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城陨落

魔城陨落 第二十章 双梦魇

魔城陨落 sjs2013 6486 2013-04-02 16:48:56

  梦话瓜克

我叫瓜克,魔法城里最有名的暗毒招唤者,因为这样,先圣王可修罗给了我“毒王子”的称号,让我被所有人知晓。我有个可爱的弟弟,他叫亚保,他是我快乐的天使。

我和亚保从小一起长大,互敬互爱、形影不离。成长途中,他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快乐。他就像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整天整天地围着我欢快盘旋。从那时起,我便有个梦想,我要打个天下,然后和他永远生活在一起,让他永远快乐。我会看着他娶妻生子,看着他慢慢老去,看着他被自已的孩子团团围住笑的合不拢嘴……我的梦想很单纯很简单,我只希望看着他快乐地生活着,快乐地生活着……

我的父王叫依位,是他教会了我们最具杀伤力的魔法。但是,后来他在一场战役中不幸丧命。临终前他对我说,他一生凭借超强的暗杀术在魔法城里小有成就,希望我和亚保能循着他的足迹接着走下去,因为尽管他一生拼博还是没有得到自已想要的天下,他是希望我和亚保能替他实现那个美梦。他含着泪花离开了我们,最后那一抹目光让我终生难忘,因为它在告诉我,他是带着浓烈的遗憾含痛而去的。

我想我必须要打一个天下,不仅为了亚保,也为了父王……

但是,天下并不好打。因为我看到过烽火连天、惨不忍睹的激战和撕杀;我看到过阴险的布局里暗藏着不被察觉的杀机。我还听到过那响彻云霄的惨叫和呻吟,刀光剑影、兵荒马乱,我见证过血肉横飞的惨烈。所以,我看到的是硝烟滚滚的天空下横地的尸体。一幕一幕,无非都是在告诉我:天下是用无数的生命换取得到的、天下是用鲜热的血液描绘出来的、天下是刀枪的狰狞和兵马的操戈完成的……天下,天下是英雄最惨忍的见证。但我面对辽阔大地,还是立下了誓愿:只有征服了你才能完成我的生命!

仰望天边,我仿佛看到父王悠然的一回眸,让我感受到了他苍凉的绝望和无奈。几百年马背上生死的搏斗,还是注定了归于虚无。我可以完成父王的梦、可以完成自已的生命吗?

渐渐的,我失去了以往的笑,开始郁闷,因为我也好害怕,我害怕有一天我会死去,丢下亚保一个人在冰凉的世界里孤独的存活。他认真的样子问我:“哥,你为什么不开心呢?”我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问他:“弟弟,如果有一天我像父王那样离开你,你会伤心的落下泪来吗?”可他笑了,指着我的鼻子说我天真幼稚。但是紧接着他便忧伤起来,我看见他漆黑的瞳仁上有纯洁的泪在往下滑落。

“弟,哥要给你一个天下,要和你永远生活在一起……”

终于有一天,他央求我,要我和他去打天下,我听到后心里一阵剧烈的疼痛,但还是对他笑了。我点点头,看着他那童真无邪的脸真的好难过,好难过。后来,我们都进了黑城,成了将军。我几近痴迷的狂飙战场,丧失人性般的大肆掠杀。每次看着堆积的尸体在熊熊大火中激烈燃烧,都令我兴奋不已,然后我又会对着黑色的焦炭满意而又惘然的笑。“弟,过不了几年,我们便可以打自己的天下,拥有自己的臣民了!”我听到了破碎的笑,在我迷糊的背后。为了能拥有一个天下,我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为了得到一个天下,我不惜拿先王的尊严交换。我彻底丧失了理智,可却又很清醒的知道,我这一路是踩着尸体走过来的。

“弟,哥可以给你一个天下,让你永远快乐地生活着……”

我一步步地沦陷下去,似乎成了杀人的工具,一点点地抛掉了人性中的最后一线美丽,行尸在空旷的原野。也许这些本来就是个错误,天下是谁都可以打的吗?又是谁都有可以得到的吗?想起可怜的父王,一生的不竭拼搏还是落个一场空,让我难过心灰。可我依旧坚信那份渺茫的奇迹会诞生在我的身上。我似乎真的看见了弟弟在得到天下后那幸福的笑和滚热的泪花,令我向往、难忘。但是,我还是有所失望,我并没有被再次提升,反而降了职,因为我暗杀雅维的计划失败了。

