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史诗

第二十三章 圣境森林的试炼(一)

命运史诗 可笑的君子 2856 2013-03-31 13:50:22

  转眼间,诺麟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猎户生活到圣境森林里自己曾从未预料到的日子,已经到了第三个年头。

这片森林里有太多的秘密,尤其是母亲留下的地下石室,似在诉说一段不为人知的史诗故事。

那天早上,晨感觉诺麟身上的气息与以前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感知之后,不出所料地,诺麟已然晋升到了暗黑系一星初级魔法师。

“教皇大人,恭喜您,晋升为暗黑系一星初级魔法师。”与诺麟的欣喜若狂不同,晨的神情却令人难以捉摸。这一句话中又是“大人”又是“您”的,突然让诺麟有一种庄重的感觉。

“晨晨你怎么了?怎么好像不开心?”就算神经大条如诺麟这样的人,也不会感觉不到眼前这个清纯得少女这样明显的情感变化。

“哈哈,没有啊!怎么会!你想多了啦!”晨显然并不想多聊这个话题,试图强打精神掩饰过去,还学着教皇大人往常对自己的样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这样做作的掩饰,诺麟自然是发现了的。但转念一想,晨这样做,想必是有什么特别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原因吧,于是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所以诺麟也是翘起了嘴角,微笑地看着晨……

直到后者的脸又红的不像话,晨才背过身,低着头朝外面走去。

“哦对了,根据卡厄斯大人留下的话,在教皇大人成为初级魔法师以后,就必须尽快挑战圣境森林最后的试炼,成功之后我们就要离开这里的了,您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出发。”晨边走边说,尽管尽量保持随意的语气,但话语中的信息还是让教皇大人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

什么?!!明天?!!怎么这么急?!!

晨已经离开了教堂,只留下惊讶万分的教皇大人呆立在原处。

看着教堂里精美的壁画,一瞬间,无数的想法涌进诺麟的脑海,无数个与晨小姐共同度过的日子浮现在眼前。从小悲苦多,欢乐少的少年,早已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把晨晨当成自己的亲人。这里就像一个满是欢笑的世外桃源,只要晨晨和小白小希都在,仿佛整个世界就是灿烂的。这是一种有家的感觉,这是一种自己一直向往的美好……

然而,仿佛是跨过了一个分界点,自己就要离开这里,离开生活了三年的家。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或者,还能不能在回来……

外面的世界一定还在战乱不休,不列颠大陆和亚特兰蒂斯大陆的冤冤相报,不知何时才会停息。自幼生活的村庄已然毁于战火,出了这片森林我们又何以为家……

当然,在诺麟的潜意识里,已经认为这个由自己的母亲设下的试炼,一定不会太过难为自己。

也正是因此,他便无法理解晨刚才的情绪变化。

……

生活还是要继续,命运还是要向前。诺麟亦是深谙此理,所以在伤感过后,他便准备起了明天要用到的东西,把自己黑色的双手大剑擦得雪亮之后,又把书桌上轻薄的黑皮魔法书揣进怀里,当然,这本书便是有暗影之神所著的混沌系魔法书。

突然,一个念头飘进诺麟的脑海。随即他便是拎起自己的大剑,往树林深处跑去,边跑还变笑……仿佛是为自己的想法自豪得不得了……

夜幕渐渐降临,就在晨因为找不到诺麟而焦急,准备再次出发找他时,教皇大人终于是出现在了晨的视野里。只是这时教皇大人的造型……似乎略显……粗犷了一些……

衣服被划了好几条缝,像是几块布条挂在身上,银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显然是因为出了太多的汗之后又风干了,故而呈现出这样奇葩的发型……教皇大人的脸上也没好到那里去,尘土混杂这汗渍,正横七竖八地躺在诺麟的脸上,在配合教皇大人正呵呵傻笑的神情,这造型简直犀利到极点……

