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史诗

第十八章 卡厄斯一族

命运史诗 可笑的君子 2285 2013-03-31 13:50:22

  暗影之神的出现已经让诺麟觉得身处梦境,而神祗的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更是让少年不知所措。

“您是……暗影之神吗?”短时间内的各种剧变冲击着诺麟的思绪,他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思绪中的关键点,暗影之神。

“呵呵,没错,他们都叫我暗影之神。不过,你,我的孩子,可以叫我母亲。”暗影之神充满母性的温柔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诺麟,似乎永远也看不够似的。听到诺麟的疑问,她带着笑意给了诺麟一个晴天霹雳般的答案。

这样的一句话无疑激起了诺麟心中的轩然大波,一直只知道自己被亲身父母抛弃,过着无父无母的日子,生活的好像浮萍一般,无根无基,面对风吹雨淋,只有逆来顺受。

好心的池叔叔收养了自己,并把自己当成亲生的孩子一般照顾呵护。但不管怎么说,池叔叔说到底是一个粗犷的汉子,能给自己的毕竟只是如山的父爱。至于温柔似水的母爱,诺麟从来就没有奢望过。

而且池叔叔已然惨死在亚特兰蒂斯的铁蹄之下,诺麟一度以为尘归尘,土归土,浮萍终究逃不过漂泊的命运。

但此时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说自己就是诺麟曾无数次祈盼的母亲。面对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女子,诺麟的心中五味杂陈,无数的情感交织在了一起。

尽管无数次地盼望自己有母爱的呵护,尽管无数次想象母亲的脸庞,但这样一个陌生的女人突然说是自己的母亲,诺麟显然无法很快接受。

“我的孩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的出现可能的确让你无所适从,但请相信我,你就是我和阿尔斯?朱庇特唯一的孩子,格尔?朱庇特。”说到这里,暗影之神似乎陷入了极为悠远的回忆,“城隍历398年9月30日,下等种族的大战已经进入了关键时期,可就在这样的时候,我和阿尔斯的孩子,降生了。按照神祗的传统,我们把他取名为格尔?朱庇特,而这个孩子,就是你。我相信你已经感受到了你的与众不同,你的生长比普通人类的生长速度缓慢,而且你天生对神圣系魔法和黑魔法的控制都有着独特的天赋,这一切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因为你的身上流淌着神族的高贵血液。”

听到这里,诺麟看着暗影之神温柔忧伤的眼睛,感受着如同沐浴圣光的暖意,诺麟愿意相信,也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个女子,就是自己日夜祈盼的母亲。尽管被无数激烈的情感包围其中,但诺麟此时却只能沉默地站在原地。正如史前大魔法师拜伦所说:“时隔经年,我该如何向你问候,以沉默,以眼泪。”

母亲就在眼前,可就在自己想要拥抱她时,诺麟却发现自己忘记了,这只是一个透明的魔法幻象而已……

“我的孩子,不要悲伤,命运如此安排,必有它的道理。”暗影之神看到失落的诺麟,随即安慰道。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孩子,有一些事情,你必须知道。”诺麟这才发现,幻象的确正变得越来越透明,甚至开始出现了晃动。

“我的名字叫做馨肆?卡厄斯,是上一届创世神,圣?卡厄斯唯一的女儿。在上一个创世神界迎来末日审判之前,我被父亲强行传送到异界躲避。直到城隍历期间,我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于是便希望夺回我父亲的世界,因而我入侵了创世神界。但随着战争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鲜血染红了这个世界,我发现我错了,我的做法并不被命运承认,我是在忤逆命运的进程,所以最后我的神格被整个破坏掉,只剩下你眼前这样的幻象,我并不恨别人。但是格尔,你要知道,本届父神的行为非常值得怀疑,他在我的力量几乎占领整个不列颠大陆,准备进攻亚特兰蒂斯时才出手制止我,在我看来,原因无非是不列颠大陆上生活着我父亲创造的上一代遗民,还有就是被他视为他造物失败品的不列颠大陆人类。所以格尔,走出圣境森林后,请保护好自己,因为你的身上也流淌着卡厄斯一族的血液。”

“另外,带你到这里来的戒指叫做混沌之戒,是我和你父亲一同打造的。它释放出的混沌护盾可以轻易吞噬四阶以及四阶以下的魔法攻击,但你必须谨慎使用,因为上一次的护盾力量是由我残留的神格提供的,所以才可以维持这么久,以你现在的力量,仅施放一次几息之间的混沌护盾,就必定因为魔力透支而陷入昏厥状态。”

说完之后,暗影之神也不顾诺麟的反应,因为她知道诺麟正在好好消化自己话语中包含的信息,于是便是低下头,看着诺麟身边的小白,“你应该就是现世的小白吧,呵呵,比你以前的样子可爱多了嘛。”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诺麟已然忘记还陪伴着自己的小白,自然也就没有发现小白对这一切的反应。但此时的小白全然没有任何惊恐的样子,反而走上前,让暗影之神轻抚自己柔顺的毛发,就好像他们早已熟识。

诺麟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希望得到母亲的回答,比如父亲是谁?为何要抛弃自己?为什么母亲和小白认识?

但此时的少年是无法得知这些问题的答案了,因为母亲的幻象随着一阵不稳定的摇晃,最终携着无数的暗黑系魔法元素精灵,消逝在风中,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如此众多的魔法精灵从这里抽离,产生的力量也是巨大的,现在的诺麟自然无法与这股力量抗衡,眼前一黑,便是倒在了地上……

……

在昏迷的过程中,诺麟仍然不断地梦到母亲的样子,而且似乎有一个白衣男子与暗影之神很是亲近,难道是父亲吗?诺麟正努力地希望看仔细男子的面孔,画面却又像以前的噩梦一样……变得血红血红……

“啊!”梦里的一片血红让诺麟从昏睡中惊醒。和煦的眼光从熟悉的窗户照射进来,微风拂起古朴的窗帘,诺麟明白,这里正是自己在教堂二楼的教皇房间,于是便嘴角微微上翘,安心地闭起眼睛,准备好好休息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犹如一团乱麻,需要好好静下心来理一理……

“啊!!诺麟!!你终于醒了!!呜呜……担心死我了……”但事情怎么能像诺麟想象地那么顺利……晨小姐已是一个大拥抱紧紧抱住了他,俏脸上的眼泪鼻涕再一次擦到了诺麟的衣服上……

诺麟见晨的眼睛布满血丝,面容憔悴的样子……心一软,也不顾眼泪鼻涕,随即便是搂住了少女的肩膀,没有别的意思,谨代表对晨如此关心自己的感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