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活死人

认输

活死人 陈凉薄 8176 2013-08-02 11:02:32

  翌日。多云。

Y市市中心医院。

昨天一夜没睡,我想我大概知道凶手是谁了。我在楼道内游走着,在老丹的病房外徘徊着。我没有进去的勇气,或者说,我不敢相信曾经那么要强的一个人,现在竟然会莫名其妙地变成一个活死人。我根本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刚摸出根烟点上,却想起现在是在医院,又急忙收了起来。再抬头时,我却诧异地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个人!那是......

单葵!?

我一个寒战,慢慢靠近门口,小葵的声音依稀传了过来:“......想不到居然是她,在我们身边潜藏了那么久,其实知道那个女人的眼睛是紫色的时候我们就该想到是她的不是吗?......班长你要赶紧醒过来,我知道你现在听到的到我说话的是吗?......能不能制她,没有你不行......紫瞳其实就是......”

“小葵你干什么!?”我一个不稳冲进了病房,却愕然发现小葵正在把插在老丹身上的管子一根根拔掉!我也做过这样的重症病人,我很清楚把那些输送生命的来源生生切断意味着什么!“你疯了吗!?”见小葵还没有住手的意思,我急忙跑上前,“回来吧小葵,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还是朋友!”

“你不配和我说朋友!”小葵红了双眼,夺门而出。

“医生......医生!医生!”老丹的气息逐渐减弱,我真急了,又是按铃又是喊叫的,终于,医生来了。

............

“喂?”

“喂小东!快回来!Y中出大事了!”

............

Y中。

当我赶回学校时,一幢教师宿舍楼早已一片狼藉。浓烟还在弥漫,呛得我不轻,好不容易,我才在熙攘的人群中找到了子修他们。还没说上几句话,几个消防队员就从楼内抬出了两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焦尸的味道令人作呕,不一会儿,看热闹人就散去了一大半。

“啧啧啧......都烤焦了。”庄池唏嘘不已。

“听说是有人蓄意纵火来着,一个老师被烧伤,还有两个就是这个样子了。”子修掩住了口鼻,向我解释,“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学生这么惨。”

“阿池,你有没有见过我们班的钥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消防队员开始询问死者的身份,似乎并没有人知道,最后就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

“没有啊......”

“我听老钱说过,班级钥匙都是交给一个姓苏的人保管的。我倒是见过一次,没什么特别的。”如杰插上了话。

“这样噢......死者是一男一女。男生是高一C班的苏沁,18岁;女生是高一F班的卫皇城。”我从其中一具尸体内摸出了一把已经变成黑炭的钥匙,“这是C班的钥匙,还有......我去年送给皇城的礼物。”我接着从另一具尸体的胸口部位取下了一枚胸针,虽然被烧得破坏不堪,但以我辩物的自信,我想......我不会认错的。

江羽!?

这两个字眼突然闪过我的脑海,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件事和他脱不了干系。死的人是他女朋友,可她现在人在哪里?

“子修,今天江羽......?”我欲言又止。

“江羽?他从昨天起,休了两个礼拜的病假。”

“请假!?”

............

“下面播送紧急通知,请每位同学立即回教室,请各班班主任立即回教室维持秩序。请每位同学立即回......”广播响了起来这件事真的很严重。再没过多久,几辆警车开进了学校。我一阵不自在,后退了几步。

“走吧......”子修拉了拉我的衣袖。

“立刻疏散人群,保护现场。”不远处,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向我靠近,“我想你班主任请示过了,你......你们可以留下来帮助调查。”

“这是秦子修......庄池,曾如杰......这是裴帆,这会保我平安多亏了他。”草草寒暄了几句,我们几个便切入了正题。

“应该是瓦斯爆炸,一瞬间的事,死的人临死前应该没什么痛苦。如果是人为,那纵火者一定是个化学天才。”裴帆戴上手套随意翻弄了两下尸体,随即又马上掏出了方巾掩住了鼻子,“看这程度,都熟透了。”

