼角滑落在地面上。

“你哭什么啊?!”铭豪歪着头注视着可欣娇俏的脸,无奈道。

只听可欣用哽咽的声音说道“虽然平民百姓都向往金宫中的生活,但是在金宫中也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说罢,可欣便抽泣两声,随后继续道“而我背后的伤疤,便是我保守了多年的秘密。”

“什么秘密?”铭豪呆滞着注视着可欣,随后便开口问道。

似乎可欣十分信任白凌等人,只听可欣开口道“在金宫中,大大小小的规矩就有数千条,稍微触犯一条,就会被处罚,而我在金宫中行事已经是处处小心翼翼,并且仗着是大祭司的贴身侍女,我后背的伤疤,比平常打扫卫生的侍女少了很多,有的侍女甚至后背的肉被打烂,最后感染,最终不治身亡。”

看着皮肤这么细腻白滑的皮肤,却覆满疤痕,白凌等人便心中一阵酸楚,不过话说回来,可欣这姑娘的张也是漂亮至极,为何金宫中的人要对可欣下如此狠手。

只见铭豪刚要开口说话,可欣便讲诉道“有一次金宫中的皇爷想要非礼我,我拼命挣扎就是不从,一不小心便把皇爷的手臂挠伤,后来这件事被圣帝知道了,圣帝就惩罚我一百鞭,而这后背上的疤,大多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来的。”

“你从来没打算过离开金宫,找一个男人嫁了吗?”林玲注视着可欣,缓慢的口气心疼的问道。

听闻林玲此问,可欣便趴在地上慢慢的摇了摇头,随着可欣头部的晃动,泪水便甩落在地上“我小时候是被卖进金宫里的,我要是逃跑了之后被抓回去,刑罚官会把我生生打死的。”

看着可欣年纪也就在二十三四左右,恐怕可欣在不到十岁的时候就被家里卖进金宫了,回头想想,可欣在金宫生活了十几年,想必这十几年便像噩梦一般,不断纠缠着可欣。

“我回来了~!你们看这药够不够用?”只听晓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随后晓曼便走进房间。

铭豪呆滞的注视着晓曼,惊讶道“你弄这么大一瓶不怕别人怀疑吗?”

“是啊,只是手指破了,也没必要弄这么多回来吧。”林玲蹲在地上,左臂顶着膝盖,拖着下巴,喃喃道。

白凌伸出双手便接过晓曼手中的瓶子,疑问道“这一大瓶都是金创药吗?”

听闻白凌此问,晓曼便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曲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喘嘘道“没错,这一瓶都是金创药,听郎中说,只要他们身旁带着将士,就会让四名将士轮流搭着这个药瓶子走。”

“你一个人是怎么把这玩意弄上来的?”铭豪拍了拍药瓶疑问道。

看着这半人多高的药瓶,晓曼站在药瓶旁边也只比药瓶高出差不多一头半的样子,晓曼踮起脚尖,便伸手把药瓶上的瓶塞拔了出来,铿锵道“姑奶奶我有的是力气,就别说这一瓶,就算在来一瓶,我也拿得动。”

“你只是手指划破,你要这么多金创药真的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吗?”林玲把头向晓曼探去,一脸疑惑又吃惊的样子。

晓曼顺手把瓶塞扔到地上,随后便摇了摇头,低声道“放心吧,那俩郎中笨的要死,是他们说让我选一瓶的,所以我就毫不客气的选这大瓶的咯。”

“这.这恐怕用不完吧。”铭豪伸手在药瓶上拍了拍,喃喃道。

听闻铭豪喋喋不休的问个不停,晓曼便双手叉腰,高声训斥道“姑奶奶我这不是怕不够用吗!”

听着晓曼严厉的口气,铭豪便再无多说什么。

只听“嗯!”的一声闷声,林玲便把插在可欣身后的箭矢拔了出来,随后双手便要向药瓶伸去,虽然林玲纤细的双手可以伸进药瓶,但林玲的身高不够,始终够不到药瓶中的金创药。

“我来吧,这里只有我长的最高了。”铭豪说的没错,铭豪的个子是白凌等人中最高的,如果客观的来说,铭豪也只仅仅比白凌高那么四五厘米。

铭豪说罢,便迈步向药瓶走去,就在此时,晓曼伸脚便把药瓶踹倒在地,随着药瓶倒下,装在瓶子里的要便顿时洒了出来。

只见晓曼双手在腰间一掐,张口道“费那力气够着干嘛?!直接放倒不就好拿了吗?”

铭豪微微侧着头,随后瞟了晓曼一眼,紧接着便蹲在地上,双手捧起一捧药粉。

“来,洒在这。”林玲指着可欣背后的箭伤,转头面朝铭豪。

待为可欣上完药,白凌便从床上扯下被单,随手便把被单撕开,递向林玲。

林玲接过白凌手中的被单,喃喃道“白凌,铭豪你们俩先出去吧,我要把可欣的上衣脱下来。”

随着林玲的话音,只见迷着小眼的白凌伸手向铭豪示意,随后白凌二人便走出了房间。

没过多久,晓曼便走出房门,把白凌与铭豪二人叫了回去。

刚一进屋便看见可欣的上身被白净的床单一条一条包裹的像木乃伊一样。

“可欣今天晚上走不了了,咱们把她藏在哪才不会被人发现呢?”晓曼右手拖着下巴,疑问道。

白凌靠着身后的衣柜便微微仰起头陷入沉思。

“让她去我们房间吧,反正我们也只是个配角,那两个郎中从来没去过我们那房间。”林玲左手伸出大拇指,随后便向身后一指。

听闻林玲此说,只见可欣摇了摇头“我今天晚上一定要回去,大祭司还在等着我,我要是不回去,恐怕刑罚官又要折磨我了。”说罢,可欣便吃力的用手支撑着床,站起身来。

“铭豪你去送可欣吧。”白凌注视着铭豪低声道。

只见铭豪微微点了点头“嗯,我把可欣送出客栈,然后我就回来,凭我的实力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说罢,铭豪便挠了挠头,慢步走到可欣身旁。

随后,铭豪便扶着可欣走到窗户旁,可就在这时,可欣的身子刚刚探出窗户,只听窗户外传来一声“有刺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