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城陨落

魔城陨落 第二十四章 第三掌

魔城陨落 sjs2013 5037 2013-04-02 16:48:56

  这时,非甬将匕首插在腰带上,捡起地上的那把,发动了攻势向我冲来。阿玭惊叫一声:“王!”退了下去,我立即回过神来,握紧那把小巧精致的匕首向他迎战。

我顺势将匕首向他横劈过去,他往后一闪躲开了这一刀,然后又直将刀接朝我刺过来。我忙用匕首招架,但这时才发现他的力气并不大,小的让我产生了怀疑。我很轻松地将他推到一边,并趁他败势后退的那一刹那凶狠地给了她一刀。我的匕首得意地插进了他的左胸,他嗯的一声连退了好几步。匕首还严严实实地插在他的胸前,刀口周围的衣服已渐渐被血液浸透,慢慢地扩大。他捂着那儿看我,脸上满是痛楚和忧伤。我脑子里一遍空白,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看着他胸前不断涌出的血,心疼不已。

过了一会儿,他将手放下去,取下腰带上最后一把匕首走到我跟前递给我,说:“接着来!”我慢慢地伸出手,发现自己有不经意的颤抖。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那时我是怎样将第二把匕首无情地刺进他腹部的,当时的我只感觉自己身处在一场梦境里,而且自己是个残暴冰冷的人。可他,还是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善良、亲切,并不像是个狂徒。

后来,他又走到我面前,将自己的那把匕首递向我。我看到他满手的鲜血和微微的颤抖,尽管目光温和慈爱,可脸上却显得哀痛悲伤。“还有一把,杀了我,你们便可以获得自由了!”我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和浸透了血液的衣服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将头一扭,躲开他的目光,心疼地大声说:“我不要!”“拿着——!”他在我耳边重复着这样的话,循环往复的声音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猛地夺过那把匕首,狠狠地刺进他的腰,他大叫一声便倒了下去。我看着满是血的双手难过地摇着头,泪水如潮涌般袭来,掉落一地。

我扑到他身边,抚摸着他沾满血迹的衣袍,看着那些插在他身上的匕首随着呼吸时起时伏,心痛不已。“非甬,为什么会这样?”他对我干净的笑,像艳春的红桃花。几颗炽热的泪从他通红的眼眶崩涌而出,划过两颊。他伸出冰凉的手想摸我的脸,我将他的手紧紧握住贴在脸上,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卷全身,他说:“你真勇敢,像个英雄……”

后来,他的表情变的异常痛苦,眼泪不断地划落,呼吸也变得急促。他一把推开我,然后用手指着阿玭,阿玭没有迟疑,径直走过去伏在他一侧将耳朵凑近他的嘴。接着她便是不停地点头又不停地摇头,最后,她就显得悲伤,痛苦的表情夹着冰冷的泪洒落一地……

突然,一道强烈的白色划过天穹,然后风起云涌,周围的一切都在急速颓败。我看到守护神嵬崴的身体散发着阴晦的黑光,幻化成一只僵硬漆黑的乌鸦,表情狰狞令人畏惧。

我托起非甬,看着这个残忍的世界渐渐毁灭、消失、心伤、落泪。

当“了无痕”世界的最后一束色彩失去光亮的时候,我看到了真实世界里那皎洁的月光,还有耶可美丽的精魂,他冉冉升空,消失在阴霾的天际。

轻风阵阵,吹人发凉。我看着躺在自己手臂上的非甬,看他自然闭上的双眼、看他可爱的脸庞、看他满载血水的衣襟,泪流满面。

阿玭泪眼模糊,她走到我跟前双臂合十,跪下右膝,说:“我万能的王,一切都已过去,一切都已过去。”而博勒却站在一边,不屑一顾的样子看着月儿,像深秋里孤寂的秃树。

我将非甬埋葬在一颗桃树的下面,为他立了一座牌位,我咬破手指在上面写上:“正勇之士非甬之墓”。堆叠的黄土散发着泥土的清香,仿佛刚才的那一幕幕都是虚幻,可是这凸起的土包却在拼了命的呐喊:那不是梦幻,那是真实。

阿玭将那三把匕首擦拭干净后递给了我,说:“王,这是非甬送给你的,不要让他遗憾。”我接过匕首也将它插在腰带上,就像非甬一样。

天色愈渐昏暗,我站在坟前痛心为他凭吊,轻风过,桃花婆娑、泪水婆娑;婆娑着生的艳花、婆娑着死的毒吻。

我们所处地方的上空就是凡世的入口,阿玭忧伤的表情指着天空中那个光圈告诉我,说:“王,那块白色的晕便是人间的入口,可以通过它进入人间的街市,但进去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因为在人间,我们都会失去法术。”

我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问:“那么哈顿可以出入那个通道吗?”

