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城陨落

魔城陨落 第二十六章 博勒反

魔城陨落 sjs2013 4626 2013-04-02 16:48:56

  破天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愤怒的光,他看着我哼了一声:“我说过,迪比亚是我用能量幻化出来的,他不是来自人间,而我也不能自由出入人间的入口。至于他脑子里的那些痛苦的过去则是我虚拟给他的,并非真实。我这样做也无非是为了保证他不暴露我和他的真实身份!还有,他腿上的伤疤并不是什么咬伤,而是我给他注射能量时切开的口。信不信由你们!我好像没有理由告诉你们这些吧?这反倒是种妥协!”

东月将头转向破天,沉稳的样子说:“不,任何人都有讲话的权利,特别是重要的话。而我们则很愿意听下去,因为我们都有了解这段不平凡的历史的义务和权利!”她又将头转向我,说:“破天,如果你所说的一切都属事实,那么我的王——白城先王迪比亚的儿子——雅维又该怎样解释?!”

“这并不荒诞,对于我来说魔法可以让我做任何事情,虽然迪比亚是我所创造的第一个人,也是最令我失望的人,但是他也让我有所欣喜,因为他可以与常人繁衍后代,这意味着我的魔法已经达到了最高的镜界——造假成真!”他一脸自信。

我没有开口,东月也没有再问,只有阿玭说:“破天,接着说你的计划。”

“我本来计划用110年的时间征服整个魔城,所以,我在迪比亚的体内注射进了可供他生存作战110年的能量,110年一过他便会消耗完他体内所有的能量而枯瘦地死去。可是,一切都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完善,他太令我失望,因为他缺少了应有的霸气和凶残,却显得特别善良、博爱而一心向往着伟大的自由和和平!所以,他仅仅取了一座白城便停止了行动,之后便渐渐的丢掉了战戟、盔甲和宝马。”破天很惋惜的样子。

阿玭用眼瞟了瞟他:“后来呢?”

破天叹了口气看了看我,又说:“后来他有了孩子,也就是你。你的出生消耗了可供他生命活动20年的能量,这又让我有所担忧,因为此时的他只能活90年,而魔族的人一般都可以活四五百年。我怕他过早的消逝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便在你的生命星图中种下了孤子星,好让别人以为他的死是因为孤子星的克杀。”

我彻底的崩溃了,眼泪在无声无息地往下淌。我仿佛又看到了父王灿烂的笑着站在人群中,是那样的伟大和可爱。那一刻我万念俱灰,有种心沉海底的冰冷和疼痛。

阿玭也感到很意外,她猛地转过头问破天:“那么迪比亚的死……”

破天抢着说:“迪比亚的死很正常,仅仅是因为没有了供他消耗的能量,不是病死更不是孤子星所为!”

“你用这种残忍的手段仅仅是为了防止别人对你的身份产生猜疑?!”阿玭悲痛的眼神看着破天。

破天又说:“不全是,我本还想借孤子星激发雅维体内的巨大潜能,因为他是英雄的儿子,也一定有着超人的力量。可是他也好让我失望,他甚至比他父王更注重感情,没有一点斗智!”

几朵厚厚的云层飘过来,慢慢移到我们的上空,挡住了一些光亮使之阴暗。这时的风不是很大,但是可以掀起波涛。我看到桃枝上点点的红艳不断飘落,在风中蹁跹起舞。我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馥郁的香,使我想到了很远很远的过去;桃园林还好吗?缤纷绚丽的桃花下是否还会有人在欣赏在感受在流泪?父王的背影不时在我眼前闪现,一种孤独和痛苦,他一步一步向远走,渐渐消失。可我依然陶醉在他的灿烂的笑容里,就像这桃花的香味,随风飘溢的很远很远。我又听到了远处传来清晰的乌鸦叫声,这声音在四周回荡经久不息,让人想到了死亡的空洞和冰冷。

浒飞到我面前,很忧伤地说:“主人,这是最后的角逐,是生与死的最大考验。我希望看见你们活着,并且很幸福地微笑。但是,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所以,我的主人,请你们给自己和我以力量和自信,让我们战胜这最黑暗的时刻!爱情的花朵早已绽放了,鲜艳且美丽,我会守护着它,永远不让它调谢。”他化成枫叶钻进我胸前的衣服里面。东月的眼睛里浸润着眼泪,目光柔情似水,她看着我,说:“我的王,请不要伤悲,因为你的泪让我刺痛。请给我一个微笑,让我得到最温情的抚慰。”

