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混沌魔界

第五十五章 海天怎么也在?!【求收藏】【求推荐】

混沌魔界 一品添香 3310 2013-07-10 13:53:04

  第五十五章海天怎么也在?!

白凌回过头向身后招手“最后跑到清河军营的是小狗~~”

晓曼停下脚步,一把拉住从身后小跑而来的祭祀,一脸诡异的表情说道“白凌这傻子不知道清河军营离这里有多远吧?让他们三个疯子跑去吧,咱们慢慢走!”

祭祀气喘吁吁的弯下腰,右手捂着胸口“本来我不想跟你们跑,但是不知道怎么了,看你们都跑了,我也就跑了,哎~~”

此时眼看铭豪就要追上白凌,白凌慢慢停住脚步,让小黑唤出坚盾,随后白凌双手拿着坚盾,站在原地等着跑来的铭豪,铭豪跑到白凌身边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白凌,一句话也不说,白凌双手举着坚盾递向铭豪“小gay,这个盾牌你帮我拿一下吧~”

铭豪纳闷的问道“你让小黑收起来不就行了?”

白凌摇摇头“小黑可能嫌他太重,刚刚吐了出来,我想去那边给萱雪摘朵花,但是又怕把盾牌放地上弄脏了,咱们五个人就你我是男的,所以我就像让你帮我拿一下咯。”

铭豪听完,脸上便挂起微笑,双手握着白凌的盾牌,刚要开口说话,白凌双手一推盾牌紧接着松手,只见铭豪瞬间被坚盾压倒在地,铭豪躺在地上,双手撑着白凌的坚盾,吃力的说道“白凌..你又耍我!!”

萱雪看见此番场景,忍不住的用右手捂住嘴偷笑,白凌一把拉起萱雪的左手,便继续向清河军营走去,随后晓曼和祭祀慢慢走过铭豪的身边,铭豪单手撑着盾牌,另一只手伸向晓曼“晓曼.帮我把盾牌搬走吧~~”

晓曼和祭祀四目相对,忽然偷笑起来,晓曼笑嘻嘻的摇摇头“白凌的盾牌我们可拿不起来,我去前面找白凌啊~”说完晓曼和祭祀便继续向前走去。

萱雪回头望了望,随后对白凌说道“把坚盾换回来吧,一会铭豪该受不了了~”白凌点点头随后让小黑收起了坚盾。

就在白凌等人大摇大摆的向清河军营走去的同时,清河军营正在紧锣密鼓的做着晚上的宴席,因为晚上水域将军要来清河军营审讯铭豪的师傅,询问白虎之力到底藏在哪里,而此时的海天并不知道白虎之力已经附在了铭豪身上,随着厨房不断飘出来的饭菜香气,天色逐渐暗下来。

天刚刚擦黑,白凌等人便藏匿在清河军营围墙外,白凌伸出左臂,右手挠着胳膊“不知道清河军营有多少人,小gay一会你进去探探吧。”

晓曼在白凌面前摆了摆手“铭豪这么冒然进去我怕有危险啊!我觉得还是让我进去看看比较好。”

铭豪随口轻蔑一声“我可是有白虎之力的人了,万一在里面被发现了,我就唤出白虎之力逃跑,在说我师傅教我的就是潜入别人家……”

晓曼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铭豪“那你师傅是小偷?”

铭豪听闻晓曼如此说自己的师傅,便反驳道“当然不是!师傅说现在就缺少有这种本事的人,因为能潜入别人的地盘很危险,如果能安然无事的出来最好,如果被人抓住,要不就自我了断,要不就让别人了断,所以这个职业也是风险率最高的职业!”

祭祀微微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应该让铭豪进去侦查一番,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萱雪蹲在白凌身旁,双臂弯曲放在膝盖上顶住头,嘿嘿一笑便说道“铭豪,如果你在里面被敌人抓住了你就大声叫我们,我们就进去救你~”

铭豪一撇嘴“我还是先谢谢你了,我情愿希望我别被抓住。”说完铭豪便转身向围墙爬去。

晓曼此时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不停的画着,随后便说道“目前还不知道清溪是不是在清河军营里,如果清溪确实在清河军营,到时候清溪和清河联手起来,想必这肯定是一场苦战啊!”

晓曼说的没错,当初村长就说过,清溪和清河联手起来,海天都不是他二人的对手,可是村长毕竟是个局外人,但真如村长所说,看来白凌等人似乎要葬身于此了。

白凌右手竖起食指摇了摇“清溪和清河毕竟是水域的两大副手,他们两人的实力肯定十分强大,晓曼我觉得你刚才说了一句废话。”

晓曼举起树枝重重的仍在地上,愤怒的说道“我只是想把现在的情况给大家讲述一下而已!!!”