“熟得有点焦了,呣......有盐就好了”我下意识地从其中一具尸体上抠下了一小块肉细细咀嚼起来见状,子修立刻扶墙狂吐不止,庄池和如杰也都脸色大变。“不对,”我旁若无人,“他们应该......不是被炸死的。”

“怎么说?”裴帆一脸淡定,丝毫没有受到我异常举动的影响。

“我以前补课的时候用过一种酒精笔,酒精的味道陪了我两个多月,我再熟悉不过了。尸体的皮肤里有一股淡淡的酒精味。酒精易挥发,如果真要烧死两个人,一点点是不够的;而且酒精味道浓,能做到不被别人发现就只能在酒精里掺水,这样一来,既能保证酒精不过早挥发,而又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乍一回神想起刚刚咽下肚的是死人肉,我的喉咙里一阵恶心。

“咳。”裴帆轻咳,“很精彩。小K小A,再找几个人把尸体带回去交给法医,死因给我以最快速度调查出来。”裴帆摘下手套,面向我们:“在凶手没有找到之前,学校会放假,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和竹依一起跟着我办案。”

“哎哎,为什么呀?”我嘟嘴抗议。

“论办案经验你们确实不如我,但要论对这个学校的了解度,你们都比我强。而且,你们是竹依的朋友,我相信你们。”裴帆笑。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当即摁下了免提。我心头一热,这种信任,有几个人可以做到?

“阿J,这里是小T。”

“那边什么情况?”

“那名受害者,也就是那个老师......死在了医院。”

“......好,我知道了。”

............

Y市市中心医院。重症病房。

“照你刚刚的推理,你化学真不应该不及格。”子修看似不经意的随口调侃,却让我起了一手臂橘子皮似的鸡皮疙瘩。好在到病房门口了,才缓解了这尴尬。病房门口聚满了一小堆人。有医生,也有警察和少些看热闹的病人也有可能是病人家属。人是不同,但他们的表情都一样——都是一种想进有不好进的纠结表情。

“警察。”裴帆边亮执照便带着我们穿过那些人。

“小T。”裴帆叫住了门口不远处一个微胖的女警,“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阿J你总算来了!”她挤出一脸横肉,就差没扑上去了,“这病房根本进不去啊。”她作状干呕了几下,我们倒是全明白了。

“我不进去了。”子修后退了。庄池和如杰也都犹豫了。

“秦子修,帮我疏散那些闲杂人;庄池曾如杰,你们快去把这个病人的医疗报告拿过来。竹依......跟我进去可以吗?”尽管是看似请求的态度,他的语气却出奇的生硬,我只好硬着头皮跟他走了进去。

刚进门,一股恶臭就扑面而来,尽管捂住鼻子还是会被这臭味熏得喘不过气来。这味道就好像钻进了一个人的每一个毛孔,让人躲都躲不掉。而病床上更是惨不忍睹。由于大面积的烧伤,大面积溃烂的皮肤不仅浸烂了纱布,还和床单粘在了一起,黄色的液体还在不断渗出。我认出那个是政教处的*老师,之前还怒气冲天说要处分我来着,但此时,她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张脓血不分、狰狞不堪的面孔上了。

我的胃逐渐从一开始的泛酸水到最后的排山倒海般翻涌,我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喉头堵得慌;终于,我再也把持不住,吐了出来。原本就没吃什么,这一吐愣是把胆汁都吐了出来。

“要不先出去吧?”裴帆轻拍我的背。这货还是不是人啊!?人都成一堆烂肉了,居然还可以那么淡定!?我摇头。“你脸色很差,还是出去吧。”他说着就不由分说架起我的胳臂带我离开了病房。

“小T,看看她。没事儿吧?”裴帆把我交给了那个胖女人。

“你女朋友胃不好,下回就别让她看这么恶心的东西了,连我都受不了......”胖女人探了探我的额头,又让我张了张嘴,就一脸嗔怪地看向裴帆。

“我......我不是......”

