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活死人

入殓根号四

活死人 陈凉薄 7250 2013-08-02 11:02:32

  第二天。学校。

“子修,最近庄池状态不错嘛。”我指着我那本封面被涂满根号四的英语书,无奈地耸了耸肩。

“怎么突然说起他了?你跟吴昊又冷战了?”子修拿过我的英语书,“唉没有艺术细胞就是这样,连个数字都写不好,亏他还是完美主义的那个星座。”

“冷战?”我重复。

“不是吗?”子修高深莫测地一笑。

“是压根没好过!”

“怎么了?”

“我知道我性子冷,那些男人不就是喜欢主动热情的吗?那怎么不干脆去找小姐啊?*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吴昊到今天为止连我是长发短发都特么分不清!”我越说越激动,我明显感觉到我的大脑在充血,我的血管开始扩张,它们奔涌着,无声地向我抗议着。我喉头的腥甜也越来越重。

“what!?他脑残吗!?”

“阿根!信!”一只纸飞机突然砸中了我的头。

“姓庄的你要我说多少遍!?不准叫我阿根!”我抱怨着把纸飞机展开,抚平折痕。

“信多得哇。”子修坏坏一笑。

“子修......哦姓庄的,你也过来一下。”我苦恼了。

“怎么了?”子修和庄池围拢过来。

“不好了,出大事了......”

............

厚桥坟林。

“我们这么做合适吗?”子修犹豫地看着正在挖坟的我。

“少废话啦,来帮帮我呀。”坚硬的土堆石瓦硌得我的手生疼,不多时我的每片指甲都或多或少地渗出了血,刚痊愈不久的右手也隐隐作痛。

“刘茗倾......生于1995年2月7日,201......哎怎么突然没了?”庄池读者碑文,却突然卡住了,“阿根,这个刘茗倾是不是就是D班那个......那个老早以前差点和曾哥打起来的那个?”庄池说着就近丢给了我一根硬树枝。

我不语,接过树枝,一点一点杵着那些碎石泥土。我先前收到的那封信又是一封匿名邀请函,只不过这回我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它究竟想表达个什么意思。里头只是草草交代了刘茗倾两个礼拜前突然猝死在医院;而让我心寒的是,他的尸体昨天才找到,居然被嵌进了楼层间的混凝土里,按当时的位置,就应该是......吴昊的那间病房上头,想象着那具不堪的尸体,我不禁干呕了两声。

“干嘛干嘛?害喜啊?”庄池幽幽冒出了这么一句。

“害你妹......”整个坟冢终于被我挖空,里面却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一般就算是有人死掉那也得至少三天才会下葬,怎么可能现在才一天就能让你挖得到什么?”子修掏出了几张湿巾,“你看你......”

“我当然知道这个说法。”十指连心的痛让我不停地倒抽冷气。

“那你还来这边挖个鸟啊?”庄池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

“可为什么还没有到下葬的日子,这儿就会有一座为刘茗倾准备好的空坟呢?这样草率的坟头,应该不像是一对爱子心切的父母为英年早逝的爱子设的吧?”我原想扶着墓碑站起来,没想到我手一搭上去,那碑就倒了。我顺势倒地,胳膊肘却硌到了一个异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我刨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哟,还有照......”话还没有说完,子修和庄池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

“这是......骨灰盒?”我小心翼翼捧起盒子,睁大了眼睛,“刘茗倾......的?”

“不然呢?”子修环抱双手,“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父母坏了三天下葬的规矩......”

“规矩算什么?”这回轮到我头大了,“再说谁知道这究竟是不是骨灰呢?还有,你怎么就能确定这是刘茗倾父母下葬的呢?”

“别说了,太恶了......赶紧回去吧,要是再被老钱通缉了那就爽歪歪了。”庄池嚷着。

是啊,这种破事自然会有警察来处理,可那也不至于......

............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

“喂?”

“......”

“喂谁呀?”

“东竹依,这里是Y警部,你涉嫌参与谋杀,请自觉投案。”

“我靠你......”

.............