我又给了她深情一吻,说:“我的东月,不要为我落泪。我会开心的笑,但不是现在,因为我的心正在狂风暴雨中摧残,我无法舒展脸面对你露出笑容。但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战胜,一定会在一起!”我将她的头紧紧地拥进自己的胸膛,眼泪再一次的滑落。

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这感觉告诉我,不久这里将会有场大雨,而在这场大雨中我和她的生命会随之失去光泽和温度,爱情也会脱离我们冰冷僵硬的躯壳飞到很远不可及的地方,重新发芽开花。桃花瓣落到她清香柔黑的头发上,我看到了泪水溅在上面,发出了晶莹的光,无比美丽却又令人痛心。

破天似乎是在讲着一个故事,博勒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他伸着勃子看起来很紧张,他问破天:“那后来呢,后来你又是怎样计划的呢?”

破天傲慢的一笑:“后来!哼,其实早在先圣王驾崩的时候我便改变了计划。因为可修罗的死让我发现了一个最有力的武器——达伽乐!他有着无人能及的贪婪和野心,而且老谋深算、奸诈狡猾,是最完美的工具。还有,古莫对魔法城也虎视眈眈,这也为我的计划插上了有力的翅膀。是他们的矛盾开始了我的计划,而我则故意在圣王圣叵罗的身上下了诅咒,让他一卧不起,为他们创造了叛乱的机会。战争爆发了,我看到他们相互无情的砍杀,横尸遍野。另外,我还制造了一些私人的矛盾,比如,我救起了末西,完全是想利用他对达伽乐的怨恨来替我对抗达伽乐。还有耶可,我曾以努斯的身份杀了他全府所有的人,让他和努斯之间建立起了一架仇恨的长桥。后来他们都死了,死的干净,死的漂亮,是他们为我敞开了胜利的大门!一切都是那么顺利,我想,我做的的确天衣无缝。”他又看着阿玭,说:“如果我有遗憾,那么就是你了,你是我计划中最大的疏忽!”“你不觉得你很惨忍吗?!”阿玭显得气怒。

“不!当我看到他们因为我而兵荒马乱、人仰马翻的时候我好兴奋。他们在不断的削弱自己的力量,就好像在放自己的血,一点一点放干,然后无力地躺在那里等着我去征服!我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挣扎、呻吟、绝望、毁灭,一个个都在血水和眼泪里痛苦的游弋、徘徊,我好激动,因为我成功了。我不仅改变了魔法城的命运也改变了血魔城的命运,我掌管了他们的命运,我成了主载!”

阿玭没视地一笑:“不,你还没有主载,最起码现在还没有。因为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成为主载,我完全可以降服你!”

破天仰腹大笑:“别大言不惭了,即使你胜了我又能怎样,圣王圣叵罗已经死在降魔楼,如今魔法城没有任何的统治,你们还有指望吗?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博勒也许是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又逐渐紧张起来,便走到一边。

阿玭又忧伤起来,她说:“圣王死了又能怎样!我们可以重新推选,只要不是你,魔法城里任何有能力的人都可以统治魔城,比如雅维,他就是个很好的人选。所以,你不要长自己的威风而灭他人的志气。”

破天的脸沉下来,阿玭接着说:“你的确很自信,而且智慧过人,但如果我是你,那我已经很安稳的坐在圣王的宝座上了!”

“为什么!”破天一颤,看着阿玭,一脸疑惑。

“因为先圣王死后魔城力量一度空虚,你完全可以趁机调兵大举进攻,可你却没有。”破天的脸上立即有了悲痛的阴影,他转过身用僵硬的声音说:“我的族人、我的臣民都覆灭了,一个也没活下来,都死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那片赋有生气的热土地上。”

阿玭瞪大了双眼,吃惊地看着破天。

破天又转身:“我的臣民都很拥护我,我们也就像一家人,彼此相亲相爱,没有尊贵和卑贱的区分。后来他们和我打赌,说即使血魔城没有君王的统治也一样会很昌盛繁荣。为了证明这点,他们说可以脱离我的指挥攻下魔法城。而我却不以为然,为了证明自己的份量,我和他们比试,看谁先征服魔法城。但是,这场比试还没有结束他们便死了,由于瘟疫!记得那时候可修罗还在,他们对魔法城最后一次进攻的时候我也在场,我看到他们个个对我挤眉弄眼,好像在说:‘没有你,我们也可以取得胜利。’我笑了,因为他们让我自豪。”

阿玭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破天,我们可以放弃这场战争,化敌为友吗?再多的伤亡也毫无意义,只会徒增仇恨。”

“不可以!就算是为了我那些死去的族人我也要与你较量到底!”

