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凤唳九霄

血脉觉醒

凤唳九霄 诡雨 1991 2013-08-24 17:36:22

  九霄看着面前如同受到生化辐射一样异常巨大的老虎,表面冷静,心里却七上八下。

老虎毫无预兆地低吼一声便扑向九霄,“啊!”

九霄面前一片漆黑,“我这是死了吗?”

这时,虚空中传来一声轻笑“霄儿,我是你的父亲。”

九霄瞪大眼睛,父亲?

虚空中声音再度传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暂时无法相见,现在的我,只是当初种在你灵魂上的一个意念,与本体思维相通,在你遇到危险时助你冲开血脉封印。现在,照我说的做,闭上眼睛,用内视看你的胸口。”九霄闭上了眼睛,看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里流动,呈金红色,往胸口看去,那里有个金红色珠子正源源不断放出同色能量。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霄儿,用你的意念,把能量引到丹田处,冲击第一道封印。”九霄指引着金红色能量在经脉中缓缓流动,猛地冲向丹田,似乎听到一声脆响。九霄觉得那里有古老的能量源源不断涌出,脚下似有图案在形成。“霄儿,你将以我们昱天大陆的修炼方式修炼,所有的事情随着你血脉的觉醒会一点点解除封印,等你血脉完成三度觉醒时就会与我们团聚了,我们在昱天大陆等你。”

九霄睁开眼时眼底闪过一丝金红色光芒,那只“生化”老虎已经不见了。

随着封印的解开,九霄脑中出现了昱天的修炼方法及等级划分。一共分为八个等级,分别为战士、战师、战皇、战神、神士、神师、神皇、真神,每个等级分五个阶段。九霄由于血脉觉醒,直接飙到战师一阶,感觉自己实力已经强过杨兴。

九霄微笑:“该回去练练手了。”转身便向通天教走去。

通天教由于教主突然身亡而乱成一团,一个侍卫慌慌张张地跑进正殿大叫:“大长老,不好啦!刚刚前教主放走的那个小姑娘又回来了!”被称为大长老的老者怒瞪那个侍卫:“一个小女娃而已,你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侍卫哆哆嗦嗦道:“可是二长老和三张老都被她打死了。”大长老大怒:“都是废物!看老夫去收拾她!”

九霄拿着抢来的砍刀杀得正欢,血脉觉醒后,脑中浮现出许多战斗技巧,而且杀起人也一点儿不惊慌。“小女娃,老夫来擒你了!”大长老提剑冲了过来,九霄暗道不妙,这个老头的气息比自己强好多。不敢硬接,九霄向一边躲去,想着要怎么逃跑,毕竟来日方长。

大长老哈哈大笑:“小女娃,你闹我通天教,杀我两位长老,老夫定要杀你!”九霄丢掉手里的刀把体内金红色能量逼出,化为弯刀,冲向大长老,只能拼一把了。兵器相接,大长老后退一步,九霄却被击飞,狂吐鲜血,“自己还是太弱了啊。”

九霄感到绝望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大长老被突然冲出的剑光穿了个透。九霄瞪大了眼睛,只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白衣小姑娘一手握着滴血的剑,一手握着一柄大刀,冷冷地看着吐血的大长老道:“你们通天教灭我羽兰一族时没算到会有今天吧。”九霄打了个哆嗦,这里的小孩子都和自己一样变态吗?大长老由惊讶到恐惧,喃喃道:“羽兰……报应还是来……”话没说完便断了气。

白衣小姑娘见大长老断气,也不理那些教徒,转身便走。

“等等。”九霄哪肯放她离开,上前打量白衣小姑娘,拱手道:“我叫叶九霄,敢问阁下大名。”九霄在心中抱怨,这样说话真是别扭。

白衣小姑娘淡淡地看了九霄一眼道:“羽兰白衣。”九霄觉得好笑,这穿白衣就要叫白衣,自己喜欢穿红衣,岂不是要叫红衣咯。

“白衣,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既然你恨通天教,我也恨通天教,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九霄露出人畜无害的笑。

羽兰白衣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反对。

九霄收起笑脸,诚恳地看着羽兰白衣说:“我们都恨通天教,就不该让它再存在于世上,不如你来做这教主,我可以协助你重整通天教。否则,若再出恶人接手通天教,你我的悲剧还会再次上演。”

羽兰白衣冷冷说了句“没兴趣”,转身便走。

九霄立即挡住她的去路,羽兰白衣微恼,“你再拦我可就动手了。”九霄此刻也十分郁闷,这女的怎么油盐不浸啊。

九霄急了:“白衣,我想你如今也没有安身之所,我也回不去了,不如你先在这住下吧。你若不愿,这个教主可以我来当。等你找到落脚之处,再走不迟啊。”

这次羽兰白衣总算没有拒绝,九霄拉着羽兰白衣朝正厅走去,胸口还隐隐作痛。

通天教大头目都死了,小头目和一众教徒还在,大家都一脸迷茫,不知何去何从。九霄走上前去,大声说道:“通天教众教徒听着,你们的教主和一众长老均已死在我和这位白衣姑娘手下。如今,我准备接手通天教做这新教主,你们谁不服就上来单挑。”

一众教徒面面相觑,刚才以见识到两个小姑娘的厉害,哪敢上前单挑,立刻跪地大喊:“恭迎新教主。”

九霄小手一挥,“既然我来做教主,这通天教便改为诛天教,这白衣姑娘叫羽兰白衣,以后是我教客卿。白衣若吩咐你们做什么,便如本教主亲临。”

羽兰白衣略有些诧异,叶九霄竟不是独揽大权,要与自己同掌诛天教。其实九霄的想法是把羽兰白衣留下来,让她产生归属感,她这么强的实力一定能够帮到自己。

九霄冷冷地看着脚下众人:“还有,不许透露本座身份,对外就说本座是个自称破九霄的青年男子。如果谁把本座的身份泄露出去,便如此杯!”在九霄金红色能量的包裹下,手中酒杯化作粉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