失败后我才明白,天下还紧紧地握在别人手里,而我则只是别人的一粒棋子,任他们移动差遣。我也渐渐地失去了信心,消沉下去。我不想说话,只想看着遥远的天空,直到黄昏日落。我会想到很多,包括父王绝望的眼神和亚保那令我心疼的央求。弟弟流着泪问我:“哥,你怎么了?不要这样好吗?你不是说我是你快乐的天使吗?你怎么一点也不快乐呀!?”我难过地替他试去泪水,忍着眼泪对他说:“我的快乐天使都流泪了,我又怎能快乐呢?”我转过身,泪流满面。

“弟,打天下的过程都很漫长,别急,很快便有了……”

“……哥,我可以给你一个……天下……”每次他说的这句话都像是把尖刀,直插我的心脏,好像是种提醒,摧促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天下。我说:“快了,请稍等……”

雅维他们被耶可困在虚拟世界的时候,我并不想杀他们。但是我看到了弟弟忧愁的脸,像冷冻了千年的寒冰。当我对着大瓶小瓶药剂的时候,几乎心痛的死去。我想到了父王,想到了他精心教授给我用来除恶扬善的技艺竟然无辜地变成了杀人的工具,但我也无可奈何,因为我要让弟弟快乐,而只有天下才能让他像无忧无虑的小鸟那样围着我盘旋歌唱。好久没有看见他开心的笑,好久没有与他促膝长谈,过去的一切都被无情冲淡,我什么时候才能让他幸福地……

也许在痛苦的挣扎中我们都在不经意地制造着下一个痛苦,也就产生了无数个轮回,成了一个痛苦的人生。

当努斯和阿玭揭露我们的时候,我看到了他可怕的笑在脸上荡漾开来。他操起了毒针,让它们快乐地飞在空中,刺进健康的躯体,使血液流出来,一点一点流的干净彻底。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今后的一些快乐,我宁原杀了我自己。他狂傲的笑让我心疼:弟弟,你怎么了,不打天下了好吗?我们回去过平静的日子。

“弟,也许那边会有一个崭新的天地。你先去,我就过来……”

当弟弟抽搐着倒在我怀里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清醒过来。我错了,这一切都错了,我不该去打天下,我应该带着弟弟远远地离开这里,去到一个优美的地方过平凡的山水生活。但是,一切都晚了,恍如梦一般,让人不敢相信。看着他痛苦的表情,想着他体内流着我亲手配制的毒药,我泪流满面。

“弟,哥对不起你。”

“哥,天下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亲爱的弟,哥是想让你更快乐地活着!”

“但是你不快乐,我又怎么快乐呢?哥,你是我快乐的起点,是我幸福的天使。希望你能快乐的笑。哥,别打天下了好吗?让我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就像小的时候。”

……

也许我制造的痛苦便是古莫那最后一掌。所以,当我怀着仇恨、怨怒的心情投奔雅维他们的那一刻也直正揭示了痛苦的本质,一环套一环,循序渐进,直到终结。其实报复也是种罪,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而兰崖和卡尔便是最好的例子。那个深夜里奇怪的蒙面女人却说:“如果人世间真的了无牵挂了,再去完结一些仇怨,只会让死去的人更平静地安息。”我深深的知道,这是条没有归途的路,去了也就再也回不来了。

“弟,哥哥来了,来陪你,和你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当我的毒液沸腾在古莫的血液里时,我终于解放了。我站在风中,看夜色慢慢靠近,想起了弟弟可爱的脸庞和父王自信的笑。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拥有一个天下,抱着弟弟去接受、去生活,去幸福……

其实在人间,有太多让我牵挂的东西,但体内奔流的毒血让我痛苦的选择了放弃,我放弃了追逐、放弃了世间未了的仇恨。我要飞向弟弟,看他快乐地笑。终于,我有了答案,我不能完成自己的生命!

我在世间的最后一个黄昏。

“弟,哥来了,希望你快乐的飞……”

“芝比,你错了,即使你不投那一枚毒针,我也会死去。你的那枚毒针只会增添一份不必要的仇恨。”

后来,我痛苦的走了,离开了这充满绝望的世界。我站在云朵向下看,一片雾朦朦,就像恍惚的人生。

我带着悲痛去找父王,看到了他绝望愤怒的双眼,他告诉我:“孩子啊,怀着自私的心去取舍,永远不会成功……”“父王,爱也不能战胜一切吗?”“对!因为爱都是自私的……”

黄昏时,夕阳落下来,我看到了弟弟无忧无虑地欢笑,那笑声荡漾在淡红色的天际,让我心酸,又让我愉悦。

“弟,如果我们可以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就算死,也是幸福的……”

我站在曾经流离失所的地方,潸然泪下……

……

梦话芝比

我叫芝比,黑城的女将。我的王叫古莫,他是我心中的英雄,勇武、强悍,让我倾慕。

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外冷内热,因此没有人愿意与我倾谈,我被疏远。没有人理解我,我就像水中的一滴泪,没谁会知道我的痛楚。我常常试图去和身边的奴婢攀谈,可是他们都始终低着头,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我甚至可以看到他们抖动的双腿,让我心疼。

