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城陨落

魔城陨落 第三章 白魔法

魔城陨落 sjs2013 5859 2013-04-02 16:48:56

  其实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想得到些什么,而是在不断地证明着些什么。有些人不断收集,得到了无数的欢笑,证明的是幸福。而我也会不断收集,可得到的永远只有泪水,似乎是种故意的虚拟。可在我的内心深处,永远都会无奈地坚信,我的存在是在无休止地证明着:其实悲痛还在人间。悲痛往往会在意外之中频繁发生,让人没有任何准备,所以来到的时候会当头一棒,也只会令人血流满面。打击的不断偷袭似乎也让我懂得:人在想死的时候却还活着,也是种无奈,而这种无奈好像就是我的影子,不仅阴暗了脚下的路,也模糊了别人的微笑。

秋天的风吹黄大地,将绿色献给了回忆。池水带走了过去的倒影,一去不回首。我看到孤独的大雁忧愁地飞,终于离开了这块伤心的土地。深夜,美丽的闪亮变得阴晦,雷声匆匆劈碎了装水的壶嘴,裂纹处雨水泛滥,呼呼地淋满了我整座城。幸福的人进入了梦乡,悲伤的人也快入睡,唯有我,还在瓢泼的大雨中深痛,因为我又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

大雨一下便是几天,等停下来的时候才后悔的发现,不该落的叶儿竟也都沉沦,光秃秃的树枝上挂着茂盛的荒凉和寂寞。我带着严重的风寒和在泥浆中,心疼地拉着冰冷的母后,将她拖到了荒凉的野外,找到了长草的父王,让他们睡在了一起。松土混着泥儿掺着泪水,我为他们建座宫殿……夕阳落下,我看到父王和母后相爱在天边,手拉着手走向遥远的地方,回过头,依然微笑。风儿路过,我打了几个寒颤。滚热的泪散发着温度,带着我的痛蒸发到遥远的异国他乡。

新生的嫩芽迎着阳光异常可爱,肥润的土地也散发着生命的芳香。我站在城楼上面,披风抖擞着后扬,像一面迎风的旗帜,我也正像那挺拔的旗竿,一动也不动。

看着广博的土地我潸然泪下,这块美丽的土地还在,我还在,可父王和母后已走开,而那些笑脸却恍忽如昨天一般。

叶黄叶绿,过了秋天却怎么也过不了心伤,隐痛还在,那座荒郊上的宫殿也还在。

耸然群立在河边的铁塔,倒影破碎,有水鸟掠过,又是一条长长的波浪,好像永远也不会明晰那些塔影。突然间我明白:当倒影真的清晰后,那水也便是真的死了。

风儿快乐地飞舞过去,带来了遥远他乡的幸福炊烟,就像那两株忘忧草的香味,带着泪喝下去才会叫人幸福。

有梦的人就会有难免的痛,而我一直是在痛中做着一场没有结局的恶梦,梦中飘着一句熟悉的话:“孩子啊,真想你能快些长大,好为我分担一些忧愁……”

……

梦话迪比亚

我叫迪比亚,是魔法城白魔族人的王。同其它城王一样,我也会因那些因我而幸福的臣民而骄傲、快乐。但唯一不同的是,我统治白城的时间只有44年,大概也是治城时间最短的王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不是魔,是人,是个流有鲜红血液的人。

哈顿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是他给了我新的生命,可也是他给了我延续痛苦的资本。

记得我的父亲是个老实、善良的商人,常年在人世最繁忙的街市奔波。母亲却是个狠毒的小人,是她让父亲遭人谄害,掉了脑袋,自己却满足地改嫁到一个财主家里,享受更多的荣华。

父亲上刑场的那天,泪水汪汪,依依不舍。他伤心地看着我,目光惨淡,像个身患绝症的人无助地垂丧着脑袋。我看见他依然深情的双眼看着表情冷漠的母亲,显得无比愧疚。临行前他流着泪,重重地在我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胡子很扎人,痒痒的。那时候我却天真地笑了,认为这只是场可爱且有趣的游戏。我开心地鼓着掌笑,父亲也笑了,笑的幸福又悲伤。母亲一直没有说话,她僵直地站着,看外而的天空或是那飘浮不定的云,直到父亲痛心地跑向刑场……

