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城陨落

魔城陨落 第二十九章 灭嵬崴

魔城陨落 sjs2013 8551 2013-04-02 16:48:56

  博勒没有说话,而是再次将剑指向我。我麻木地往前,剑随着我的前进慢慢地扎进我的左臂,可我已感觉不到疼痛。此时我的全部生命都集中在他的胸膛,因为我的目标就是他的心脏。嵬崴也被我一时强大的毅力震住了,连连后退,我借势将匕首很很在扎进博勒的心脏,听见嵬崴一声痛苦的尖叫。我又拔出最后一把匕首,朝着他的心脏又补了一刀。博勒笔直地倒了下去,有股青烟缓慢地从他的嘴里冒出来,消失在空间。

我拔下左肩上的剑,走到东月身边坐下去,将她搂在怀里。我看着她,眼泪忍不住的再一次奔涌出来。

浒终于显现在我面前,他泪眼模糊,无比伤痛。

他看着我:“我的主人,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的保护你们……”

“我不怪你,这一切都有天意,虽然我和东月的爱情圣花已经凋零,但我却在这凋零中懂得了一个道理;没有结果的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没有结果的永恒才是爱的最高境界。浒,你走吧,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满黑暗、灾难、阴谋、诡异、恐怖、撕杀、死亡、血腥、痛苦、冰冷的无情世界,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永远也不要再回来。记住了,带上我和东月所有的爱,将它赐给善良仁慈的人,让它继续幸福快乐着别人。走吧,这便是你的使命。走吧,走吧……”

浒已泣不成声,泪水如泉涌般溅落下来。他在我四zhou旋转了好几周后终于走了,朝着人间的入口,渐渐消失……

躺在我怀里的东月发出了耀眼的光辉,她渐渐消散,化成一缕青烟在我面前飘荡开来,最后消失。我仿佛看到了她美丽的笑,也似乎听到了她甜美的声音在说:“我的王,希望你能幸福地活着。”泪水滑落我一脸。最后一枚桃花终于谢落,我看到它在空中蹁蹁起舞,像东月迷人的眼眸。

一阵连续的雷电过后大雨便倾盆而下,我站在雨中回首魔城。风雨中的魔城显得好苍老好孤独,像一位饱受沧桑的老人。多少年前那里曾是多么强大、繁荣和幸福,但如今,日落西山,它能拥有和锁住的也只有过去的片断和一承不变的哀痛悲泣,时间会用公平的方法埋没它,岁月也会在成长中将它遗忘。而对于我来讲,这里还有我太多太多未完成的使命。我虽然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却赢得一无所有,我心已死,现在的我只渴望在死亡中得到解脱。错爱我的人和我错爱的人都走了,我好孤单,雨水淋湿了我全身,我感到好无助好难过,我这是在哪里?!

“东月,就让我们的爱和所有的回忆都化为一种永恒吧,让我继续的爱着你、看着你,看你美丽的纯净的笑。让北极星给我们证见,证见我们的每一次微笑和相拥。也让它看着我们的爱在人间的大街上繁衍滋生……”

于是,我化成一朵最洁白的云堵住了人间的入口,我要将我和东月的爱情回忆封存,千万年依然新鲜、光艳!

滂沱的大雨一直在下——

淅沥沥的、淅沥沥的……

梦话莎玛

我也不知道该称呼自己什么,因为我一生中曾凭借超强的易容术无奈地化成过四个不同身份的人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暗中帮助雅维的神秘人、奇怪的蒙面女人、古莫的近护卫卡尔以及“了无痕”世界的非甬。没有谁知道这些崭新的面孔里面都是那同一张憔悴的脸,也没有谁知道我心中的忧伤和痛苦。

不同的演绎给了我生死最完美的组合,我的沉浮被这些面孔主宰着。通过神秘人的眼睛,我看到了黑暗中“噬血兽”那阴险的毒爪;透过蒙面女人的面纱,我看到了受伤的俘虏在刀口下缩成一团;透过卡尔白皙的脸,我看到了山河破碎,流离失所的人在绝望中苦苦挣扎;通过非甬精制的匕首,我看到了最痛苦最无奈的阴影映在我身下,成了我无法摆脱的影子……

