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城陨落

魔城陨落 第十四章 古莫杀

魔城陨落 sjs2013 6456 2013-04-02 16:48:56

  我们被瓜克拉到一座假山背后,兰崖拉下面纱很紧张的样子,她说:“让我引开他们吧!”

“你行吗?”博勒问。

“没问题!”她又蒙上面纱,有力地拔出剑便冲了出去。

迎上来的士兵看到了兰崖便改变了追赶方向,而兰崖则引着他们向外奔去。她的奔跑声就像有力的马踏,让这里又静了下来,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过了一会儿,有光从不远的地方向这里移动,越来越亮,越来越近。我们听见有个很粗糙的声音在叫:“……一定要打起精神,发现目标,立即上报……”于是一群士兵分散开来,像在搜寻我们的下落。

东月清了清嗓子,轻声说:“我们为什么不换上士兵的衣服呢?”

“对呀,我们完全可以混在士兵当中,借机潜入玄天宫。这样会很安全!”瓜克仿佛看到了希望,熟练的抽出一枚毒镖笑着:“就让它来帮我们弄几件来!”

我们穿上士兵的衣服后直接进入了那扇门,各自都拿着长戟,谁也不敢出声。我的手心冒出了冷汗,担心地将头盔向下按了又按,遮住了眼睛,低下头看着漆黑的地面。

不多时,前面走来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人持着火把,腰上系着一块龙虎令牌。我知道了,她便是古莫的一个辅臣——芝比。

他们走的很急,我看见瓜克的身体有微微的颤抖。他停下来早早地倾头向芝比跪拜:“将军,有刺客闯入!”“多派些人马,严加看守。我有事需要出城,有情况发信号给我!”芝比似乎没有一丝的怀疑,她带着几个人笔直地从我们身边擦过,就像一阵轻风。她刚出了冰雨阁的院门,我便听到了瓜克阴冷的笑,像是预示着胜利。他站起来说:“现在还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呢?今晚我要让古莫生不如死!”

过了冰雨阁后,我们没有遇见一个士兵,努斯不放心的口气问:“瓜克,这里是谁看守的,怎么不见一兵一卒了!”

“这里是古莫的近护卫卡尔看管的,也许是调兵防守边境了吧。”瓜克仔细看了看四周。

这时,博勒一惊,他说:“你们不认为这里会是个陷阱吗?”

“他们可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我虽然这样说,但看到四周死一般的静却又紧张起来。

我又看了看瓜克,他也是一脸的疑虑,像在观察和分析。突然他又笑了起来,说:“如果是陷阱那就应该有所行动了!”

于是我们又都提着胆直接向玄天宫行进。

一路上出奇的静,我们以出乎意料的顺利来到了玄天宫。但更令人捉摸不透的是,玄天宫的宫门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守,这里除了我们再也没有一个人!

“也许我们真的是上当了,快离开这里吧,太危险了!”东月紧紧依在我身边,我感觉到了她心里的害怕。但谁也没有反应,似乎是没听见,又好像是种默许。我看了看身边的人,每个人都显得慌张惊讶。

此时,月光更黯淡,就连仅存的轮廓也变得难以分辩。天刮起不太大的风,我听到了树叶的沙沙声。

“不论这座宫里面有没有千千万万的士兵,也不管古莫是不是真在里面,我都去定了。我的时间有限,不可以再错过任何一次机会。你们已经帮我很大的忙了,真谢谢你们。如果今晚我没能杀死古莫反被他击死,希望你们以后能找个机会替我杀了他,这是我唯一的愿望。”我听到了毒镖被拨出的声音,清脆动听。瓜克将头盔重重地砸在地上,朝着宫门的地方奔过去。

也许是都不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因为瓜克才是古莫最合适的对手,我们得帮助他,所以也都紧跟着他一起闯了进去。

到了里面,有激烈燃烧的火把插在墙壁,十分亮堂,让人剌眼。我们紧挨在瓜克背后,一步跟一步的往上爬。一层二层,渐渐的发觉这里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可怕,因为这里不仅没有士兵,就连一个女婢也没有,空荡荡的,脚步的回声很明显很清晰。

我们毫无阻碍地来到了古莫寝房的门前,看见里面灯火辉煌。瓜克冷冷的站在门口,我看见他耸了耸肩,发出了一些邪恶的笑。接着,他用腿将门揣开,迅速走了进去。我们跟在后面,看到古莫一脸惶恐地从书柜前站了起来。

“果然不一般,终于来了!”他又立即平静下来,同时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笑。

瓜克回头看着我们用恳求的口气说:“就让我来解决他吧!”说着他将夹有毒镖的手抬到眼前:“古莫,我要用我弟弟的暗器杀了你,以解他心头之恨!”