后来,我便一直没有看到父亲。母亲说他死了,我问他死是什么,她看着我浅笑着解释说,死就是让别人更幸福地活着。我扑进她怀里吻她,说,要见父王,因为我想他了。

于是便起了程,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只是走了很长的时间。山儿翻了一座又一座,好像是在逃难,而我便是逃难者的儿子,从容跟在后面,一步一步向能让生命之花绽放的地方行进。一路上,我都用奇怪的目光盯着母亲看,看着她的脸失去了太多的亲切,如此冷淡。这一路她竟没有说一句话。我开了口抱怨地问她,说,父亲是弄药草去了吗,怎么这么远呢?可她还是一个劲地往前冲,像是中了邪,没有回答我的话,而她那种深沉且阴险的笑却被那张铁似的脸表现的干干净净。我也没有多说,依旧唱着小歌,蹦着跳着跟在后面,心里甜甜的,不仅是因为可以看到父亲,还有可以吃到父亲将挣得的钱换来的冰糖葫芦。

从早上到中午,再由中午到晚上,那时我认为这一路艰苦的跋涉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因为所有的路都好偏僻好幽深,长满了齐人的蒿草。晚上是怎么睡下的我记不清了,但我记得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可母亲早已没了踪迹。我从冰凉的石块上爬起来看看周围,都是树都是草都是陌生和恐惧,母亲上哪儿了,怎么可以丢下我呢?好饿、好冷、好怕!终于,我哭了,揉着眼睛看着朦胧的草丛,像虎像狼又像蛇,它们会过来吗?我昏死了过去……

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是被自己的母亲丢弃的,想到那天我真的好乖好听话,一路上还唱着笑着跳着,那样的从容和开心,那样的可爱和天真,她怎么就下得了手呢?她的心是用什么捏成的?而且我还是她的亲生儿子,一个活生生的儿子,她怎么那么冷血呢?她有心吗?逃难竟成了送命。

那次昏死后,有个砍柴的老爷爷救起了我,将我带到一间破旧不堪的土屋。醒来后我问他是谁。他说是我爷爷,然后我笑了,他也笑了。但其实他并不是我爷爷,因为他告诉我他也有过一个孙子,像我一样大,可惜得了严重的风寒死了。当时我一个劲地跳了起来,责怪他说,为什么不去找我父亲,因为我父亲从不收贫人的药钱。老爷爷没有支声,看着我流下了泪水。我问为什么,他也不回答。几年后他死了,因为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去。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野狗撕扯的七零八碎,我痛心地哭喊着,一点一点地将那些碎片集中在一起。当我拾到那只熟悉的手时,看见他握着拳头,抠开后才发现,他拼命捏着的竟是常常买给我的冰糖葫芦,鲜红的,就像他的血……

后来,我便四处乞讨,饱受风寒和饥饿,被人骂过耻过被人笑过也被人揍过。记得我31岁那年到了一个小镇,感觉有种古老的味道,也好像在哪儿听过类似的叫卖,不禁问自己,来过吗?突然有个穿着华丽的衣服的老头向我放了两条高大凶猛的狗,看见狗一个劲地向我冲来,我捂着头,被它们一口口撕扯,好像啃甘蔗。我痛的乱蹿,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帮我。衣服破了,皮破了,鲜红的血也便顺着身体向下滑落。混乱中我听到有人在叫:“卜老爷,您还真有雅兴啦!”“这种表演方法要比竹蓉那个老biao子强多了!”“……”我重重地倒下了,像个死尸。可心里还在剧烈跳动,不仅是因为惊吓,更因为竹蓉,因为她便是狠心丢弃我的那个女人,而那个所谓的卜老爷也许就是害死我父亲的凶手。我想站起来,可还是没有成功。狗没趣地走了,看热闹的人也走了,空荡荡的街只剩下我,像一具停放错误的尸体。夜里起了风,我用力睁开眼看看四周——药店在哪?——父亲在哪?!……

哈顿救起我的时候,我像个千疮百孔的死人。他将我带进魔法城整整一年才让我慢慢醒来。我醒来后他便告诉我,说,他叫哈顿,魔城护法。并让我保密自己的身份,因为魔法城是从不欢迎有人进入的。休养的时候我认识了努斯,她是个美丽、大方的女子,给了我最周到的照顾,我们便很快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尽管这样,我还是没有告诉她我是个世人,因为哈顿嘱咐过。

