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凤唳九霄

密室逃不脱

凤唳九霄 诡雨 2084 2013-08-24 17:36:22

  褐衣人一句话也没说就朝九霄攻了过来,九霄不敢幻化出千杀,千杀来头太大,毕竟还没到搏命的时候。

九霄自知不是眼前人的对手,只拿出上次拍来的那把扇子边打边躲,为了纪念扇子以前的主人,九霄便叫它皓月。

“为什么偷袭我们?”九霄气极败坏地喊道,自己和他根本不认识,为毛来找我麻烦。

“银面只是奉命行事。”

九霄无语,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银面还没使用玄力,九霄便已跟不上他的招式,再打下去吃亏的也是自己。

九霄大叫:“不打了!不打了!我输了,你爱带我去哪就带我去哪吧。”

银面一愣,没想到一个男的这么没骨气,已经在心里鄙视起九霄。

而九霄趁着银面发愣,偷偷放出一只传音蛊,用玄力密语传入其中,让它带着自己的话去找墨轩。

银面似怕九霄耍诈,又朝九霄洒了一把放倒阿银的迷,药,九霄只好装晕。这还没完,银面又用绳子把九霄捆了起来。九霄偷偷把玄力输了进去,发现绳子竟然在吸自己的玄力,这下完了。本想找机会逃跑的九霄心里一沉。

这时千杀的声音适时地在九霄脑中响起,“是千年古藤的枝蔓,只能从外面解开,无法崩断的。”

九霄本以为接下来银面会把自己和阿银抗在肩上飞走,没想到银面拿出一块令牌,在虚空中画了个圈,头也没回便把九霄丢了下去。

这下九霄再也装不下去,大声惨叫出来。

只觉得后背一疼,九霄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下彻底昏了过去。

“把她弄醒。”

“是。”

“呃……”九霄被冷水泼醒,抬起头发现周围很黑,只能看清几道人影。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被绑架了。

九霄眯起眼看椅子上坐着的女人,隐隐感到熟悉。

“萧九,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高芷凝?”

女子呵呵一笑,没有做声。反倒是旁边一个侍女回答了九霄,“我们大小姐长生不老的神功就快炼成,刚好还差两个男子的玄珠。”

九霄表情难看,长生不老?开玩笑的吧。就是真的有,也得吃唐僧肉,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拿什么神功不是那个在床上把男人吸干吧,我的小阿银啊!

“银面,看好他们两个。”高芷凝说完便带着几个下人离开了。

九霄四处摸索着找阿银,终于在角落摸到阿银毛绒绒的脑袋。

“阿银,醒醒。”因为看不清,九霄只能抓着阿银的肩膀使劲摇。

“啊嘁!”阿银一脸迷茫地看着九霄一张要吃人的脸。还不知死活地说,“姐姐你刚洗完脸吗,怎么没有擦干净呢。”

“阿银,你个死狼崽子!## % %**”

“够了!给我安静点!”骑在阿银身上的九霄终于意识到这黑不溜秋的地方还有一个人存在。

九霄优雅起身,走向银面,局高临下地看着他,“说说高芷凝那贱人要把我们怎么样。”

银面没有理会九霄的挑衅,依然一副木讷的样子淡淡道:“祭祀。”

九霄追问道:“那是要怎么样啊?”

“用锁魂钩挖出你们的心祭光明神。”

九霄吃惊道:“光明神要人心?变态杀人狂还差不多,你不是唬我吧。”

银面不再理会九霄,九霄也不再自找没趣,实在不行还有阿银和金多多。

九霄难得清净,竟和阿银靠在墙角打起瞌睡,不过外面的人已经乱套了。

墨轩收到九霄的消息后已经完全不淡定了,却又不知道九霄现在在什么地方,只好和墨浅分头去打探消息,随即又通知了听风和虞烛。

而离暮的万踪阁也有了动静,离暮斜倚在软榻上,嘴角带着笑,不过笑容却不达眼底。“那贱人居然抢了我的人,呵呵……”

九霄在密室里不敢修炼,怕被银面看出门道,只是每天吃了睡,睡了吃。

九霄使劲摇着阿银的肩膀,“阿银啊,我怎么这么无聊啊啊啊啊!”

阿银两只手啪在九霄脸上,“姐姐,我也很无聊啊。”然后凑到九霄耳边道:“还有啊,姐姐你要到发情期啦,又快到月圆夜,那个臭虫子一定和我抢姐姐。”

九霄脸上开始拉出一条一条黑线,阿银还在说个不停,“到时候一定不能让他接近姐姐,我要抱着姐姐睡……”

九霄尴尬地回头,冲皱眉看向这边的银面指了指脑袋,“这孩子这里有问题。”

墨轩和墨浅在茶馆回合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一心担忧九霄的墨轩没有注意到墨浅有些怪异的表情,墨浅也没有和墨轩多说。两人只碰了一面便继续分头寻找线索,听风和虞烛那边也没有消息传来。

离暮此时在高家,正坐在高芷凝对面。

“高大小姐别来无恙啊。”离暮眼里有掩饰不掉的厌恶。

而高芷凝极力压抑也压制不住眼中的爱慕与受伤。“离公子怎么有空来我这。”

离暮用折扇轻点着桌角,“听说你就快长生不老了,呵。”

高芷凝再也忍不住一把拉住离暮的胳膊,“离暮,和我在一起吧,我们可以一起永远地活下去。”

离暮拨开高芷凝的手,淡淡道:“昨天那两个人对我很重要,放了他们。”说完便转身离去。

高芷凝气急败坏地大喊:“我是不会放了他们的。”

离暮眯眼看着高芷凝,“别让我亲自动手。”

高芷凝轻笑一声进了房间。

“唉。”九霄叹气,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墨轩他们怎么才能找到自己啊。

“千杀,千杀。”九霄在意识里和千杀连线。

“有事?”千杀懒懒的声音传来。

九霄真想揍他一顿,“我都快被人祭祀了,你竟然一点都不担心,我一定要把你人性销毁。”

千杀翻了个白眼,“放心,你死不了的,我感受得到,这里的人没有比邪尊强的。他们大概在等月圆夜祭神,到时候邪尊就可以出来,而且月圆就是他的天下,上面的人也发现不了他。”

九霄总算完全放心了,“千杀,你能把传音蛊带出这里吗?”

“应该可以,虽然这里是异空间,不过很低级。”千杀化作一粒灰尘粘在传音蛊身上,带它离开了密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