古莫笑着说:“瓜克!你别弄错了,是你弟弟先背叛我,与达伽乐那狗贼勾结……”

瓜克没有让古莫说完,斜眼看着他,将手中的毒镖很准确地向他射去。古莫一个疾翻身,闪到一边,随即招唤法力虚幻出一把锋刃无比的三棘剑,狠狠地向瓜克扎去。瓜克纵身一跃,来了一个天女撒花,将无数枚毒针均匀地投向古莫。古莫则轮流挥动左右衣袖扇起了强劲的卷风,将那些毒针全部挡了回去。瓜克落到地面,扣起双手的中指和无名指,然后并合在一起,念动了咒语,将那些回弹的毒针熔化凝固成一把寒光凛冽的毒剑。接着,他双手掌心向前一推,便将那把剑笔直地刺向古莫的心脏。古莫脸色一变,双腿用力猛地一蹬地面,腾到半空,一个回旋腿将那柄毒剑扫落在地,之后又俯身向下朝瓜克胸膛猛击一掌,一束光线凶猛地射向瓜克。瓜克向前翻了几个筋头,蹲在地上仰头向上发了几枚毒镖。这时,古莫见势收回法力向后一翻落到地面,而那几枚毒镖则漂亮地扎在房梁上,形成一道笔直的线条。

古莫愤怒的看着瓜克,说:“瓜克,你真要我给你点颜色看看吗?”

“哼!古莫,想你也没多大能耐,有招就尽管使吧!”瓜克两手的手指间满夹着毒镖和毒针,准备随时进攻。

古莫咬咬牙,用力舞动手臂,用超魔法幻化出一股强大魔法球。我们站在一边,心里扑通扑通地直响。

努斯惊讶地瞪着双眼说:“‘黑魔法追杀球’!”我问他那是什么玩艺儿。她说:“那是黑魔法的最高境界,他所幻化成的黑球可以认准目标,直至将目标击倒失去呼吸才会自动消失!”我们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博勒想去协助瓜克,但被努斯拉了回来,她说不要让瓜克对自己失望。

古莫熟练地操纵着那只危险的魔法球,然后托着它准备将它推向瓜克。可此时的瓜克看上去并没有因此而惊慌,他扔掉手上所有的暗器,将双手手心对贴叩在额头,再次念动了咒语。这时,整间屋子里都涌动着一股强劲的风,围着瓜克形成一个像旋涡的回流。所有轻的东西都飘浮起来,我用手臂遮住眼睛,看见努斯满意的笑,她说:“瓜克现在施展的是‘毒素招唤术’,是暗杀科里最有杀伤力的一种,它是利用招唤将周围所有存在于一切物质表面或内部的毒素聚积在一起,融进风中,形成一股毒风。这种毒风可以很大程度的攻击对方,杀伤力超强。”我渐渐的感到风速有所减弱,抬起头我看见瓜克狂笑着托着一个不断变幻着颜色的风球。

他看着古莫,冰冷的吼道:“古莫,受死吧!”说着便将那团风暴狠狠地推向古莫。我看见有股强有力的风柱疾速旋转,像条巨龙,凶猛地袭卷向古莫。而古莫根本没有还击的机会,他脸色变得惨白,呆呆地举着那只不断消散开去的魔法球像是看到了死亡的阴影,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突然,从我们背后闪出一个人。那人迅速朝飓风的前沿射出,挡在古莫前面,像一面坚固无比的墙。我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令我愤恨,她是兰崖!

瓜克大吃一惊,立即调转风向。可兰崖却借机快速提取出自己的生命真元,将她化成一个闪亮的保护球,笼罩住古莫。努斯挥舞起占星杖,用力移动那只保护球,想让她归位到兰崖的躯体。可不论她怎样努力还是失败了,看来兰崖的死心已决,谁也不能阻止。

瓜克见状,长吼一声,将那条飓风狠狠地推向一边,一面墙壁倒塌下去,我们应声逃出。看半空中那只闪亮的保护球里狂妄笑着的古莫,让我们无比心疼。瓜克站在一边看着上面,绝望和痛苦、悲伤和愤慨的复杂心情全刻写在脸上。

这时候,从四面涌来了许多士兵,火把再次亮起。有枚信号弹在不远的地方冉冉升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光亮的长痕。拔剑抽刀的声音和急速的奔跑声混着古莫丑恶的脏笑声在我们周围狂作,而马蹄的声音又让我们彻底明白,这次的计划又要以失败而告终。