我34岁的时候,哈顿让我去学魔法。因为只要是魔法城的成员,都必须会魔法。他让我拜达伽乐为师,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个黑白魔法的巨匠。我学的很快,41岁时成了一名将军,拼杀在战场立了不少功绩,但也为此牺牲了很多。44岁的时候得到了圣王可修罗的赏识,被提拔为白城的王,并将莎玛许配给了我。

我成亲的那天,哈顿对我说,莎玛是魔,可以活四五百年。我明白他的意思,可我最长也只能活100年,因为我是人。

我和莎玛成亲后的第2年终于有了孩子,我给他取名叫做雅维。那天来了很多人,包括哈顿和努斯。我很高兴,高兴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因为我是人,而莎玛是魔,人魔给合也只会有个人魔的连合体诞生,而这一切也都会在占星时被识破。哈顿关心地问我,今天下午就要举行占星仪式了,你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生下来便失去父王吗?我没有做声,也没有为之急躁,因为我知道哈顿既然有能力将我从死亡线上强拉出来,就一定也会有办法救我的孩子,这种想法好像成了一种依赖,但也被他接受。他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径直向后殿——雅维身边走去……

下午占星的时候,努斯的表情惊讶,她穿着绿色的占星袍站在高架台上,划动着精致的占星杖,优美的让人联想到春天花园里漂亮的彩蝶。占星仪式还未结束的时候我看见哈顿从人群中静静地走了出去,显得忧虑且悲愤,好像已经知道了占卜的结果。

占星结束后,努斯并没有从高架台上走下来,而是静静地站在上而,表情忧伤。后来她又重新挥舞起了占星杖,动作仍旧和谐优美,像音符的可爱跳动。几颗珍贵的钻石从占星杖头部闪着几道柔和的光环,之后便看见有束强光直刺天霄,像架天梯,又像是场激烈的追逐,追逐着天外的光影……

努斯走下占星台后,表情庄重、严肃,失去了平时温柔的笑。那一刻我似乎知道了结果,最起码我会知道占卜后的结果并不理想。她也没有宣布,只是将我带到一间无人的房子,认真地问我:“你一直都很坚强,对吧?”“是啊,那当然!快告诉我结果吧!……

当天晚上,努斯终于告诉了我占星的结果,她说雅维被孤子星重创,注定了孤命终生。那一刻我犹如听到了噩耗,又好像受到了一种莫大的嘲讽和打击,我绝望地揣着她,问她,是不是弄错了,是不是弄错了,可她却一直没有回话,只是呆呆地站着,就像是一种明确的回答……

那次我终于在她面前流下了泪水,那是第一次在朋友面前流泪,也是最后一次。我本以为这一辈子也不再会有事情让我伤心,包括我的父母。可我不是错了,错的像个傻子。我终于体会到父亲上刑场时的痛,以及他吻我那一刻的酸。都是那么的真实而又无奈!就像烈日下的一块冰,只有等待着消失。

后来,我抱着雅维拼了命的吻他、亲他。我看着他,他哭了,我就心痛,像有把锋利的剑插在心房。想起小时候,也很开心,也很幸福,逗他时他便笑了,我也笑了。孩子,我不会让你有事,永远也不会让你有事,永远……于是我每天训兵练战,调教将领,因为我知道,这些兵队可以确保他以后不受任何人欺辱,也因为属于我那个年代的日子已经走远,我只希望看到他幸福地活着,有人关心,有人照顾……

雅维5岁那年被我无奈地关进了韵风楼阁,我看见阿兰、阿玭拉他的时候,他用憎恨的目光看我,令我心痛难过。后来努斯用超强的魔法防护罩隔绝里外,因为她说我不可以接近雅维半步。可我还是去了,虽然并不能打开那层冰冷坚硬的防护罩,因为我事先已经准备了一条暗道,直接通向雅维的寝室,这些,也许努斯用十个脑袋也不会想到。我每天深夜都会偷偷去看他,用柔和的夜明灯照着他,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好甜,有时也会看见他笑,多像我小的时候,可爱坚强。我摸他的脸,幸福地说:孩子,我不会让你有事,永远也不会,我会让你拥有最多的幸福。

