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活死人

报应

活死人 陈凉薄 1492 2013-08-02 11:02:32

  “......亲爱的小依,相信我,我的离开绝对不会是偶然,你一定要相信我!Y中的传说,女厕的鬼影,雪松下的那个女人......这一切都不是耸人听闻!原谅我的突然退出,你可以说我不负责任、不守诺言,但我发誓!我退出绝不是因为我怯懦!而是......原谅我!我不能告诉你真正的原因!我只能告诫你,千万小心!......它终究还是没有放过我,尽管我不知道我的消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会有什么影响,或许没有吧......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永远离开你!我不甘心就这样永远不明不白地化成尘土!如果,我仅仅只是说“如果”,我走了以后也可以像它一样成为一个永不灭亡的灵魂,那么我奢求,小依,你可以再次相信我,如果真是那样,我一定会在一个你看不见的角落里保护你!也许,当你看到这些时,我已经走了好久,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走远......只是,永别了我的小依......我很抱歉,我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

“......我看到了奈何桥,白骨做成的桥墩,桥下不知流的是血还是泪。要是有一个老婆婆端着一碗黑糊糊的汤药领我上桥,我一定掉头就跑......小依,我要永远记得你的样子,永远记得你究竟是有多可爱......我还要在那边找到三生石,在上头刻上我们的名字......”

纸张已经旧得发黄,却被一只瘦骨嶙峋的手百无聊赖地翻了又翻。一滴冰凉的泪落了下来,还没干就渗进了同样泛黄的文字间。

............

知道吴昊自杀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晌午,那一天的太阳真的很好,以至于作为这段爱情牺牲者的我,竟忘了掉眼泪。

他的葬礼很隆重。那个七月,我在发间插上白花,一袭白裙,不请自到。我愿意为他这时候最想见到的人是我。是的,我原以为。在他坟前,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哭得格外伤心。

“你是他的同学吧。”她抽泣着,“我叫小苑。”

“东竹依。”我说。

“谢谢你们那么多人可以来看他。”她终究把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哭,足以哭尽她所有的委屈。

“唉,这个苑丫头也真是可怜,老实本分的,人又善良,长这么大也就找了这么一个男朋友,虽然男孩子花花肠子挺多的,但只要心好那就最好,只是可惜啊,年纪轻轻的还就这么去了......”一个阿姨叹着,她的眼中满是平静,看不到一丝起伏。

“您是说小苑是吴昊的......女朋友?”我貌似不经意。

“是啊,这俩孩子,在一起都快大半年了。唉,真是可怜......”

后面的话我再也没能听清,我只依稀记得,我取下发间的白花,重重的仍在了吴昊的坟头,而后拂裙离开。

原来在你的世界里,我终究只能做个不速之客。

............

“......你好,我叫东竹依,是C班的副班长。今天我向校方致信的目的是希望Y中可以有一个灵异论坛。

“Y中的鬼话传了那么多年,想必你们也必定会有所耳闻。这件事讨厌就讨厌在它永远都没有绝对性,倘若说它是流言、是假的,未必就会有人相信;但如果要说它是真的,我想也没有一定的证据来证明......我的意思很简单,把这个鬼话设立在论坛,好好面对,吸引更多喜欢玄学的学生,如果运气好的话,鬼话的揭开指日可待。......其实说白了,Y中那么多年来处心积虑地换门卫,为的不就是要制造出人心惶惶的效果吗?你们表面上狠狠批评那些天天把传说挂在嘴边的学生,但事实究竟怎样我在此也就不好挑明了。不过这样很好,恰巧现在就有那么一个机会摆在你们眼前来助你们一臂之力,试问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这是我代表全校玄学爱好者们第14次向校方致信。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会以为这是一个谨言慎行的好校长。但究竟是恪尽职守还是道貌岸然,我想你们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我的初衷并不是和校方作对,只是真心希望你们可以采纳我这个不算太过分的建议......当然了,和上一次一样,这一次,我同样希望这是我寄出的最后一封信。

“......至于结果如何,都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

向窗内透去,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影子悲愤地放下手中的笔,动作生硬的站了起来,然后缓缓地向旁边......飘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