还没等我骂出口,不知从哪儿就冲出了一群穿着警服的人。领头的亮出了执照。真看不出这样年轻的人居然还是刑警。“你爸妈没教过你证件作假是犯法的吗?”我啃着指甲向庄池子修靠拢。

“这是怎么回事儿?旷个课老钱也不至于报警吧!?还是刑警!?“庄池全身顿时垮下来了。

“这个......”子修也疑惑不已。

“不然怎么说警察最爱多管闲事呢?”我压低声音。

“东竹依,快就法!”那个拿着执照的年轻人掏出了枪。

“是冲我来的。”我暗中拍了拍子修和庄池的手,“你们快回去,子修,帮我过老钱那一关;阿池,帮我联系吴昊,让他自己小心。”

“我过来了,你可以放下枪好好说话。”我举起双手。我的防身小刀被收走,我的双手也被戴上了拷。

............

Y警部。审讯室。

“姓名。”年轻人叫裴帆,才20岁就进了刑警大队。当然他是不可能告诉我这些的,这些都是他档案上的。档案......也是我偷看的。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埋头,“有烟吗?”

“胡闹!”他猛地拍了下桌子,“*月16号,也就是两个礼拜前你在哪里?在干什么?刘茗倾是你什么人?他的尸体被发现那天你在哪里?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死者坟前?还有两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月16号他们在哪里?在干什么?刘茗倾又是他们什么人?在受害人尸体被发现那一天他们在哪里?他们又在干什么?他们是不是你的同伙?”他连珠炮似的发问让我措手不及。

“你......要不要停下来喝杯水先?”说实话我完全不知道他在问些什么,我只想知道他们是如何奇思妙想才会把我和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

两年前。Y中初中部。

“哎姐。”贤子叫住我。贤子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偶尔的一次交涉就让她认定了我这个姐姐。只是不知怎么的,她一叫我“姐”,我心里头就会莫名的难受,空落落的难受。

“除非刘茗倾死了,不然我不会跟你们D班的人说一句话!”我撇嘴。

“姐你先听我说,这回呀不光是你,他还骂上了如杰。”贤子放低了声音,“他说如杰出来......**人。”

“*!孔贤子你要真是我妹就把他叫出来!看我不撕烂他的嘴!”我气急败坏,如杰对我的好我都真真的记在心里,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可没等贤子说话,两个身影扭打着闯进了我的视线。

“如杰!”不顾他们两个还互相又打又踹,我急忙扑上去扯如杰。

“小东你走开!”人是拉开了,但他们的眼神似乎斗得更凶。

“闭嘴......”

“你闭嘴!”如杰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这回他骂的是我,跟你没关系!用不着你管!”说着我就被拨到了一边。

“刘茗倾你有完没完!?”我又去扯刘茗倾。

“要不是你给竹依灌了什么迷魂药她怎么会处处都向着你!?”刘茗倾抹了把鼻血。

“你......”

“够了!!”我一阵眩晕,急忙扶住身边的贤子,“你们这是想干什么!?一定要逼得我里外不是人吗!?”

“竹依,究竟怎样你才可以接受我的好感?”刘茗倾几乎是哀求般放软了语气。

“你去死。”我狞笑,“除非你去死,那我就好好爱你。”

............

录完口供,我竟然还被莫名其妙软禁了起来。

“哎我说你有毛病是吧?我都说了我不是凶手了!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到底是谁指认我的啊!?”我拉住裴帆,却差点被他一个擒拿手给拿下,我一闪身,勉强躲过了。

“你说?你说有什么用?”裴帆收起了架势,不再咄咄逼人,“指认你的是一个叫孔贤子的女孩。坐下来聊聊吧。”

“孔,贤,子?”我点燃了支烟,仔细在大脑中搜索这个字眼。

“就是那个蘑菇头戴眼镜,比你高点壮点,脸上还有两坨高原红、几粒雀斑、眼睛挺小那姑娘。”裴帆夺过我的烟,吸了几口,“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还是不要吸烟的好,伤身。”

“我记起来了。”我喃喃。

“听说你两年前有说过让刘茗倾死的话?”他弹了弹烟灰,动作很潇洒,我看着有些入迷了。

“我像这么恶毒的人?”我反问。

“不像。”他朝我晃了晃手,“恶毒的人一般不会犯花痴。”

