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世界

为什么会这样?

小世界 董川蔡 2218 2013-06-14 10:14:38

  当杜梅把话说完了。当场所以人都震惊了!张婠更是傻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常期的不合中,还有这么一大致命点。从小对自己的特别宠爱我父亲居然是个强 奸犯。张婠不敢相信!父亲出事故后她就一直很恨杜梅。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叫过一声妈妈!更是不理人。而杜梅这些年的忍让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所以极力不相信的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他死了!你还不让他安宁啊!”杜梅冷哼一声,说:“到底是谁不让谁安宁了?他都死了还让他女儿来祸害我。让我成现在这个样子!谁不谁安宁了!啊?!”最后一声啊!杜梅像是咆哮着吼出来的。而她这么一吼叫吓得张婠直倒退几步咚的一下摔坐在了地上。杜梅见如此更想说出着十八年来的怨恨!“难道你就不奇怪我一大学毕业的人怎么会嫁给你父亲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吗?现在知道了吧!是被逼的!一个被逼的结婚的人你还想要怎么去对待这样不看好的婚姻啊。当初在镇上,谁都知道姓张的是个混混,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追我。所有知情的都知道是妄想之事!可就是这样!一个混混急了什么事干不出来啊!”张婠听了后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为什么会这样啊!你骗我,是你骗我...”

“我骗你干嘛。我有什么好骗你的。我为什么要吗我的软肋来骗你啊!我女儿还真是天真啊!就没想过像你爷爷那么强势的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儿子尸骨未寒的时候一点也不反对我在嫁啊!那是他明白自己的儿子是当初是什么样的人。干了什么样缺德的事。可他不敢说出来。就算十几年来我们俩的争吵。你爷爷奶奶从来没有敢说我的不是。如果你还是不信可以去问问你爷爷奶奶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

张婠瘫坐在地上想,没错!他们俩每次争吵的时候,杜梅说的在难听,她爷爷奶奶也从没说什么。就连杜梅改嫁,别人都在议论她爷爷不该让杜梅改嫁的时候。她爷爷也什么都没说。看来是真的了!这么多年来原来自己是自己的母亲带着怨恨生下来的。而当自己懂事的时候记忆中杜梅从来都没有对自己怎么样。和常母亲一样!她是需要都多大的勇气才能这样的对待自己一生的耻辱败点呢!张婠想她可能做不到这么。因为是她的话,她怕在中途就把她给掐死了!然后自己,一了百了算了。而自己这么多年的仇恨算什么啊!为什么宠爱自己的父亲是以这样的方式让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张婠抬头看着病床上的母亲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病床俩侧的唐琛和唐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唐蹇虽然知道这些事!当初他要娶杜梅的时候,张老爷子把他叫到一旁单独说的。只因为他很愧疚杜梅。他震惊的是杜梅居然敢说出来。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尊严。

而唐琛,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平时对自己常笑的女人会有这样的遭遇,而自己的女人还这样的仇恨自己。她是怎么做到的,还能笑得出来。而几年来的相处。在唐琛眼里杜梅是个有原则性的人。更是自尊性特强的人。怎么能忍受自己曾经的不堪。

“我...我...”张婠不知道该怎么说。是该坚持自己曾经的想法呢?还是道歉?现在她什么都做不了!听了这些她还能怎么坚持的了下去。道歉,可是现在说不出口来。只好我……。可就正当张婠想到说什么的时候,杜梅再次下逐客令。“现在你可以走了吗?”

“我...对不起...”

“对不起又用吗?如果对不起又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啊?”

“对不起...”

“滚!我杜梅不需要姓张的给我说‘对不起‘滚!”

而张婠只能一个劲儿的说对不起。

杜梅想起来自己是为什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了有点阴阳怪气的说:“对了!你不是要搬出去吗?那还不快去搬!正好你现在十八岁了。现在我可以不用在对你负责任了。”

张婠想到自己说了这么久对不起却换来了冷嘲热讽。心里有点不平衡的说“我都说了对不起了,你怎么……”

还未带张婠说完,杜梅就打断了她的话“我怎么了我?我这样已经算是对得起你了!我想是你遇到这样的事恐怕你迟早得掐死你自己吧!”对应了那句知女莫如母。这在张婠看来却是嘲讽。起身转身就离开了。

在张婠出门后的一分钟后,病床上的杜梅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就不那么累了!那压在心上的大石头终于被移开了。这么多年的压力一下就释放出来了。唐蹇就只好坐在床边用手拍拍杜梅的肩然后看着杜梅哭。因为他知道,如果哭能不累了,那就尽情的哭。

唐琛见张婠走了就跟着一起去了。张婠也在出门了那一刹那哭了!她不想坐车就一路哭着回家的。而唐琛呢!则一路跟随张婠一起。到了门前,张婠依然没有钥匙。就傻伫立在门前。而唐琛见了也没上前开门。

“如果我把门打开了,你进去了你接着干什么?”唐琛怕张婠还真搬出去了。他认为她们母女之间还可以调和的。

“手机没电了。冲电。”带着哭后独有的嘶哑的声音说。

听完后唐琛就开门了。张婠进门就朝自己和唐璐的房间走去。她说得没错,她是要给手机冲电,但她没说手机冲好电就给韩祎打电话。叫他过来帮她搬行李的。当一个小时后,唐琛听见门铃响了见是韩祎。才知道张婠还是要搬出去。见此,唐琛也没有拦着,因为他知道,以张婠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改的。

当俩人把行李都搬上车了。俩人坐进车里时张婠抱着韩祎接着有哭了。她想幸好现在自己身边还有韩祎,不然她张婠不知道还要怎么样活下去。当哭够了的张婠抬头把像兔子一样的眼睛望着韩祎

“韩祎,你能不能以后不要离开我啊!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活着干嘛了!就算你不要我了,你提醒我一下,让我说出来好不好?”看着张婠这样子韩祎感觉到心像是纠着痛一样。低头轻轻的吻了吻张婠的眼睛和嘴。第一次以深情、疼惜的方式说话“傻瓜!不会有那一天了。”没错!从今天开始,不会有那一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