瓜克猛地将头一转,狠狠地瞪着周围的士兵,抓起一把毒镖苦笑了起来,像一位醉酒的失意人。他怒吼着将毒镖散射开去,杀出了一条血路,带着我们痛苦地离开了黑城。

朝阳红艳,露出一点在水的那边,映出斑斑的红晕。新鲜绚丽的朝霞落到水面,随着美丽的荡漾一点一点伸向我们,渐渐浓密又渐渐消散,融入碧波条条的水面。我们站在这浩渺的湖边,庄严的像是勇士。天漫漫亮起来,终于亮起来。鸟儿开始重新展开翅膀,小水的澹澹流动显得更优美。路边的小草很绿,像翡翠,衬托着多姿多彩的鲜花,楚楚动人。微风轻轻摩挲我们冰凉的脸,一点一点抹去我们的泪,渐渐干透又渐渐湿润……

梦话萨恩

我叫萨恩,白城的格斗士将领。我有位伟大的王,他叫迪比亚。是他成就了我这一生,也是他给了我延续生命的动力。

印象中,王是个很坚强很勇猛的人。他帅领着我们狂烈地操戈战场,永远显得那么高大而不可战胜。战场上的他虽桀骜不驯,可生活中的他却显得异常脆弱,脆弱的让人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可以凭借他那双手打一个天下!在我眼中,王是个很慈祥很和蔼可亲的人,他不摆架子,不耍威风,他只会爱他的臣民,去保护他的臣民。他就像个神——守护神——时时刻刻庇护着我们。

我是个从小就被遗弃的孤儿,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在那湿漉漉的溪边差点被狼群分食。是王,是王给了我成人和做人的机会,让我也能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生命火把。他便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要一生追随他而去,不论是生还是死,我都是他的人和鬼。

我还能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的王常常抚摸我的头,灿烂的笑在脸上舒展开去,说:“你就像我的从前,悲惨却又幸福。我们真是有缘,能在今生相遇。等以后我有了天下,一定要让你成为我最得力的助手,陪伴我左右。”我看着他精明的眼睛也跟着傻傻的笑了,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也许是体会到了某种幸福,更也许是得到了某种重要的肯定。后来,渐渐的我终于明白,便去问王,而王却笑而不答。他只是用慈祥的眼光看着我,仔细打量着我,然后露出满意的笑。我看着他,似乎看着阻隔了千万层浓雾的太阳,虽然有光芒落在我脸上,却看不见光来的方向。

后来,王真的拥有了自己的天下,他也真的让我做了一名将军,让我得意地穿上了金色的盔甲,威风地统领着几十万格斗士。我骑在高大的骏马上,扭头看着他,开心地笑。而他也笑了,点点头,竖起了大拇指。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时常认真的样子看我,严肃的像个父亲,他说:“萨恩,你有着和我一样的境遇,又有着和我相同的幸运。所以,你也可以像我一样,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天下。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足够的兵队,让你去闯一闯!”我听后很难过,流着泪看他,说:“王,我不会离开你,因为是你点燃了我生命的火炬,我的一切包括生命和肉体都是你的。我会成为你值得骄傲的一名大将!”我看到他的脸上荡开了笑,一股暖流袭卷了我的全身。我知道,这便是种爱,是这种爱的美妙传递令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两年后,王有了王子,给他取名叫雅维。我那次看到了王最灿烂的笑,像强烈的阳光射在平静的湖面,泛起的耀眼的强光。不过,那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王灿烂的笑,之后的他便显得忧愁、沉痛。我关心地问他为什么,他没有告诉我,而是问了我一个问题:“萨恩,你知道人生中最大的悲剧是什么吗?”我眨着眼睛回答:“是不被肯定后的无情淘汰。”他摇了摇头,苦苦的笑了,后又伤感地说:“人生最大的悲剧是一直没有喜剧!”我听后暗生心疼,我看着他,他又说:“虽然你有与我一样的遭遇,但永远也不会有像我这样的痛苦,因为我一直孤独的踏在用痛苦的泪水汇成的大海的一座荒岛上,是泪水为我淋浴润泽,给了我一个悲苦的生命。”其实当时我真的好难受,似乎听到了心滴血的声音。我真想告诉他:“王,其实我也好不快东。因为自己的身世,更因为你的消沉。王,你知道吗?我曾每天晚上坐在屋顶,对着星星为你许愿,就是希望你能快乐地灿烂地笑。可是你没有,让我心碎……”每每这个时候,王都定神看着我,好像在说:“萨恩,你就是我的影子,希望你能快乐!”