“说什么呢。”我笑着拍掉他的手。

“你笑的时候可比大口骂脏话要可爱多了。”他掐灭了烟,站起来。

“要走了吗?那我怎么办?”我也站了起来。

“我要下班了。怎么,舍不得我?”他坏坏一笑。

“陪陪我好吗?”我重又坐下。

“......好。”

“哎你们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

Y中。政教处。门口。

“到晚上了小东怎么还不回来?”秦子修抱怨。第一次旷课回来就被班主任抓了个正着,居然还被罚到政教处门口罚站。这有该是个难忘之夜了。

“我不相信小东会杀人。”秦子修继续喋喋不休,“他们肯定搞错了,说不定发那封信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不管怎样,我就是不会相信小东会是杀人犯!”

“我也不信啊。”庄池换了个站姿,“哎那个刘茗倾是不是就是那个长得猥猥琐琐、个子不是很高走路老喜欢勾别的男的的肩膀的那个?”

“问这个干嘛?你又不认识!”秦子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等等!那封信上说的刘茗倾是在什么时候死的?”庄池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瞬间放大了瞳孔。

“两个礼拜前啊。”秦子修不以为然地剥起了指甲。

“具体呢?”庄池的语气沉重了下来。

“*月16号......我说你有完没完?”秦子修终于烦了。

“你......有刘茗倾照片吗?”庄池连声音都颤抖了。

“发毛病啊?”秦子修翻出了手机,然后丢给了庄池,“这是前年小东拍了之后传给我的。”

“不不不......不可能!”庄池再也忍不住,秦子修的手机怦然落地。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秦子修恼了,“手机不要钱啊!!?”

“这个人......这个人......前天......2天前我我我......我见过......”

............

两天前。Y中男生宿舍楼楼下。

“靠!”正走着,一张床单突然从天而降,结结实实地盖住了庄池,一个趔趄,庄池手上的衣服全散落到了地上。

“你拿我床单做什么?”床单被掀起的那一刻,庄池无意间碰到了对方的手臂,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粘稠感让庄池不禁有些反感。

“谁要你床单?神经......”瞥了眼对方的胸卡:刘茗倾。庄池急忙捡起衣服头也不回地跑进宿舍楼。

............

Y警部。审讯室。

“你放宽心吧,一旦找不到更多一点可以直接证明你就是凶手的证据,你就会被立刻释放。”可能裴帆和我想象中的其他警察不一样,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做朋友的。

“裴帆,你真不像个警察。”天有些冷,我偎紧了他。

“那我像什么?歹徒?”他爽朗一笑,空气都隐隐起了涟漪。

我轻笑。不语。

“我想帮你。我突然不相信你会是凶手。”他突然顺势搂了我一下。

“我本来就不是好不好?”我好笑,“那你说帮我?怎么帮?这个局子你家的呀?”其实我会不会真的被放出去我心里也是很没底的,就算我清清白白的问心无愧,我还是心虚,说不清。

“不是。”

“......那你说什么胡话呢。”我重重捶了他一下,一脸戏虐。

“你信不信我?”

“你又不是春哥,信什么信?”我不以为然的打着哈哈。

“竹依。”他按住我的双肩,“我没跟你开玩笑。回答我,你相信我吗?”

竹依?他叫我竹依!?如果他......半晌,我才轻轻吐出那么一个字:“......信。”

............

一个礼拜后。Y中。

“......所以那天晚上你们数了一夜的星星?”刚交代完这些天我在审讯室的情况,我就开始调侃子修和庄池,“其实逃掉晚自习还真的不赖哈哈。”

“去你妹根号四B的平方!”庄池给了我一个爆栗。

有了和庄池的斗嘴,这个下课过得很快。我不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从庄池眼中不易察觉的顾虑和子修的一言不发来看,那天晚上一定很不寻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有那么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找上我们;就算那真的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还是会很累。

这节课本来是娘娘腔的美术课,但走进教师的却是老钱。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至少对于我和子修他们来说一个或许久违的身影。

我开始东张西望,看子修他们的反应。老丹一如既往,只是嘴角难得起了笑意;庄池更是笑出了一脸褶子;子修也看过来,我俩对视后,都心照不宣的对着彼此吐了吐舌头。无意间回头,江羽还是一脸的漠然。奇怪哎,还那么关心他干嘛?我急忙转过头,心头却掠过一丝慌乱。

“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有XX学校转来的插班生。非常优秀的一个男生,以后大家要互相学习。接下来就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大家欢迎。”老钱笑成了一朵喇叭花。

“我叫曾如杰。好了。”他拽拽一笑。

在所有人的窃窃私语中,我们四个默契地站了起来,拍手拍红了掌心。半年了,整整半年不见了!如杰,你终于还是回来了!