每张脸都是在对我认真的解读,但是,那每次的变换却显得更痛苦更绝望更让我靠近死亡。如果说,我这条可怜的生命注定了要在悲痛的化身——非甬的身上干净收尾,那也是出于无奈。我并不想成为真正的非甬,我只想做个自己——莎玛。因为在莎玛的身上我得到了爱情、得到了母性、得到了最快乐最幸福的微笑,尽管这微笑短暂得让人同情。

莎玛:“我的悲剧来自爱情……”

很多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今生没能邂逅迪比亚,也许便不会再有这样的悲剧。可我还是与迪比亚相遇并有了爱情神圣的结合,让我成了后来悲剧的主人。迪比亚曾对我说:“莎玛,我要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让你拥有最多的快乐和笑脸……”而我现在拥有最多的却是无奈、痛苦和泪水。这些在当我抱着雅维满脸喜笑的时候便有所预料,他是我和迪比亚爱情道路上杀出来的一匹黑马。因为他,因为他身上那可怕的孤子星。他克死的不仅有他的父王,还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白城、幻城、黑城,以致整个魔城。我不知道那样巨大的煞星能量怎么会降临到我儿子的身上,但我知道,痛苦的人不只有我、迪比亚,更有雅维自己。

我深深地知道当他被困韵风楼阁时的酸痛心情,也可以想像他孤独寂寞的脸和盈满忧伤的双眼,还可以看到他满腹愁虑地登上高楼远眺天际时那单薄的身影映衬在那萧条的暮霭里显得格外凄凉。我为他伤心难过,如果可以,我愿替他消受那无穷尽的折磨,因为他并没有错,他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他要的是自由、是呵护、是抚慰,可我却不能给予。我偷偷去看他,可每一次见到他都使我控制不住的流泪。“……父王为什么不来?我想见父王……”这句话是我听到最多的也是最让我心痛的话,每每听到这句话都让我泪流满面。“……孩子,你父王太忙,没时间过来。不过,他很想你,他会很快来看你……”

雅维最终还是被我和迪比亚偷偷放了出来,因为我们谁也不忍心看着自己的骨肉一步一步地迈向绝路,我们得给他该拥有的一切,最起码给他生存的能力。可迪比亚却说:“我要让我们的儿子——雅维继承我的王位!”我很懂得他的心情,沉痛且无奈。但我没有提出任何质疑,因为我应该想信他,只有相信他,相信他会做得很好,况且他也是个铁铮铮的英雄,人人皆知。想到这我不禁一笑,原因我也不知道。

雅维学魔法的那14年我又重新找到了做母亲的感觉,像又看到了小小的他卧在我的怀里吸吮着我的**,还不时用眼睛瞄着我,然后便恬静地入睡,让我幸福地落泪。雅维生下后的五年以及他走出韵风楼阁至成王的第二年,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共24年。这24年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日子,正像迪比亚所说的那样,我拥有了最多的快乐和笑脸。可是,这24年的幸福却换醒了我余生里所有的悲苦哀愁,让我痛不欲生。在那段不平凡的岁月里我失去了至爱的人、失去了一个作为母亲应有的微笑、失去了所有的旧梦、失去了情感的寄托,我孤苦地藏匿在他处,为雅维、为白城、为魔法城默默抗战。

亲情给了我24年的快乐,可这24年的快乐却也掺杂着绵绵的忧伤,就像再光滑、再瑜美的玉石也会带有着无法去除的细小的瑕疵。我知道,过了这24年后我会一直忧伤,忧伤着过去、忧伤着未来、忧伤着回忆、忧伤着憧憬……莎玛结束了我的幸福,将我推向无情的血腥的战场。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是重重险难,可每当我面对困苦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总会重复着那一句令我温暖又心伤的话:“莎玛,我要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拥有最多的快乐和笑脸……”我不禁泪下……