此后的几十年,他一直传授我和另外两位大将魔法。他从早到晚,从这兵队到那兵队,不停奔波,从不停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急着训兵,“是吸血族人要入侵吗?”我问他。他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只是看着我感慨般的说:“萨恩,当吸血族人真的来了的时候,我也便真的解脱了。虽然遗忘的过程会很痛苦,但死亡的麻痹会让我丢掉一切。”我并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它却令我难过,我的眼睛为之湿润。

过后,他将所有的白魔法分授给我们,我们都感到惊奇,因这些高深的魔法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去学,能学的人也只有王子。我们都问他原因,他却轻微的坦然一笑,说:“何必保留太多呢?你们都是我这生中最信任的人,就像我的左右手,是不可以分贵贱的。再者,让我一个人处理城内所有的事情实在太累,我想得到你们更多的帮助。因为这个天下是我们所有人共同拥有的,并非归我一人所有。让我们一同治理,相互督促,让白城壮大强盛起来。最后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将来你们能更好地辅佐王子执政,因为他懂得的太少,学习的也太少……”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教授王子,他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过了面,我看见有晶莹的水珠落下来,掉在地面,然后吸入土里。我也没有再说话,看着他冰冷的背影心痛不已。我想,我永远也解不开藏在他身上的谜,令我忧伤。大雁南飞,秋风萧条,看着死去的叶儿随风飘,心一下子落到地面。看着水面层层波纹,想到了王无边境的愁伤,我泪水模糊。

“王,你为什么不快乐?……”

……

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时候,王终于倒下了。我去的时候他正睡在宽大温暖的床上,削瘦的脸、削瘦的胳膊、削瘦的腿……让我心疼,我跪在他身边泪水浸染一片。他看着我,有痛苦的表情,干裂的嘴唇在轻微颤动。我听见他在说话:“萨恩,帮我看着王子,我最放不下心的人就是他了……本以为我这一辈没伤害过一个人,但还是错了,因为我伤害过一个我最爱的人,而雅维便是我这段伤痛的永恒见证……”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凝视我的双眼。我看到他漆黑的瞳仁里飘落着洁白的雪花,一片两片、三片四片,落在这里化在那里。我含泪点着头,看到了他弯起嘴角。我两行清泪夺眶而出,溅落在被褥。

“王,只要你快乐,我什么都答应……”

……

王驾崩后几年,王子——雅维登基,成了白城的王,也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王。与先王不同的是,雅维没那么坚强、勇敢,也缺少了几分胆识和智谋,但他却保留了先王的那种慈善和博爱。他长的也魁梧、挺拔、英俊、潇洒,我看着他就如同看着先王,让我想到了很多的事——过去、现在和未来:过去,我被先王救起,得到他的提拔、重用和爱戴;现在,先王离我而去,丢下了孤苦的王子,让我满载着伤痛给予他辅佐;未来,我将会重新带上笑脸去见先王,看他骑在鲜红的汗血宝马上,威风凛凛……

雅维的身上寄有先王太多的阴影。他是个很伤感的人,甚至比先王还要脆弱,还要容易受伤。我常常看见他独自一人站在桃花中,看着缤纷的飘凌,泪流满面。每每那个时候我都好难过,因为我又遇到一个满眼痛苦的王。后来,白城被攻陷,我们全被逐出城外,失去了整个兵队,露宿风餐,让我绝望。我知道,如果先王还在,又还有谁敢前来挑衅?但事过境迁。城还是那座城,可人已经改变,变的让人心酸。

“王,你在哪里?能否听见我的呼喊?如今白城在哭泣,我心在滴血,我们都需要你,你快回来,快回来……”

也许思念的心早已被忧愁浸透,也许美丽的微笑早已被泪水洗刷,我一直得不到快乐,一直没有快乐。丰富的春天在我眼中却显得单调。我看到了这个季节里所有的碧绿和鲜红,感受到了这里所有的芬芳和温度。但是,我却看不见先王魁梧高大的身影和他那灿烂的阳光般的笑,也感受不到他的目光投在我脸上,给我带来的温暖和幸福。后来,我终于明白了王子为什么会恋上桃花,原来那是种感情的寄托,就像我迷恋上了别人的每个笑脸一样。

“王、因为你不快乐,所以我不快乐……”

当我的生命刚要结束的时候,我正飘在高空,看到了朦胧的天空中月亮正要下山。有颗明星靠在月亮身边快乐地闪烁,发出了柔和的白光。我仿佛看见了先王可爱的脸庞就在天空的苍穹,他对我笑,对我说话:“萨恩,你是我的骄傲……”我泪眼婆娑。

有长矛狠狠地刺穿我的心脏,将我的精魂消散开去,融入在空中,让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思想和情感。“王,我再也不能带着微笑去见你,也再也不能看你魁梧高大的身躯骑在马背上灿烂的笑了。但我还是希望你快乐,因为有风的地方就有我。每一次风儿抚过你脸庞那都是我对你深切的思念和温心的问候……”

风儿带我飞进了城,我看见先王庄严的坐在宝座上,笑的像个小孩。

“王,永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