“喂!坐下!”江羽突然一扯我的衣服下摆,我一下坐倒。我猛回头,对他怒目而视,他只是皱眉。他一定奇怪为什么一向不冷不热的我竟然会对一个插班生那么热情。可是我不想和他说话。

............

午休。

第一次我们五个人又聚到了一起吃饭,只是没有了小葵多少还是会有遗憾。我们争先恐后说着Y中大半年来的奇闻轶事,连平日里忌讳的那个紫瞳竟也成了我们饭桌上一个趣味十足的故事。

“看来还是有你们的地方比较有意思。”如杰爽朗大笑,我想他现在一定想象不到当初我们遇到紫瞳时的那种恐怖和惊悚。

“初三的时候你说你回老家四川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老丹笑道。

“也就半年的时间,这个地方变化还挺大的。”如杰大口吃了块鸡肉,“高中部的伙食倒是要比初中部的好多了。”如杰没有正视老丹,老丹的脸色忽然一变,但马上又恢复正常了。

“哎哎,待会儿自修我们逃课怎么样?”我激动地摔下筷子,就差没手舞足蹈唱呀拉索了。

“靠!你又找抽啊!?”庄池骂。

“我同意,我貌似从没在这个点儿逃过课。”子修说。

“我也是。如杰刚回来,学校住宿的话也该要买些必需品什么的。”老丹破天荒地赞成了。既然班长都发话了,庄池自然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其实我倒觉着他心里还挺想再疯一回的,不过就是他被罚站站怕了,嘿嘿。

“那干嘛要‘逃’?直接跟那个钱什么的说一声不就行了?”如杰不以为然。

............

Y镇商业街。

一路上庄池都一副“这特么也可以”的表情死盯着如杰。我们倒没什么,反正至少我是挺相信奇迹的。既然庄池都可以用拉肚子请假整整一个礼拜,为什么如杰就不能用节约时间买生活用品来达到我们逃课的目的?

“这家店里的东西都好Q的,进去看看?”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子修是不会放弃的。看到橱窗里展出的Q版绿巨人,我也心动了。

“你们去吧。我和庄池在外面等你们。”如杰勾住了庄池的肩膀。

“老丹?”我看老丹没有移动步子的意思,便已猜到了,“那你们乖乖等着噢。”我急忙跟上子修跑进这家叫LomenTree的店铺。

店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让人爱不释手,特别是那个绿巨人,可爱到爆。

“楼上还有更可爱的。”店主柔柔地提醒着我。

“啊!”我欣喜地呼着,赶紧咚咚咚跑上楼,竟忘了还在写真集里徘徊的子修。可上了楼我才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这儿根本就没有很Q的玩偶,只有——一架架白花花的、没有穿衣服的人体模特。男女都有,这让我很不自在。我急忙转身想要离开。

“呃——”

“班长——”

倒地声,门外人的呼喊声响起,我一脚踩空,扭到了脚。

“呀啊!”在我摔倒之际,店主扶住了我:“小心一点哦。”

“你!?是你!?”宽大的帽檐下,是紫瞳!她的几缕红发垂过耳际,缠着她的脖颈。我猛地推开她。相比骨折,脚被扭伤远远不算什么!

终于出了店门,如杰半跪着,捧起老丹满是鲜血的头。老丹伤得太重,血流了一地,额上被如杰捂住的部位还在不停渗血,染红了如杰的双手。子修火急火燎地拨着120.庄池狠狠踹着倒在一旁的罪魁祸首——一架人体模特!阴谋!我看见二楼邪笑的紫瞳,急忙拍了下来。这绝对是个阴谋!说不定刘茗倾的死就是她做的!