“不能!”她肯定地回答。

我奇怪地低下了头,但并没有说出父亲的真实身份,因为不论至今他是死是活都有一种罪过,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原凉,也包括阿玭。可是,父王的话却因此而失去了真实性,他真的是哈顿从人间救回来的吗?那么哈顿又是怎样做到的,又为什么救他呢?

博勒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他瞟了阿玭一眼,用生硬的口气说:“你们能平心地看着达伽乐的暴乱而无动于衷?现在圣王和二护法哈顿被困降魔楼,魔城被占,我们能袖手旁观吗?我就是赔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与达伽乐抗争到底!我不会像某些人,懦弱、无能、胆小怕死!”

阿玭没视地瞄了他一眼没动声色。

我走过去,用含带着讥讽的眼神看着他:“我们不会掘弃对魔城的任何一次拯救机会,我更不会抛弃父王的遣愿,还不会舍弃努斯的痛苦的残梦。因为我不想做也不会做那种不忠不孝不义之人!我会与达伽乐斗争到底,直到最后一刻!我会,阿玭也会!请不要用那种冰冷的口气说话,我可以忍受你一次两次,但我不会永远被你这种态度踩踏,我会发怒,也会在怒火中杀了你!我有这个权利,而你面对这种权利时只有屈服!”

他没有为之惊讶,而是阴冷一笑,露出了几颗光亮的牙,令人惊悚。

当清晨的第一抹光线射进我漆黑瞳仁的时候,浒显现在我面前。他一脸的悲痛,红胀的双眼闪烁着忧伤的光,他说:“我的主人,你的爱人正在不远的地方焦急地等你归回。”我很想马上见到东月,但面对浒憔悴的面容却又让我难过起来。

“浒,耶可……”

他打断了我的话,抢着说:“我的主人,请不要因为我而伤悲。因为我是你爱情的天使,只会给你幸福。请放心,我也会因为这次的沉痛而更完美,因为爱情天使的身上都有伤。”他勉强地挤出了一点笑,想给我一些安慰。

我对他说:“浒,其实我知道,耶可是给你生命的人,你是他所有爱和微笑的化身,他的死当然会让你痛心。你现在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我希望你能快乐,因为一切都会过去,成为那遥远不可触及的过去,包括那刻骨铭心的痛。就像我一样,我曾在无知的情况下无情地克死了我的父王,也曾残忍地冤死了看着我长大的忠实的老仆人阿兰,还曾亲眼目睹最好的朋友努斯被杀……但是,这些都并没有将我击垮,我还是活着,而且很幸福。浒,相信自己,给自己多一些笑脸,也希望你相信雨后会有绚丽多姿的彩虹。”

柔和的阳光流淌下来,洒在浒周身白色的光环上,闪闪发亮。我看到他纯洁的笑像划开的涟漪一样慢慢散开,弥漫整个天空。

他说:“我的主人,谢谢。我会很快乐地活着,也会守护着你们最圣洁的爱情,不论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都会保存好你们这份纯洁的爱,我也会因拥有你们这激烈美好的爱的守护职责而欣喜。主人,我们走吧,去完成那完美爱情的结合,我会给你们最多的幸福。”

浒转过身向远外飘移,我、阿玭和博勒就跟在后面,临走时我转过头看了看非甬凄凉的坟头,轻声说:“不论我的命运将会怎样,非甬,我都会记得你,记得你为我的那三刀、记得你为我所流的血、记得你给予我这次追逐的机会。我的臣民、魔城的臣民都会记得你,记得你为白城、为整个魔法城所做出的贡献。非甬,你好好安息,我会再回来看你,回来看你。”

桃花萧萧而下,停歇在坟头和周围。我看到了他一脸干净的笑,抬起了手向我告别,他说:“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

浒将我们带到魔法城附近的一片森林,他指着前面唯一的一座古塔,说:“我的主人,你的爱人就在那里,正等着你归来。”

我心头微微一震,满腹抱怨地问他:“你怎么能将她藏在这么明显且危险的地方!?”

这时,博勒用睥睨的目光看我,带着虚伪的笑:“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最安全,我相信,达伽乐就是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我们无比尊贵的王后会被藏在这里。这是浒完美智慧的结晶,真令人佩服称绝。我万能的王,你说对吧!”

他用眼瞄着我,谁都知道,他的这番话具有鲜明的反讥意味。我装着没听见,径直朝古塔跑过去。

那座塔从远处看确很秀气,挺拔高耸,笔尖的塔顶就像一把锋利的剑。但当我靠近时才发现它很破旧,光是塔身的一面就有多处裂痕,里面更是挂满了蜘蛛网,庄严肃穆的佛像也被尘灰掩盖得失去了面孔。

东月好像一直在上面守望,当我刚进去的时候她便从上面跑下来,扑到我怀里,紧紧抱住我,泪水汪汪地对我说:“我的王,你终于来了,我左等右等,感觉时间都停止了。王,我每夜都在为你担心、为你牵挂,真想能回到你身边,但我从虚幻的世界出来后便发现自己在城外,一直没办法进城。王,浒告诉我,说你受伤了,是真的吗?伤了哪?好了没有?”