其实雅维继位那天,我便知道了达伽乐和古莫想谋变,不仅是对他们早有了解,更因为那时的魔法城的确好脆弱,经受不起一丝的风浪;况且那时的白城和幻城也正处于薄弱的环节,如果有人想叛变,这无非是个最好的时机。为了能让白城、幻城乃至整个魔法城平安渡过这个危险期,我易容进了黑城。我之所以选择黑城是因为我曾是那里的一名宫女,谁也不比我更了解黑城。记得我曾经便是从那里走出去,成了白城的王后,母仪天下。如今回头一看就好像一场美梦,令人感到莫名的冲动和破碎。这次,我又再次走了进去,但不再是以宫女的身份,因为那里将是我的第一块阵地,我会在那里见证第一场搏命的撕杀!

神秘的助手:“我所有的使命便是让雅维安全地活着……”

雅维第一次进魔殿的时候我以卡尔的身份在场。也就是在那次,我趁机对圣城进行了一番观察,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圣叵罗被达伽乐暗中种下咒语重病不起。紧接着,达伽乐便和古莫合作了,他们合计着用暗杀的方法先后除掉白、幻二城的君王,然后直取两城及所有兵队,于是瓜克便在古莫的差遣下行动了。

瓜克是他们发射的第一支厉箭,而年月天便成了他们最有效最得意的利器。可是,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们所有的计划都将会在我的手中化为泡影,尽管年月天那种可怕的毒液可以腐蚀人的五脏六腑。我并没有将这些悄悄进行的险恶行动告诉雅维,因为我要看着他自己查出真凶,我要让他在险境中磨练自己,让他学会分析和应对,因为这些都是生存的必备条件。于是,我杀死了那两个女婢,希望借此引起他们的注意。

但是,后来所发生的事却让我很惊讶很无助,我甚至感觉前方便是绝望。因为他们在第二次计划中派遣的人居然是幻城的将领耶可!我深知耶可以虚拟世界而闻名于魔城,至今还没有谁能活着从他虚拟的世界里走出来,也包括我,因为我对虚拟世界的了解仅仅只知道脱下受害人的鞋子便可以有效防止被再次吸入虚拟世界,而对于那种虚幻世界的破除和脱离我也是束手无策无能无力。就在耶可行动的前一个夜里,瓜克去见他,希望耶可同意让他在虚拟世界里布下紫云雨的暗杀阵,为自己的羞辱报仇!后来也正是这个暗杀阵帮助了我,让我再一次救了雅维。因为我趁瓜克布阵的那点空隙脱掉了雅维的鞋,让他赤脚沾地,并给他服下了紫云雨的解药。一切都很顺利,也许这也是天意,事后我感动得掉下泪来。

雅维被救的第二天夜里,我看见白城位于千秋门的地方有道光柱直射天穹,而那束强烈的白光只有《白色圣歌》里的魔法才可以做到,难道……为了探个究竟,我换上了一身夜行服蒙上面纱连夜赶到了千秋门。在千秋门我看到了博勒,他得意且高傲。我主动与他交手,发现他所用的魔法竟然全是来自《白色圣歌》,我开始知道他是想叛乱。但我并没有杀了他,因为纵观当时的情形,博勒还是很有存在的价值的。我只是击伤了他的右胳膊,然后严肃地对他说:“博勒,我知道你是想复辟你的王位、恢复你的威严,但如今天下大乱还不是时机。可如果你能帮我除掉达伽乐和古莫,无论用什么方法。我就给你一个天下,给你你想要的王位、权利、尊严、荣华和富贵。”……

我整天鞍前马后的在古莫左右,深得他的信任和执爱。第二次行动失败后他便笑着看我,认真地对我说:“卡尔,这是一次机会,如果成功了,我就和你结为兄弟,我们将平起平做,共治天下!”我只有接受了,可这是一步险棋,因为在计划里我既不能让古莫他们产生任何的怀疑,又不能给雅维他们任何的伤害。正当我拔前踬后的时候,含情鸟给了我灵感。于是,我幻化出一个空影人去了白城,告诉了雅维这次的计划,让他有所防范。

