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城陨落

魔城陨落 第四章 双事件

魔城陨落 sjs2013 2406 2013-04-02 16:48:56

  记得有过25年惨烈的孤寂,接着迎来的便又是连续19年撕心裂肺般的悲痛。现在,我站在48岁的未端,感觉像是做梦。抬头看看天,自己好渺小,又有种被埋没的感觉。看匆匆走过的人留下了深重的脚印,留给后人。而我也注定了要踏着父王陈旧的老梦,一步一步朝着模糊的方向艰难前进,听到有嘲笑和诅咒的声音,看到有狰狞恐怖的面孔。我被阴谋痛快焚烧,感觉自己正在渐渐毁灭——毁灭着躯壳、毁灭着灵魂……

孤城?双子

我统治白城不久,魔宫来了信,让我进殿议事。那是我第一次出白城的门,也是第一次进魔法殿,并且以白王的身份进去,所以我很激动。但一想到那些陌生的面孔又令我害怕,因为我怕他们对我另眼相看。阿兰、阿玭走到我身边,双臂合十跪下右膝说,万能的王,我们会誓死保卫你的安全。

路程好像并不遥远,才走了没一会儿,便进了圣城。

远远地看见了魔法殿,雄伟壮丽,就像天堂。

在魔法殿,我看到了努斯,同上次见她时一样,她表情严肃庄重。紧跟她背后穿天蓝色衣服的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阿兰告诉我她是这座城里最厉害的解毒灵医师,叫东月。我看着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也看了看我,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

后来又过来一个很神气的人,对我很用力地笑,笑的恐怖。我也难受地对他笑,这令我好不舒服。后来才知道,他便是黑城的王古莫。古莫的后面是个俊俏的小伙子,皮肤很白,右手自然地按着一把流星刀。我想认识他,可阿兰和阿玭却从未见过。他对我浅笑着微微点头,我也笑了,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真想走过去抚摸他的头叫他弟弟。

进入大殿后,我们都感到很惊讶。因为坐在宝座上的人并不是圣王圣叵罗,而是达伽乐。我看到努斯严肃的脸上闪过一阵阵忧伤和痛苦的光。而古莫表情平淡,像早有预测,依旧笑着,阴险而令人畏惧。我靠近阿兰、阿玭,问她们原因。她们没有反应,呆立着像木头。

是普特结束了那死人般的静,他站在达伽乐一边大声说,圣王重病多日未醒,但圣城不能一日无王,所以宣布从今日起,魔法城内大小一切事物由大护法达伽乐代理。努斯好像并不服气,向前迈了几步,冷冷的看普特,问他有没有得到圣王和二护法的应允。达伽乐猛地从宝座上站起来,狂妄地笑,笑声回荡在宽大的殿堂,震耳欲聋。他让普特展示了圣旨,阴笑着说:“别太张狂,好戏还在后头呢!”努斯一言不发,右手紧紧地握着占星杖,像个要发努的勇士。

我环顾四周,见每个人脸上都贴着惊慌,除了那个俊俏的小伙子,因为我没看见他。

外面吹响了号角,擂起了大鼓,普特命令朝拜,我们都无奈地跪下、无奈地高呼:“圣王……”达伽乐疯狂地笑,笑声掺着暗暗的诅咒。不经意间,我看到努斯的侧脸有滚热的泪落下,令人心疼。

过了几天,达伽乐要求我们交出一部分兵权,理由是防止叛乱。可谁都清楚,他是想造反,可在这种情况下谁又有办法呢?

当天晚上,努斯独自进了我的城,痛苦的告诉我,说她想退位隐居。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是已绝望。看着她无神的目光,让我感到陌生,我说:“你不是很敬佩我父王吗?你也可以被别人所敬重,想将整座城变为自己的并不难,关键是你愿不愿去为之努力、付出。我相信,做个亡国奴远比做个胆小鬼强,不是吗?”她没有出声,只是看着我,终于闪过一丝希望的光。她走后我渐渐明白一个道理:表面最坚强的人,往往是内心最软弱的人,就像努斯。

背后,我问阿兰、阿玭,达伽乐到底有多可怕,她们认真而不挂一丝微笑,对我跪下去俯首说:万能的王,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誓死保卫你的安全。我看到有种莫明的恐惧飘荡在整个白城上空,然后弥漫开去,传递到每一个角落,好像要将这白城的一切吞噬。

过了一天,城里突然死了两个人,是一直为我送水的女佣,她们被人用利剑剌穿了心脏。我赶到的时候,她们已经横尸倒在血泊里,表情自然,旁边有被打翻的茶具,仿佛一切都发生在刚才。验尸官仔细看了看尸体和周围后对我说,她们是被人从后背用剑剌穿心脏失血过多而死的,死亡时间约在1个时辰之前。从伤口深浅和倒地位置可以看出,她们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偷袭,而凶手一剑取人性命,又可以看出凶手有明确的行刺对象。我很疑惑,刺客为什么要杀死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佣呢?刺客又到底是谁呢?……

这时,验尸官又蹲了下去,用银针探了探被茶水润湿了的土壤,说,这水里有毒,而且是剧毒!我心一怔,怎么可能呢?难道有人想害我,内奸!?阿玭走过去问那是什么毒,验尸官站起来说得进一步研究,明天才能答复。然后他用干洁的布裹了一些样品便走了。我站在原地看着未寒的尸体,伤口还在滴着很热的绿色血液,又一股惧怕流经心头。我问阿兰,会是谁呢,真的会有内奸!?阿玭说,等验毒结果出来再说吧。

第二天,那个验尸官离奇地死在了自己的研究室里,表情异常痛苦、恐怖。他扭曲着身子坐在宽背椅上,头的一侧紧紧贴着桌面,瞪大双眼看着门口。双背僵硬地垂直下去,右手的拇指和食指间还捏着一枚验药的银针。头的前方有盏医用的油灯,油已燃尽,就像他自己的生命。我看了看整个房间,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并且上报的人告诉我,说他发现的时候门是反锁上的,连唯一的窗户也被上了扣。所以,验尸官的死并不是他杀,难道……阿兰细细看了一遍尸体说并无明显的伤痕,边。那么验尸官是怎么死的呢?目前唯一的解释便是自然猝死。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两天死了三个人,白城一片混乱。有人推测这只是一场平常的小偷行凶,也有人说是白城里出现了内奸,但猜测最多的是瓜克。我听母后说过,他是魔法城里最歹毒的投毒高手,曾被圣王可修罗称为“毒王子”。我感到很惊恐,如果真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无辜杀死两个手无寸铁的女佣?还有,验尸官与他根本素不相识,有杀他的必要吗?

阿兰坚信地说:“绝对不是瓜克,因为瓜克杀人从不用剑或刀。还有,所有事情根本没那么单纯,因为,如果真有人想下毒毒死王,那么他又为什么要杀死送毒水的人呢?令外,验尸官的死却又表明不是谋杀,整个事情都充满了矛盾。”

阿玭赞同说:“是啊,所以,如果要想知道凶手是谁,首先必须要知道那毒药的名字叫什么。也许只有东月能给我们答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