我看着她的眼睛,擦去她脸上的泪,对她说:“东月,爱情可以拉近我们彼此间的距离,不论我们相隔多远,我们都可以感受到彼此心跳的声音和呼吸的声音,也可以感觉得到彼此对对方的始终不渝的爱。”

正当我和东月欢喜重逢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阵阵狂笑。

我们都不约而同地走出去,看到了不远处凛然直立着的达伽乐。他身穿金盔甲,系着黑色披风,高傲的样子看着我们,面目可憎。

他说:“人生真是有意思,我们竟然这么快又相遇了!”

我放开东月的手向前走了几步愤怒地看着他,说:“耶可是被你利用的吗?相信他的父王和母后也一定是被你杀死的,然后再转祸努斯,对吗?!”

他无所谓的样子说:“我没杀他父母,我和他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给他条件和机会,让他报仇;他帮我除掉你们。但是我为他报了仇,可他却并没有履行他的承诺。”

阿玭走到我前面冷冷的对他说:“达伽乐,你真是个跟屁虫,所说的话就如同你的屁,恶臭无比!”

达伽乐没有一丝怒气,反而更大声的笑,他说:“我不会与将死的人计较。但我曾对你们说过,我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我会给你们自救的机会,一次、二次、三次……直到连你们自己都感到绝望而气馁。我有的是时间,因为如今阻挡我称霸的障碍都已清除。大势已去,你们就算真的有呼风唤雨、翻江倒海的能耐也不会让我畏惧,因为我已经掌握了所有的兵队。对于我来讲,你们只是一群亡国zei奴和跳梁小丑,对我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我心隐隐的疼痛,博勒闻声暴跳如雷,他冲过去对着达伽乐怒吼:“达伽乐!你究竟有何本领,快快亮出来!我倒想领教领教!”

东月的手在瑟瑟发抖,她问我:“王,你有没有感觉博勒突然变的勇敢了?看上去好自信的样子。”

我转眼看看阿玭,发现她依然显得镇定,但是脸上却有种淡淡的忧伤。

“如果我亮出来,那么一切就都变得简单而失去刺激了。不如这样,我接你三掌不还手,如果这三掌中有任何一掌让我有所动摇,就算我输,我会自断一臂。可是,如果这三掌过后我仍丝毫未移,就算我赢,你自断一臂!你意下如何?”达伽乐阴险的笑,他看着博勒就像看着一头鲜美的猎物。

“好!”博勒出乎我们意料地干脆答应了,显得异常自信,令人难以捉摸。

达伽乐向后退了十几步,做好了接掌的准备。这时,博勒的双手都在迅速招集法力,正在酝酿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看到阿玭惊讶的目光盯着博勒,像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东月紧紧依偎着我,看着前面屏住呼吸。

一切都很自然,博勒一番周折后终于向达伽乐击出了第一掌。我看到有束很强烈的白色光柱凶猛地袭向达伽乐,那股悍人威慑力将他的披风后扬抖擞,而他一个紧急运势,牢牢地将自已稳住,却纹丝未动。

博勒见势又猛击一掌,周围的石块“奔跑”起来,大树也连跟拔起,但达伽乐仍一动也不动。

博勒脸色一沉,竭尽所能又推出一掌,这一掌让达伽乐有所惊动,但还是被他抵挡过去。

博勒收势瘫坐下去,脸色立即变得惨白。

达伽乐见状又高傲地笑起来,他走到博勒身边,说:“没想到连迪比亚的‘巅峰魔法’也被你学会了,果真不简单。但是,你可曾想过,我是迪比亚的师傅,你用他从我这学来的魔法攻击我,不是显得愚昧吗?!哼,我们有言在先,你看着办吧!”说完扔了一把锋利的长刀在博勒跟前。

博勒双手颤抖,他慢慢地拾起那把长刀,看着阳光照射下亮光闪闪的刀面,嘴唇有微微的抽动,然后他猛然举刀长吼一声对准自己的胳膊用力砍去。阿玭连忙伸出右手,用力一弹中指,准准地将博勒手中的长刀击落。

博勒一惊,看着阿玭没有出声。而达伽乐则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阿玭,冷硬的声音说:“与我作对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信不信我不动用一根手指头便可以轻松地杀了你!”

我见势不妙便走了过去,压抑住心里的愤怒和畏惧,认真的样子对达伽乐说:“达伽乐,难道你只会杀人吗?肮脏的肉体和灵魂!我有时真怀疑,你竟然是我父王的师傅,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他看着我爽快的笑,然后又立即收敛笑脸对我说:“我和你父王差别大吗?大吗?我的确认为他是个英雄,短短几年便拥有了自己的天下,成了万千臣民的君主。他的力量大的令人不敢相信,但我,我不也很成功吗?我甚至统治了整个魔城,我远比他强!如果我和他有差别,也只会是我永远胜他一筹,比他高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