可我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我也会因伤心而落泪,也会因失败而绝望。我不是野兽,更不是毒蛇,请不要带着武器或簿膜与我靠近,也不要将我想的那么残忍,其实我很脆弱。如果你愿意,我愿和你成为好朋友,因为我有好多心里话要倾吐——爱情——一直沉默的爱情。

很早我就爱上了古莫,当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发现他冷俊却又温顺,我想,那个时候我就深深爱上了他,不可自拔。我喜欢他的桀骜不驯,在我眼里,他就像是个缺少关怀的大男孩,可爱的想让我去疼去爱。

但是,后来他却变了,变的冷傲、严肃。我常常看到他阴邪的笑,笑声荡漾让人诧异。我问他:“王,我愿分担你的忧愁。”他看看我,又指着眼下的山川河流,说:“芝比,你看,天下虽大,繁荣气派。但,为我所有之地却并不辽远。所以,我想趁着风华正茂之时干一番事业——扩大黑城的疆域!”“王,我不希望你有事。”“堂堂男子汉怕天怕地又怎能干大事?如今魔城三域力量都很涣散,趁此良机,志在必得!”然后他又笑,笑的更狂妄更阴冷,而我却更心疼更难过。“王,我不要你有事,任何时候都不要……”

也许他早有过精心的斟酌,迅速地与达伽乐在暗中联合了起来,计划夺取整个魔城!这是自彦迻开城以来从未有人有过的巨大野心,令人惊魂。我也深深的知道,达伽乐是个心机很深的人,老谋深算,奸诈狡猾,古莫与他对抗简直是螳臂当车。我也曾为此劝解过他,我说:“王,有了天下并不能代表就有了一切。其实这纷繁的世界里还有很多更珍贵的东西,比如爱情,一种超脱俗世的美,你不想拥有吗?”结果,他用严厉的目光瞪着我,狠狠地告诫我,说:“芝比,阻止我的人的结果向来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所以,你不要逼我,以后也不要再有此类丧志的话。如果被我听见,就休怪我无情!”他愤怒地将披风向后一撒,弃我而去。我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酸不已,随即两行眼泪奔涌而出。“王,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让你有事,永远也不会……”

爱情的力量可以摧毁一切,让人向往为之追寻,就连刀山火海也无法阻挡,就是用尊严竖立起的高塔也会为之倾颓。我想,我是被爱迷失了心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来的胆量去圣城偷偷见了达伽乐,过后,我更不敢想像:如果被古莫发现,又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我还是去了,也许这种做法是种妥协,或更像是种背叛,可我却很开心,因为爱情的圣花早以盛开在我的心田,为了他我什么都不怕。

那次我进了圣城,去了雄天宫,到了雄天宫的时候便有两名一级剑士领我去见达伽乐。他们将我带到一扇门前后便立在我后面,我能感受得到他们正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我。打开门后我就看见了达伽乐,他正坐在一张矮桌前悠闲地饮茶,见到我却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他让我在他对面坐下,笑了笑:“我等你很久了——说吧。”我一惊,有种被透视的惊慌,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我真诚地恳求他:“圣护法,你可以放过古莫吗?”他轻视地一笑:“要我放过他?凭什么?”“只要你放了他,我愿意竭尽所能帮你完成大业!”我渴望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答应。可他却站起来,朝一边走了几步,说:“你以为我是谁?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可以使我迷惑?”我也忙起身,快步走到他的身后:“因为我爱他,我只在乎他,其余的我都无所谓。只要他能活着,我愿为你做任何事,我可以对着苍天毒誓……”然后他转过身看着我,忧伤的脸狂笑起来,他感叹似地说:“难道这便是爱情的力量吗?真叫人感动。没想到古莫那狗贼也会讨女人欢心。”我低着头默然神伤。这时他又说:“好!我答应留他一条小命,但你必须完全受我差遣,如果有被发现不忠,我会立即杀了古莫!”我拼命地点着头,同时几滴泪水在快乐地滑落。我又听到他恐怖的笑,像剑一样慢慢地刺进我的心窝。“王,我一定会让你活着,带你离开这座邪恶的城……”

达伽乐攻下白幻二城后,立即对古莫进行了反扑,他想杀得我们措手不及。一时间兵荒马乱,我看到了达伽乐痛快的笑慢慢荡漾开来。我有意地朝他挥了挥剑,示意我们的协定。但是,这时我却听到了古莫轻蔑的笑,他让卡尔、瓜克、亚保和我一同进攻,自己却从后面浩浩荡荡地领来了大批大批的优秀骑士。在兵凶战危的战场上,我们占据了上峰。