“知道了,来,走吧。”裴帆打断我的话,拖着我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我甚至可以隐约听到背后胖女人八婆的笑声。

............

“怎么?还在生气?”裴帆一步不落地紧跟着我。

“你刚才为什么不和那个胖女人解释清楚?”我冷冷地反问。

“嘴长在她身上,你堵得了一时,可以一世吗?”裴帆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可就这么一句话,让我无言以对。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有多讨厌?你知不知道干你们这行的是有多让人讨厌?”一股无名火油然而生,就这样,我扔下不知所措的裴帆,跑远了。

“别跑了。”我不知跑了多久,直到一个声音打断我。

“又是你。”是她,或许是紫瞳,或许是“我”,“你又想干什么?”

“姐姐,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你又想干什么?”她还是LemonTree店主的装扮,只是没了那顶帽子,她一头的红发格外瞩目。

“谁是你姐姐?我要真有你这样的妹妹,我早就把你杀死在摇篮里了。”我摸出手机想打电话叫人,没想到她一个飞踢,踢落了我的手机。

“你是想找不自在?”我把地上的手机狠狠踢向她,却被她灵巧地接住。

“姐姐,我只是想和你打个赌。”

“不赌。”

“姐姐,我知道你输不得。”

“你很了解我么?”

“不然呢,姐姐?”

“那你就一定知道我不会跟你赌的。”我的指关节开始咯咯作响。

“你会的姐姐。你不仅会主动求我跟你赌,还会......”她靠近,抓起我的手,把手机塞回我手里,“主动认输。”

“你!......”

“顺便说一下,赌注,是顾丹栀还有......还有,你答应我,认输,姐姐就知道了。”

............

为什么是我?我呆呆凝视着病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老丹,叹了不知多少回,不知道老丹会不会听到了,然后醒过来像以前那样安慰我?

“加油......小东”

这是......不!这不是老丹的声音!我四下里张望着寻找声音,但偌大的病房里除了我和老丹再也没有第三个人!我的后背湿了又湿,那个声音依旧回荡着,蔓延着,似乎离我越来越近。

我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也不管是谁,我胡乱拨了出去。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对方响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谁呀?”

“我是东竹依......请帮帮我好吗?”声音依旧没有停止,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徘徊在崩溃的境地,“求求你了......一定帮帮我......”

“怎么啦?别急别急,慢慢说。”对方的声音透着某种力量,迫使我平静下来。

“我遇见......我是说我遇到了点麻烦,我在Y市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05号房,你可以......过来陪陪我吗?”我生生把见鬼两个字咽了回去,即使是真的,至少我自己也绝对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的。我会让对方过来陪我,只是单凭直觉,她应该......不是我的敌人;至少......

“竹依姐姐,我到了,开门吧。”

我一阵狐疑,慢慢靠近房门,透过上头的窗户,向外看。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巴掌大的脸上裹上了火红色的头发,只有眼睛那个部位露出了两个大窟窿,还在不停地往外涌着紫红色的液体!我腿一软,瘫坐到了地上。

“姐姐,开门呀......我来陪你了......”手机里传来她的声音,我急忙挂断,却吃惊地发现先前一时慌乱,我竟然拨了自己的另一个号码!可怕的是接的人居然是她!不多时,便传来了她的踹门声,我的最后底线完全瓦解,我全身颤抖,几乎没有一点儿力气。不知什么时候,门外的她讨巧地把她那只沾满泥垢的手从门缝里伸了进来,猛地抓住了我的衣服下摆。

............

“啊啊啊——”

............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出现了很多人,有子修,阿池,老丹,如杰,还有小葵,吴昊,江羽,裴帆......梦里很乱,我的头很痛,可是第一次,我那么不想醒过来。我只是觉得好渴,好累,我只想睡......

