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史诗

第十一章 佳人

命运史诗 可笑的君子 2209 2013-03-31 13:50:22

  父神在送出了自己满怀歉意的礼物后,便收起古树法杖,微笑着向蔷薇行礼。魔法阵金光大盛之后,父神便凭空消失在这片森林里。

蔷薇自然也不会在这个地方多留,但在她灰色的魔法阵开始闪耀之前,却是别过头来,说了一句:“小姑娘…那把剑…少用用吧……”

留下莫名其妙的黑衣少女和搀扶着她的诺麟,蔷薇也在创世神之后消失了。

两位神祗一走,诺麟呆呆地看着凭空出现的金色独角兽和秀美的黑色单手剑,除了感叹魔法的玄妙外,他还觉得自己之前似乎是错怪了父神,之前父神毫不留情地对这个少女出手,可能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呢,毕竟父神也对少女表达了歉意——虽然态度依旧高高在上,可这对于一个创造世界的神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至少,少年时期的诺麟对父神还是充满着崇高的甚至盲目的敬意。

至于蔷薇说的“少用用”……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觉得这把新剑的品阶太高,怕少女还驾驭不了吗?黑衣少女虽然没说出来,但她心里也是像诺麟这样理解蔷薇的话。

“教皇大人……请扶我回教堂吧……”诺麟这才回过神来,自己似乎的确莫名其妙地被当做什么教皇了……这事回头还得和这女子解释清楚啊,自己只是一个刚从西伯利亚冰原上被追杀到这里的倒霉蛋啊,怎么会是什么教皇,大概是他们认错了吧。

黑衣女子上半身被诺麟扶在怀里,说完这句话后便脸红着转过头去。诺麟看在眼里,也是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着。

诺麟抱起受伤的少女,刚准备招呼小白走了,却看见小白和刚刚被父神召唤到这里的金色独角兽似乎相处得格外融洽……已经打打闹闹地跑出很远…..诺麟笑了笑,好像小白也很久没那么开心了呢,随即看了一眼人悬浮在那里的单手剑,转身向那座黑色的教堂走去。

令诺麟惊讶的是,这座教堂虽然通体纯黑,却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阴森,慢慢走近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传来的阵阵温暖。

推开教堂精雕细刻的精致大门,一副温暖美好的景象便映入眼帘,教堂内部光线充足,和煦的阳光透过天顶和两侧的透明水晶洒落下来,两排巨大的石柱支撑起教堂开阔的内部空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室内的沉闷和压抑,教堂的墙壁上都是一幅幅精美的壁画,虽然其上的人物都长相奇怪但壁画的主体似乎都在歌颂爱与美好。

空旷的大厅中央,伫立着一个巨大的雕像,雕刻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衣衫飘飘,面带温和的微笑,整个雕像似乎是由一整块黑色的大理石雕刻而成,显得格外精美。

诺麟在看到这个雕像时,整个人身形一滞,整个人顿时被温暖所包围,这个雕像自己之前不可能见到过,但此时却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还让自己感到格外的温暖。诺麟努力地回忆,才发现这个雕像像极了自己经常梦到的那个黑衣女子……

“这是我们教派的始主,也是我们信仰的神,暗影之神。”黑衣少女不安地在诺麟的怀里动了一动,似乎在提醒正愣愣出神的诺麟。

诺麟也是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在这雕像面前呆立了很久,怀里还躺着一个受伤的少女,随即尴尬地地咳嗽了几下,问道:“对了,你的房间在哪里?”

“楼上。”少女回答道。

“楼上?”诺麟抱着少女原地转了个圈,扫视了整个教堂也没有看到有楼梯的影子啊。不会被耍了吧…..

“嘻嘻……”少女在诺麟怀里调皮地笑着,似乎诺麟的窘境让她暂时忘记了伤口的疼痛。“在那里啦。”少女用目光示意傻傻站在原地的诺麟。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诺麟在教堂的角落发现了一大一小两个刻画在地面上的魔法阵。在少女的示意下,诺麟抱着她走进了较小的那个魔法阵。随着黑色的光芒从魔法阵中爆发出来,一阵恍惚,等诺麟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已然站在了一个较小的房间里。

房间显得很干净,没有过多的物品,古朴的窗帘被拉到两边,清风携着阳光从窗户中进来,让人感到心旷神怡。一张床,几把古朴的椅子,一个摆满魔法书籍的小书架,一个衣柜,一张靠窗的写字台上摆着大大小小的几支鹅毛笔和几本厚厚的魔法书,一个梳妆台上摆放着寥寥几个瓶瓶罐罐,大概就是所谓的化妆品吧,但从少女几乎不施粉黛的俏脸上可以推断出,这些东西大概极少被用到吧。

女子被诺麟轻轻放到床上,刚想告诉诺麟疗伤的药物在哪里,却看见诺麟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随后便开始闭目凝神。

女子感到很奇怪,刚想问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时,却看见诺麟的右手之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魔法光球!在白光的照拂下,少女感觉到右肩的外伤和被气浪冲击造成的内部损伤似乎正在缓缓好转。

女子见到白色光球的出现,简直惊讶到了极点,这是光明系的白魔法没错,但为什么暗影教派的教皇殿下竟然会驾驭白魔法?可教义上明确写着第一个被传送到这里的人就是本教教皇啊!

少女张开樱唇,想要问关于白魔法的事情,却看到诺麟豆大的汗珠和略显苍白的脸上,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一副欲言又止的可爱模样。

事实上,诺麟此时的惊讶程度并不比黑衣女子的差。在此之前,给小白或是自己用这个方法治疗时,都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伤势在自己的掌握下快速好转,可此时的自己却几乎无法掌握伤口的具体情况,甚至,女子体内的某种力量正排斥着白色光球的力量。

虽然女子由于修习黑魔法,体质对白魔法有一定的排斥,但在如此纯正的白魔法照拂下,伤势也是在快速的好转。

数十息的沉默之后,诺麟的背脊已被汗水浸湿,连嘴唇也苍白下去,但女子的伤势也在诺麟的努力下,基本好转,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会痊愈。

“教皇大人,您没事吧?”少女担心地看着诺麟,虽然对白魔法存在疑问,但诺麟这样努力地为自己治疗,心中也不免一暖,所以见他睁开眼睛,便急忙问道。

“呵呵,我没事。你以后还是叫我诺麟吧,教皇什么的,听着挺别扭的。”诺麟微笑着说道,“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叫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