我76岁那年,雅维30岁,那一年我完成了所有的训兵工作。也是在那一年,我坚决地将雅维拉出了那座可怕的地狱,因为我要教他最厉害的魔法。出了韵风楼阁他便挣脱了我的手,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像无数把锋利的钢针直刺我的心扉。我难过地转过身,泪流满面。我知道,他不肯原谅我,恨我的绝情冷落。我昂着头,忍住泪水,因为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竟是这等脆弱。鲜红的枫叶萧萧落下,带着新的梦和生命。我似乎听到了笑声,隐隐约约的。我转过身看见他一脸的泪,用充满爱的目光看着我,幸福地笑着。看着他,我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童年,可爱坚强……

后来我带他进了桃园林,准备将我所有的魔法都传授给他,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格成为白城的王。可是也许我低估了孤子星的力量,每次我靠近雅维的时候心都好痛,像有把冰凉的匕首狠狠地插进我的心脏。我有些担心和惧怕,因为我的使命还未完成,我必须让雅维成为一位伟大且高尚的魔法大师,可这一路的剧痛我能撑多久?无穷的忧愁正如那飘不尽的桃花,总幻想能在无奈之中开些希望的小花。我拍着雅维宽阔的肩叹息着说:“……孩子啊,真想你快些长大,好为我分担一些忧愁……”

我对他的要求一直都很高,也许是欲速不达,他的成绩并不令我满意,我心痛,我悲愤,我感觉好失败。一年两年、三年四年,我的头发渐渐全白了。感觉好累,想想一路的疲倦,弯下腰,我撑不下去了。终于,我与那把恶毒的匕首苦苦斗争了14年后倒下了,倒在那个寒冷的雪地。感觉却舒坦温暖,也许我是该休息了,是该好好歇歇了。可又好像有人在叫我,我用力睁眼,可始终睁不开。这时候便有雪飘在我脸上,好冷好冷,下雪了吗?怎么会有热水点下来,天晴了吗!嘿!好累、好痛……

不知道昏睡了多长时间,醒来的时候外面还在飘雪。哈顿站在我一边端祥着我,我吃力地问他为什么。他说,为了能让我和雅维更幸福地活着。突然间我感觉哈顿好坏,坏的灭绝了人性,就像是个朦胧的杀手,在朦胧中杀死被朦胧的人。我狠狠地看着他,他又说:“这个结局虽然最悲痛,但也是唯一。对于许多事我也无可奈何,有些时候逃也逃不掉,再好的人也会有无奈做坏事的时候。所以,流血的人远不止你一个,最后请记住,我已经尽了力,我不想说太多。”人走了,却留下太多的奇怪。

痛苦中,我想到了我最要好的朋友——努斯,有种想哭的感觉,所以叫莎玛记录我的自述,给她送去一封信,告诉了她我现在的一切。我想,她一定会伤心,并且哭的像个泪人。但我希望她能谅解我,因为我真的很爱雅维,我不怪他,我因他而骄傲、自豪。我又想,努斯会来吗?应该不会了,因为我背叛了她,真让我内疚。

我醒来的第三天异常痛苦,像有千万只毒蜂在猛蜇。挣扎中我嘱咐莎玛,让雅维48岁继承我的王位,成为白城的王。她看着我像是等我说些什么,可我再也没力气说了。匆匆间,我想见雅维一面,因为我要亲口告诉他:我不怪他,他是我永远的骄傲……

……

也不知道在这荒野睡了多少年,感觉沉闷、辛苦却又美好。也许天冷了,下起了大雨。感到有冰凉的冰凉的水从我身边流过,所以我醒来。看看屋上的草一年比一年茂盛,我哭笑不得。

黄昏时候,雨停了。夕阳很红地映在天边,有淡淡的光。冥冥间似乎看到有个伤心的少年拖着一个死去的人翻滚在淤泥向我靠近。

我看不清楚是谁,我看不清。可心好痛,那拖着的是谁,是谁?为什么向我移动?快走开、快走开……我看到自己泪流满面。

……

多少年后,我飘浮在高空,看人间苍桑,多少回忆埋尽?看时间押着我从生我的人间离开,死在另一个空间,多少断肠谁听?

要问世间缺少什么,世间缺少真情。包括我,因为我欺骗了莎玛一生的幸福,却换来了无穷无尽的悲痛!

秋雨绵绵又起,我浓情地看着身边熟睡的人,感觉好陌生,好陌生……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