............

彼时。450病房。

“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秦子修望向一边忙个不停的裴帆,面前病床上躺着的人,两天前还嘻嘻哈哈拖她一起去“查案”,可是现在?

“这个真的不好说。医生说她之前受到过极大的刺激;以后即使苏醒了,再乐观点,她不仅苏醒了,还选择性失忆忘记了曾经受到的刺激,她也会变成神经衰弱的。”裴帆绞干了毛巾,一点一点擦着病人的脸。

“神经衰弱!?”庄池问。

“也是一种......精神病?”曾如杰犹豫。

“我已经派人把那天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了,一起看一下吧。”裴帆放好毛巾,打开了笔记本,娴熟地插上U盘。几个人聚到了一起,安静了下来。

画面中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一些医护人员啊、病人、病人家属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出现。突然,过道内所有的人影都消失了,正在大家全神贯注之际,整个画面都被一张被红发包裹、眼窝里流着不知名液体的脸所占据,众人不约而同被吓了一大跳,裴帆急忙拔掉电源,呼吸少有地急促了起来。

“呼......”秦子修深吸了口气,仍心有余悸。

“我貌似知道那天她受谁的刺激了。”庄池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小东......醒过来的几率就真不大了。”

“医生说,如果她一个礼拜还没有醒过来那才麻烦了,乐观点......”裴帆皱眉。如今的这一切,并不是原来该有的;这些人会很正常甚至很平凡地生活下去,但命运,却着实跟他们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

“对了,你们班长也没醒?......她那边也不能没人照顾,你们去吧。竹依这边,还有我。”裴帆又拿出一贯的态度,开始下达命令。而其他人则都条件反射般无条件听从,乖乖退出了病房。

............

两天后。

“小依......”吴昊推门而入。

“你是谁?”裴帆提高了警惕。

“你是谁?”吴昊反问,“你是东竹依什么人?”

“我是她朋友。”裴帆稍一愣神,吴昊一个箭步就到了东竹依床前。

“我是她男朋友。”吴昊勾起嘴角,挑衅般看着眼前的男人,当他发现裴帆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时,他更是觉得痛快。

“你......”

“裴帆......吴昊?你怎么在这里!?......你给我出去!”没等吴昊反驳,他就被秦子修活活赶了出去,“他还有脸来!?”

“这是怎么了?”

“他做了对不起小东的事!”

“这......”

............

下午。市医院。小雨。

一个披着大红色雨衣的身影闯进了病房。她反锁上了门,裴帆刚离开,她就闯了进来。她拿起一把小锉刀,锉断了床上病人正在输液的胰岛素管子。她拔掉了针管,血喷了出来,但床上的病人没有一点反应。她大口喘息着,扯过陪床上的枕头,迅速蒙住了床上病人的头,可还没等她用力,她就被破窗而入的裴帆几个现场抓了个正着。她更深地埋下了头。

“别动。”裴帆反锁住了她的双手。

“你是......单葵!?”秦子修扯下了雨衣的帽子,一张曾经所有人以为失踪了的面孔又重新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裴帆一语中的。

“我杀的是紫瞳!”单葵不仅面不改色,反而多了几分理直气壮。

“不好意思,这里只有东竹依,没有什么紫瞳。”一声脆响,单葵的双手被戴上了冰凉的手铐,裴帆松了手,转身面向了其他几个人,“秦子修,照顾好竹依。庄池,你和曾如杰快去找医生。速度要快。”

“那单葵......”

“她蓄意谋杀未遂,要跟我回去一趟。”

............

“子修,东竹依她真的该死啊!”

这是单葵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

............

第六天。苏醒。

印象中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可是醒来的时候,却感觉已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子修又瘦了一大圈,庄池和如杰也萎靡了不少。“今天是什么时候了?”一张口,我的声音嘶哑得让自己都觉得可怕。我的左手隐隐作痛,抬起一看竟有一道一寸多长的伤痕,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是......?