不久,救护车到了。

............

市中心医院。急救室前。

红色的灯暗了下去,146分钟的等待后,一个医生走了出来,摘下了口罩,另外几个白大褂推着老丹从他身边匆匆经过。

“她怎么样了?”医生凝重的神情几乎让如杰不敢开口。

“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象征性地长叹了口气,像他们,虽然语气沉重,但根本不会为了某个病人而真正意义上的悲伤。这种职业早已让他们看透生死离别的无奈,而或许最真实的情感,早就和那些病人一样慢慢消失了。

“不要你说这种没用的屁话!庄池也火了,今天发生的事都是那么莫名其妙,让我们难以接受。

“她现在在重症监护室。很悬,但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只是要看她自己是要死要活。”他淡然,“像颅内骨折的我见多了,但砸成这样的还不算最严重的,她不会死,最多就是植物人。你们还是尽早通知她的家人吧。”

我们都沉默了。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有事就叫。”医生走了。

子修率先向重症监护室跑去,庄池紧随其后。我站起来,脚踝扭伤的疼痛传来,我一个不稳,被如杰扶住了。

“怎么了?”他问。

“坐久了,腿麻了,你去看看班长吧。”我不露声色地推开他。

“小东......”

“前阵子我男朋友出了点意外,也在这医院里,还没出院呢。呵呵,别说我重色轻友噢。我一会儿就回来。”我轻松一笑。

“你......有男朋友了?”

“嗯,回儿个介绍你认识。”我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急忙反方向跑开。

............

事实上我并没有去看吴昊。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以后,我和他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我也自知,我这种性子不是他久了就能接受得了的。还是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的好。自在。

我翻出手机,原本想调震动,却发现竟然有六个未接电话。

裴帆。还有一个居然是江羽。

“喂......?”我拨了江羽。

“你谁啊?”对方很不耐烦。看来他只是拨错号才拨给了我。我苦笑着挂断了电话,原来不是每一件事,我想,就可以是那样的。

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

“你是东竹依是不是?”江羽。江羽。

“是......”

“刚刚的电话不是我拨错的,我只是问到了你电话还没加备注......我只是想问问你,你......你怎么还不回来?”

“怎么了?”

“老钱派三金他们找你去了。”

“江羽......”我突然抽泣了起来,最后的嚎啕大哭把我自己都吓到了。

“别哭呀你......”想象着这时候冷漠面瘫男的手足无措,我不由自主地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你在哪儿?”他问。

“市中心医院。”

............

市中心医院。门口。

我蹲了下来,半倚在大门口。江羽始终都没有出现。我不怪他,毕竟也只是我自作多情,他从没有说过他会来,不是吗?况且我跟他非亲非故,平时连话都没有几句,他还有卫皇城这么个小鸟依人的女朋友。可是我......

只是没想到,裴帆来了。

“江羽说你在这儿。”他挨着我一起蹲下了,他摸出一根烟,点上,却被我抢了过来。

“我和江羽是朋友。”他兀自解释着。

“案子有眉目了?还是说新证据出来,你是来逮捕我归案的?”我吐出了个大大的烟圈。

“没有,凶手的作案手法极其残忍......”“别和我讲你的公事,我给你看样东西。”我翻出了手机中紫瞳的照片,并用自以为最简洁的话把我们与紫瞳之间的故事都告诉了裴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宁愿这时候在我身边的,是江羽。

“......表面上看,完全是无稽之谈。”裴帆重新点上一根烟。

“哼。”我想站起来,脚上传来的痛却阻止了我。

“你为什么总不愿意听别人把话说完?”他不悦。

“说实话我不想和警察有什么关系,不管是谁。还有这个,你带回去。”我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

“那天在刘茗倾的坟里挖到的,原本是装在一个看上去像骨灰盒的盒子里的。”

“谢谢......”

“别。这样我们两不相欠。”

............

当夜10:02。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喂?”

“竹依你听好了,那个不是骨灰,而是经过漂白处理的纸灰。”

“上面的内容可以还原吗?”

“嗯。上面写着一个数学公式。”

“什么?”

“根号四。”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