当天夜里子时的时候我便到了白城,化妆成计划中的那个带龙凤钗的女人。我装成了更夫,一步一步地向华盛宫迈进,一声一声地喊叫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其实这也是一种特别的提示,可是这却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到了华盛宫后我象征性地放了一些小火便难过地走了,我难过是因为我好失望好无助,失望的是这么明显的暗示却不能被他们识破,无助的是好像行动的人一直只有我一个。

孤掌难鸣,我单枪匹马该怎样与那样巨大的势力抗横?!于是,我给了雅维一个梦境,提醒他还有那本《白色圣歌》,并让他行动起来找出真凶。梦境中雅维哭了,我再次看到了他孤独的身影,伴着漫天飘落的雪花让我心疼不已。“雅维……”我的泪水泛滥起来。

一次次计划的失败引起了达伽乐的激愤,他恼怒地对古莫说:“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耐心,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想趁后天杀气最重的时候攻下二城,到时候你与我一同发兵。”古莫点点头,然后阴冷地笑了。我知道,他们是各怀鬼胎,并不是相互合作那么的单纯。对于这次计划我束手无策,因为我的力量太有限了。我完全寄希望在普特身上,因为如果达伽乐发兵,那么他就一定会是指挥官。我也相信普特一定会将这次计划告诉努斯或者雅维,因为达伽乐也是他的仇人,达伽乐杀害了他至爱的人。可是,这次计划在实施的时候却发生了临时的更改,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他们一定是利用了普特,雅维有难了!我无可奈何,只能呆呆地看着达伽乐睥睨着普特发出阴险的笑。后来,白幻二城失守,达伽乐和古莫也为争夺二城的占有权相互争斗。耶可奉命将雅维、努斯等人囚入一条河世界,并派人看守,等战争结束后一起处决。

再伟大再忠诚的助手也会因为自身力量的限制而对于一些事情无可奈何,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看到的依然是那一场场充满绝望的冰冷的拼斗和毁灭!

蒙面的女人:“我还不能站在你们中间,因为这里少不了我……”

我在达伽乐和古莫的面前扮演的都是个忠诚人的角色,换句话说,我不仅与达伽乐有王将关系,与古莫也有这层关系。我和他们的关系都很“好”,可却又不被另一方所知晓。我是他们各自的秘密特务,依我的话说是野心最大最不稳定的特务。所以,我可以设法从耶可那里得到一些有关一条河世界的知识,包括构造和逃离的方法,过后,我会趁耶可离开的那点时间偷偷呈现在雅维面前,将我所有知道的有关一条河世界的情况都告诉他。我不能亲自去救他们,因为我找不到那个世界的入口,即便是找到了也怕是只能进不能出。那段时日我整天的为雅维他们提心吊胆,因为那不寻常的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停息,而他们的性命还被高高地悬在空中,是生是死还是个未知数。他们能活着走出那个世界吗?我恍惚不定,我不敢睁开眼睛,因为我怕会看到死神那双深邃空洞的双眼。

雅维等人是何时逃出那个世界的,我并不知道,但当我看到达伽乐差遣子余再次暗杀他们的时候我的心才真正的踏实下来,因为我至少可以知道他们现在还活着,他们已经安全的离开了那个世界。“王,我们现在最重要的目标不是努斯、雅维等人,而是古莫。目前,古莫对我们构成的威胁要远远大于他们给我们带来的威胁!”为了能让雅维他们获得更多的安全,我想让达伽乐转移目标。“祸根不除,必有后患。他们的势力虽然并不大,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夜长梦会多。清除了那些污垢后,我们才可以集中力量一心应对古莫!”达伽乐的脸上泛起了苍凉的笑。我知道,子余这次前去一定会将雅维等人迷惑,特别是努斯,因为子余曾是她的一名干将。容不得我半点犹豫,子余走后的第二天我便匆匆寻迹赶了过去。