“你干脆问你睡了多久不就行了?”子修把我扶了起来,“整整五天了。今天是第六天了。”

“六天......老丹醒了吗?”

“没有......”

“子修,你们先出去好吗?我想一个人呆会儿。”我半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见状,子修急忙又让我躺好,带着庄池和如杰离开了。关门的声音一响,我立刻睁开眼睛,五天前的一切我都记得。我在床头柜找到了手机,拨动了那一个号码。

“喂.......”

“......”

“是我。东竹依。”

“姐姐想通了?”

“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们来比赛,杀一个人。”

“什么!?”

“我们看看,谁先让吴昊上西天,嘿嘿,这个一命换一命......嘟——嘟——”

............

市中心医院。绿化带。

“你们怎么在这里?竹依还没醒吗?”裴帆熄了烟,找到了秦子修他们。

“醒了,状态还不错。”秦子修荡着秋千,“不过她说想休息就打发我们出来了。......单葵的事?”

“没有立案。她家里头和局子有点关系,私了了。倒是我,还被倒扣了年终奖金。”裴帆跃上双杠,翻转起了花样。当今社会再如何的鱼龙混杂他都经历过不少,这次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唉。”秦子修长叹了口气。

“曾哥,看什么呐?”庄池注意到了心不在焉的曾如杰。

“你们看,那个是不是小东?”曾如杰扶了扶眼镜。

——不远处的一对树丛中,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身影幅度不大地晃动着。她的头上扣了一顶毛线帽,颈间偶尔落下几丝红发。“嘘......”秦子修跳下秋千,“紫瞳。”她无声地做着口型。

“紫瞳?”裴帆下了双杠,生涩地吐出了这两个字。得到肯定回答后,他从怀中摸出了枪:“竹依告诉过我它的恐怖,它害了那么多人,不管它究竟是人是鬼,有害的,就不能留。”枪有经过消音的处理,只听得一声轻微的“pooh”,不远处的那个身影一个踉跄,显然它被打中了。只是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仅没有倒下,反而以一种异于常人的速度飞快跑开了。等裴帆追过去时,地上居然也没有留下一点血迹。

“这......!?”

“如果她是紫瞳那么小东岂不是!?快回去!”曾如杰暗惊。众人急忙往回跑。

450号病房。

“小东?小东......”秦子修掀起了床上的被子,里头却被塞了两个枕头,“裴帆,小东不见了!”秦子修丢下枕头,坐倒在了床边。她在床头摸索到了一只手机。

“这......奇怪了。”秦子修输入开机密码,打开了手机。

“怎么了?”裴帆上前。

“通话记录中的最后一个号码显示居然是......?”

“什么?”

“是她自己的另一个号。”

............

杀人?她是怎么想到这么一个可笑的赌约的?

我找到了之前他呆的病房,推开门看到的却是几个护士在照顾另外一个病人,一问才知道,吴昊早在我昏迷的第四天就出院了。我想到了要打他电话,却发现我匆忙跑出来手机都没有带,现在回去就一定来不及了!心烦意乱下我在医院里漫无目的地开始瞎逛。原本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试试找吴昊,却没想到在经过绿化带时却看见了秦子修他们,裴帆也在。

我从怀中掏出了一定毛线帽戴了起来,我绕过他们,小心翼翼地躲进了一丛矮灌木里,我慢慢穿行着,却看见了另一头的吴昊,原来他一直都没离开医院!我欣喜不已,可这时候,我的背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我没有任何回头看的时间。身体里的每一寸本能告诉我——跑!

“小依!?”吴昊发现了我,他快步迎过来拥住了我,“你醒了!?太好了......”

“吴昊......”剧痛传过来,疼得我龇牙咧嘴,不停地倒抽凉气,“吴昊......”我紧紧抱住他。“吴昊我疼......救我......”

............