本来正因诺麟又玩突然消失这一套而愠怒的晨,看到此时的诺麟,也差点憋笑憋出内伤……

“嘿嘿,晨晨你看,这个,送给你。”诺麟嘿嘿傻笑地来到晨的面前,把一个一直由右手小心翼翼拽着的小物件展现在晨的面前。

这是一柄精致的木质小剑,剑身上还雕刻着暗黑系魔法的魔法阵。晨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个小物件的质地——铁桦树,与诺麟之前用来给自己做大剑的木材相同。于是便也理解了教皇大人此时的造型,毫无疑问,铁桦树的硬度绝对高于普通铁质武器,要做出这样一个精致的物件,花费的精力必然是不可想象的。

晨接过这柄小剑,握在手心,低着头不说话……这可把诺麟吓坏了,一个劲问晨是不是不喜欢……

几息之后,晨也不顾诺麟身上的汗渍,突然紧紧地抱住了他,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早已哭得梨花带雨,只是……这些眼泪似乎并不仅仅是因为此时的感动,而更像是所有积蓄的情感,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因为……晨哭了好久好久……

诺麟见状,也不问原因,只是默默地拥抱住晨,伸手轻抚晨柔顺的秀发,让她的脸可以舒适地贴在自己的肩膀上。

因为诺麟知道,现在自己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地让晨把所有压抑的情感尽情宣泄出来,从早上开始就觉得晨心事重重,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也许,只有以这样的方式,晨才能好好释怀吧……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少女也终于停止了哭泣,“诺麟,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们,最后一次,去森林里走走吧。”

在诺麟微笑着点头之后,两人便沿着横穿树林的小河边慢慢踱步……许久之后,他们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把脚伸进清凉的河水了,享受着深林里特有的清新空气,抬头看着璀璨的星空……不知道,明天以后还能不能在见到这样美丽的天空了……

“对不起。”晨突然莫名其妙地说道。

“什么?”

“早上我的情绪不好……”

“呵呵,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小笨蛋。”

听到诺麟亲昵的称呼,晨亦是不自觉地红了红俏脸。

“说实话,虽然在你来这里之前,我一直痛恨这片森林给予我的孤独。但要我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我宁愿承受这里的孤独。”顿了顿,晨继续说道,“因为外面正在进行战争,整整两篇大陆跨越几百年的战争,大陆上的任何人都无法避免被卷入的命运……我不想看到流血……无论是朋友的,还是敌人的……”

说到这里,少女已经开始哽咽起来……

诺麟明白,尽管对外界如此的厌恶,晨最终一定还是会和自己一起出去,因为晨是教皇的守护者,而自己就是教皇……虽然自己也对外界没有好感,但母亲留下的教义,自己又怎能违背……

“而且,我们明天就要去挑战圣境森林最后的试炼……你不明白,这个试炼有多危险,我不知道自己在这个试炼里,还有没有能力保护你,万一……诺麟,我不想失去你……”

少女转过头看着诺麟的眼睛,刚刚哭肿了的眼睛,似乎又要噙不住泪水。

“晨晨,虽然你是教皇的守护者,但我们早已经超越了这种关系,在我的心里,早已把你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更不希望你去做你不喜欢的事情。我是说,不要让守护者这样的头衔干扰你的选择,去,或者不去,我都不会怪你。”

“而且,在来这里之前,我希望努力变强,强到可以保护池叔叔,现在,我希望努力变强,强到可以保护你。”说到这里,诺麟拿拳头锤了锤自己的肩膀,说道,“所以,不要担心,我可以保护好自己,而且,在不久的以后,我还会有能力保护晨晨你。”

……

那天晚上,少女靠在少年的肩膀上,看越来越黑的月亮从山的后面伸到天顶,静静地睡着了。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的到来,外界的大陆战争将产生怎么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少女不知道,自己在少年心中到底是怎么的位置……

第二天清晨,身穿银色皮甲的少年手持一把半人多高的黑色双手大剑,骑着雪狼,走出了教堂的大门。随后,一个一袭黑色长裙的俏丽少女,骑着金色的独角兽优雅地走了出来,她的手上握着由创世神赠予的单手剑,雪白的锁骨处是一个精致的挂坠——一柄小小的木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