兵败如山倒,面对紧急局势达伽乐心急如焚,但却并不甘心失败。他将脸转向我,冰冷地看着我,似乎在警告我:“芝比,想要古莫活着,你们就必须要输!如果让我损兵折将的太厉害,我会亲手杀了他。”我心头微微一颤,随即慌乱地敲起了心鼓。我想,这次战争的胜利并不能决定最终的胜败,如果后期的达伽乐来个猛翻身,那我会后悔莫及。于是,我连忙带领大部分兵队直奔向达伽乐忧势兵阵区。达伽乐的笑声再次荡漾开来,像无数把利器剌得我泪流满面。“王,对不起,如果你真的失去了一个天下,请不要伤悲,因为你会因此而获得又一次的重生……”

那场战争并没有分出胜负,只是各自都草草收兵,留下了无数的尸体和飘荡的阴魂。古莫也没有对那次战争产生任何的怀疑,他只是整天愁着眉忧伤着脸,站在高楼对着远处唉声叹气。我难过的走过去,对他说:“王,不用烦恼,我们会活得很好……”……

后来古莫处死了亚保,瓜克叛变,使他更加焦虑不安。他时常用绝望的眼神看着我,说:“芝比,你说我们会死在铁戟钢叉下吗?也许我们再也翻不了身了,真后悔当初没有听从你的归劝!”我听后心里一阵疼痛,眼泪如汩汩的河流不断流淌。“王,我们还来得及,我们会活得很好……”

没过多长时间,兰崖夜里来到黑城。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对我说,明天夜里会有人突袭黑城,让我做好充分的准备。我感到很意外,为了确定这些信息我笑着对她说:“兰崖,你敢一个人到这里来我已经很佩服了,但没想到你竟然还敢蒙骗我!”我让两个守卫将她拿下,但她并没有反抗,只是用敌对的眼睛看着我,狠狠地对我说:“要不是为了黑王,我才不愿意告诉你这些呢!我也懒得管你们死活,因为你们是死是活与我没有任何相干……”

后来,我放了她,但却让我感到隐隐心疼。第二天夜里果然有人闯进了黑城,但是我们取得了胜利。又过了几天,兰崖又在一天深夜来到黑城,同样告诉我将会有人暗袭黑城,让我加强防范。但是这次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有人潜入黑城,她欺骗了我们。当我再次看到她的时候,还是在夜里,不过她已经死了,因为满天都飘悬着她生命真元的碎片。我看到古莫忧伤的样子坐在地上,靠着冰冷的墙,失魄的样子,令我心伤。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兰崖也深爱着古莫。“王,我也可以做到,我会做的比兰崖更好……”

为了防止瓜克、博勒和术门再次偷袭古莫,我将他们的具体方位告诉了达伽乐,因为他们也是他的猎物。几天后天气骤然变冷,呼呼的寒风咆哮着,带走了外面所有的热温。渐渐的,天空飘起了雪花。我看到古莫站在雪中,显得孤单。“王,我愿分担你的忧愁。”他转身对我笑了,笑容干净明亮,他说:“你看,这雪多白多美,让我想到了童年,又仿佛真的将我带到了从前,让我一点一点重新去感受。在童年,我也很喜欢站在雪中,看满天的飘落……”那一次他笑的像小孩,笑的像小孩……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达伽乐并没有对那些人发动进攻,雅维他们还是来到了黑城,踏着积雪,气势汹汹,让我惊讶。而此时,古莫却笑了,他是想说服他们为自己所用,来对抗达伽乐,但是一切都并非他想的那么完美,都令他失望。当卡尔以气吞山河之势率领千军万马赶来的时候,连我也感到绝望了,我好像看到了失败后缭绕的硝烟和倒戈的旗帜。“王,我们会活得很好,活的很好……”

可以说是刻骨铭心。当我无力地倒在古莫怀里的时候才真正地感到了爱的甜美和幸福,我微笑着对他说:“王,如果可以不死该多好,我愿意永远追随你……”我看到他的眼泪在眼眶里转着圈儿,让我心碎。

最终,他还是倒下去了,沉沉的扑在雪地。我用尽力气爬过去,握着他的手。“王,如果可以和你死在一起,也是件很幸福的事。不过我要带上瓜克,因为他是你的罪人,是他毁了你的一生……”当我的毒针刺进瓜克的心脏时,我亲眼看着他化为浓血,让我兴奋。“王,我来了,我来了……”

……

“王,不要伤悲,因为你曾拥有两个女人真挚的爱”

“可我却失去了更多,也欠下了太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