翌日。市中心医院。550号病房。

当医生从我的后背取出弹壳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是谁袭击我的了。可这是为什么?我趴在床上,一口一口毫不客气地接过吴昊喂给我的骨头煲。我一心想着我心里头的不明白,浓汤在我的嘴里索然无味:“吴昊......”我心里盘算着关于那个赌约该不该和他说清楚,我不可能杀他,不,是根本不会。我想保护他,尽我最大的努力,可是......就凭我现在的状态,别说保护他了,连自保都是个问题。

“怎么了?是不是又疼了?”吴昊搁下了碗。

“我什么时候才能下床?”

“一个礼拜左右吧。你是不是担心你的学习跟不上?没关系的,我从明天起就抽空从学校回来看你,帮你补补课。”吴昊笑得柔柔的。我不再看他,现在我真的很难受,我不知道我是该相信这个时候对我无微不至的他还是那个和紫瞳缠绵的他。

“怎么不说话了?”他轻轻扳过我的脸。

“今天别回去了好吗?陪陪我好吗?”我握住他的手。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放下他一个,就让他一个人,我真的做不到!

“你说真的?”吴昊欣喜地反握住我的手。

“嗯......”

............

彼时。450号病房。

“整整一天了,怎么还是没有小东的消息?”裴帆不住地抽着烟,望向房内的其他几个人,“要不我派些人......”

“千万别。把事情弄大了对谁都不好。”庄池无奈。

“小东会去哪儿了呢?”秦子修不安地跺脚,“打她另一个号居然停机!”

“哎小东是不是......有个男朋友也在这医院里住院?”犹豫万分,曾如杰还是开了口。

“是,叫吴昊,前几天还来看过小东,不过被我赶出去了。至于他是不是也在住院,那我就不清楚了。”秦子修回答,“其实你还是有机会的......”“咳咳!”庄池打断了秦子修的八卦,“曾哥,你是觉得小东会在吴昊那儿?”

“喂吴昊?”没等曾如杰回答,秦子修就用东竹依的手机拨通了吴昊。

“谁啊?”

“我秦子修。”

“东竹依的手机怎么在你那儿?”

“少废话!东竹依在不在你那儿!?”

“......怎么了?”

“小东醒了。”

“真的?那太好了!”

“可她现在不见了!她在不在你那儿!?”

“......她不在呀。”

“啊?那......”“嘟——嘟——”

对方挂断了电话。

............

“谢谢你。”我刚挂断吴昊的电话,是子修打来的。

“呆几天就回去吧,你的朋友们都很担心。”吴昊接过了手机。

“可我这个样子回去,只会让他们更担心。”我又开始盘算,现在时间过去不少了,时间一点一点地是在过去,我甚至可以感受到紫瞳一点一点逼近的气息。我再次夺过了吴昊的手机。

“怎么了?”吴昊显然被我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

“借一下你的电话?”我莞尔一笑。

“好。”他轻拍了拍我的头,“和你的手机差不多,你放心用。”

“嗯......吴昊我饿了。我想吃这医院门口那儿卖的小笼包。”如果那个赌注是输掉我的朋友,而下注的基本是要我杀死我最爱的人,那我宁愿不赌!我不想也不会认输,如果我不赌,那么他们就不会有事。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一个人引起的,没有必要再扯上别人。我浅笑,找着借口支开了吴昊。

“那你一个人在这儿要乖噢。”吴昊俯身吻了下我的额头,就站起身离开了。

我按下了我的另一个号码。

“谁呀?”

“我。”我深吸了口气,“东竹依。”

“怎么了,姐姐这么快就认输了呀。”

“我不赌了。”

“什么?姐姐开玩笑呢吧?”

“我不赌了,那么谁都不会有事,即使你有办法救顾丹栀我也不需要了。害死吴昊我做不到,那么顾丹栀的生命是否安好,看她本身造化也就顺天意了。”

“要是之前,合情合理。可是现在你反悔,那你......就是认输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