此时铭豪俯着身慢慢走到白凌等人旁边,一脸紧张的表情说道“我刚翻墙进去,就看见海天站在帐篷前……”

铭豪并没有把话说完,晓曼便如同火烧屁股般的在原地又蹦又跳“完了完了完了~海天!清河、清溪、三个人咱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啊!”晓曼话音刚落,只见白凌几人表情极度紧张。

白凌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便说道“我们还是在等等吧,没准海天是来探访的,说不定过一会海天就走了。”

萱雪微微一笑“是啊~要是海天走了,咱们就能攻进去了呢。”

晓曼双手一拍随后双臂向身体两侧摊开“要是海天没走咱们就被人发现了呢?”

祭祀赞同的点了点头“晓曼说的对,咱们在这里要是被人发现了,海天、清河和清溪肯定会冲出来的!”

白凌向祭祀摆了摆手,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现在是黑天,而且马上就进入深夜了,咱们躲在暗处如果不发出比较大的响动,我肯定他们不会发现我们,我们倒不如留下一个盯梢的,剩下的人趁着天黑好好休息休息,说不定海天明天就走了。”

晓曼紧张的摇摇头“万一明天海天不走呢?咱们岂不是守株待兔?!”

白凌长叹一口气说道“如果海天明天不走,那就说明海天要在清河军营住一段时间,到那时候咱们就回胜利屋,等时机成熟咱们在杀回来!”

“那为什么现在不回胜利屋?”铭豪疑惑的问道。

白凌伸出右手在眉毛上挠了挠“你们想想,如果咱们今晚就回胜利屋,不仅要赶夜路而且明天海天要是离开了清河军营,咱们又失去了进攻清河军营的机会了,再说了,在野外住一宿又不会死!”

晓曼指着白凌的鼻子怒斥道“照你说的话,回胜利屋的确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但是如果被发现咱们岂不是连命都要搭进去么!”

听闻晓曼这句话,白凌并未再理会晓曼,此时白凌似乎对晓曼的胆怯有些无奈,而萱雪蹲在白凌身边,伸出玉手拽了拽晓曼的胳膊“放心吧,白凌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随着萱雪的拽动,晓曼缓缓蹲下身“我不是不相信白凌,我只是觉得在没杀死清溪之前,就这么把命搭进去有些不值,所以……”

晓曼没说完便被白凌打断,蹲着的白凌两条腿往前一伸,便坐在了地上“现在咱们五个人,只有晓曼没有幻体,所以我建议晓曼盯一晚海天的举动!”

晓曼听见这番话便有些气愤“白凌!你这是在打击报复么?!”

白凌坐在地上摇了摇头“我说的只是事实,你要是觉得我是在报复你,那你听听祭祀和小gay有什么意见吧!”

晓曼歪着头看着一旁的祭祀,祭祀双手相握垂向地面“晓曼,我也觉得你盯着他们的举动比较好,这样我们就可以有充足的体力对抗清溪和清河他们二人了。”听完祭祀的话晓曼转头注视着铭豪。

从军营里照出的昏暗光线照射在铭豪脸上,铭豪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话,晓曼便沮丧的语气说道“我是为了给我师傅报仇,今天我就答应你们,在清河军营门口盯上一晚!”

白凌伸出左手拍了拍晓曼的肩膀“我并没有报复你,我思考这件事的出发点是在团队上面,希望你别把这事放在心上。”随后白凌转头注视着铭豪“一会你再去清河军营打探一下,不过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啊!”白凌话音刚落铭豪点点头,转身向围墙走去。

白凌缓缓躺在地上,对晓曼说道“明天天一亮就把我们叫醒哦!”

第二天清晨,白凌等人便蹲守在草丛里向清河军营看去,清河军营门前,清溪、清河两人站成一排面朝着海天站着,只见海天双手背在身后,对着清河二人说道“李家村的事情不要传出去,这件事情已经被我压下来了,如果上峰继续追查下去的话,你们两人的脑袋就要搬家!”说道最后海天的语气十分严厉,而清河二人毕恭毕敬的站在海天身前,微微弯着腰低着头“大人,这件事实在是一时冲动,不过毁了清河军营的那个叛逆就藏在李家村,我们也是出于保护水域将军的名声才屠村的呀大人。”

海天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清河的额头严厉的训斥道“还敢狡辩!要不是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你们俩人的脑袋今天就得搬家!不感谢我反而还强词夺理!”

清溪连忙双手抱拳向海天作揖“大人您说的对,如果没有大人的庇护小的早在几年前就一命呜呼了,小的能活到今天,那是多亏大人的爱护有加呀。”

海天微微的点点头,用手指着清河说道“这么多年了,你那倔脾气一点都不改,就算你武功高强,你要胆敢不把我这个将军放在眼里,我立刻要了你的脑袋!不过清溪所说的那几个叛逆,前几天去我山里的军营了,我估计着他们发现李家村被灭村之后,定会来清河军营,你们两人这几天要多加防范!”海天说到这,左手背在身后,右手轻轻握拳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随后继续说道“我送来的那个老刺客,给我看好了!现在我那里不方便,等那几个高官走了,我在把那个顽固不化的老头接走!”

海天说完便一脸惊呆的表情向白凌等人藏匿的方向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