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机械红颜

雪上加霜

机械红颜 youxianghualei 2067 2010-07-29 10:34:39

  我们就这样在安全室待了很久很久,大约一小时后我收到小兰和其它特工机器人的汇报目前还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而那个公司已无法找到,在所有人公司档案中根本就没有这家公司的存在。我觉的很奇怪,我们公司做事一向都会查清对方的背景在与之合作的,现在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忙叫来火梅,很快火梅向我说明了原因。

我想起了这件事是我姐姐介绍给我的,当是我没有多加思索就教给她去办了,难到是我姐姐,我不敢想信这些事情和她有关,但是我联想到这些事情,只有她清楚凤芸在墓室中,也只有她最容易做这些事。但是我还是不原想信这些。

我试着与姐姐取得联系,但是她的所有通讯设备已经关毕。我非常奇怪,我忙着再次接通姐夫的影像通讯同样是无法接能。我忙命令两名特工去姐姐的公司和住所看看,半小时候我的特工告诉我我姐姐和姐夫都已不见踪迹,她的朋友和家中的其它人都不知道她们去了那里?

我一下子觉的这件事不简单。我陷入了情感和外部压力的危机。但我并不孤独因为我身边一直有这么几位最懂我的机器美人陪在我身边。

黑夜是让人孤独和寂寞的,也是伤心和绝望的,但是黑夜是美丽的,出了景色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我说不清楚这是什么,但我是喜欢黑夜的。外太空的黑夜是让人向往的地方。在外太空看地球更是一种美好的享受。我站在安全室的窗外看着脚下的地球,我知道在另一边的人们已开始全新的一天了,我知道在地球另一边有一半的公司属于我们公司的,或者说是属于我的。

我知道我不能为这些事拖垮,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但我不明白的是我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吗?她在公司占有的股份远远不止这些的,它可以拥有更多的向那样的飞船十搜或者是更多。我已安排了新的人去管理她的公司了,我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我甚至觉的这是一件阴谋,难到是我姐姐和姐夫也被绑架了?

我正在想着这些问题,突然我收到我们公司股份控制中心经理的通话请求,我快速接通,只听他在线上显的很焦急的说道:总载不好,我们公司的股价正在呈10 %的速度下降,目前已有30 %的股民撤资。有两个不知身份的大股在同一时间撤走了全部资金。到目前为止任有大量的股民在宝抛售他们手的股票。

我听完他的汇报突觉眼前一黑,当我醒来,只见小漠和小兰坐在我身边,我问道现在的股价是多少,小兰看看我说现在的股价已将了40 %,我听后明白了这些使我们股价快速下将的这帮人,一定是在什么时候偷偷入股的。我知道我们家族还控制着60 %的股份,而其它的股东一定在这次的危机中受到影响,我决的些事最重要的是先稳定这些股东的情绪。我让火梅通知这些股东马上过来开股东会议。

很快火梅回来告诉我,出了我家族的人和另一个集团的总载外其它两家集团的总载不原来参加会议并让火梅回复我要马上撤资。我听后大骂这二人落进下石。

到了开公的时间我已早早的到了会议室出了我另一个姐姐丁翠按时到来外,其它股东都没有按时到来。我和姐姐丁翠在会议室聊了一会我哥哥丁强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我们两人说,他们还没到吗?我说还没有了,在等等吧,丁强回头说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先走了,你们有了什么新的决策在通知我吧,我站起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赶快补仓,你公司还能拿出多少钱来我问道.

丁强回头笑笑说,我现在的公司日子也不好过,虽然我们属于一个集团,但是我所管理的公司财务是和总公司分开的,目前的流动资金更本就没有,他说。

我看看他没有说话,要是你不信可以让会计师去查帐,丁强接着说道。我先走了,他说完这句已走了了门外。

他走后我气的将会议室桌上的一杯水给打翻了,我姐姐丁翠说不要生气了,等他们到了,我们在研究解决的方案。我冷静下来,点了点头坐下来继续等待。

过了很久只听门外转到脚步声,我看了火梅一不眼她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可以接通公司的电脑系统,查看门外的监控视频。我耳边马上传来他的声音,是你小妹丁兰来了。我耳朵上戴有隐形的耳机。丁翠并没有听来。我听完决的奇怪她怎么来了,虽然她也是股东之一,但她还小我并没有让火梅通知她呀。

很快小妹丁兰走进会议室,分别与我和姐姐丁翠打完招呼过后坐在了一边的木椅上。你怎么来这里了,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还是快回去吧,怎么从学校跑出来了,我问道。丁兰看看我说,你不是在这里开股东会议吗?我看看她说,是呀。她说那就对了我正是来参加今天的会议的。学校的事你不用操心了,我已让老师稍后为我辅导她说。

我说,你虽然有股份也是我们公司的一员,但你现在还小,你现在要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我马上把股份还给你我说。丁兰看看一边的丁翠说,是你,哥哥说的不错,但是父亲也说过了,在我过了十三岁以后,如果你管理公司不当,我就有权拿回属于我的股份和部分公司管理权,她接着说到。

她说的不错父亲是这样说的。我一下子觉得她不在像是我妹妹,不像是一个十三岁小孩子讲的话。我很久没有说话。丁兰接着说到我今天来这时就是要收回我的股份和部分公司的。我已带来了我的财务时,和会计师还有律师。我这才发现原来在她身后还有几个人。她说你现在最她就帮我办理了。我还要敢着回学校去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