当天夜里我便站在他的面前,他看到我并不感到惊奇,而是用不冷不热的口气对我说:“卡尔!你是达伽乐派来协助我的吗?如果是,那请回吧,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因为我已经将他们完全唬弄住了,没有引起他们中任何人一丁点儿的怀疑。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们,简单得就像捻死几只蚂蚁。没想到这苦肉计还真管用,轻易的便蒙过了那群傻蛋的眼,我的幻王梦不远了!哈……”我看着他自信的脸上绽放开狂妄的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暗自拔出了流星刀一个猛势狠狠地砍下了他的双臂。鲜血喷涌,他也应声倒下,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却不敢叫出声来,他失去了那双对他至关重要的双臂,成了一个废人,对任何人都不再构成威胁。我走到他身边,将刀贴在他的衣服上擦拭上面的血渍。他瞪着我对我吼叫:“卑鄙、无耻,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如果我有双手,就是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我还是没有说话,独自转身离去,我听到背后血水流动的沽沽声,像在给他唱挽歌,异常的入耳动听。

与此同时,亚保的死让瓜克与古莫之间产生了无法调解的巨大矛盾,我也因此发现了一个很有价值的筹码,他就是瓜克。我完全可以利用他与古莫的矛盾,让他与雅维、努斯合作,一同对抗古莫。后来,他真的如我所愿地投奔了雅维和努斯,我曾显现在他面前,对他说:“瓜克,如果你与博勒携手就一定可以除掉古莫!记住了,你是有名的毒王子,你得替你弟弟报仇,这是你最大的使命!”后来他们对黑城进行了一次偷袭,但是失败了。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是最终我才查明了真相,原来这都是因为兰崖,是兰崖给芝比报了信,让萨恩因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她是我看到的第三个叛徒,让我感到意外和心冷。我显现到她面前,给了她一个最严厉的警告,看到她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后才放心的离去。接着,我又显现到雅维的面前,这次我看到了东月——白城未来的王后。我看着她美丽的容颜想到了我的过去、想到了迪比亚、想到了过去的许多微笑,一切都恍如昨天,可却又遥不可及。“迪比亚,我们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他有了自己的爱人,他还会将有自己的儿子,就像我们拥有他一样……”我欣慰地笑了。这是我最后一次以蒙面女人的身份显现在他们的面前,让我难忘。我告诉他们,让他们不要有所顾忌,尽管去夺古莫的兵权,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希望转败为胜。我也训了雅维一顿,但后来却又懊悔,因为他的每个眼神都让我心疼和难过。

他们第三次行动的时候我撤走了一切我能撤走的兵队以及奴、婢、仆、佣,为他们敞开了大门。那次,我是很有把握他们能凯旋而归的,因为我很有信心瓜克的暗毒暗杀术可以降服、杀掉古莫。但是,绝望往往是在这种情形下诞生的,让人防不胜防措手不及。兰崖的出现让我完全心死,也彻底地毁灭了我的希望。她让我在即将踏上光明坦途的时候重重地摔了一跤,而这一跤也让我清醒过来:只要是人那么他(她)就有变卦的时候,莫提以前的誓言和忠诚,表面的工作并不能如实地反映一个人的内心,因为人最险恶、丑陋的武器便是伪装。

似乎一切都在濒临失败,但我并没有因此丧气,因为原始狂野的母性一直在咆哮,雅维始终是我最大的动力,不竭的动力!自从迪比亚走后,他便成了我生存的唯一目的和价值。

卡尔:“雅维,我们即将胜利。我终于可以再次站在你面前,摸你的脸,幸福地叫你孩子……”

我向达伽乐要了一支兵队,解释是我可以利用那支部队杀掉古莫。他将信将疑地答应了,并给了我最精锐的兵队。其实我是想用那支兵队帮助雅维,虽然都是针对古莫,但性质却大不相同。当古莫倒下的那一刻我开心地笑了,因为我终于成功了一半。我相信另一半也会很快成功,到时候我便可以再次站到雅维的面前,以母亲的身份,我可以再次地抚摸他俊秀的脸,笑着叫他孩子,然后搂着他痛哭一顿。与古莫的战斗刚一结束,我便想将所有的兵队送给他们。但是,我怕会被达伽乐察觉,他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如果被他发现那对我们将会十分不利,可是我又找不到一个将兵权交给他们的理由。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场意外给了我最好的借口。这场意外的制造者是还未死去的古莫,意外中术门成了我的救命恩人,博勒也完成了我最终的任务。我没有再说什么,独自骑着战马朝圣城走去。对于我来说这无非是一个最好的结局,我的眼睛里含着激动的泪:“雅维,母亲马上便可以再回到你的身边,马上……”