周围的空气充满了浓浓的杀气,天空乌云密布,酝酿着一场大雨、酝酿着一场仇恨。

我看到破天幻化出一把偃月屠龙刀,露出了阴森的笑:“阿玭,我们都在与命运抗争,来吧,让一切都快快过去!”

阿玭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幻化出一把很精制的紫月雕龙剑,说:“这把剑是先圣王赐给我的,共有两把,还有一把已经和阿兰一同埋入深土。这把剑从未见过血,今天就拿你开封,希望这鲜血可以化解一切!”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高手与高手的搏斗,昏天暗地、天崩地裂!

我将东月揽到自己的怀里,心慌意乱地看着他们的激斗。我吻东月的手:“东月,不要害怕,一切都会过去,很快都会过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看着你迷人的笑。”她对我笑了,甜甜的声音说:“我的王,我真的好快乐,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没有痛苦和烦恼。有了你,我今生无悔!”

这时,博勒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神愤怒带着敌意。我忙将东月推到身后冲着他问:“博勒,你想干什么?”

他狂傲的笑,然后又愤怒地看着我:“我想干什么?哈……这一天我已经等了90多年,终于有结果了,感激黄天后土对我的怜悯。”

“博勒,你到底想干什么?”东月疑惑地问。

“干什么?!哼,我只是想取回本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惊慌。

他瞪着我,说:“白城和威严!”

“白城?!威严?!”我被弄的一头雾水。

“没错!我原本是白城的王,统领千千万万的兵马,有成千上万的臣民为我俯首,可你的父王却抢走了我那一切,让我成为一个亡国之奴,受尽耻辱和讥讽!”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对我一直不冷不热,冷嘲热讽。可是我父王的王位是先圣王亲手授予的!”

“那又能怎样!我在白城的王位不也是先圣王亲手授予的吗!”

“你不觉得现在谈这些已经太晚了吗?”我认真地问他。

他用剑一样的目光扫了我一眼:“不晚,一点也不晚!现在正是成熟的时候,阻力也最小。因为达伽乐和古莫那两个心腹都已经丧命,如今我要面对的只有他们两个。”他朝着破天和阿玭激斗的地方看了一眼,“只要他们死了,我就可以脱颖而出,成为最终的胜者!”

我又问他:“你认为他们都会死吗?”

他藐视地看了我一眼:“两虎相斗,必有一亡。况且他们的法力不相上下,即便有谁侥幸逃脱了死难也只会是个半死不活的人,而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他又朝着破天、阿玭的地方看了一眼,眯着眼睛,脸上充满了愤恨。

东月推开我的手臂,走到我前面对博勒说:“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很无耻吗?明明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却不敢承认,更不敢去面对,只会借刀杀人、阴奉阳违!明显的小人一个,可恶又可耻!”

博勒的脸立即胀的通红,他瞪着双眼看东月,像要一口将东月吞没,但他又很快地平静下来,露出了冷硬的笑。他将手伸到背后抽出了那把长刀,抚摸着锋利的刀刃说:“我可不喜欢像破天那样婆婆妈妈、罗里罗嗦的,所以,我不会与你多费口舌,因为我现在要做的仅仅是杀了你们!”说完便将他手中的长刀向后扬去,然后直向东月刺去。

我一颤,迅速将东月向旁边一推,同时为了防止长刀刺到自己,便用双手将长刀紧紧握住,用力抵挡着那股凶狠的刺劲。刀尖直指着我的胸口,鲜血便顺着那刀往下流。

“博勒!我与你无仇无怨,为何杀我?!”

“可是你父王与我有仇有怨,如今他命丧黄泉,唯一可以让我解恨的只有你。杀了你不仅可以消我心头之恨,还可以让我重获威严!”他继续用力将刀向我刺动,不给我一丝生的余地。

东月趁机用魔法化掉了那把长刀来到我身边,她握起我的手泪水瑟瑟而下。

我忍着绞心的疼痛问博勒:“博勒,既然杀了我便可以去除你心里的仇恨和耻辱,那又为什么等到今天才对我下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