一回到圣城,我便去见了达伽乐,告诉了他我杀了古莫和他的辅将芝比,但那支兵队所有的士兵全部阵亡。他很兴奋地拍着我的肩对我说:“干得好!杀得漂亮!古莫一死还有谁与我争天下!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解决努斯和雅维,他们一死,我们便是这的主人了,哈……”我暗自窃笑,心想:“达伽乐,笑吧,尽情地笑吧,就当是你毁灭时激昂的壮歌……我会给你一个新的天和地,不过不是这里,而是那最阴暗最潮湿最寒冷的地方……”

我将雅维取得兵权的消息告诉了普特,希望他能在指挥上给雅维以帮助。不久,雅维、努斯便率领那支兵队攻上了圣城,由达伽乐、耶可和普特带兵迎战,而我并没有出场,因为我已经被耶可融入了他的那个最险恶最惨忍的虚拟世界——了无痕。我知道,我一旦进入那个世界就注定了要毁灭,可我别无选择,因为那个世界充满了杀机和死亡气息,只有我进去才能保障雅维等人的安全,让他们渡过此劫。外面战场上的风云如何变幻我不清楚,但后来我看见他们还是进来了,来到了这个冰冷的世界,我难过得掉下了泪。

“如果用我的生命可以换回最终的胜利,我宁愿无声无息的死去,就像流星一样。但是,我的孩子——雅维——我最放心不下的人,母亲不能再回到你身边了,希望你能快乐地活着、活着……”我泪流满面。

非甬:“死不能结束我对迪比亚的思念,也不能带走我对雅维的牵挂,我无憾于生,无悔于死……”

“非甬”是我给自己取的名字,他来自“悲痛”,我称他为“悲痛的化身”。

在了无痕的世界我找了将近三天的时间,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出口。我想,也许只有我的死才能让雅维他们得以解脱,所以,第三天的末尾我杀了那个世界的守护神。下面只要我死了,那个世界包括耶可便会毁灭。我看着那个世界,风云变幻,就像我的心,恍惚不定。如果我自己杀了自己同样可以让那个世界破灭吗?我不敢肯定,所以,我要求他们一起向我进攻,只是不希望有雅维的参与。

有时候天便是那般的残忍,它可以让人失去知觉,感觉冰冷,透心的严寒。我的心在雅维的注视下狠狠地颤抖着,看着他手中的那把我送他的匕首,我的心好疼好疼。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我也怕引起他们的猜测而不愿让我死去,所以我接受了雅维的挑战。我主动向他进攻,因为这样会减轻他无知的罪过。我的心在滴血,泪水汩汩的流进肚子里,巨大的悲痛让我经受着生死的煎熬。一次一次的,我给他机会,引导他出势收招。第一把匕首……第二把匕首……第三把匕首……我血流成河……剧痛流走在我的全身,而我获得的却是解脱和自由。“你真勇敢,像个英雄……”我抚摸着雅维的脸,几十年的孤独还是让他拥有了同他父王一样俊秀的脸,我心痛的泪水模糊。

“不行,我要在这里留下一此印记,我要让阿玭知道,这样会让我好受些……”……

非甬的死结束了我所有的悲痛,同时,他的死也结果了我的生命。我是同时踏着一条河的两岸,左腿是生命,右腿是悲痛,中间流动的是血是泪是那短暂易逝的时间……

我站在天与地交汇的地方,回首时看见了迪比亚的脸,俊秀且温和。粉红的夕阳让我再次感受到了雅维对我的拥抱,我抚摸他的头发对他说:“过去的已经成为死亡,不要老活在悲痛的过去,因为会毁灭生命……”

夕阳西下,灯火阑珊,我看到残月下凋零的桃花漫天飞舞,使我难过得落下泪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